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姜放屁眼里打 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那你为什么上我的床?”

乔舜辰突然大怒,高声的质问着。

“乔总,你说过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这话前几天乔舜辰才说过,至今还清晰的在秦静温耳朵里回荡,他不该为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大声怒吼。

“你在生气?”

在乔舜辰看来这是挑衅。

“没有,我没理由生气。”

秦静温不屑的说着,心却有点乱。

不承认不行,那就干脆承认。秦静温继续说着。

“乔总就算我们有事,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开始我们彼此都说好了……”

“闭嘴,我不想听你的胡言乱语。这又是你的欲擒故纵是不是?”

乔舜辰情绪高亢,叫她来是想问她有没有遇到麻烦,可是看她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他就一肚子的火。

“你……”

秦静温接受不了这样的指责,想要反驳,却忍了下来。如果她继续说下去也改变不了乔舜辰的想法,只能让两个人纠缠不清。

算了他想怎么说由他吧。

秦静温直接转身离开。

幼儿园门口,秦静温过来接半月。

“阿姨!”

乔子轩快一步跑了出来。

“轩轩!”

两个人的热情像好久未见一样,其实差不多每天会见到一次 。

“妈咪!”

半月在后面也跟了过来,叫完妈咪抬头。

“叔叔好!”

乔舜辰就站在秦静温的背后,听到半月打招呼,神情有所缓和。

“爸比,爸比是来接我的么?”

轩轩兴奋的问着,第二次了,这是爸比第二次来接他,看来还会有第三次还会有更多次。

“顺便来接你。”

顺便?那因为什么顺便,乔舜辰问着自己。

“乔总。”

秦静温客套的打了招呼。然后……

“乔总我和半月先走了。”

秦静温牵起半月的手就要离开。

“阿姨,我想去你家玩。”

乔子轩连忙叫住了秦静温。

但没等秦静温做出回答,乔舜辰却快一步冷傲的开口。

“上车,我送你去。”

乔子轩怔住。

“送我去哪?”

乔子轩以为又去爸比家,明显在退缩着。

“去半月家。”

“真的,谢谢爸比!”

今天对于乔子轩来说惊喜太多,多的让他沸腾。

乔子轩向车跑了两步又折回来,直接牵着半月的手跑向车子。

“妈咪,我做叔叔的车回家。”

就这样秦静温没来的及反对,几个人已经扬长而去。

这是什么状况?乔舜辰究竟想干嘛?

回到小区停好车,几个人一起来到门口准备上楼,却意外的看到了楚杨。

秦静温呆愣片刻走到楚杨身边。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过来看看你。”

楚杨一脸的温和,跟此时一张冰冻脸的乔舜辰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

“乔总也在。”

楚杨若无其事的跟乔舜辰打着招呼,但眼前四人温馨的一幕让他嫉妒,也让他不安。

“楚总不该出现在这。”

乔舜辰极冷的说着,眼里已经迸射出危险的信息。

“没什么,乔总可能不知道,我跟温温是老朋友,这次她回来正好叙叙旧。”

楚杨依然温文尔雅,看着就让人舒服。

楚杨亲昵的称呼秦静温,让乔舜辰的脸彻底被乌云遮住,黑暗的如恶魔般让人害怕。

秦静温感受到了异样的氛围,赶紧回头看着乔舜辰开口。

“你带孩子先上楼,我跟楚杨有话要说。”

“叔叔,我们上楼吧。”

“爸比我累了想上去休息。”

两个小家伙的大脑转动的极快,赶紧拉着乔舜辰上楼。

秦静温和楚杨来到小公园的凉亭。

“楚杨,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说的很明白。事情都过去了,我们都生活的很好。以后就别再打扰我了。”

秦静温温和的说着,这件事情四年前她就没有追究,现在更不会找他们的麻烦。然而事情似乎反过来了,楚杨和宋以恩总是找她的麻烦。

秦静温不想这些复杂的事情在继续下去,更不想见到楚杨和宋以恩。

“温温,我知道。以前的事情算是过去了,我们做不成情人至少还可以做朋友。你刚回来对这个城市还很陌生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随时开口。”

楚杨诚恳的说着。

楚杨的突然转变,让秦静温愣怔。前两天还跟她争辩孰是孰非,今天为何又要做朋友?

