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乡村野花香小说免费阅读

粘稠的血液顺着手腕往下滑,仿佛生命在一点一点流失。盛夏疲惫极了,意识昏昏沉沉,好想从此睡下去。

可剜肉挑筋之痛生不如死,如一把利刃刀刀挑在她脆弱不堪的神经上,迫使她的大脑突突直跳,钻心的清醒。

这份清醒一直持续到手术刀刺入皮肉,伴随着腹部绞痛蚀骨,更痛的是一团血肉从她的身体里流出去。

没有麻醉剂,盛夏身心一起痛,痛得嘶吼挣扎。

她悲痛惨哭、卑微求情,颤抖的喉咙发出细碎的哭喊。可世界仿佛集体禁了声,除了绑在身上的铁链咣当作响,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绝望和痛苦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流窜。在陷入无尽的黑暗前,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干得不错!唐总很满意,背叛者就该有背叛者的下场!”

唐总?唐总?

唐哲!

盛夏从噩梦中惊醒,双手揪着胸口大口喘息,撕心裂肺的窒息感仿佛让她又回到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三年了,蚀骨的痛如烙印刻进骨髓。即使逃到了江城,梦魇依旧挥之不去。

恍惚压抑的思绪持续到走出家门,直到车水马龙的喧嚣声迎面扑来,才终于让盛夏意识回笼。

都过去了!

此刻的她,在好好的活着!

盛夏在公司楼下吃早餐的时候已经神色如常。

打卡进公司,刚打开电脑,就见微信正跳得欢快,是前台小妹妹艾米发来的善心警告。

“听说昨晚你撂下一桌子合作伙伴,提前跑了?秃头孟今天那张脸跟被刨了祖坟似的,你小心点!”

秃头孟原名孟辉,是江城分公司的副总,盛夏的顶头上司,艾米形象考察后起的绰号。

盛夏淡定敲字:“提前跑是给秃头孟面子,不然我可能当场掀桌子。”

后面跟一个“姐不是好惹的”小表情。

艾米回了一张八卦兮兮、求知若渴的脸。

盛夏言简意赅:“秃头孟拿我讨好一桌子雄性地中海,逼我现场跳脱衣舞。”

艾米当即发来一张拍桌子的图片,表示她已经火冒三丈了。

“靠!秃头孟天天标榜自己为事业献身,合着是献别人的身!”

盛夏被艾米逗乐,刚想回她一句,余光瞄到一个身影靠近,眼疾手快关掉微信弹窗。

“孟总早!”

盛夏如常打招呼,做好被劈头盖脸骂一顿的准备。可没想到,那张又黑又横的脸目不斜视,直接从眼前飘了过去。

盛夏有些意外,低头再次看到艾米的头像闪烁。

“新鲜热乎的爆炸新闻,总公司被收购,江城分公司业绩垫底,要空降新的负责人。秃头孟要被端了!”

盛夏恍然明白,昨天的局是秃头孟在做最后挣扎,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不惜把员工豁出去当垫脚石。

消息还没传开,公司一切如常,孟秃头在办公室里一天没露面。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才把盛夏叫了进去。

“孟总,您找我!”

秃头孟从文件里抬起头,意料之外地对盛夏露出不怎么好看的笑脸。

“小盛呀,快坐!”

盛夏真是受宠若惊,没想到前一天砸了秃头孟的场子,第二天还能有笑脸相迎的待遇。

入座后,秃头孟看着盛夏,叹了口气。

“小盛呀,咱们江城分公司业绩不理想被总部点名,如果再没有能拿出手的项目,我也保不住你们呀。”

盛夏面上如常,心中却在想:要被端的不是只有负责人吗?

秃头孟不知道盛夏早跟“小灵通”艾米通了气,继续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

“你的业绩一直很优秀,我不想你被外面的人拖后腿。昨天组那么个局,也是想你能在总部整顿之前再签一笔大单。哎,结果真是可惜了……”

盛夏心里呵呵冷笑,面上却从容摆出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

“真对不起孟总,是我辜负您的好意!”

