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乔副总!”所有人都向乔一鸣打招呼,除了还没有回过神的沐沐。

乔一鸣一句话也不说,径直走向指挥的位置,坐下。

影棚的负责人立马招呼人递上一杯茶,所有人都不吭声,就看沐沐的这场闹剧怎么收场。

乔一鸣依旧不说话,修长的手指点击着鼠标,翻看着刚刚拍摄的电子照片。

沐沐回过神来,赶紧小跑似的走到乔一鸣的身旁,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乔副总。”

乔一鸣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头也不抬。

沐沐有些尴尬,刚才的神气劲儿一点儿也看不到了,反而一副谄媚相。

“乔副总,没想到您会过来。”沐沐看着乔一鸣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

“这是刚才拍的照片?”

乔一鸣头也不抬问道。

“是的,就是这些。”沐沐赶紧回答。

“你不满意?”乔一鸣又问道。

“是的,你看把我拍的这么丑,我这里哪里有那么胖。”沐沐看乔一鸣并没有发作,以为自己过关了,指着屏幕上的照片说道,声音还有些嗲。

她的这一套或许在乔奕森的面前管用,但是对于乔一鸣,丝毫没有攻击力。

“恩,我也觉得挺丑的,重新拍。”

乔一鸣思索了一下,顺着沐沐的话说。

这下可把沐沐给乐坏了,她原本还有些指使不动这些影棚的人呢。现在连乔一鸣都放话了,看谁还敢不从。

“哎呀,乔副总,我就知道你的眼光不错,早就跟他们说要重新拍了,他们还一直磨磨唧唧的。”

沐沐说着一扭一扭地就走到布景下面去摆pose。

所有的工作人员一动也不动的,颇有些为难。

影棚的负责人牙一咬脚一跺,面对着乔一鸣,如实汇报道:“乔副总,这已经是第十次重拍了,不知道要拍到第几次,沐沐小姐才会满意。”

“大家从早上日出前拍到现在,还没有喝一口水呢。沐沐小姐不满意,大家就不能休息。”

影棚负责人冒着得罪沐沐,得罪乔奕森的风险,忐忑地说着。

在一旁的工作人员都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心里为他点赞。

乔一鸣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周围的工作人员,一副蔫儿的模样,想必已经忍了很久。

“我说拍她了吗?难道公司只有这一个模特?”乔一鸣眉头一挑,反问影棚的负责人道。

听到乔一鸣的话,大家像是得到了特赦一样,十分兴奋。

“对对对,是我没有理解乔副总的意思。”

影棚的负责人使劲儿地点头赞同,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去,把上午来试过妆的琳达叫来。”

沐沐一听着急了,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形象,跑向乔一鸣的时候,差点摔一跤。

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扶她,反而都捂嘴偷笑。

这人缘是有多差啊!

“乔副总,您不能随便把我撤换掉,乔总答应过我,让我做这一次产品的代言人的。”

沐沐搬出来乔奕森,来压制乔一鸣。

“那也要适合才行,否则砸了我们的招牌,你负责得起吗?”

乔一鸣说着看向沐沐,不怒自威,让沐沐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我……我怎么不适合了?”沐沐还是不死心。

“我们这一次广告代言的是化妆品,拍出来这么丑,连你自己都这么认为,这能推广吗?”

乔一鸣的话里充满了讽刺的意味,说的沐沐哑口无言。

沐沐的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此时无言以对。

说话间另一位嫩模琳达已经来了,所有的嫩模攀附权贵都是一样的,看到乔一鸣,就想往上面贴。

“乔副总,原来您在这里啊。”琳达说着只想往乔一鸣的身上靠。

乔一鸣一个眼神过去,让她在原地站定,不敢再往前去。

“要想做代言人,就好好拍摄,其他的想多了没用。”

乔一鸣一字一句地说着,像是警告,当然也包括沐沐在内。

“是是是,乔副总说的对。”

玲玲点头哈腰说着,赶紧去准备。

一转身就看到了沐沐那张哭丧脸,像是有大仇一样。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乔总面前的大红人吗?”

