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两个雪乳上下晃动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谢世轩和赵凝儿坐在扶摇阁中大眼瞪小眼。

“王爷为何把灵溪交予臣妾处置?”

她可不想留个烂摊子在身边。

灵溪是该死,可不应该让她弄死。

“她在哪里都是一个死,还不如让从前的主子来处置。”

谢世轩不慌不忙的说着,似乎灵溪这条命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王爷在妾身眼里真是一个迷。”赵凝儿唇角微微上扬,眼眸却是毫无半点柔情。

闻言,谢世轩看向赵凝儿,却注意到她手腕上是被荆棘鞭所伤的疤痕。

他心中猛然一震,嘴角蔓延苦涩:“王妃何尝又不是?”

这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能够完全模仿阿罗燕的人本王已经找到了。”谢世轩岔开话题:“如果还有什么要求,直接让言离跟本王说就行。”

说着,谢世轩已经站起身来,像是准备上离开。

“并无其他。”赵凝儿不甚在意,幽幽说着,亲眼送着谢世轩离开。

回到轩逸阁的谢世轩盯着面前的盒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言离走了进来:“王爷,假的阿罗燕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是否有什么安排?”

谢世轩微微抿唇,眼角动了动。

最终,他还是抬起头来,把手中的小盒子扔给了言离。

“把这个东西交给王妃,就说是本王的歉意,里面有些许能够至于荆棘鞭所伤的药膏。”

言离愣了一下。

王爷这是准备接纳王妃了?

可是,王妃如此的……

“还有。”清冷的声音打断了言离的思绪:“去查查王妃从前在风凌是如何样子,是否也跟如今一般。”

说这话的时候,谢世轩的眸光闪烁,似乎在回忆什么,一袭红衣,一副面具,一柄利刃。

“是”

言离不敢违背谢世轩的意思,领命而去。

这边,赵凝儿收到了言离送来的东西,眉梢微微上扬。

“王爷还说了什么没有?”赵凝儿看着面前的小盒子,嗤笑一声,手不自觉的摩梭着手腕上的伤口。

“未曾。”

“本宫知道了,东西本宫收下了,你下去吧。”

言离道了一句是,就告退了。

在言离离开之后,香宁和香菱立马围上来:“王妃,难不成是王爷想通了?”香宁好奇的盯着面前的盒子,嘟着小嘴。

香菱却截然另外一种态度。

“王妃,您要记着,就算是王爷回心转意,您也不能那么快就答应。”

闻言,赵凝儿更是想笑,看着两人如同长辈一样的言语:“为何?”

“您看啊王妃,王爷先前那般对您,您这么快就原谅了他,岂不是让旁人觉着您很好对付?”

这么听起来倒也没错。

赵凝儿端详着盒子,将其打开,里面有一个瓷罐,打开来,一阵清幽的香气飘来,十分浓郁,却并非难闻。

“行了,他送来的东西,不用白不用。”说着,赵凝儿就让香菱把东西收起来,待晚些沐浴过后用。

在这边的谈话之际,言离俨然把调查的事情交给了谢世轩。

“你是说,她从前在宫里面因为顶撞皇上,挨了不少责罚?”

谢世轩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自己都未曾发觉的笑意。

原本还以为赵凝儿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不曾想竟然还有冲动的一面。

“不过,根据接触过王妃的宫女所说,王妃是个十分善良的人,从来不会动辄打骂宫人。”

说到善良两个字,言离还是忍不住怀疑风凌的宫女是不是对善良两个字有误解。

“行了,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谢世轩的眼中是浓厚的兴趣,唇边的笑意更是忍不住上扬。

看来,她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啊……

三日一晃而过。

一早,王府的马车就在祁王府的门口等着了。

赵凝儿收拾好了出来,一袭红衣的她看起来张扬无比,未施粉黛脸上带着清浅的笑意,仿佛今日并非是去救人的,而是去踏春一般。

“王妃笑的如此开心,若是没有救出本王的兄长,你恐怕再也不会露出如同今日一般的笑容了。”谢世轩的嘴角咧开一个恶劣的微笑。

“臣妾自然知道。”

赵凝儿浑然不在意谢世轩的威胁,自顾自的看着马车外面的景色。

在风凌,赵凝儿经常偷偷溜出皇宫去看看街道上的景色。

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天骐的街道,此时的兴味正浓。

谢世轩见着如此赵凝儿,忍不住想到昨日言离汇报的内容。

善良?

