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贵妃喂奶H承宠之欢

听到他说的话,我突然好笑。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玩具,那就是吧。”

他阴沉着脸离开,我想他应该会去和律师讨论关于离婚协议了,但其实我已经签好了一份,我只要三百万的现金,其余的包括黎氏在内的公司期权等,全部都归到他的名下。

我拿着离婚协议书出现在黎氏的时候,宜棠也出现了,我和宜棠还没有打招呼,元昱杰看到我俩,先是微笑的向宜棠打起了招呼并且让人安排宜棠去VIP会议室等候。

而对我却是冷冰冰的。

“夫人,您此刻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看到宜棠还没有走远,显然是想偷听我说话。

“我来自家公司,有问题?”

元昱杰应当是怕我又像前几天那样闹事,所以显得格外的谨慎,但也碍于我毕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并不敢对我有什么不对的情绪表露。

“当然没问题。”

我直接坐在了祁东恺常坐的位置上,桌面上十分干净,谁也无法从他的桌面上去判断他是一个除了干净整洁的人以外的性格。

祁东恺没多久就过来了,他眼底的情绪不是很好,虽然有些好奇明明宜棠都特地来找他了还有什么值得不开心的,但我此时却特别的识相,干脆什么都不说。

他只是扫了我一眼,径直坐在窗边的沙发上。

洋洋洒洒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唯吾独尊的错觉。

我终究还是耐不住性子,坐在他对面。

“这两份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你看看签了给我吧。”

他就连撇都没有撇一眼,淡定的喝着他手中的咖啡。

“三年了,我们终于结束了这种生活,你签了字之后通知我,民政局门口见。”

离婚协议书丢出去的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像松了口气,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反应,我知道,这个离婚协议书他迟早会签。

我才从祁东恺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宜棠便等在门口,她双眸带着浅浅的湿润。那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正在控诉我,我自认没什么欠她的。

“黎沁,我们聊聊。”

我置若罔闻,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手腕被人抓住,回眸便见她带着些许乞求的眼神看着我,虽心有不快,但还是跟着她去了。

“说吧。”

她将我拉到安全楼梯,我脑海中却闪现出电视剧里的那些摔落楼梯的桥段,很自然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和宜棠保持了一个非常安全的距离。

“这些年,很感谢你照顾了东凯,以后就把他放心交给我吧。”

我静静的等着她说接下来的话。

“心脏的事情,我知道也是很难为你,毕竟你也是一个自认为健康的人。当然不肯把心脏给我,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当初你父亲是接受了我母亲的心脏捐献才得以存活,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并没有在故意为难你。”

“所以呢,你觉得你母亲的心脏捐献就能换我的命?”

我忍不住想笑,不懂宜棠的强盗逻辑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三年前,是你自己跑去了国外不肯回来,现在,你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受害人,抢走我的男人,我从头到尾可曾说过一个不字,现在还想要我的心脏。”

我压了压跳动的有些异常的心,用尽我全身力气一个冷脸给到宜棠。

“不可能,哪怕是你母亲站到我的面前,我也是同样的这句话。”

我坚定的往外走,和她多说一句话我都觉得在拉低我的智商。

“黎沁,你会后悔的。”

我没有回头去看到她说这话的嘴脸,更没有看到她勾起的阴险的笑容。

“夫人,总裁让您先不要离开,有事找您。”

元昱杰拦住了正要回家的我,我不解,但他也没有多说。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元昱杰直接带我上了车。

“夫人,宜棠小姐和您见完面之后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心脏病发,有生命危险。”

他在路上给我说明情况。

“所以呢,把我拉过去是什么意思?想直接把我的心脏换给她吗?”

“夫人,您误解了。”

元昱杰郑重其事。

“换句话来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是觉得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是我推的,对吗?”

其实这个疑问句,我本可以不说出来的,但既然都已经暗示的这么明显了,我再装傻下去,也不太合适。

这下,元昱杰并没有说话,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我已经百分之百肯定了。

有时候电视剧和小说看多了,也并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

车上的氛围安静到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够听见,我淡定的看向窗外,心底却有些不安。

我拿不准祁东恺的想法,他是否真的如宜棠所说,想要把我的心脏给她。

到了医院,我极不情愿的跟在元昱杰身后。

“她怎么样了?”