琳达的话酸酸的,女人嘛,妒忌之心昭然若揭。虽然自己攀附不上乔奕森,但是也要讽刺一下别人。

“哼。”

沐沐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气的跺脚离开了。

这下琳达乐坏了,以前都是被沐沐欺负,她的好几次代言机会都被沐沐给抢走了,这次终于扳回了一句,心里就是舒服。

“好了,抓紧拍摄。”

乔一鸣说着站起来就离开了,他只需看结果就行,对这个拍摄过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更加对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不感兴趣。

沐沐一出了摄影棚,就委屈地不行,直接抹起眼泪来,也不顾脸上的妆会花。

在乔本集团的嫩模行列里,她和琳达算是最出众的,但是她总是能压琳达一头,当然是因为乔奕森的关系。

所有的人都会买他的账,没想到乔一鸣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这次还当中羞辱她。

沐沐气不过,非要去找乔奕森给个说法。

这次代言机会,可是乔奕森亲自许诺给她的,现在却让她的死对头琳达给抢了去。想起这些,更加不甘心。

一看到乔奕森,沐沐哭的更加厉害了。那一副梨花带雨地模样,我见犹怜。

“森,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别人都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沐沐哭着扑在乔奕森的怀里。

俗话说得好,柔弱的女人更加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尤其是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的男人。

沐沐正是把握住了这一点儿,才会在乔奕森这里得宠。

乔奕森看到沐沐这个样子,也不好将她推出去,安慰道:“好了,不哭了,什么事情。”

沐沐的脸,红色的黄的黑的,乔奕森真的是不忍直视了。

听到说自己的妆花了,沐沐赶紧躲开乔奕森,背对着他,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丑样子。

乔奕森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审视着沐沐,这还是第一次,沐沐在他面前这么不顾形象。

“森,你答应过我的,这次的化妆新品代言,是不是我的?”沐沐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花脸了,才转过头去,继续跟乔奕森说叨。

乔奕森的事情那么多,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沐沐说的是哪件事。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乔奕森假装想起来的样子,点头道。

“可是现在被琳达给抢走了,本来是我的,她是不是欺负人?”沐沐说着就又要哭。

看到女人哭就头疼,这大概是每一个男人都赞同的事情。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到底怎么回事?”

乔奕森清楚,沐沐的代言,一般人是不会取代的,其中肯定还有什么事情。

沐沐见乔奕森还是买她的帐的,于是就避重就轻,把乔一鸣将她换掉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乔奕森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听沐沐说。

“森,这件事情是经过你同意的吗?”

沐沐见乔奕森不说话,于是自己补刀道。

“有这样的事情?”

乔奕森皱着眉头,他们兄弟两个一起打理公司,意见一向都很统一。乔一鸣私自撤掉了他指定的人选,还是第一次。

不过听沐沐的一面之词,乔奕森是不会相信的,毕竟他还是了解自己的弟弟的。

“是的,森,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去看看,现在玲玲正在拍这次的代言呢。”

沐沐说着走到乔奕森的身边,开始展开温柔攻势。

乔奕森伸手挡住了沐沐,让她不要再近前。

“好了,我知道了。这次就算了,下次还有机会。”

乔奕森的话,半是安慰,半是推脱。

若是平时,沐沐一定适可而止。可是这次气大了,难免不肯罢休。

“森,不让我代言也就算了,可是副总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擅自改变你的决定,你就不管吗?”

沐沐觉得自己很聪明,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踩到了狼尾巴。

“好了,以后这样的话,我不想听到。”

乔奕森的脸色不悦,摆摆手让沐沐出去。

沐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乔家两兄弟的感情向来和睦,岂是他一个外人能够离间得了的。

“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

看到乔奕森的脸色愈发难看,沐沐不敢继续说下去,只好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乔奕森看向门口的方向,这个女人,以前只以为是一个靠着男人爱撒娇的小女人,没想到还会使用离间计。

即使乔奕森不了解沐沐,但是他对乔一鸣是足够的了解。

乔一鸣做事稳妥,如果他决定换掉沐沐,那肯定是沐沐不合适。

中午的时候,阮小溪打算休息一下,可是收到一条短信。

看到发件人,就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因为不是别人,是她最爱的那个小家伙。

“妈咪,我好想你哦。”看到文字,仿佛就看到了点点那张稚嫩的小脸蛋。

一下子分开好几天,阮小溪觉得仿佛过了好多年。明明是在一个城市里,却不能想见就见。

“我也想你。”阮小溪迅速地回了过去。

“妈咪,晚上陪我吃晚饭吧。”点点又发了一条过来。

“好的,晚上一起吃饭。”

阮小溪看着短信好久,最后还是答应了点点。

虽然这样做,会被乔家起疑的,但是她挡不住对儿子的思念,也不忍心儿子承受思念之苦。

答应了点点,就得给乔奕森一个十足的理由。

下午的时候,阮小溪在校对稿子,就是明天准备刊登的头条,题目是“嫩模形单影只,疑被抛弃”。

对,就是阮小溪冒着生命危险偷拍沐沐的那篇。

其实在去偷拍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这篇文章的大致内容。

宋萱在一旁看着她的文稿,虽然笔风婉转,但是句句影射,将一个小嫩模被富豪抛弃的糟糕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哎,小溪,你这不是公报私仇吧?”