他目光给不由自主的游离在赵凝儿的手腕上,那被遮盖的死死地,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伤势。

而看赵凝儿如今这般模样,就好像从未有过任何的伤情一般。

“王爷,臣妾跟您说说今日该如何做吧。”赵凝儿看够了风景,此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谢世轩沉声回应。

见此,赵凝儿也不在意,娓娓道来自己的计划。

其实,灵契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淳于铃音的野心。

身为灵契最小的公主,当然是及万千宠爱于一身,三日前送信来的署名上官固阳,便是淳于铃音的大哥,更是灵契的大皇子,十分宠爱淳于铃音。

这也是为什么,分明是淳于铃音身边的将军,却是让上官固阳过来救。

彰显了上官固阳对淳于铃音可不是一般的疼爱。

“所以呢?”

“所以,王爷,既然阿罗燕冒充臣妾想要做密探,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把这阿罗燕送回去,当似我们的密探呢?”

此时假的阿罗燕就在后面的马车中,双手被贴拷拷着。

一听赵凝儿这话,谢世轩什么也明白了个透彻。

他唇角微微上扬,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眼再次变得淡然:“那本王的兄长如何?”

赵凝儿嗤笑一声:“王爷,这个稍后再说,您亲爱的谢寅,按照灵契的手段,送回来的可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此言一出,谢世轩微微蹙眉,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再言语。

连祁山是一处山峰,地处险峻,确实是一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此时已经接近正午,谢世轩和赵凝儿也上了山,等到了地方,谢世轩和赵凝儿一下马车,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愣住了,谢世轩更是眼眸暗沉了下来。

面前是一处极为险峻的悬崖。

派人送信来的上官固阳根本不见人影,周围只有呼啸的风声。

然而,在悬崖边,立着一根不粗不细的柱子,上面正绑着一名男子。

男子低垂着脑袋,身上穿着谢寅出使风凌时候的衣裳,此时已经破旧不堪,俨然可以想象得谢寅遭受过怎样的待遇。

谢世轩周身的气息愈发的冷寒,一双漆黑的眸子泛着森寒的冷意,犹如冰冷的海底漩涡,随时能够把人给吞噬进去。

然而,对此,7赵凝儿却是笑了。

“灵契大皇子的诚意就是如此,拿个假人来糊弄本宫和祁王。”

赵凝儿并未疑问,而是肯定。

并且,赵凝儿笃定上官固阳一定在现场。

闻言,谢世轩不禁看向赵凝儿,见着赵凝儿自信且耀眼的眸子,不自觉的愣住了。

“哈哈哈!”

就在此时,一阵回旋山谷的笑声猛然传来。

谢世轩和赵凝儿瞬间警惕。

言离看着四周,陡然注意到另外一边的山坡出现一人。

此人身着白色的大衣,头发是利落的短发,脖子上带着似乎是什么石头做的项链,男人的五官深邃,是浅绿色的眸子。

一看,就深知是灵契的装扮。

“上官固阳。”

谢世轩的眸色暗了下去,一字一句的说出了男人的名字。

“祁王,好久不见。”上官固阳勾着唇角,邪肆的不行。

下一秒,上官固阳的目光看向了身着一袭红衣的赵凝儿,笑的愈发的肆无忌惮。

“风凌公主果真名不虚传,为何说吾带来的人是假的?”

赵凝儿嗤笑一声,慢悠悠的踱步到悬崖边的男人身旁。

紧跟着,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赵凝儿缓缓伸出手,轻轻一推,把身旁的“谢寅”直接退下了山崖。

“大皇子想要找人,也不找个活人过来,非要寻个死的。”

听着赵凝儿这番话,上官固阳眼角的笑意愈发的深邃。

“哦?”

谢世轩虽了解灵契,可也只是在战场上。

如今,看着赵凝儿一袭红衣站在悬崖旁边,姣好的面容带着嘲讽,裙摆随着风摆动,俨然像是一幅画卷。

“谢寅在哪里?”

赵凝儿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

然而,上官固阳没有回答赵凝儿的问题,而是嘲讽的看向谢世轩:“堂堂天骐祁王,尽是要躲在一个女人的身后?”

谢世轩也不恼,眉眼微微抬起:“总比大皇子阴险狡诈来的好。”

“本来呢,吾对公主很感兴趣,可惜了……”

上官固阳舔了舔嘴角,是给俊朗的模样增添了几分的恶心。

赵凝儿微微蹙眉,眼角的余光撇到旁边的树丛。

下一秒,赵凝儿大呼:“王爷小心!”

