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 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

老同学。

林宜怔了下,她一直以为舒天逸和肖新露早就勾搭在一起,原来这时他们还只是老同学的关系。

谢心喋喋不休地转达着肖新露的意思,端起一杯水仰头喝下,胸脯随动作而起伏。

林宜看到舒天逸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睛越来越红,下一秒,舒天逸冲过去将谢心扑倒在沙发上撕扯衣服,“小宜,我想要你很久了,你给我吧。”

杯子掉落。

谢心震惊地睁大眼,尖叫起来,“舒天逸你个王八蛋,我是谢心,不是林宜!”

闻了太久香薰的舒天逸哪管得上这些,压着谢心就是不顾一切,手在胡作非为,嘴上也不闲着地去堵谢心的唇。

一室yin乱。

意料之中的画面却让林宜没有意料中的高兴,一是肖新露没成为主角,二是,她身边还多了一个观众。

她侧目,只见应寒年弯腰站在沙发后,双手随意地搭在上面,修长的手摇晃手中的烈酒,漆黑的眼盯着混乱的电视画面,“将计就计,好计策。”

一眼看穿。

“……”

“就是可惜了那么多远道而来的嘉宾,不能从大屏幕上欣赏到S城鼎鼎大名的林大小姐现场zuo爱。”应寒年仰头喝了一口酒,那么烈的酒入口,他连眉都不皱一下。

“……”

大屏幕?

“相信我,要是你躺在那里,绝对比这个女人销魂。”

全世界最恶劣的赞美。

应寒年一脸无趣地扔了一个小摇控器在沙发上,林宜震惊地看过去,认出是控制对稿室拍摄画面直传舞台上的摇控。

难怪她买通后台人员找这个摇控都找不到,竟是在他的手中。

她脑海中掀起惊天巨浪,原来上一世,把对稿室画面直播到舞台上的不是肖新露和舒天逸,而是他应寒年!

估计肖新露的计划只是在她和舒天逸浓情蜜意时带人闯入,想想也是,直接传到舞台屏幕上众人皆知,对林家的名声也有亏损,肖新露哪会干这种蠢事。

她还以为在三巴掌后,应寒年没有过任何动作,原来他早就暗中报复过了。

那现在怎么办,这次他报复没成功,会不会再对她进行二次报复?

说穿了,他们之间的争执只是小事,她的精力也只够用来对付舒天逸和肖新露,不想再招惹应寒年。

应寒年将杯中的酒饮尽,见林宜还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没有一点要骂他、打他的意思,眸色不由变深。

这个智障大小姐转性了?

林宜脑袋里晃过很多想法,忽然听到电视里传来男女之间的声响,谢心也被香薰迷到了,两人正在沙发上胡混,画面不堪入目。

不管了,无论发生什么插曲,今天这场戏必须唱完。

林宜绕过去,拿起沙发上的摇控器就按下传播键,即使对稿室离外面宴会厅还有一定的距离,可那种同上世一样的起哄声、喧哗声依旧传来。

应寒年喝着酒,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林宜匆匆从对稿室里出去,走到门口,林宜回头看向应寒年,朝他微微低了低头,“应先生,我为之前对您的行为言语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

说完,她也不看应寒年的脸色便离开。

应寒年站在原地,转了转手中的杯子,若有所思。

原谅?

他应寒年可不是个肚量大的。

……

一冲出门,林宜就看到以林冠霆、肖新露为首的一群人从转角的位置快步走来,林冠霆一脸的怒色,脸色难堪得厉害。

“爸爸?”

林宜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见到她,林冠霆明显愣了下,“小宜,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到洗手间来的啊。”林宜茫然地看着他,“你和叔伯们怎么过来了,不是马上到竞拍环节吗?”

“别说了!你阿姨用人不严,当众做丑事!”

提到这个,林冠霆怒不可遏地瞪了身边肖新露一眼。

肖新露状似惭愧地低下头,又偷偷看一眼面前一脸无辜的林宜,很是莫名。

她明明让舒天逸把林宜搞定以后,给她电话,她就立刻带人过去捉奸。

现在林宜安然无恙,舞台大屏幕却突然出现舒天逸和谢心乱搞的画面,她到现在都不懂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差错。

男女交织在一起的暧昧声音通过宴会厅的各个音响设备扩散开来,听得人面红耳赤。

林宜假装懵懂地仰头听声音,已经有人跟一阵风似地直冲过去,将每间对稿室的门都强行撞开。

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林宜被挤到一旁,只听“砰”的一声,对稿室3号房的门硬是被撞了开来,然后便传来谢心的尖叫声。

林宜下意识地捂了捂耳朵,待见到肖新露正疑虑地看向自己,她连忙收敛看好戏的表情,奇怪地问道,“这声音怎么像是谢心姐的?怎么回事啊?”

