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声来啊叫小东西一家三口 又色又爽又高潮的免费视频国产

就在温念瓷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肖梦瑶整个人傻在那了,整个人被季灏霆的容貌深深震撼,就连她苦苦追求的苏泽,都比不上他万分之一。

她眼睛瞪直了。

尽管他只是简单的一个掏卡的动作,都透着无可阻挡的魅力。菱角分明的侧脸和尖锐的眼神,更是让人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她还注意到刚刚他拿出来的可是一张黑卡,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办的。

看着看着,肖梦瑶忽然觉得他有些眼熟,旋即像想到了什么,满是惊愕:“你……你是季家大少爷季灏霆?”

季灏霆并没有回答她,这个女人让他很是讨厌。

然,肖梦瑶却激动地不得了。

这可是季灏霆啊!

整个北宁市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她以前只在酒会上远远见过一次,没想到今天竟可以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

肖梦瑶难以控制心情,连忙整理了下头发,上前两步,一脸花痴的对季灏霆道:“季总,你好,我是肖氏企业董事长肖延庆的女儿肖梦瑶,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以前我爸和您一块吃过饭的。”

说着,还向季灏霆主动伸出了手。

可是,季灏霆却根本没有理她。

肖氏是做什么的,他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只记得,刚刚这女人不断重复地傻子两个字。

收银员很快就把帐结好了,将钥匙和合同递给了季灏霆,可是他却没有动,示意温念瓷拿着。

温念瓷有些不好意思,这近五百万的钱,可不是小数目,她这会儿都还没过门,就拿这么贵重的东西,似乎不太好……

就在温念瓷犹豫的时候,季灏霆只是冷冷地说了句:“走吧!”

完全是把肖梦瑶当作空气。

肖梦瑶举起的手,就那样尴尬地悬在半空。

温念瓷自然也懒得理会她,拿着钥匙乖乖地就跟着走了。

肖梦瑶面色一下僵住。

这会儿旁边还有好多人看着,她脸都没地方放,心里不由更妒恨起温念瓷。

为什么这女人可以跟季灏霆在一起?

如果没看错,那辆车是季灏霆买给她的吧?

这贱人……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优秀?

肖梦瑶满是不甘,结果就在这时,季灏霆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她。

她眼前一亮,连忙又摆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正要说点什么,结果就听季灏霆用几乎结了冰的声音,道:“即使是你口中的人是个傻子,那也是季家人,是我季灏霆的弟弟,是你倾尽一切都得罪得不起的人!如果你想肖氏破产的话,可以再说试试!”

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吓得肖梦瑶脸都白了,浑身瑟瑟发抖。

她怎么也没想到,温念瓷要嫁的,竟是那季家二少爷。

她连忙出声哀求:“季少,是我说错话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季灏霆冷哼一声,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温念瓷心情好得不得了,急忙跟上季灏霆,咂着嘴巴夸他道:“季总,你们季家人都这么威风吗?随便一句就能让人破产,真是太厉害了。”

不过,季灏霆看起来却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温念瓷以为他是因为弟弟的事,在生气,连忙道歉,“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才让你弟弟被人骂。那个人是因为和我有过节,并不是故意说你弟弟的,所以……”

“你让人欺负不知道还嘴?在你家和你父母顶嘴,倒是有模有样的。”

温念瓷俨然没料到他是因为这件事生气,愣了愣,旋即又撇了撇嘴。

这一切归根结底,还不是都怪她爸爸!

“我哪知道我爸会这么耍我,卡里没有钱,我还觉得尴尬呢,丢了这么大的人,我也不想。”

说着,顿时也有些来气:“再说了,那肖梦瑶也没说错,我的确是没钱还想过上好日子……我就说他不会那么好心,还给我钱,就不应该信他。”

温念瓷还在碎碎念,季灏霆却没有耐心再听下去。

“你听好了,季家人一向只有欺负人的份,绝对不可以被人欺负。你现在是季家的准儿媳妇,以后要再遇这种事,就把身份搬出来,有什么事,季家都担着。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被人欺负的样子,听到没有?”

