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林羽江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顶点

秦海璐脸色煞白,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上出现的景象。

本该消失的监控录像竟然重新出现在了屏幕上,而且清晰的拍出了秦海璐是如何走进了云沐瑶的休息间,一一毁坏了那些剧组所准备的材料。

慕凌寒怎么也未想到云想想竟还有这样的天赋,相比较之下,他公司那些所谓的高级技术人员实在是有些“平凡”。

但他心里突然觉得很诧异。

那是不是这个男孩就能轻易入侵自己的系统?

不过转念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毕竟只是一个五岁多的小屁孩。

秦海璐吞了吞口水,焦急地拨打着云清柔的号码,可几次下去,竟然都被云清柔给直接挂断了!

云清柔此举分明是得到了口信,想和她撇清关系!

秦海璐彻底慌了,试图用蹩脚的演技来证明自己的无辜:“慕总,这件事有误会,真的有误会啊!我……”

“够了。你已经被慕氏开除了,毁坏剧组财物的事,我会安排公司的法务找世间和你详谈的。”

慕凌寒并未听信秦海璐的解释。

单是秦海璐污蔑云沐瑶与羞辱慕念念这两件事,就足以让慕凌寒不想细去考虑可能会有什么误会了。

“不、不!慕总,您听我解释啊!”秦海璐声泪俱下的解释道,“这些道具根本不值钱,都是剧组参照原物做出来的复刻品而已!慕总,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

“是吗?那这就更好了。”

云沐瑶打了一个响指,云想想默契地在同时间一敲键盘。

秦海璐狂妄叫嚣剧组道具价值五百万,云沐瑶一定赔不起的监控摄像画面被放大在了屏幕上,复述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打在秦海璐脸上的一记耳光……

云沐瑶耸了耸肩膀,笑道:“那秦小姐你就不止是损坏剧组财务了,敲诈勒索三年起步了解一下?”

秦海璐的脸马上就白了,偏偏慕凌寒冷如霜寒,她实在是没办法低头开这个口。

云沐瑶与慕凌寒这默契合拍的一言一语,甚至没任何一个留给她的台阶能下。

兀然迎上了秦海璐讨好的目光,慕凌寒十分嫌弃的皱起眉:“快滚。”

虽然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台阶,但秦海璐还是十分“感恩”这个能离开此是非之地的机会,二话不说,说滚就滚。

慕念念捧着一本不知从哪弄来的故事书,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故事的最后,妈咪又一次成功的赶走了坏阿姨,保护了这个家……”

这小包子到底是从哪学的这些话?

云沐瑶左右瞧了两眼,都未找到林颜的影子,好奇的问起了云想想:“想想,你干爹呢?”

云想想跳下软椅,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几个想“拜他为师”的技术人员,溜回了云沐瑶的身边:“干爹说他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去先忙,把我送过来就走了。妈咪,你这样可是会失去干爹这么靠谱的人的。”

说到靠谱两字时,云想想还意味深长的瞥了慕凌寒一眼。

他想了想,幸好自己的爹地已经死了,要是爹爹是慕凌寒这样的人,那他简直不知道如何面对。

嫌弃,大写的嫌弃。

慕凌寒借着屏幕当作镜子照了照,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云想想到底如此盯着自己做什么?

慕念念神秘兮兮地跑到云沐瑶身边,开始兜售起了慕凌寒的情报:“妈咪,我跟你讲,爹地晚上有空!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呀?”

云沐瑶将目光递给了慕凌寒,见人点了点头,云沐瑶才敢答应:“念念,我一会儿还要开一个会,你先帮我照顾一会想想,然后我们晚上一起出去吃饭,你看这样好不好?”

“好!”

慕念念十分开心地转了个圈,转头又去扯了扯慕凌寒的西装衣角:“爹地呀,你要懂事一点,要懂得把握机会,知不知道?念念好不容易才帮你约到了妈咪,你一定要赶紧把妈咪追到手!”