手术室门口,祁东恺站在门前,他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表现的如此慌张,即便他只是站在这里,我也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彷徨。

我的问话,他并没有回答我。

“离婚协议书签好了吗?”

这个问题,如同引燃炸药一样,砰的一下点燃了他的怒火。

“你除了知道找我离婚,就没有其他的吗?”

他眸中带着血丝。

“我理解你现在特别的生气和难过,我不想再和你浪费时间了,把所有手续办好,你可以娶你想娶的人,我可以嫁爱我的人,两全其美。”

祁东恺攥着我的手,我几乎能感受到我的骨头快要咧开的疼痛感,我咬咬牙不出声。

“滚!”

我被他推开,险些摔倒在地。

“好。”

这家医院刚好是我做产检的医院,我顺带去看了一下医生,确保我还没有动胎气。

“沁儿,我在景城。”

接到纪亦凡的电话,我很惊喜,连忙让司机调转方向,朝着纪亦凡所在的酒店而去。

在酒店大堂看到纪亦凡的那一刹那,心口的委屈好像瞬间就找到了发泄口,我狠狠的抱住他,眼泪一瞬间便落了下来。

“怎么了?祁东恺那王八蛋欺负你了?”

纪亦凡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以她为先。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哪儿来的这么多眼泪。

纪亦凡就静静的抱着我。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冷静了下来,我坐在他旁边,喝着热可可。

“我怀孕了。”

我突然给他丢了一个炸弹,但是后面的这个炸弹更加劲爆。

“我离婚了。”

纪亦凡的瞳孔中如同地震一般,一个又一个的劲爆的消息让他一时之间也没有开口说话了。

我把事情的原委都给他说了一遍,当然没有说关于宜棠的事情,他沉默了。

“离了也好,孩子……打掉吧。”

“不!”

我下意识的把手护在小腹上,虽然他还很小,但是我却仿佛能够感受到他活生生的存在我的小腹里。

“哥,他是我的孩子,无论将来有多么艰难,我都不会放弃他。”

纪亦凡不赞同的看向我,但我却异常的执着,我俩在酒店大堂就这样争执了许久。

最后是纪亦凡颇为无奈的妥协了。

“这次我会在景城待半个月,这半个月,如果你没事就来我这找我吧。”

我点头应了下来,带着他的温柔回到了别墅。

祁东恺还没有回来,他房间里黑漆漆的,难道宜棠还没从急诊室出来?

睡的迷迷糊糊间,仿佛听见了外面有发动机的声音。

翌日清晨醒来,还是没有看到祁东恺的人,我仿佛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厨房准备好了早餐放在桌子上。

一碗皮蛋瘦肉粥,上面飘着淡淡的油腥,看到的那一瞬间我胃里翻腾的厉害。

吐了许久,险些连胃都要吐出来了。

“夫人……”

“没事,撤下去吧。”

我让人把这早餐给撤了,刚坐下来休息,手机便传来一张照片。

那是祁东恺抱着宜棠的照片,虽然角度很偏。

看到这里,突然胃口顿失,什么也吃不下。

纪亦凡的车子等在别墅门口,我收到他的消息后就立马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副驾驶上摆放着豆浆和我最爱的素菜包,美滋滋的吃完了纪亦凡带给我的早餐。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今天我有个会议,和你们黎氏谈。”

我知道纪亦凡这话里有些在讽刺我,毕竟我才是黎氏的大股东,但是作为股东我却连公司的任何动态都毫不知情。

“过段时间就改名字了,不再是黎氏了。”

纪亦凡眸光略微有些复杂的看向我,眼底全是不同意,但是他又奈何不了我。

“如果干妈他们知道了,该骂你了败家了。”

提起母亲,我的心就一阵疼痛。五年前,他们因为一场海难而离世,留下了偌大的黎氏给我。

“把黎氏给一个合适的人,我相信爸妈他们不会怪我的。”我的双手感受着腹中还没有成型的孩子,轻声说道:“而且,他是我孩子的父亲。”

纪亦凡听我如是说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黎氏的楼下。

这是我把公司交给祁东恺以后,来的最为频繁的一个星期了,经过前面几次,现在的前台小妹也不敢再拦我了。只是把纪亦凡问了一下之后便带着我们进去了,我今天全程都跟在纪亦凡的身后,就好像他的小跟班一样。