谢世轩瞬即反应过来。

身子往旁边倾斜。

一把弩箭和谢世轩高挺的鼻尖擦身而过,利落的插进了旁边的树干上。

谢世轩此时也注意到了在身旁隐藏极好的死士,看向上官固阳。

“看来,大皇子准备的可比本王周全多了。”

下一个瞬间,谢世轩不知道何时,剑已从腰间出鞘。

上官固阳吹了一个口哨,看着身后的赵凝儿,赵凝儿亦然。

两人一前一后,似乎是想要捉住上官固阳。

“都给吾上,活捉了。”

上官固阳的嘴角带着恶劣的笑容。

将近百名死士从两边飞身出来,这才没一会儿,就包围住了谢世轩和赵凝儿。

“公主的样貌和性子都长在了吾的审美点上,你们可都要轻一些,别伤着了吾未来的皇子妃。”

说这话的时候,上官固阳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戏谑,还一边看着谢世轩和赵凝儿的脸色。

谢世轩的神情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赵凝儿冷笑一声:“大皇子若真是有这个本事,那可以来试试。”

说完,赵凝儿毫不留情的挥舞着剑,朝着上官固阳攻击。

就在赵凝儿要伤到上官固阳的同时,一名死侍挡在了上官固阳面前。

刹那间,死侍抵挡不住风凌剑的剑气,倒在地上,再也不会起来。

上官固阳的目光看想你赵凝儿手中的剑,眼中明晃晃的摆着贪婪二字。

“不愧是风凌第一剑,竟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赵凝儿却是恍然不屑:“看招!”

上官固阳既然敢来,自然也不是什么宵小。

死侍抵挡不住的攻击,被上官固阳轻松的挡住。

然而,谢世轩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上官固阳一惊,提身飞跃,堪堪躲过。

“一群废物!都给吾打起精神!”

此命令一出,谢世轩和赵凝儿分别被两堵人墙给挡住,就连上官固阳的样貌都看不见。

赵凝儿飞舞着风凌剑,势不可挡。

谢世轩也在惹怒去那种游刃有余。

可女子的体力向来就是弱势,赵凝儿逐渐处于下风,人也被逼到了悬崖边。

看着面前不曾减少的死侍,赵凝儿咬着牙,握紧剑,准备搏一搏。

然而,上官固阳像是发觉了赵凝儿的动作一般,唇角微微上扬,飞身一跃来到了赵凝儿的面前。

“吾闲得慌,不如加吾一个?”说罢,上官固阳连同死侍,对着赵凝儿发出猛烈的攻击。

谢世轩显然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想要过到赵凝儿身边。

可面前的死侍一批一批,真就跟不要命一般。

“公主如此聪明才智,武功高强,吾可经受不住,所以……”

赵凝儿有些招架不住了。

身后突然传来了上官固阳的声音。

赵凝儿的身子僵了一瞬间。

可就在这一瞬间,她清楚的听到:“所以,公主,下辈子有缘再见咯。”

紧跟着,赵凝儿感觉到身体一阵天旋地转,身子控制不住的向后面倒去。

谢世轩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瞳孔骤然一缩。

那最后一抹红彻底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他跟疯了一样的挥舞着剑气,面前的死侍瞬间倒了一大片。

路也就被打了开来。

死亡的气息满眼在祁连山的这一角落,上官固阳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过看到谢世轩这般模样,上官固阳好心情的勾起唇角,嘲讽的意味十足明显,浅绿色的眸子中慢带着讥讽。

“没想到祁王竟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啧。”

“找死!”谢世轩周身迸发出强大的气势。

两人相隔一米远,上官固阳也感受到了从谢世轩剑中发挥出来的凌厉。

他面色大变,直觉告诉他,现在的谢世轩,他招架不住。

果不其然。

下一秒,谢世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来到了上官固阳的面前,剑高高举起,上官固阳没有丝毫的准备,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谢世轩的剑俨然到了面前。

他想要躲开。

奈何,谢世轩的速度太快,剑刺破皮肤的声音响起。

上官固阳闷哼一声。

“皇子!”

死侍惊呼,立马上前。

上官固阳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痛苦的脸上突然展现出一抹笑意。

“吾是不是还要感谢祁王对吾手下留情?”

“不想死的话,本王还是劝你闭嘴。”

谢世轩此时还未曾失去理智,把剑从上官固阳身上拔出来,剑上染上了猩红,一滴一滴的落在泥土地上。

上官固阳眸色暗了些许,看到谢世轩身后马车上的笼子,唇角微微上扬。

“人,吾就带走了。”说完这句话,上官固阳也不管谢世轩是什么反应,忍着肩膀上的疼痛,一跃到马车上,看向谢世轩,满眼嘲讽:“不曾想祁王竟然带了阿罗燕来,在这里谢过了。”

虽然是道谢,可上官固阳看着丝毫没有感谢地意思。

谢世轩可不想管这群人的生死,立马来到悬崖边,往下面看,根本看不到任何人。

“言离,还不快让人来救人!”谢世轩怒吼:“活要见人,死,本王要见着尸体!”