说着,她便往里走去。

林冠霆见状立刻冲进去,伸手捂住女儿的眼睛,可林宜从他的指缝间还是能看到谢心和舒天逸正在慌乱地穿衣服,两人都是面色潮红,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满室属于男女的气息。

林宜掩了掩鼻子,就听到肖新露突然出声,“诶,那不是小宜的男朋友吗?我刚还以为在大屏幕上看错了。”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朝林宜刷刷刷地看来,夹带着好奇和玩味。

林冠霆不满地瞪向肖新露,肖新露假装出一副不小心失言的样子,“对不起啊,冠霆,我只是太震惊了。”

“……”

林宜冷笑,计划失败了,她这个继母还不想放过她。

“小宜啊,这是你男朋友?那是跟着你进来的吗?他瞒着你偷吃啊?”围观的一群人有些是林家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纷纷盯着林宜追问起来。

还有人悄悄拿出手机拍摄。

不知名的人偷情没什么意思,但牵扯到林家大小姐就不同了。

“你们不要乱说!”

林冠霆把女儿护到身后,威严出声。

林宜从他身后露出脑袋,睁大双眼,无辜地看着大家,“没有,叔叔阿姨们,我只是和他相识,他不是我男朋友,而且我是和爸爸进来的,你们都看到的啊。”

肖新露隐隐感觉到自己被林宜耍了,再看谢心还在那里慌慌张张地换衣服,立刻丢过去一个眼色。

谢心见状只好刚遮住胸前就手忙脚乱地冲出来,朝着林宜就一阵鞠躬道歉,眼泪横飞,“大小姐,对不起,对不起,你让我安排和舒天逸偷偷见面,我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你让我点的精油味道太浓烈,一时间我就意乱情迷了。你一定要原谅我,舒天逸只爱你的……”

林宜微张嘴,冷眼看着她的表演。

不愧是肖新露身边的第一大走狗,都这情形下了还能现编出一个故事来。

故事的信息量太大,完全是在说她想和舒天逸偷情,还加了料,结果被人误撞。

那么多人在场,不弄死她不甘心呢。

有人已经闻出香薰的不对,还有人认出这种是迷情精油,现场议论声四起。

所有人又全朝林宜看过来,只见她一脸愤怒地瞪向谢心,“谢心姐你在胡说什么?我林宜就算有男朋友,那也会光明正大的约会,何必要你偷偷安排?”

众人又看向谢心。

“还不是你怕林先生断了你的经济,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谢心拼命往她身上泼脏水。

“爸,你看她在胡说什么啊!”

林宜急得直抓林冠霆的手臂,将被冤枉的小女儿姿态扮得个十足。

林冠霆听到谢心的话时心中有了猜疑,女儿为这个舒天逸之前没少顶撞自己,难道真想瞒着他偷偷约会?还要点这种乱七八糟的精油?

林冠霆心中极气,但当着这么多人他还是护着女儿,他怒视着谢心吼道,“你再瞎说八道一句试试,敢污蔑我女儿,我让律师告你诽谤!”

那边,肖新露暗暗在一个和自己交好的夫人耳边说了些话,那夫人立刻道,“这对稿室有拍摄设备,外面走廊有监控,谁是谁非去监控室看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

肖新露有些得意地勾起唇角,转眸看向林宜,见她一脸淡定,心中不由得一怵。

林冠霆刚想拒绝,林宜就一副娇蛮状地喊道,“看就看!看个清楚,谁也别想冤枉我!”

见林宜这样,林冠霆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

一行人进入监控室,这里掌控着整个晚宴的情况,能将情况查得非常确切。

舒天逸中香薰的迷情太深,这会才有几分清醒,慌里慌张地想拉着林宜解释,林宜一脸厌恶地推开他,躲到林冠霆身边。

林冠霆冷冷地瞪向舒天逸,“舒天逸,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S城呆不下去。”

舒天逸摸了摸脸上的疤,有些瑟瑟地往后退去。

真是倒霉,怎么会弄成这样。

众人摒息凝神地看向屏幕,工作人员先调的是对稿室里的录像,只有舒天逸进去的画面,从头到尾没出现过林宜。

林宜更加趾高气昂。

肖新露的脸灰败不少。

工作人员又调出对稿室外的走廊监控,某一段跳帧了,等画面恢复时只看到舒天逸关上对稿室的门,而后再没有人进去,也没有人出来。

直到谢心进去,再之后,就是一群人过来。

“怎么会这样?”谢心脸色苍白地瞪着监控画面,“这前面跳帧了,你就是那个时候和舒天逸搂着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