温念瓷听着季灏霆的话,鼻子顿时一阵发酸,感动得不得了。

除了妈妈,他是这世上第一个这么护着她的人。

尽管他表面看起来很冷,语气也很强硬,可他是在告诉她,她的背后有季家给她撑腰,以后就不需要再怕任何人了。

看来,这季灏霆也不像传闻那样不近人情,尽管相处只有一天时间,但温念瓷还是能感觉,这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别的不说,就凭他对弟弟的上心度,还有别人说他弟弟是傻子,他的愤怒程度,都能说明他的为人。

“那个……这车太贵重了,等我回家跟我爸拿钱,就还给你。又或者,你要把车先开回去?”

“你确定你爸愿意给你掏钱?”

温念瓷立马摇了摇头,以温立国的性子,要是知道她今天花了这么多钱,回去估计会有打死她的心。

“既然如此,那你说这些干什么?这辆车跟你挺搭的,也能够符合季家的标准,要不要你自己看着办。”

温念瓷听了这话,也不敢不收着了。

同时,心里也想着要回家和父亲好好理论一下。

就这样被耍了,她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季灏霆将温念瓷送到门口就走了,温念瓷大包小包的进了门。

温雨欣就在客厅里等着她……

之前温念瓷拿着卡走了后,她还为此大闹了一翻:“妈,你们就真的把卡给她了?真让她随便花钱吗?我不管,我也要!”

沈素琴得意洋洋的道:“那肯定不能,那张卡早就被我设了限额,她花不了那么多的。”

温雨欣听到母亲这么说,顿时眉开眼笑,然后就一心等着温念瓷回来,好看她的笑话。

这会儿看她从外面进来,立马开口道:“哟,姐姐回来啦?买的还开心吗?”

温念瓷见她这样,就知道停卡的事,和她们脱不开关系。

这两个母女还真是胆子不小啊,连季家提要求都敢不顾。

“怎么?心黑连眼睛都不好使了么?”

刚刚和季灏霆在一起时的好心情,全被这温雨欣给弄没了,心里只剩下厌恶。

这时,温立国也从书房里出来,看到温念瓷张口就问:“季少爷后来还说了什么没?你有没有按他的要求做?”

“能说什么?爸爸所谓的不限额卡,里面却只有一百多万,人季少要求的,却是好几百万的车,我可是当着他的面,好好的给丢了一把脸呢。”

温念瓷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然后也不理会温立国,转身便上了楼。

听到他这话,温立国就愣了,紧接着扭头看向沈素琴,怒声质问:“她说这话什么意思?”

……

听到质问声,温念瓷也懒得理会,反正这一家子都是同仇敌忾。

回到房间后,实在是累坏了,直接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翌日一早,温念瓷起床洗簌,下楼正要吃早餐,别墅大门的门铃倒是响了。

管家去开门,温念瓷就听到门外有人问:“请问,温念瓷小姐在家么?”

温念瓷闻声走过去,看到是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由疑惑道:“你好,我是温念瓷,请问你是……”

“温小姐,你好。我是车行的工作人员,您昨天订的车,已经帮您送来了,您看看还满意么?”

说着,那男人便指着停在院子里的一辆车。

火红色的车身,透着张扬,优美的线条,极具档次……随后跟出来的温雨欣看到这一幕,简直惊呆了,立刻冲着屋里大呼小叫:“妈!妈,你快点出来!”

听到声音,沈素琴连忙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温立国。

当两人看到车时,也吓了很大一跳。

劳斯莱斯的跑车,但那款式,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天呐,这车也太漂亮了。”

沈素琴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车,双眼发亮,简直爱不释手。

这辆车开,要是她能开出去的话,绝对很拉风,甚至于再也不用看那些贵妇的脸色了。

她满脸贪婪的沿着车打转,甚至想用手去碰那车,然而,手还没碰到,就被温念瓷拦了下来。

“别碰啊,碰坏了你要赔的。”

听到这话,她瞪了温念瓷一眼,可还是乖乖地把手缩了回来。

至于温立国,听到是温念瓷的车,他更是惊讶了。

他的座驾也不过才三百万,这丫头竟然就比他的贵了!