“楚杨,我现在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以后如果有一定跟你开口。”

秦静温心中苦涩,四年前如果楚杨像今天一样出手帮她,那么一切都不一样了。

现在做朋友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她不相信恋爱过的两个人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还有现在的秦静温对于交朋友来说要格外小心,生怕在被人玩弄。

秦静温说完转身。

“温温,别找宋以恩报仇。别跟乔舜辰走的太近。”

楚杨一直在担心着,刚刚看到乔舜辰在她身边,楚杨就更担心。

如果这一幕被宋以恩看到,恐怕秦静温就要糟糕了。

秦静温驻足,当听到楚杨来此的真正目的时,嘴角漏出自嘲的弧度。

宋以恩那么阴险的女人,爱她守护她的竟然都是数一数二的好男人,老天还真是不公平。

乔舜辰为了宋以恩,连上床的事情都不敢承认。楚杨为了宋以恩,竟然来找她和解,找她以朋友的身份劝说。

这些男人太过分了,凭什么把她当做爱宋以恩的垫脚石。为什么他们都护着宋以恩,难道宋以恩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么。

秦静温满腹的委屈,也怪自己没有掌握好自己的命运,为什么非要遇到这两个男人。

秦静温迈步又转过身。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楚杨,我想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诚实的回答我。”

“你说。”

“四年前你给我打最后一个电话的时候,你跟宋以恩在一起对不对?”

秦静温严肃起来,楚杨却有些紧张,以为秦静温要揭露当年的事情。

“对。”

楚杨思索片刻最后回答。

“那之后一直到宋以恩留学结束你们都在一起是么?”

“对。”

听着楚杨的回答,秦静温的心开始紧张起来。

她继续问着。

“这期间她一次都没回国么?”

“没有,留学快结束的时候,她生父就找到了她,但她坚持学业完成之后回国。 那时候我们就分手了。”

楚杨惭愧的说着,自从知道了四年前的真相,再回头想这些事情,楚杨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

“谢谢你跟我说这些。楚杨你不用担心宋以恩,我不会把她怎样的。回去吧。”

秦静温这一次转身离开,不顾后面一脸无奈的楚杨,他哪里是担心宋以恩,他是怕她受伤。

秦静温回家,刚下电梯,就被乔舜辰拉到了步梯的角落。

“他找你干嘛?你跟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舜辰怒着脸,劈头盖脸的大声质问。

“我跟他怎么回事有必要告诉你么?”

秦静温也不甘示弱,瞠大眼睛反问回去。

她刚刚跟楚杨就是一直在隐忍着,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乔舜辰凭什么又来凶她,她哪里又让他不高兴了。

“你别忘了,你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女人。在随便勾Y男人我要让你好看。”

乔舜辰没听到答案,看到秦静温挑衅,他更觉得两个人有问题。

“乔舜辰,上了你的床就是你的女人?宋以恩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敢说我是你的女人?”

秦静温大声的回怼着,本来就够委屈了,乔舜辰还来火上浇油的,非让她崩溃才算解恨么?

“秦静温……”

乔舜辰大怒,可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你怎么知道她叫宋以恩?”

