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万欲妙体无删减全文下载

席总?您说什么?难道是夫人她……”席慕野的助理还以为是慕柔儿没等到稀有血死了。

“太迟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早一点!为什么!”席慕野朝着手机发泄般地低吼了一阵后,挂断了电话。

高大的男人躲在角落里,痛苦地咬着自己的拳头。

席慕野去了解了关于女儿的一切,知道了晚晚的名字、血型、出生年月日,也知道了她刚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那紧急的情况。

每听护士说一句关于晚晚的话,席慕野就觉得好像有一把刀子从自己的心里扎进去,然后又拔出来,再次扎了进去!

晚晚的名字,甚至是他以前取的。

顾晚月。

五年前,席慕野将顾星辰带出‘魅夜’的时候,曾经将顾星辰宠成了宝贝。

那时候的他是真的想过要娶顾星辰回家的,甚至跟顾星辰说过他们未来孩子的名字,男孩就叫席千城,女孩就叫席晚月。

可是后来,顾星辰一次又一次挑战席慕野对她的信任,和别的男人混在一起,甚至背叛了他。

从那时候开始席慕野便决定不再爱这个女人,所以在几年前顾星辰问他如果自己怀孕了,他会怎么办的时候,席慕野毫不犹豫地回答:“打掉!”

或许就是因为那斩钉截铁的两个字,顾星辰才一直瞒着他吧!

顾星辰失踪的那大半年,恰好席慕野公司出了点问题,长期要在国外出差,谁也不知道顾星辰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席慕野曾问起过她肚子上的伤疤,顾星辰骗他说是一场小车祸留下的,席慕野现在想起来,恐怕晚晚是剖腹产生下来的吧。

席慕野抱着晚晚下了楼,站在阳光下,他的眼泪滴在了晚晚的脸上。

“爸爸,等我好了,你会陪我放风筝吗?”席慕野被一道女孩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女孩的爸爸笑着回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打针吃药,等你好了爸爸陪你做什么都可以。”

席慕野顿时心如刀绞,他将额头抵在晚晚的额头上,一字一顿地道:“晚晚,只要你醒过来,爸爸陪你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醒过来……”

“慕先生,不好了!刚刚那位小姐醒过来后,在到处找她的女儿!”一个护士跑过来,焦急地对席慕野道。

席慕野赶紧抱着晚晚往楼上跑,抓住一个护士问道:“她在哪?顾星辰在哪儿?”

顾星辰一睁开眼睛,就翻身下了床。

一下子捐了不少的血出去,她下地的那一刻差一点儿就晕倒了,却又坚强地撑住了墙。

发现晚晚不在自己身边,顾星辰开始一个接一个病房找晚晚。

几个护士想阻止她,都被她不知道从哪里顺手拿到的刀子吓退了。

顾星辰没有找到晚晚,可她却在一间病房前停住了脚步!

病房大门旁边挂着的牌子上,印着‘慕柔儿’的名字。

顾星辰推开门,看着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显然已经脱离了危险的慕柔儿,整个人顿时像疯了一般跑过去,红着眼睛一刀扎下去!

“慕柔儿,你该为我的晚晚偿命!为什么!你非要用我的血!”

慕柔儿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地攥住了床单,听到顾星辰说话的那一刻,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就在慕柔儿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睛阻止顾星辰的时候,她听到了席慕野的声音。

“顾星辰!你疯了!你要杀人吗?!”席慕野一手抱着晚晚,另一手竟然徒手握住了顾星辰手里的刀!

“你松手!就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你就不会抢走我给晚晚救命用的血!那是一条人命!那是我怀胎七个月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才早产生下来的女儿,不是因为你!不是因为慕柔儿,她就不会死!”

“席慕野!你不让我杀了她,你还不如用这把刀,杀了我!”顾星辰凄厉的叫喊使得围观的医生护士们都不忍地转移了视线。

顾星辰挣扎了几下,刀子深深地嵌入了席慕野的掌心里,他皱着眉,却仿佛不知道疼痛般,“星辰,听话,松手!你看到了吗?晚晚在我怀里呢,她刚睡着,我们别吵着她好不好?”

顾星辰愣了一下,席慕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温柔地对她说过话了。

模糊的视线转移到晚晚身上,又看到席慕野的手臂不断流淌着鲜血,顾星辰一点一点地松开了刀柄。

“晚晚别怕,妈咪在这里呢,是妈咪对不起你,我明明是你的妈咪,却让你从小喊我‘姐姐’,也不敢让你跟着我一起生活,害得你患上了自闭症,委屈的时候都不敢说话……”

顾星辰轻轻地从席慕野怀里抱走晚晚,手轻轻地拍着晚晚的臀,“妈咪不会再这样了,以后妈咪一定会好好地守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人欺负。”

顾星辰恍惚间朝着死去的晚晚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剜在了席慕野的心上,这么一对比,手上深可见骨的伤好像都没有知觉了。

什么明明是妈咪,却只能喊姐姐,什么自闭症!