“慕念念,你少看点偶像剧。”

慕凌寒一手一只揪起两个崽,道:“评比结束的时间我会来接你,你不要想太多,是念念喜欢你。”

云沐瑶在心里呸了两声,说的好像她还能多想什么似得!她喜欢的不也仅仅是慕念念而已?

虽说评比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但毕竟项目的严肃性摆在这,所以也不能取消或者推迟,唯一的变化就是今天提交初稿的时间更紧张了。

正在奋笔疾书画着稿子的云沐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休息室里进了人。

直到慕凌寒突然开口。

“沈小姐。”

“啊!”

云沐瑶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笔差点飞出去。

“你是鬼吗?为什么不敲门啊!”

慕凌寒看到云沐瑶凌乱的额发,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我敲了,是你注意力太集中,没听到。”

云沐瑶撇撇嘴,不置可否。

“慕总来我这儿,是有什么事吗?”

慕凌寒把两个崽子带回办公室,却怎么都跟云想想说不上话。

心里的疑问随着时间加深,便不可控制地来找云沐瑶了。

“嗯,有几个问题想问沈小姐。”慕凌寒坐在云沐瑶沙发的另一头。

“那慕总快点,我赶时间。”

慕凌寒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又本来就对云沐瑶有意见,此时也是想速战速决。

“想想是从小就会编程吗?”

“慕总问的这是什么问题?”云沐瑶觉得好笑,“您从小就是总裁吗?”

说完这话,云沐瑶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容易得罪人,不好意思地舔了下嘴唇,又补充道:“想想只是对编码比较敏感,算是个小神童吧。”

说到这儿,云沐瑶感到非常骄傲。

慕凌寒顿了一下,“那,云想想会用除了电脑之外的其他随身电子用品编码吗?”

云沐瑶一愣。

这慕凌寒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啊?

“不用电脑怎么编程?”

自家儿子的小手表都是微小电脑芯片呢。

慕凌寒觉得自己跟这个女人根本聊不到一起去。

这么笨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什么神医了。

“也是,是我想多了。”

“慕总你说什么?”云沐瑶觉得画图有些累了,默默伸展了一下腿脚。

没想到慕凌寒却突然站起来,“没事,是我……”

好巧不巧地正好绊在了云沐瑶伸出的小腿上,整个人重心不稳,直直向云沐瑶身上倒去……

纵是云沐瑶反应再快,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躲过去,她只能下意识地拼命后仰。

于是,慕凌寒狠狠地跌在了云沐瑶身上,靠着用手撑着沙发两侧才没把云沐瑶压出个好歹。

突然放大的脸让云沐瑶胆战心惊,猛地就要起身。

哪知慕凌寒正好膝盖怼在沙发上向后撑。

云沐瑶双手用力,慕凌寒双膝用力。

说时迟那时快。

云沐瑶左手反摁着沙发,右手下意识抬起。

直直地就摸上了慕凌寒的膝盖以上。

几乎是同一时刻,慕凌寒的脸也撞上了云沐瑶的胸。

“慕总……”

脸上传来的丰富的触感让慕凌寒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要不是是自己干的,他都要怀疑这个女人是故意的了。

云沐瑶也知道是个意外,毕竟自己的小腿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慕总,我还要赶时间,没什么事的话,您还是请回吧。”

云沐瑶脸红的要冒气儿了,从小她都没有跟男人这么亲密过。

五年前那个男人不算。

慕凌寒走后,云沐瑶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继续画画。

不知道这个慕凌寒是来干什么的,纯纯的来浪费了自己时间。

也幸亏云沐瑶早有准备,对今日要提交的服装设计方案早有构思,到底还是压着截止的线画了出来。

但如果云沐瑶知道来会议室的路上会再次撞上慕凌寒,她怎么说也要再墨迹个两分钟再出门。

慕凌寒把手里的文件递给秘书,看向云沐瑶。

目光不经意地瞥到了云沐瑶手里的设计稿,不由得被惊艳了几分。

“刚画完?”