乔舜辰眉峰耸起,冷冽的问着。

秦静温先是愣怔,然后才意识到乔舜辰不知道她和宋以恩之间的恩怨。

既然他不知道,就继续隐瞒他吧,要不然事情会更麻烦。

“没什么,听公司人说的。”

秦静温不会撒谎,怕乔舜辰看到她眼中的不确定,赶紧躲开乔舜辰能洞悉一切的犀利眸光。

“秦静温你撒谎,公司不会有人无聊的告诉你这些。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静温的掩饰更让乔舜辰疑惑。

“不相信就算了,我没什么好说的。还有,我跟楚杨之间的事情跟你也没有关系。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那就是个成人之间的游戏,别用这个来束缚我。”

秦静温说的很强势,不管乔舜辰怎样问她都不会说出她跟宋以恩之间的恩怨。那是她的耻辱多被一个人知道,她就多一次被人践踏的机会。

尤其是乔舜辰,他原本就对她有偏见,就更不能让他知道的太多。

“……”

乔舜辰怒视着秦静温,她不说,他也能查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倔强又发挥到了极致。

“我回去给孩子做饭,要是放心就把孩子留在我这,要是不放心,晚一点来接。”

秦静温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不想把乔舜辰留下来吃完饭。

“把孩子留在你这个骗子身边我不放心。我这就带他回去。”

乔舜辰怒声说完,直接朝秦静温家走去,他倒要看看她的倔强能维持到什么时候,他倒要看看今天晚上他有没有晚饭吃。

“你……”

秦静温赶紧快跑追上去。

“你要干嘛,孩子好几天没来了。让他在这里吃过晚饭再走不可以么?”

秦静温不想跟乔子轩分开,只能降低了声音。

“……”

“好,你也留下来吃晚饭。”

秦静温看着乔舜辰的眸光,最后只能她自己妥协。

她告诉自己为了半月和轩轩能在一起多玩一会。为了轩轩能吃一顿可口的饭,她忍了。

回到家,秦静温抹去脸上所有的不快,跟两个孩子玩了一小会之后就去准备晚餐了。

一边做饭一边回想着楚杨的话。

乔子轩的生日跟半月是同一天,那么宋以恩怀孕的时候应该是在国外,可是那个时候她跟楚杨在一起,不可能怀了乔舜辰的孩子。

难道?

秦静温突然停止了手上摘菜的动作,不敢相信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

不会的,乔舜辰这样一个要求完美的人,这样一个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允许别人的孩子落在他户口上。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宋以恩不是乔子轩的亲生母亲,这个孩子不是收养的,就是乔舜辰的私生子。

“水都开了你没看见么?”

乔舜辰的声音突然出现,惊到了正在沉思的秦静温。

“你是鬼么,走路没声音。”

秦静温伸手把火关掉。心虚的赶紧拿着菜转过身去洗。

“秦静温,你在隐瞒什么?你接近我仅仅是为了骗钱么?”

秦静温的举止不得不让乔舜辰怀疑。

“乔舜辰,你不累么?整天不是怀疑这个就是怀疑那个?你这样生活有意思么?”

秦静温烦躁的说着,她在乔舜辰面前什么都没有,可在他心里,她却是个暗藏心机的女人。她简直是太冤了,比窦娥都要冤。

“跟你没关系,你最好……”

“你最好给我安分点,要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

乔舜辰的警告秦静温已经耳熟能详,她直接打断了乔舜辰的话。

“乔舜辰,你能换点有新意的警告么?我跟你认识时间不长,可你警告我的次数远远超越了我们认识的时间。”

秦静温怒怼之后继续洗菜,同时也把话题成功的转移。

“知道就好,恪守你的本分把工作做好。要是被我查出来你对我不利别怪我不客气。就是跟我上过床的女人,我一样不会手下留情。”

乔舜辰这次更加的冷锐,秦静温这个女人让他有些许的无奈,但他讨厌这种无奈。

“你不打扰我,我做的会更好。还有作为一个上过床的女人,我没要求特权,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就不用手下留情最好弄死我。”

秦静温不是被威胁着长大的,她经过的苦难比死都痛苦,她还有什么可怕的。手下留情能怎样,关键的时候他还会护着他老婆。

手下不留情又能怎样,大不了一死,痛快一点比活着潇洒。

两个大人的谈话,没想到被孩子给听到了。

两个小家伙先是惊讶,最后窃喜。捂着嘴笑,低着腰跑回了客厅。

“半月,要不我们帮帮他们?”