“算了,也怪我考虑不周没提前跟你说。”孟辉摆手作罢,将桌面上一份打印好的合同推向盛夏。

“今天这个机会更难得,我跟乔氏集团总裁谈妥了,他答应跟我们合作一个大单。你晚上去海天会所找乔总签个字,这笔业绩就算到你头上了。”

盛夏看着协议没接,她不信那么大的馅饼,秃头孟舍得砸她头上。

“孟总这不好吧,您谈的项目,我不敢居功。”

闻言,秃头孟面露几分欣赏之色,总算是开始说实话。

“我果然没看错人。老实说,乔总只有今晚有时间,但我实在是抽不开身。全公司我只信任你,小盛呀,帮我去签个字,等总部来人我一定力保你!”

话说到这份上,盛夏也不好再拒绝,只能伸手接过。

原以为不过是送一份合同,那个时候的盛夏万万没想到,此一去,三年的平静生活被打破,等待她的是血淋淋的伤口再次被撕开。

晚上八点,海天会所顶级包厢内。

盛夏进去后很快觉察到不对劲,想离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姓乔的,你敢动我,我让你鸡犬不宁!”

越过迎面压上来的黑衣保镖,盛夏怒目瞪向沙发上的中年发福男人,一字一句警告。

乔福生脸上的笑猥琐放肆,色胚得明目张胆:“想签合同总得拿出点诚意来,来之前你们孟总没跟你说?”

盛夏心底咯噔一沉,暗道今天又被算计了。

“放我走!这合同我不签了!”

盛夏说的是白纸黑字的合同,乔福生心里想的却是见不得光的交易。

“呵呵!”狰狞的脸上横肉颤抖,乔福生淫笑出声:“签不签都由不得你,孟辉已经把你卖给我了!把人给我带过来!”

保镖得了命令立马上前,只是一双手还没碰到盛夏,只传出“啊”的一声惨叫。

盛夏瞅准空档,掉头就往大门的方向跑。

然而还不等她跑到门口,突地一道暗影从侧面袭来。

盛夏手臂吃痛,握在手里的防狼喷雾应声落地,随即她被左右两个保镖按住了手臂。

两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是两个男人。盛夏挣扎不过,一把被拖拽了过去。

“给脸不要脸!今个不当众办了你,我不姓乔!” 乔福生嚯得起身,恼羞成怒地骂道。

包厢内不止乔福生,还有一屋子男男女女如妖魔鬼怪混坐在一起。眼下见到这番场景,心思各异。

有人怕事情闹大,在一旁劝道:“算了乔总,想要女人有的是,跟一个不识抬举的小丫头置什么气呀!”

乔福生阴鸷地嘴角一勾,对盛夏志在必得:“今个我就要她,现在就把人给我摁在这!”

一声令下,大理石台面上的酒具被人横扫一地。玻璃碎地的声音尖锐刺耳,猛得扎在了盛夏一直紧绷的神经上。

没人再出声,有人事不关己悄然起身出门,有人坐在原地期待着看一场好戏……

挣脱不掉,包厢内的人指望不上,盛夏被保镖压在台面上,浑身的血液翻滚,恶心到了极点!

她眼看着那双肥腻的手朝自己伸来,唯有豁出脸朝着门外大喊救命……

只是还不等她扯开嗓子,原本寂静无声的包厢内突然 “砰”地一声门响。

包厢很大,分里外两间,是一直待在里间谈事情的人走了出来。

“呦,逼良为娼呢!”

戏谑的声音响起,先前想看热闹的劲儿全不见了。

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走出来,包厢内弥漫进一股压迫感,气氛骤然凝固到了极点。

连乔福生也收敛起一身戾气,扭过身子笑脸相迎:“呦,跟哲哥事情谈完了?”

“吵得要死还谈个屁!”