来不及吐槽慕凌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云沐瑶只知道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是啊,好不容易赶完。”

“那你还站这儿干什么?”

慕凌寒皱着眉,一脸不太爽的样子。

怎么?难不成是我吃了你豆腐?

云沐瑶也不过多交流,往前走几步敲开了会议室的门。

慕凌寒看着一溜烟儿跑了的云沐瑶,蹙着的眉头松了松。

而此刻的云清柔脸色很沉闷,显然是已经知道了秦海璐的事情。

她接过云沐瑶递来的设计稿,轻视的瞥了一眼。

但就只是这一眼,云清柔就已经哽到说不出话来了。

云清柔费尽心思走到今日,抄袭、请人代笔、剽窃云沐瑶的“遗作”,为了达成目的,她每一样都做过。

可仍是比不及云沐瑶一下午赶工出的设计让人感到惊艳!

云清柔勉强镇静下来,将设计稿丢在了桌上:“风格不符,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看待这次评比的!”

一旁的设计师跟着瞄了一眼,小声提意见:“云首席,我感觉这个设计稿还挺不错的,而且还只是初稿,调整空间很大……”

话还没说完,就被云清柔白了一眼:“你是负责人还是我是负责人?到底符不符合剧组风格,我难道还不清楚吗?不信你们自己看!”

面对其他人质疑的目光,云清柔将云沐瑶的设计稿投在了白板上。

会议室内一片哗然,他们甚至想不通云清柔到底在说什么胡话。

云沐瑶未语,只是勾唇一笑。

云清柔还是如此按捺不住。

只要有些最起码的鉴赏能力,都足以看出云沐瑶的设计远远超过了云清柔那些所谓的“代表作”。

因为云清柔风评最好的“代表作”,都是云沐瑶五年前的业余作品。

果不其然,除了几个本来与云清柔十分交好的设计师跟着附和了几句以外,其他人都是用沉默表达着对云沐瑶的支持。

云沐瑶问道:“既然云小姐说我的设计不符合剧组美术风格,那不如对我指点一下,让我学习学习?”

“你是来比赛的,还是来上课的?”云清柔冷哼道,“其他人可以回去等结果了,你把稿子改完再走!散会!”

说罢,云清柔踩着高跟鞋大步离去,三两步像是带着风。

一位身着西装的女设计师担忧地拍了拍云沐瑶的肩膀,惋惜道:“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云首席?我劝你还是别招惹她,她可……算了。”

女设计欲言又止,最后只留给云沐瑶一个同情的目光就离开了。

其他人纷纷离去,可就是这样的小可怜云沐瑶,竟然一身轻松地伸了伸懒腰,收拾东西要离开了。

刚才大家的反应,已经能让云沐瑶确定自己的设计稿没有问题了。

所以又何必失信于两个小崽子,而把时间浪费在云清柔身上?

云沐瑶淡定地走出场地,慕凌寒已经在车边等着她了。

但慕凌寒的身边还有另一个极为聒噪的人物。

云清柔笑意宛然,娇声寻着话题,丝毫不觉得此时被慕凌寒忽视的样子尴尬:“凌寒,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好不好?我今天可是专门提早出来的,我知道有一家甜品店很好吃,你和念念一定都会喜欢的。”

“抱歉,我已经有约了。”

慕凌寒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漠然道:“而且我不喜欢甜品,也不会去吃甜品,你可以走了,我在等人。”

这狗男人真是一如既往的会惹人讨厌。

不过想到他惹的是云清柔,云沐瑶就不觉得慕凌寒有什么讨厌的了,甚至觉得气人也有气人的好。

云清柔毫无自知之明地靠在车边,窃喜道:“凌寒,你不会是在等沈瑶吧?她今天要加班,来不了了,难道她没跟你说吗?真是的,怎么失约了还不知道和你提前说一声,未免也太不会做人了。”

话音未落,慕念念就先一步摇下了车窗,欣喜地探出了小脑袋:“妈咪!你来啦!”