乔子轩欣喜的说着,他宁可让秦静温做他的妈咪,也不想再去面对自己的妈咪。他知道到这样对自己的妈咪不好,可他实在受够了妈咪的不定时发疯。

“怎么帮?你有妈咪?叔叔能接受妈咪么?”

其实半月的想法跟乔子轩差不多,只是她没什么办法。

“妈咪和爸比可以离婚,现在好多爸妈都离婚。你不用担心爸比不接受阿姨,要是阿姨给我生个小妹妹,爸比就必须接受。”

乔子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要爸妈离婚,他就可以摆脱噩梦了。

“那……我们该怎么做?”

半月笑了,开心的笑了。

“去网上查。”

两个孩子拿手机开始搜索方法。

餐桌已经摆好,几个人也落座。半月突然起身离开,没多大一会她就拿来了一瓶红酒。

“叔叔,妈咪。你们喝点酒吧,今天的晚餐这么丰富,应该喝酒。”

“半月,叔叔一会要开车,不能喝酒。”

乔舜辰先开口拒绝。

“爸比,你喝点吧。一会我们可以让司机来接我们。”

乔子轩说话的时候,半月已经把酒杯拿来。

“半月,妈咪不能喝酒。”

“能喝,少喝一点没问题。”

半月一边说,一边小心的把两个酒杯都倒满。

然后又拿了饮料给轩轩和自己的杯子倒满。

“妈咪,我们四个干一杯。谢谢妈咪和叔叔做的晚餐。”

半月嘴很甜,让人听了没办法拒绝。

就这样秦静温和乔舜辰都喝了酒,而且不是一杯。

晚餐用完,秦静温开始收拾残局,没多大一会开始头晕。嘱咐了半月几句之后就回了房间。她以为自己喝多了酒。

次日早上。

秦静温按照生物钟的时间准时醒来。

伸了一个拦腰,揉了揉眼睛。

坐起,却意外的看到乔子轩和半月就站在她卧室的门口,有些诧异。

“轩轩没回家?”

秦静温疑惑的问着。

“没回去,爸比也没回去。”

乔子轩脸上有着让人看不透的表情。

“爸比在哪?”

秦静温突然有些不安。

问了之后就看到乔子轩和半月几乎同时伸出了手指,指向她的旁边。

秦静温只觉脊背冰凉,猛然侧头发现乔舜辰就躺在她的旁边。

这……尴尬了!

秦静温窘迫的看了眼还站在门口的两个孩子,之后狠狠的踹了乔舜辰一脚。

乔舜辰可能喝的比较多,还在熟睡中被猛然惊醒。

不过一向淡定自若的他,立刻就沉稳下来。

“把门关上。”

乔舜辰一边吩咐着两个孩子,一边坐起来。

“你……关了门孩子会误会。”

秦静温反对,侧头怒视着乔舜辰。

“你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已经误会了。床都上过了还怕什么误会。”

乔舜辰掀开被子起床,看自己的衣服依然穿在身上,有些失望。

“孩子误会也是因为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孩子都在怎么可以明目张胆的就睡在我床上?”

秦静温开始指责,她昨天头晕就先睡了,根本就没想到乔舜辰会上了她的床。

“都一起睡过了,就别虚伪了。我睡在你的床上,你该心花怒放才对。”

乔舜辰一副默然的嘴脸,口气里还有着讥讽。

这样的一个乔舜辰,让秦静温一下子就怒了。

“乔舜辰你究竟想怎样,为什么总说这些话,为什么总盯着我不放?”

秦静温被乔舜辰这些嘲讽冷漠的话已经弄得一点办法没有。似乎她怎样做都不入乔舜辰的眼,似乎她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做我的女人。”

乔舜辰冷然的说着,黑眸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让人读不懂是为什么。

秦静温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要是不呢?”