该死的!

他在这座城市呼风唤雨,在娱乐圈里没有人敢不卖他面子,为什么他的亲生女儿却活得这样憋屈?!

“席先生,你的伤!”

席慕野赶紧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围在外面的人不要惊动顾星辰,否则顾星辰要再杀慕柔儿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挡得住。

“妈咪给你找一张床,让你好好地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睡醒了就没事了。”

顾星辰的声音非常温柔,纤长的眼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就像轻薄的羽翼。

她用母亲的口吻,哄着怀里那个永远也不会再醒过来的女孩,也哄骗着她自己。

没有人敢再次提醒顾星辰这个残忍的事实,在医院这种悲痛的场面医生护士们都见多了,可是却第一次有人带着笑意,带着渗人的笑去哄一具尸体!

可怜却又可怖!

所有人都觉得,如果顾星辰从晚晚死去的事实中清醒过来,恐怕要再次疯掉!

大家给顾星辰让开了一条路,席慕野一直谨慎地跟在她的身后,直到看着她进了VIP病房,才终于支撑不住地单膝跪在了地上,他的身后,早已拖出了一行的血……

慕柔儿的表妹许沐替席慕野处理伤口的时候,吓得差点儿哭了出来。

看着席慕野那被刀割得翻卷过来的皮肉,看着那深深的刀痕,许沐生气地道:“真是一个疯女人!如果被表姐看到你的手伤成了这样,肯定心疼死了!”

“你说谁是疯女人?”席慕野原本一直忍着疼没说话,额头上都沁满了汗水,听到许沐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变得阴沉。

不管顾星辰做过什么,她始终是席慕野最爱的女人,并且还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侮辱她!

“可是表姐夫!你别忘了,那个顾星辰本来就是你跟表姐之间的第三者!你的妻子是表姐,而不是顾星辰那个女人啊!”许沐从小就跟慕柔儿关系好,顿时替慕柔儿不值起来。

席慕野死死地盯着许沐,“谁告诉你顾星辰是第三者?你知道她跟了我多久吗?五年,那时候,你表姐连个跑龙套都还不是!”

许沐难堪极了,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给席慕野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后,许沐将席慕野交给了医生,他手上的伤太严重,需要动手术。

之后,许沐便偷偷跑到了慕柔儿的病房,关上门后,咬牙切齿地将席慕野的原话全部告诉了慕柔儿。

慕柔儿顿时气得睁开了眼,“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是啊,表姐,我真替你感到不值,你是拥有数不清粉丝的影后,顾星辰那双破鞋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可是表姐夫好像因为那个孩子死了,对顾星辰突然就怜惜了起来!”

许沐从小没少得慕柔儿的好处,慕柔儿对这个表妹还是很大方的,不然也不会一句话,许沐就帮她做了这么多的事。

“顾星辰那个狐狸精!我真是小瞧了她!没想到那个小野种死了,竟然也能将慕野的心又勾走了!”慕柔儿阴狠的双眸里射出恐怖的光。

“幸亏表姐聪明,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现在不管表姐夫怎样做,顾星辰都只会认定表姐夫为了你夺走了她的血。”许沐笑道。

慕柔儿冷笑了一声,从顾星辰身上抽出的那袋血包早就被慕柔儿扔进了垃圾桶里!

顾星辰,要恨就恨你生了一个跟你一样稀有血型的女儿!

“好像有人来了,表姐你赶紧躺下!”许沐听到门外有脚步声,第一时间给慕柔儿重新盖好了被子。

慕柔儿指使别人开车撞了晚晚后,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在监控的盲点处偷偷下了车。

当许沐告诉她晚晚并没有死,急需血液的时候,慕柔儿又心生一计,故意在救护车的必经之路上碰了瓷,最后如愿以偿地跟晚晚同时进了自家的医院。

慕柔儿根本就不是稀有血型,只是正好医院缺少晚晚所需要的血型,慕柔儿便指使许沐骗了席慕野,得到了晚晚的救命血……

慕柔儿紧紧地闭着眼睛,任由许沐将各种仪器重新插在自己的身上,美丽的脸庞甚至有些扭曲。

顾星辰,最好你就疯了!不过是被席慕野花钱买来的玩具!也配跟我慕柔儿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