云清柔会心一笑,还以为慕念念这丫头终于知道懂事了。

可云沐瑶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你说我?要失约?”

云清柔难以置信道:“你的稿子改完了?”

“改完了。”

云沐瑶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许是为了第一时间找到云沐瑶的茬,云清柔怒冲冲地转身离去回去看她的稿子。

但云沐瑶根本没兴致等她回来接着找茬,非常果断的把慕凌寒当成了司机。

开着车的慕凌寒用余光望着云沐瑶与两个崽:“吃什么?”

“让念念选吧。”

云沐瑶想到慕凌寒拒绝云清柔的果断态度,她决定还是不踩这个雷区,让了解慕凌寒的慕念念来选。

只要不是吃甜品,应该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

虽然抱着这样的心态,但当云沐瑶坐在了甜品店里时,心情还是十分的复杂。

这家店是慕念念亲自挑选的一家主题甜品店,在年轻人中十分受欢迎,从收银的店员到店里大半的顾客,都带着毛茸茸的兔耳。

云沐瑶这一桌因为消费金额足够,也领到了一只粉色的兔耳。

这让云沐瑶十分的跃跃欲试,想法逐渐大胆。

趁着慕凌寒垂眸注视着手机里的工作文件,云沐瑶小心翼翼地拿着兔耳头饰在慕凌寒头顶比量了一会儿。

这该死的违和感!

不仅十分的违和,还有些让人欲罢不能的和谐!

似是察觉到了云沐瑶十分可疑的行为,慕凌寒好奇地抬起头:“你刚才在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慕总你忙你的!”

云沐瑶连连摆手示意慕凌寒不要太过在意,那兔耳则被眼疾手快的云沐瑶匆忙摆回了桌上,假装无事发生。

慕念念一脸神秘地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兔耳头饰。

云沐瑶以为慕念念是想要戴上去装点一下自己的可爱,便十分期待地喝了一口气泡果汁,直到慕念念将那头饰戴在了慕凌寒的头上。

莫非……

这就是传说中的艺高人胆大?

云沐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刚被这一口果汁呛得不轻。

慕凌寒也很快察觉了慕念念的举动,第一时间摘下了头上的兔耳头饰。

但他还是迟了一步,云想想凭借着和慕念念凭空出现的默契,神速拍下了慕凌寒佩戴兔耳头饰的照片。

云想想赶紧把手机递给云沐瑶藏好,提醒云沐瑶:“妈咪,你现在有把柄了!要是这个男人敢欺负你,你就拿这个照片恐吓他!”

慕念念也认同地点了点头,一是分不清她究竟是向着谁的。

“慕念念……”

他话还没说出口,慕念念就已经噘嘴扮起了无辜。

慕凌寒本来觉得,自己在慕念念心中应该处于一个不可取代的重要位置,但是自打云沐瑶出现以后,他在慕念念心中的地位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慕念念赶忙捂住耳朵:“念念不听,念念是听二叔说的,在给爹地创造和妈咪产生感情的机会!”

“你二叔教你的?”

慕凌寒板着脸这么一问,慕念念马上就出卖了她的幕后参谋,连连点头:“对呀,二叔教我的!他说他可厉害了,好多漂亮阿姨都差点成为念念的婶婶呢!”

而远在剧组的慕晃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猜测准是宝贝念念想他这个可靠的好二叔了!

但经过慕念念这么一说,慕凌寒算是知道今天的账可以算在谁头上了。

云想想今天难得有些挑食。

抹茶雪冰里的红豆都被云想想一一挑了出去,他本想分给慕念念吃,结果慕念念也在想着和他一模一样的事。

慕念念的手边摆了一个小碗,挑出来的红豆都被放在了里面,两个团子拼拼凑凑,竟然多出来了一份姑且可以叫做冰红豆的甜品。

云沐瑶没忍住笑了出来:“你们两个怎么连挑的食都一样?红豆不是很好吃吗?”