这个话题太老套了,秦静温的耳朵已听烦了。乔舜辰说多少遍,她都会坚持自己的原则。

“你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乔舜辰威胁的口吻,冷眸盯着秦静温,感觉下一秒暴风雨就要来临。

“不一样?那好,既然我的一切会变得不一样,我还必须尝试一下。”

秦静温愤怒的说完,直接回手拿来手机打给了MT的助理。

“跟公司说把我调回去,乔氏这边的工作我胜任不了。如果公司不同意直接帮我递交辞呈。给我订两张B城回A城的机票,越快越好。”

秦静温放下手机,又一次怒视着乔舜辰。

“我辞职了,再也不想见到你。你把我变得不一样吧。”

秦静温说完直接下床开始收拾衣物。

这个破城市她回来后悔了,不想在和这个狂妄的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你知道你辞职会有多大的损失。”

乔舜辰压制着怒火冷沉的说着,眸光阴鸷的扫向秦静温。

“无所谓,不就是赔钱么。我带着几千万的外债活了四年,不在乎多个几千万,骗个有钱男人分分钟几千万就到手。”

秦静温的情绪有些激动,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借此机会直接走掉最好,以免以后麻烦更多。

回头继续收拾衣服,又突然回头。

“乔舜辰我告诉你,别看你有钱有势,本小姐就看不上你了。就是骗都不会骗你。”

“够了,别再无理取闹。”

乔舜辰突然怒吼出声。

看着秦静温收拾行李,他会躁动不安,怎样努力都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无理取闹?我答应做你的女人就不是无理取闹了么?乔大总裁,你高高在上,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何必为难我呢?我说过的,我来只工作一年,短短的一年时间,可你呢,我感觉你一天都容不下我。”

秦静温大声的回怼着,这么多天她一直在纠结着生活,心一天都没有舒展过,再这样下去不等乔舜辰对她怎样,她自己都要纠结死了。

“我说够了你听不懂么?”

乔舜辰怒火飙升,在经过心脏的时候也烧干了心脏内的血液。

他直接伸手抢下秦静温手里的东西,把行李箱踢到一边。再次伸手直接把秦静温搂在自己的怀里,这一系列的动作连贯敏捷没给秦静温一点反抗的机会。

“放开我,你放开我。乔舜辰你可不可以尊重我一次,我是离婚的女人就可以被你随便对待么?你有老婆,你让我做你的女人不是在折煞我么?”

秦静温挣扎着,可是卵用没有。

这个胸膛虽然温暖,也已经有了停靠的船舶。

这个男人虽然优秀,也已经有了他该负责的家世。

她就这样被拥着,已经是天理难容了。

秦静温确定以前的他们没有任何交集,一定是上辈子她欠了他的,这辈子回来报仇了。

“放开,回家找你老婆去。”

秦静温用力推着。

“我没有老婆。”

乔舜辰笃定的说着。

“你骗人,你又骗人。宋以恩就是你的老婆你还敢说没有。乔舜辰我告诉你,你有没有老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你现在是黄金单身汉我也不稀罕。”

乔舜辰的话,让秦静温觉得好笑。撒谎是不是应该精准一些,全世界都知道他有老婆有孩子,他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秦静温……”

乔舜辰终于被秦静温给惹怒,直接推开秦静温。可是看着秦静温差点没摔倒,下半句话没忍说出来。

“算了,我们的事我会好好想想。东西收拾一下,你走不了。”

乔舜辰冷言豪置,随后离开。

现在的两个人情绪都不稳,没办法继续谈下去。只能有一个人退一步离开。

秦静温在卧室里气的直扔东西,突然看到门口两个小家伙一脸的担忧,她不得不停了下来。

客厅里,秦静温坐在沙发上,两个孩子站在她面前低头不语。

“怎么了?”

秦静温一脸的疑惑。

“妈咪是我不对,是我在你们的酒里放了安眠药。叔叔是……”

半月先开解释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是半月。阿姨,是我出的主意。你别怪爸比,爸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乔子轩打断了半月,他是男子汉,这个责任应该由他来承担。

“你们设计的?酒里放了安眠药?”