旋即他又觉得疑惑,昨天卡都被停了,她哪来那么多钱买?

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也就问出来了:“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温念瓷冷笑了一声,“你不舍得花钱,总有愿意花钱的。”

温雨欣在一边半天没有说话。

这辆车可以说是她梦想中的车了。

以前那些和她一起玩的富家女,每一个都有属于自己的豪车,只有她没有。如果她能开着这辆车在她们面前出现,那绝对会轰动全场。

这样,她也能吸引更多的公子哥。

在她们那个圈子里,要么就是家里真的有钱,要么就是傍个有钱的,她喜欢一切能够满足她虚荣心的东西。

温家不容许她这么挥霍,所以她和她母亲才会千方百计的,把温念瓷嫁去季家。

没想到,她都还没的到什么,温念瓷倒是比她先一步得到这么好的车,她顿时眼红不已。

“让你嫁到季家去,就老实点,尽快和你那些奸夫断了吧,别害人害己。”

温雨欣以为这车只那个睡了温念瓷的奸夫给她买的,顿时就讽刺了起来。

温念瓷也没生气,只是笑道:“那你也让你的奸夫送一辆这样的车啊?以你的姿色换辆车,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吧?”

“别吵了!”

温立国被吵的都有些烦了,不由出声呵斥:“念瓷,你昨天说买车没钱,被季少看了笑话,这车……难道是他……”

“对了!这车,就是季灏霆买的。人家说了,只有这样的车,才配得上季家的标准。”

这话说得足够打温立国的脸了,当下脸色一片清白不接。

同时也认清了两家的差距。

不过沈素琴和温雨欣却一点都没感觉,她们的注意力还都在这辆车上。

“爸,我也想要车,你不能因为姐姐要嫁到季家去,就让她开这么好的车,而我就只能看着吧,这让别人看了,还说温家偏向了。”

“就是啊,老温,雨欣也这么大了,是该给她买辆车了。”

继母也在一旁帮衬着,凭什么自己的女儿还没有车,温念瓷这小贱人,就能得到这么一辆豪车?

自己女儿绝对不能比她差。

温立国也是怒了,忍不住训斥道:“现在正是公司最关键的时候,你们要是在这个时候闹,就一分钱都别想要了!”

沈素琴一听这话,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她也知道现在公司状况不好,再继续招惹他,最后真会什么都得不到。而且,这会儿还得靠温念瓷这小贱蹄子嫁去季家,就让她再得意几天。

虽然沈素琴没了话,可是温雨欣却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爸,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要一辆新车,就把姐姐的车给我开一阵就行了?等姐姐嫁过去季家以后,一定还有更多的豪车,这辆车应该就不会要了。”

温念瓷知道温雨欣一定会打这辆车的主意,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这是她的车,从小温雨欣什么都要抢她的,这次她绝对不会让属于她的东西,这么容易就被人抢走。

“这是季灏霆送的,你也敢要?如果让他知道,送给他弟妹的车让别人抢走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温念瓷冷笑的看着温雨欣,口气满是嘲讽。

“你……少用季家压我。”

温雨欣不服气的说道。

温念瓷似笑非笑:“行,你要真敢,来,钥匙给你,你敢开一次试试,我立马打电话跟季灏霆说。”

“你……”

温雨欣气坏了,她没想到温念瓷会拿季灏霆来压她,想耍赖,可想到自己父亲都怕季灏霆,只好哼了一声,扭头进门了。

沈素琴见这车没希望了,也瞪了温念瓷一眼,然后转身进去。

最后唯独剩下温立国。

后者盯着温念瓷片刻,似想起了什么,忽然道:“既然季少给你买了车,那明天就打扮得漂亮点,季家已经约了谈婚事,到时候你可要好好表现,别丢了温家的脸。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妹妹!”

温念瓷本对年季家人这件事没什么意见,可是听到他又提到了妹妹,她直接甩了他一个冷脸。

她打心里的可笑。

那也是他的女儿啊!

他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拿性命来要写她?

他的心,是被狗吃了吧?