宋萱一边唏嘘,一边开玩笑地说。

照片那几张都表现不出什么,可是生生的靠文字表演了一出大戏的样子。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阮小溪一点儿都不在乎,对着宋萱眨了眨眼,一副你休想套我话的表情。

反正她跟那个大奶怪的仇已经结下了。

阮小溪的三缄其口,但不住宋萱的好奇之心。

“哎哎哎,小溪,咱俩的关系铁吧。你就给我说说,是不是你跟你家那位的感情和好了,所以这个小嫩模就靠边站了?”

阮小溪白了宋萱一眼,以前八卦别人也就算了,现在天天围着她八卦,真是受不了。

“阮小溪,你不要忘记,你还欠我一次人情呢。”

见阮小溪不就范,宋萱就开始威胁。

“那又怎么样?”阮小溪继续整理稿子。

“就当是交易,我不让你请我吃好吃的了,你就给我稍微透漏一下下你们这个三角恋关系。”

宋萱那一副狗腿子地模样,绝对是当记者当出来的。

“那我情愿请你吃好吃的。”

阮小溪打死都不说。

宋萱完败,看来是套不出什么口风了。

自己和阮小溪这么铁,她肯定又做不出出卖朋友的事。

“那好,就今晚,我要吃麻辣小龙虾。”宋萱恨不得当场就兑现。

“不行,今晚不行。”阮小溪停下,看着宋萱,无奈地说。

宋萱有些失望,但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套出一点儿豪门秘事的机会:“为什么?难道今晚要参加什么宴会?我的贵妇人。”

“想什么呢?我有别的事情。”

阮小溪一巴掌拍在了宋萱的脑门上,作为她好奇宝宝的代价。

快下班的时候,乔奕森发来信息,说是晚上有应酬,不跟她一起回家了。

阮小溪简直像是得到大赦一样,想了一个下午,拿来搪塞乔奕森的理由,这下子用不上了。

于是快速地收拾好东西,就等着下班立马冲出去。

路上堵车,阮小溪着急,按照这个蜗牛速度,到家也差不多天黑了。

掏出手机,给乔家去了一个电话,说是晚上同事聚会,不回去吃饭了,顺便告诉乔母,乔奕森也不回去吃饭了。

乔一鸣开车到家的时候,却发现乔奕森和阮小溪都没有回来。

饭桌上,还是没忍住,问乔母道:“大哥,没回来吗?”

“说是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乔母回答道。

乔一鸣还是心不在焉,乔奕森没有回来,阮小溪也没有回来。

“那,大嫂呢?”

大嫂两个字,乔一鸣实在是叫不出口,叫着别扭,但是还是生硬的吐了出来。

“说是同事聚会,也不回来吃饭了。”乔母自顾自地吃饭,还不停地给乔父夹菜。

“哦。”乔一鸣应声,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

乔一鸣饭还没有吃饭,就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乔母问道。

“爸,妈,你们先吃,我忽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一点事情,我回去处理一下。”

乔一鸣说完,就迈着大步出了餐厅。

“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晚上去?”

乔母的话还没有说完,乔一鸣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阮小溪回到家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夏天的白天,就是很长。

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面点点的声音。

“妈咪怎么还没有回来?我们出去等妈咪吧。”点点看起来等的着急了。

屋里陈姐一个劲儿地安慰点点,让他再耐心一点儿。

阮小溪迫不及待地打开门,想要给点点一个惊喜。

果然,看到阮小溪,点点就扑了过来,一直抱着她不放手。

“好了,点点,妈咪回来了。”阮小溪安慰孩子道,按捺住自己心中的酸楚,抑制住眼泪不让掉下来。

“妈咪,我好想你。”