秦静温觉得荒唐至极。这两个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半月,你知不知道安眠药会死人的?”

秦静温第一次因为孩子的所作所为生气,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药量在大一点她和乔舜辰就醒不过来了。

“知道,我们在网上查了安全用量。然后在你床头的抽屉里偷了你的安眠药、妈咪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

听到叔叔和妈咪吵架,半月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她觉得不和妈咪承认错误,两个人会吵得更凶,也怕妈咪真的把她带回A城。

A城没有轩轩,A城没有叔叔她不想回去。

“阿姨,不是半月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千万别跟爸比吵架。我们只是希望你们在一起,希望我们四个人能生活在一起。”

乔子轩再一次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承认着错误,可是越说声音越低,越说心情越差。

秦静温看到伤感的轩轩叹了一口气,没忍心在责怪下去。

“轩轩,以后不要有这种想法了。阿姨跟爸比是不可能的,你有妈咪,妈咪比任何人都爱你,你们一家三口一样很幸福。回家试着跟妈咪好好的沟通,我想妈咪……”

秦静温安慰着乔子轩,却被乔子轩打断。

“没办法沟通,他不是我亲妈。”

乔子轩冷声说着,脸色暗了下来。这幅冷傲孤僻又带着个恨意的模样,简直跟乔舜辰如出一辙。

秦静温此刻是震撼的,乔子轩的一句话,犹如一颗原子弹爆炸,把秦静温的魂魄炸的七零八碎。

废了好大的劲,用了好长的时间,秦静温才把七零八碎的魂魄收集回来。

“轩轩,你说的是真的?”

秦静温急切的问着。

“是真的我去年听到的。爸比家佣人聊天,被我偷听到的。”

乔子轩依然低着头,说的凄凉哀伤。这才是他不喜欢妈咪的原因。

秦静温彻底惊呆了,看着乔子轩可怜的模样心疼的要命。

伸出手把乔子轩拉到自己怀里。

“可怜的孩子。轩轩你在阿姨心里是最棒的,你是个坚强懂事的孩子。”

不是亲生妈咪,又被虐待。爸比不知道,管教的还严厉,这样的成长环境孩子的生活该有多艰难。

“阿姨,做我妈咪吧。我喜欢你,想让你做我妈咪。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乔子轩委屈的哭了起来。

“乖,轩轩不哭。”

秦静温只能安抚孩子,不能给孩子任何不负责任的回答。

她不能做他的妈咪。

开始的时候,秦静温就怀疑乔子轩的妈咪不是亲生的,再加上宋以恩怀孕的时间不相符,现在这一切由孩子嘴里说出来,她就可以确定这是事实。

但问题又来了,乔子轩的亲生母亲是谁呢?出了乔舜辰谁会知道呢?

乔舜辰从秦静温家出来直接去了公司,至于乔子轩他大可以放心,秦静温一定会照顾好。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换洗的衣服已经被送了过来。随后助理敲门进来。

“乔总,太太在跟踪您。”

孙旭汇报着。

乔舜辰猛然皱眉冷了双眸。

“昨天晚上我去哪她知道?”

“知道,刚刚来消息,夫人开车去了秦小姐家的方向。”

孙旭如实汇报,不敢有半点怠慢。

“知道了,继续跟她。”

孙旭出去之后,乔舜辰拿起电话给了秦静温。

“现在在哪?”