前台小妹似乎也从来没见过我这么温顺的模样,连连多看了我几眼,看纪亦凡的眼神就好像看到奸夫一样。

“如果嫂子知道我和你在黎氏传出绯闻,还不知道要怎么吃醋呢。”

“不会。”

纪亦凡回答我的速度很快,我也呵呵一笑,坐在他旁边。

推门而入的是元昱杰和宜棠,他们两人似乎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作为合作方坐在这里,而他们瞳孔地震与我并没有太大关系。

即便我没有反应,但纪亦凡眼神却极为不满意。

“我堂堂公司总裁亲自来贵公司谈合作,贵公司就是这样招待我的?一个小助理,外加一个……”

纪亦凡想了想,没找出一个合适的词。

“不知名的路人,这就是你们合作的态度?”

宜棠被纪亦凡当面下了面子,甚至有些懊恼的看了我一眼,我只是好奇,她不是从楼梯上摔下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当然不是,这位小姐只是走错了地方。”

元昱杰很聪明的立马转活了脑子,让宜棠离开。

但即便如此,纪亦凡也极为不悦,并不想和他讨论合作事宜。

我看到了元昱杰眼中的求救信号,但我却有些无动于衷,想来我也是有些讨厌元昱杰平时对我的态度吧。

“我出去走走。”

“好。”

我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便简单到宜棠坐在会议室前面不远的办公室里哭,身旁围着不少的人,那些人还是不是将眼神朝我这里看了过来。

“黎小姐,总裁有请。”

祁东恺的秘书亲自下来请我,还真的是有些受宠若惊。

“好。”

我看了一眼哭的眼睛都没肿的宜棠,微微勾唇,无声的说到:活该。

祁东恺果真在办公室里等我,他站在窗前,显得格外的落寞。

“找我什么事儿?”

“昨天宜棠从楼上摔了下去。”

他轻声的说到,不带任何情绪。

“所以呢?”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说……和你无关。”

我不做回答,她只是说了事实而已,但是按照我以往看小说和宫斗剧的尿性来看,虽然说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她会暗指是我推她下去的。

“她的心脏不好,昨天一度进抢救室,许久都没有出来。”

“祁东恺,这样好吗?你直接说重点,我不想听你说这些煽情的话。”

我有些烦躁,感觉小腹一阵一阵抽搐,不知道是不是宝宝察觉到我的情绪不稳。

“你的心脏和她匹配,原本她还可以等多半年,但昨天她被推下楼梯,导致心脏起伏太负荷,只有一个月了。”

祁东恺一双眼神看向我,我竟然说不出话来。

“祁东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质问他的时候,我的声音开始颤抖,整颗心都在发疼,这种疼让我恨不得能够一口咬开他的胸膛,看看他的心脏到底长什么颜色的。

“我会想办法立刻去找一颗心脏,但是只有你的心脏和她的匹配,能不能……”

“不能!”

我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背上传来凉意,我才反应到我已经靠上了门。

但这凉意还不如他说的话让我感到发寒。

“黎沁……”

“你别叫我的名字,我觉得恶心。”

想到他竟然想让我把心脏给宜棠,我胃里就是一阵翻涌,即便宜棠和我说过,我也从来没有相信他会是这样草芥人命的人。

想办法给我找心脏,说的好听,为什么非要来折腾我,而不是直接给宜棠去找?

“你赶紧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否则我就会起诉离婚,你什么都得不到。”

我转身就要走,他上前拉住我的手。

“黎沁,我知道这很为难你,可是除了你的能和她匹配,其他人都不是最佳选择。”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恨不得他立马死去。

“你知道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吗?”

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突然就沉默了,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离婚的一个极为激烈的争吵的话题,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并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

“对,我忘了,你根本不想要我给你生孩子,所以我是生是死,你都无所谓。反正你已经拿到了黎氏,你可以回祁家去争你想要的权利了。”

我笑了,可嘴角却发咸。

“祁东恺,你让我冷静一下吧。”

我挣脱他的手离开了,在楼下遇到了纪亦凡,他看起来脸色并不好,想来是合作谈的并不顺利。

“怎么了,那个王八蛋又欺负你了?”