点点抬头看阮小溪的时候,圆溜溜的眼睛里,分明闪着泪花,可是就是没有掉下来。

这让阮小溪更加心疼,点点的懂事已经超出了他的年龄,这本不应该是他承受的。

这样想着,阮小溪竟然没忍住哭了出来。

“看看你俩,这见了面,反倒哭起来了,以前也没有这样过。”陈姐在一边劝说道。

是啊,以前阮小溪出差去外地,有时候一去一周,好久都看不到点点,也会每天打电话发信息,也没有像这样过。

只是这一次的分别不一样,因为是因为乔奕森。

这个男人,是点点的亲生父亲,是他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所以每一次和乔奕森在一起的时候,阮小溪就会觉得自己亏欠点点更多。

越和乔奕森在一起,越会有这种感觉。尤其是乔奕森冷漠的时候。

“好了,不哭了点点。以后只要有机会,妈妈都回来看你好不?”阮小溪自己擦擦眼泪,佯装一副笑脸,然后去摸点点的小脸蛋。

点点乖巧得点点头,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意思自己很饿了。

“你们坐着,我马上去做饭,很快就好。”陈姐说着就要去忙活。

“陈姐,这么晚了,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不要做了,我们出去吃吧。”阮小溪看着外面的天就要黑下来,建议道。

“好啊好啊,我们出去吃饭喽。”

点点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虽说陈姐的厨艺不错,但是吃久了,总会腻的,尤其是对这么大的孩子来说,外面的垃圾食品是最爱。

三个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阮小溪拦了一辆出租车,让陈姐先上,然后是点点,自己在最后。

乔一鸣的车子还没有到楼下,就看到阮小溪上了出租车,他想叫住她,可是来不及了,出租车已经开走了。

于是乔一鸣便开着车在后面追,他想给她打电话,可是忽然想起来,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联系,他连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车子驶进闹市,车水马龙,乔一鸣紧紧地跟着,还是被前面的车跟钻了空子。

一会儿工夫,就看不到前面的出租车了,被前面的豪华大奔给挡住了。

乔一鸣灵活地驱动车子,终于绕开了那辆豪华大奔,看到阮小溪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一家德克士门前。

阮小溪从车上下来,然后是点点,然后是陈姐。

乔一鸣的眉头紧皱,虽然点点是一个小人儿,但是他又不近视,绝对忽略不了。

阮小溪付了车钱,然后将点点抱起,三个人欢天喜地地进了德克士。

看着阮小溪跟点点亲热的样子,而身边的陈姐却有些客客气气的,难免让人觉得他们完全像是一对母子。

乔一鸣坐在车里,看着德克士的方向,透过大大的玻璃窗,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三个人就餐的情况。

阮小溪和那个孩子,有说有笑,还不时地帮孩子擦嘴角,而那个孩子,还往阮小溪的嘴里送东西。

“这个孩子是谁?”

乔一鸣看着面前一切的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心里有一百个问号,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冲进去问个明白的冲动。

如果这个孩子跟阮小溪这些年的经历有关,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不知道在得知真相后,自己还能不能原谅自己。

亦或者,给自己增加更深的痛苦。

乔一鸣的收紧紧地握着方向盘,青筋暴起。

他静静的点燃一支烟,看着阮小溪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到的是笑脸,他却总觉得那张笑脸背后,隐藏着很多悲伤的故事。

而这些故事的原因,他觉得是自己的错。

烟头掉了一地,车子里面烟雾缭绕,直到看见阮小溪三个从德克士里面出来,乔一鸣才停下来。

这次那个孩子没有让阮小溪抱,好像是吃多了的样子。

三个人在门口说了好一阵,还比比划划的。好像是阮小溪执意要跟他们一起走,可是那个女人和孩子不同意,一定让阮小溪先走。

最后阮小溪禁不住两个人的说辞,只好自己先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又拦了一辆,三个人同时上了两辆车,这才离开。

乔一鸣立马启动车子,跟上阮小溪。

阮小溪在离乔家不远的地方下了车付了钱,然后自己一个人朝前走。

乔一鸣的车子如风一般从后面行驶过来,然后一个紧急刹车,又立马停在了阮小溪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阮小溪吓了一跳,还好停的及时,否则非要撞上不可。

车窗放下,阮小溪在夜色中看到了乔一鸣那张有点儿憔悴的脸庞。

“马上就到家了,我自己走回去,正好吃多了消化一下。”阮小溪说着就绕过车子,想要继续往前走。

乔一鸣从车上下来,挡在了她的面前。

黑暗中的乔一鸣,没有白天的意气风发和冷肃,平添了几分温暖和颓废。

阮小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样的乔一鸣,她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一鸣,天色不早了,还是回家吧。”阮小溪忽略掉自己的感觉说道。

“那个孩子是谁?”乔一鸣不敢看阮小溪,无法面对她的答案,但是还是想要知道真相。

阮小溪一怔,双手不自觉得握住。

看来乔一鸣看到了点点,这让阮小溪有点儿不知所措,太突然了。

“你说什么?”阮小溪忽然一笑问道,像是没有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我说,刚才跟你吃饭的孩子,是谁?”