就在此时,再言离的指挥下,祁连山突然涌现出许多侍卫。

上官固阳的神情变了变。

“撤!”

在谢世轩的人上来之前,他还是离开的好。

随着上官固阳带着假的阿罗燕离开,谢世轩的人也上来了。

“不用去找了,臣妾在这里!”

就在谢世轩准备吩咐人去找得时候,谢世轩突然听到了赵凝儿的声音,心下一喜,立马看向悬崖。

可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我马上下去找你!”

见赵凝儿还活着,谢世轩此时的欣喜完全展现出来,说着,谢世轩就要下去,却再次听见赵凝儿的声音。

“还请王爷小心一些,这里有一处延伸出来的断崖,稍不留神可能会掉下去。”

谢世轩赶忙顺着赵凝儿的声音下去。

言离表示他们也可以的,可看到谢世轩难得如此慌张的一幕,又有些不敢开口。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里?”

谢世轩一下去,就看到面前的红衣女子脸上带着些许泥土,身上的红衣也沾染上了灰尘。

“臣妾无碍,王爷先捂着嘴吧。”

赵凝儿递给谢世轩一片手帕,没有接过,满心疑惑:“嗯?”

“手帕很干净。”赵凝儿倒是忘了,这位天骐的王爷素来拥有洁癖。

然而谢世轩却是愣了一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赵凝儿是什么意思,无奈的笑了一下:“本王并非是这个意思,而是想要问你,为何要捂着口鼻。”

话虽然是如此说,谢世轩还是接过了手帕,捂住了嘴巴和鼻子。

赵凝儿也做了同样的动作,看向洞口。

谢世轩疑惑的随着赵凝儿的目光看去,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王爷刚才是否闻到了一丝淡淡的香气?”赵凝儿带领着谢世轩往里面走去,一边说着。

走到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黑暗,而是有什么不知名的花朵把整个洞穴照亮了起来。

“臣妾刚掉落下来,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进来寻找,发现一种名为迷魂花的物种。”

这种东西,她也只在书中看到过,没想到天骐竟然有。

“用来制作迷魂药的?”谢世轩眉梢微微上扬。

赵凝儿却是摇了摇头。

“这可比迷魂药强劲多了,可俘获人心智,更有甚者,还能将其变为傀儡。”

一瞬间,谢世轩看着地面上的这些花朵就不友好了。

赵凝儿察觉到了谢世轩的转变,摇了摇头。

“王爷,这东西对我们救出谢寅有很大的用处。”

闻言,谢世轩一愣。

他看了看面前这些话,又觉得顺眼起来。

既然能救兄长,那就是好东西。

思及此,谢世轩刚准备用将其摘下来,就被赵凝儿阻止了。

“王爷莫急,这东西可不能用手碰。”

说完,赵凝儿用风凌剑,直接把这些迷魂花连腰斩断,再用一块小方巾,降部分迷魂花放入袖子中。

“这样就行了。”

两人不好在洞穴里面久待,从洞穴出来之后,上头就传来了言离的声音。

“王爷,王妃,你们还好吗?”

言离久久没有得到谢世轩的指示,也有些着急了,赶忙探头询问,可什么也看不到。

“本王无碍,让人丢绳子下来。”

听到谢世轩的声音,言离这才松了一口气。

待到谢世轩和赵凝儿上去之后,赵凝儿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看向已经空荡的笼子,没有说什么。

然而,谢世轩却是看向赵凝儿。

“本王的兄长未曾救出来,王妃就没什么想要说的吗?”

当初,谢世轩承诺赵凝儿,只要救出谢寅,他就不怀疑赵凝儿的身份。

尽管谢世轩现在已经不再怀疑,可还是救出谢寅比较重要。

“王爷是担心谢寅死了吗?”赵凝儿也不介意,缓缓说着。

赵凝儿对上谢世轩的眸子,见他没有说话,不可置否。

她几乎是用着笃定的语气说着:“臣妾敢断定,谢寅没死。”

“为何?”对于面前的女人,谢世轩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依臣妾对灵契的了解,按照灵契的风格,若是谢寅死了,他们大可以把一个活人带来代替谢寅,好窃取天骐的情报,就像是阿罗燕一般。”

赵凝儿慢悠悠的说着。

她目光幽深,特别是说着阿罗燕的时候,看向了谢世轩。

谢世轩自然也懂赵凝儿的意思。

“灵契现如今没有天骐的把柄,自然要把谢寅这个能获取真正情报的人拿捏在手里。”

谢世轩微微抿唇:“换句话说,在灵契把本王兄长身上的利益榨干之后,是不会死的?”

“可以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