温念瓷气坏了,但为了妹妹,却还是全都忍了下来。

第二天,当温念瓷从房间里出来时,所有人都惊艳了。

她身上穿的,正是季灏霆亲自为她选的那条裙子,简单又大方的款式,烘托身材又能提升气质。

再加上她承袭了母亲的美貌,脸上化了些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是大家闺秀的气质,优雅却又清新,直接把旁边的温雨欣,生生的比了下去。

“这还真的人靠衣装啊,丑小鸭都能这么漂亮了。”

温雨欣话里带刺地说,温念瓷却根本没有理她。

出门的时候,温念瓷准备开季灏霆送她的车过去。

可车子还没来得及启动,沈素琴和温雨欣就以最快速度坐了了上去。

既然得不到这辆车,那坐一回总是不为过的吧?

“你们干什么?”

温念瓷有些不满的问道。

沈素琴道:“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坐这车去,快开车吧,季家人可能快到了,咱们可不能迟到。”

温雨欣也死皮赖脸的坐着,而且还拿出手机,迅速的拍了几张照片。

温念瓷很恼火,可也不好再把她们赶下去,只好任由她们坐着。

至于温立国,则坐着另一辆车,从后面跟了过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家酒店门口。

三人下了车,便有侍者来负责停车。

随后跟来的温立国走过来,道:“走吧,餐厅定在十三楼,念瓷,你待会儿上去,一定要好好表现,听到了吗?”

他再三叮嘱了一句,生怕她会在关键时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温念瓷听完只是不屑地笑了下,装没听到。

很快,一行人来到包厢外,敲门进入。

进去后,就瞧见季家四口已经到了。

温立国连忙歉然又带着点恭谨的道:“抱歉,季董,我们来晚了,竟然还让你们等了……”

“没关系,要嫁女儿了,当父亲一定都舍不得。”

率先开口说话的,是季灏霆的父亲季冠成,虽是中年,但因为保养得宜,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年轻,而且目光犀利,气势十足,不怒自威。

而就在他身边,坐着一位贵妇,身穿旗袍,贵气十足,雍容华贵,皮肤保养的更是好,看起来跟个少妇似的,举手抬足间都透着高雅,一点都看不出是季灏霆的母亲。

和她比起来,旁边特地打扮得跟朵牡丹花似的沈素琴,倒是艳俗了无数倍。

“来,念瓷,快问候伯父伯母。”

温立国在前方引荐,将温念瓷拉到前面来。

“伯父伯母好。”

温念瓷十分礼貌地朝季母打了声招呼,然后视线一移,跟季灏霆打招呼:“季总好。”

季灏霆坐在旁边,一身黑色西装笔挺帅气,五官精致完美,举手投足都渗着浓浓的贵族气息。

而他旁边的季昊轩,同样是帅气无比,身上穿着干净的休闲T恤,虽然人是傻了,但那身板,颜值也是同样让人惊叹。

这一家子的基因,简直绝了!

在温念瓷兀自感叹间,季母秦如雪已经将她从头到脚审视一遍。

温念瓷有些紧张,所以很是乖巧的站着,直到看到季母似乎很满意的样子,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先坐下吧。”

季冠成这时发话了。

温家人闻声连忙坐了下来。

正巧,温念瓷面对着季昊轩,同时也面对季灏霆。

后者一个不经意地抬眼,目光正好和温念瓷对上。

那眼神,很淡,显得波澜不惊。

温念瓷连忙又将视线移到季昊轩身上。

这会儿,季昊轩正对一盘饭前甜点大快朵颐,不仅如此,还吃的满嘴满脸都是,而且还特别的开心,那笑容,格外天真无邪,充满感染力。

季灏霆就坐在那边,是不是的给他递纸巾,示意他擦嘴巴。

温念瓷看了,不禁一阵诧异……

她还以为季家二少爷傻乎乎的,可现在这情况看来,虽然的确是傻,但最起码的教养还是有的,至少,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流着鼻涕和口水,相反,全身还干净得不得了。

真是有钱人家出身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难怪昨天季灏霆看到自己的穿着,嫌弃得跟什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