乔一鸣一字一顿地问,不给她任何回避的借口。

阮小溪想了一下,仿佛恍然大悟:“哦,你说的那个孩子啊,他叫点点,是我亲戚家的,就是一起吃饭的那个大姐。”

阮小溪尽量让自己说话说的自然,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

阮小溪说的跟真的似的,乔一鸣努力地想要从她的脸上捕捉到点什么,可是他失败了。

这些年来,阮小溪学会了隐忍。

“可以回家了吧,爸妈在家等着呢。”阮小溪不想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说着就要往前走。

忽然前方的路被照亮,乔奕森的车子从后面开过来,看到乔一鸣和阮小溪停了下来。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乔奕森呢摇下车窗问道。

乔一鸣看着阮小溪,心中不悦不想多说话,直接转身进了自己的车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开了进去。

他不想多停留一秒钟,因为他害怕自己多年来的隐忍会爆发。

阮小溪更加不想理会乔奕森,继续向前走。

乔奕森十分不悦,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进门没有看见乔母,想必是去休息了。

昨天的怀孕乌龙应该让乔母十分失望,应该是对阮小溪十分失望。

想着找个机会弥补一下,即使不能满足乔母的心愿,但是阮小溪还是愿意像女儿一样孝敬乔母的。

毕竟自己的母亲过世后,乔母就像是她的亲生母亲一样,将她养育成人。

阮小溪也觉得有些累,默默地站了几分钟后,直接转身回房间休息。乔奕森是开着车的,比她先进来,所以进房间的时候,阮小溪就多了一份警惕。

一进门就听到乔奕森和乔母的声音,两个人在争吵什么。

阮小溪走到乔奕森的卧室门口,就看到乔母不悦地坐在床上。

“妈,你怎么在这里?”阮小溪走过去,觉得屋子里有股子味道,有些不明情况。

看到阮小溪进来,就像是看到了知己一样,乔母立马站起来找她评理,“小溪,你来的正好,你看这是我今天去庙里请的送子观音。”

“我把送子娘娘放在你们的床头,希望你们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阮小溪看过去,一尊慈母善目的送子观音就摆放在床头柜上,送子观音像前面还插着香炉。原来屋子里的味道,就是香灰燃烧的味道。

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说,乔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乔母也是海外回来的,怎么还这么迷信呢。

再说了,她跟乔奕森是不可能再有孩子的。

昨天的事情够打击乔母的了,所以阮小溪还是不想违逆乔母的意思。

“妈,谢谢您的好意。既然请了,就放在这里吧。”

阮小溪看了一眼送子娘娘,即使不能送子,就当辟邪吧,尤其是乔奕森这个邪恶之徒。

“还是小溪懂事,不像某些人,一点儿都不像我的亲生儿子。”

乔母心里还是埋怨乔奕森。

乔奕森再不情愿,也不想跟母亲太僵,何况两个人都统一战线了,他再说什么,显得里外不是人了,于是直接进浴室了。

乔母也摇了摇头,转身走了两步,然后又停了下来:“小溪,来,我教你怎么拜送子娘娘。”

“啊?”阮小溪彻底僵化,难不成这以后还要天天给送子娘娘烧香叩拜啊。

“啊什么,赶紧来。”乔母不是说笑的,拉着阮小溪就到了送子娘娘的面前。

阮小溪学着乔母的样子,自己僵硬的不行。乔奕森从浴室里面出来,鄙夷地看了一眼阮小溪,然后直接无视两个迷信的女人。

乔母临走之前,悄悄地俯在阮小溪的耳边叮嘱道:“这个送子娘娘,要两个人一起拜,才灵验的。”

乔母暗示阮小溪说服乔奕森一起诚心拜送子娘娘,阮小溪瞥了一眼乔奕森,说服那位大爷,比登天还难,不过还是朝乔母点了点头。

阮小溪送走乔母,直接回自己的卧室。一开灯,就看到乔奕森姿势优雅地侧卧在自己的床上。

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夹着烟,时不时地吸两口。

吞云吐雾的男人,仿佛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也别有一番魅力。

“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别把我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的。”阮小溪嫌弃地用手扇了扇空气。