面对纪亦凡的问话,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扯着他的衣角。

“哥,带我离开景城。”

“好。”

纪亦凡二话不说,直接带我去了母亲的故乡,柳城。

春风拂柳,绿荫环岛,说的便是柳城。

柳城是一个被山所包围的城市,有着春暖夏凉的避暑圣地之称,同时也是我母亲从小长到大的城市。

“如果干妈在,看到柳城现在发展的这么好,一定会很开心的。”

听着纪亦凡说的话,我淡定的转身,折了一根杨柳,卷成一个圈,待在头上。

“哥,如果黎氏要求不算太过分的话,就签了吧。”

“黎氏已经不受你管了,你现在担心这么多,白担心了吧。”

纪亦凡冷冷的说到,我理解他对我要把公司让给祁东恺的不满,但是我清楚,黎氏在我手里,可以稳步发展,但是却没有办法很快速的在国际上站稳脚步。

而祁东恺有这个能力,公司交到他手里,未必是一件坏事。

“我只想过一个平凡的母亲,带着一个平凡的孩子,平凡的长大。”

是的,如果我能活着,我只想这样生活着。

纪亦凡看了我一眼,淡定的没说话。

夜晚,我们住在当地有特色的民宿里,夜晚都能听见蛙鸣声,这种回归自然的生活,仿佛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这一晚,我睡的十分不稳,梦中总是在做梦,梦见祁东恺拿走了我那一颗不停跳动的心脏,我瞬间失去了呼吸的能力,验证和增的看着他和宜棠相亲相爱。

甚至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

我猛然惊醒,外面凉风习习,我出门的时候和前台打了声招呼,走在路上。河水清冽的味道顺着风吹了过来,除了河水,我仿佛还闻到了一阵阵的血腥味。

不知道是我怀孕后嗅觉变得敏感了又或者真的有血腥味,我朝着血腥味的方向走了过去。

是一个极为漆黑的巷子,女生的胆小让我不敢抬脚跨进去,站在巷子口等候了些许时间。

“里面有人吗?”

“别动。”

腰间仿佛被人用锋利的刀刃一样的东西抵住,一时之间我也动弹不得。

我也不敢说话,这个时候无论对方是劫财还是劫色,我都没有。

“你受伤了,现在要去医院。”

对方没有说话,他身上除了血腥味以外还有一阵清冽的柠檬味道,这种柠檬的味道很特别,让我大脑仿佛瞬间愉快了起来。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好像没有什么力气了,我转过头来看到他的脸那一刻,颜值控的我竟然忘了他刚才威胁我的事。

“我在附近民宿住,你要不要去我那里休息一下?”

可能他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主动,十分警惕的盯着我。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你受伤了,应该需要休息和包扎一下。”

我第一次手忙脚乱的解释,我分明就不是一个喜欢麻烦事儿的人。

“好。”

他这一次竟然极为顺从的答应了一声,我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便立马带着他回民宿。

要躲过前台小妹的询问还要花费一点时间,好在夜深了,前台小妹可能也有些打瞌睡,并没有注意到我们。

好不容易到房间,先把他丢进浴室,可比较尴尬的是,可能是为了情趣,所以这浴室是用玻璃做的。好在我先前把帘都已经拉下来了,确保看不到他。

水声哗啦啦的响着,我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他好看的脸庞下是否有八块腹肌。

对了,他受伤了。

我连忙换了身上这一身带血的衣服,匆匆跑到楼下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纱布和消毒药水,面对药店店员的质疑,我胡乱说了个借口。

回来的时候,他坐在窗边,似乎在看着什么。

我打开房门,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门边,将我逼入墙角。

“是我。”

我压着嗓子和他说话,他也终于松开了掐着我的脖子。

虽然没有说话,但我从他眼神中看出了些许歉意。

“我刚才下去买了消毒药水和纱布,你伤哪儿了,我帮你上药。”

我直接拉着他坐床边,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我们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他一双眼依旧盯着窗外,而我却看着他背后的伤口出了神。

“你怎么这么多伤啊?”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我拿出棉签在他的伤口上擦拭着,格外的小心翼翼。

他一动不动。

“不疼。”

我这才发现,他的声音真的好听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