“送孩子来幼儿园,马上去公司。”

秦静温不温不火的说着。

“上班先来我办公室。”

乔舜辰命令性的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就算乔舜辰不找她,秦静温也打算直接去总裁办公室,有些事情还是尽快弄明白的好。

苏沁看到秦静温从电梯里出来,就赶快上前去迎接,但脸上并没有显现出来友好。

“秦总监,总裁在办公室等你。”

“好的。”

秦静温跟随着苏沁的脚步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乔总……”

苏沁刚要汇报,乔舜辰冷声开口。

“你出去,别让任何人打扰。”

苏沁先是一怔,随后阴着脸走了出去。

诺达的总裁办公室里,先是一片寂静。

秦静温没等到乔舜辰声音,只好自己先开口。

“乔总,昨晚的事情抱歉,两个孩子在酒里放了安眠药,是我错怪你了。”

秦静温说完就从包里拿出辞职信,直接放在了乔舜辰的办公桌上。

“乔总,这是我的辞职信。以后的技术指导,公司会派别人过来。”

秦静温后退两步,以免乔舜辰爆炸崩到自己。

果然

“秦静温,别挑衅我,我说了没有我的允许你别想走。”

乔舜辰大怒,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撕毁了秦静温的辞职信。

乔舜辰的反应,秦静温早已预料到。并不意外依然淡定自若。

“乔总,这个你说了真不算。MT那边的辞职信我也准备好了,谁都阻拦不了我。还有需要我赔偿多少钱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不能马上还你,但这辈子结束之前一定不会欠你的。”

秦静温说完高冷的离开,她宁可下半辈子都在还债中艰苦度过,也绝对不会做这个男人的女人,更不会做个人人唾弃的小三。

“站住……秦静温……”

乔舜辰如雄狮办在怒吼着,要是别人听到了可能害怕的浑身都会发抖,可是秦静温却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向前走。

就在她伸手开门的时候,突然手被按住。

“你就不怕我毁了你的事业?你就不怕你变得一无所有没有能力抚养半月?”

乔舜辰紧挨着秦静温,温热的大手用力的握住秦静温的手,感觉一松开秦静温就会消失一样。

他冰冷的气息打在秦静温的脸上,让秦静温感受到了冷酷。

她抬眸无畏的注视着乔舜辰,坚定的开口。

“我不怕,事业毁了就是捡垃圾去乡下种地我也能把半月养大。”

“你……”

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乔舜辰恨不得直接掐死她,只是他下不了手。

“你想怎样?”

两个人就这样怒视着对方,僵持了一会,最后妥协的竟然是乔舜辰。

“不想怎样,以后对我有起码的尊重,以后别再让我做你的女人。”

秦静温也退一步,如果乔舜辰答应他这两个条件,她还是可以继续工作的。

“好,你别后悔。”

乔舜辰爽快的答应,这些都不是问题。尊重有多方面的,起码的尊重是什么,谁又能定义的清楚。

至于做他的女人,就更没有办法说的清楚。

达成了初步的协议,秦静温才离开继续去工作。

等秦静温走了之后,乔舜辰才想起他叫秦静温来这边的目的,被她惹恼竟然忘了说。

秦静温回了自己办公室没多久,工作也刚刚开始,宋以恩就闯了进来。

“下次进来请先敲门,名门望族也好,乔家少奶奶也好,你应该具备最基本的礼貌。”

秦静温抬眸无视宋以恩的愤恨,直接教育着她。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礼貌是个什么东西,对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

宋以恩声音有些大,满肚子的怒火都在脸上显露无疑。

“你是来找我吵架的?如果是,那我们到外面去吵,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个总裁夫人有恶心。”

秦静温说着就起身,宋以恩一个总裁夫人都不嫌丢人,她有什么好怕的。不管她怒气汹汹的找来是为了什么,她都有让她耻辱的把柄。

秦静温这么一说,宋以恩才想起她进来没关门,走过去用力把门关上,然后指向秦静温。

“秦静温你个不要脸的,知道我是总裁夫人还敢勾引我老公。”

宋以恩说着就激动的扬起了手掌,打向秦静温。

已经有了上次的教训秦静温再也不会让她得逞。

她快一步抓住了宋以恩举在半空中的手,冷冷的开口。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开门去大厅打我,要么去天台。我这个办公室里有许多重要的试验品,弄坏一个就算你老公是联合国主席都保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