“我那屋子被你们弄得更加乌烟瘴气,今天就住在这里了。”乔奕森说的理所当然。

阮小溪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耍起无赖来,真的是跟身份没有一点关系,比如堂堂大总裁。

“好,给你睡。”阮小溪说着走了出去。

这个房间的卧室,已经被乔奕森糟蹋个遍了。看来现在只有主卧可以睡了,再说了,有送子娘娘在,还可以辟邪,什么妖魔鬼怪,都呆在外面吧。

阮小溪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家居服,铺在床上,这才躺了上去,其实就是心理图个不膈应罢了。

刚刚眯上眼睛,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

阮小溪睁开眼睛一看,乔奕森已经到了眼前。

“喂,你不是不睡这里吗?”阮小溪瞬间睡意全无,赶紧坐起来时刻警惕着乔奕森。

“这是我的卧室,我想睡就睡,你不会是心虚了吧?”乔奕森眯着眼睛盯着阮小溪,审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心虚什么?”阮小溪觉得莫名其妙。

“晚上干什么去了?那么晚才回来?”乔奕森问道。

“跟你没关系。”

“不会是某人寂寞难耐……”

乔奕森继续挑衅。

“也跟你没关系。”阮小溪没好气地回答。

“有关系!”

乔奕森郑重地说道:“你现在还是我名义上的老婆,你出去与别人私会,你说跟我有关系没有?”

“那你还不是一样去勾搭嫩模,都领回家里来了。”

阮小溪在这件事情上,绝对是以牙还牙,乔奕森在冤枉她。

“怎么?你吃醋了?”

乔奕森觉得戏弄阮小溪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样一个女人,没有一点儿风情,什么样的男人瞎了眼睛才会看上她。

阮小溪倒是认为自己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吃醋了?

呵呵,即使乔奕森睡了全天下的女人,都跟她阮小溪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你看,我像是吃醋的样子吗?”阮小溪眨巴眨巴眼睛,面带微笑,一脸的无所谓。

“确实不像,不过你的演技可是影后级别的。”

乔奕森心里不爽阮小溪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只有讽刺她,心里会好过一点儿。

“没工夫跟你讨论演技。”

阮小溪拿起一个枕头朝乔奕森的身上砸去,同时自己起身离开这间卧室。

真的是有乔奕森的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呆。

……

关于沐沐的报纸满天飞。这样的负面新闻,对于一个刚刚有起色的嫩模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沐沐一看到报纸上的照片,就知道是阮小溪那天偷拍的。因为照片上还有他的狗菲菲,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

“阮、小、溪!”沐沐看到报纸最后的署名,咬牙切齿地念出了这个名字。

在这之前,她并不知道乔奕森的老婆叫阮小溪,不过现在,她知道了。

拿起一份报纸,沐沐就要去找乔奕森。

有了上次的教训,沐沐也不会再干没有脑子的事情了。

在路上,她将自己这两天的坎坷遭遇细数了一遍,都离不开两个人,那就是阮小溪和乔一鸣。

很显然,乔一鸣护着阮小溪,所以才会对她冷眼相看。

莫非……

沐沐神秘一笑,或许她已经有了主意。第一次在乔奕森的面前不敢揭发乔一鸣,可是这次就不一样了。

她有一种预感,如果一直放任着这个报纸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自己早晚得和乔奕森说拜拜了。

阮小溪的实力,自己真的是小看了。

见到乔奕森,沐沐先是一阵道歉和诉相思,博得了乔奕森的好感。

乔奕森也不好再将她赶出去,然后沐沐才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报纸来。

“森,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沐沐立马换了一副沮丧的脸。

乔奕森瞥了一眼,是娱乐报纸,他根本不屑看这些八卦新闻的,即使是关于他的。

沐沐将报纸拿到乔奕森的面前,然后对着照片上的狗开始落泪。

“菲菲,这是菲菲的最后时刻,在这之后没多会儿,它就成了车轮下面的牺牲品。”

沐沐一副心疼的模样,仿佛她在意的并不是关于她的舆论。

沐沐的狗菲菲,乔奕森知道也见过,也听沐沐说过之前死了,好像是阮小溪弄死的。

但是他无心关心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