先一步走出来的瘦高男人瞥了一眼现场,笑得意味深长。

“没想到乔总玩得那么大,家里的母老虎知道吗?”

“害,玩嘛,大家开心就好。这新来的小姐不懂事,我给调教调教!我们换个地方,不吵大家谈事!”

赔笑地解释了这么一句,乔福生递了个眼神给保镖,示意把人拖走。

几米之外,一身黑衣、身形颀长的男人慢一步走出来。

男人本没兴趣多管闲事,但当不经意间抬眸,目光落在那张无数次闯入他梦境的脸,神色猛然僵住。

他眼底惯常的冷漠淡薄,顷刻被打得支离破碎。

盛夏知道被带走就是死路一条,她心里在瞬间打定了主意,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眼见着乔福生靠近,盛夏借着保镖的力量给身体寻了个支点,随后抬起一脚,正中乔福生两腿之间某处。

乔福生始料未及,只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哼。他扭曲着一张脸捂着痛处往下蹲,那一瞬间连冷汗都出来了。

包厢里看热闹的人全惊了,没想到盛夏竟然敢伤乔福生。

盛夏被保镖攥在手里挣脱不掉,豁出去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睨了一眼蹲在地上的人:“谁答应你的去找谁,你今天敢动我,咱俩谁也别活!”

“操!给我弄死她!”

乔福生捂着身子缓了半分钟,才勉强能开口说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任谁都听的出来,怒意滔天。

保镖得了命令,抬起巴掌就往盛夏脸上招呼。

“慢着!”

一道清冷的男声在此时突然响起,把保镖抬手的动作截在了停在半空。

盛夏循声望去,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脑海一片空白。

唐哲!他怎么在江城?

“在我面前,逼良为娼?”

唐哲将所有暗涌的情绪压在心底,一开口带着凌厉和霸道。

半路杀出来的拦路虎,让先前还嚣张跋扈的乔福生顿时感到一股如芒在背的凉意,连腹下的痛意都消了几分。

乔福生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让哲哥见笑了!什么逼良为娼?这就是我的女人,被我惯得脾气有点大。回去我一定好好收拾她!”

唐哲幽冷的目光在俩人之间打量,最后定格在盛夏那张苍白的小脸上:“你是他的女人?”

盛夏惊魂未定,此刻面对唐哲还犹在梦里。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处境,一边是乔福生,一边是唐哲,落在谁手里都不好过。

可若是不得不选……

盛夏薄唇轻启,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包厢格外清晰:“不是!”

唐哲勾唇,打量着盛夏的眼神带着意料之中的戏谑。

乔福生却是目光阴狠地瞪着盛夏:“老子是花了钱的,是不是由不得你说!”

盛夏回瞪他:“钱给谁了你找谁去,孟辉没资格做我的主!”

肉到了嘴边没吃到,还被当众拆了台。乔福生身体和精神受到双重羞辱,脸色变了几变,到底咽不下这口气。

他强忍着怒气,转而看向唐哲:“哲哥,你不缺女人,给兄弟个面子!这次合作乔氏让利五个点。”

“哲安不差这五个点。”唐哲看都不看他一眼,淡声反问:“而且,你什么时候跟我唐哲是兄弟了?”

轻飘飘的话却如一记重拳,乔福生的脸面是彻底兜不住了。

他一张肥肉横生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仿佛唐哲的巴掌实打实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偌大的包厢噤若寒蝉,人人自危,生怕阎王打架,殃及小鬼。

唐哲淡薄的视线扫过包厢里的每一个人,最后定在了乔福生脸上。

“她,我看上了!你想要?”

乔福生心里不甘,却也知道这次能见到唐哲不容易,不能让一个女人坏了事。

“不敢!既然哲哥看上,就是哲哥的!”

别人都以为唐哲是英雄救美,冲冠一怒为红颜。包厢里的女人看到唐哲牵着盛夏的手往外走,无不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可只有盛夏呼吸窒息、四肢麻木,仿佛置身在鬼门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