慕念念一本正经的回复道:“妈咪,有一句话叫做相逢即是缘,我和想想都是妈咪的崽崽,有些共同点也是很正常的呀。”

云沐瑶被两个崽逗得哭笑不得,可眼前的景象竟让慕凌寒有些恍惚。

恍惚的觉得,云沐瑶有些熟悉。

但当时为了慕念念的安危,慕凌寒曾托人调查过云沐瑶的履历,确认了云沐瑶的确刚刚回国,应该从未与自己见过。

或许真是慕念念所说的“缘分”吧。

慕氏集团,刚才讨论评比安排的会议室内,云清柔用笔狠狠地把云沐瑶划入了落选名单。

而后抄起云沐瑶的设计稿,大步走出会议室,准备挑选一个合适的垃圾桶作为这份设计稿的归处。

刚走到电梯口,云清柔就遇见了傅影。

傅影是安成风尚的主编,曾经采访过云清柔这个云氏所出的著名设计师,两人称得上是点头之交。

云清柔主动攀谈道:“傅主编是来找慕总的?”

尽管云清柔藏得很好,但还是被傅影看到了设计稿的一角,也只这一角,就让傅影顿感惊艳,引起了傅影莫大的好奇:“是啊,云首席还没下班,您手里的设计稿不知方不方便让我看看?”

“就是一些用不上的废案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云清柔客套笑笑,虽说她需要跟傅影打好关系,但云沐瑶这份设计稿绝对不能让她拿到,她把设计稿折起扔到电梯口的垃圾箱,“傅主编抓紧去找慕总吧,他怕是快要下班了。”

傅影也是一笑,“云首席,你可能不知道我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她拉着云清柔远离缓缓合上的电梯门,继续道:“其实我们安成风尚已经和慕氏谈好了《故城遗事》的首发通稿合作,正想着请慕氏的设计师设计些服装,做一期联动采访。今天正巧碰上你,不知云首席有没有什么好的设计稿让我先看上一看?”

联动采访?

安成风尚在时尚界都占据一席不可撼动的沉重地位,能将设计作品刊登在安成风尚的设计师,前途不必多言。

云清柔瞬间笑意嫣然,“这是哪里的话,傅主编要看,我哪有不给的道理?那傅主编移步随我去设计组吧,我给您看看我的新设计。”

傅影也是一笑,“那就麻烦云首席了。”

办公室里,傅影拿到设计稿时心中便有些莫名的感觉。

这份设计稿和刚才她瞥见的一角风格有些类似,但又好像杂糅了其他元素,从画法上也不尽相同。

她把设计稿递回给云清柔,笑道:“不愧是云首席的设计,大气而又与众不同。”

云清柔面上尽是得意,“傅主编谬赞了,只是草草一个设计罢了。”

“不如我们就早日定下设计稿,也省得日后你带着设计师们麻烦了。”傅影接着问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安排给你一期专题采访,再请你亲自穿上其中一件设计稿拍摄,绝对不会委屈了你的设计。”

云清柔兴奋的眼睛发光,傅影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诱人。

“那……”

云清柔假装迟疑了一瞬,再次将设计稿交到了傅影的手上,故作为难:“那这份设计稿就交给你了,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嘛……这份设计稿也只是一个初稿,完全比不上我以往的水准,既然你觉得可以,那就辛苦你了。”

“怎么可能会辛苦?我还正担心没有合适的设计呢!云首席就放心交给我,等成品出来以后我再来找你详谈。”

“好,那我等傅主编你的消息。”

云清柔满心欢喜地谈妥了和傅影的合作,握手时,云清柔已经做起了在时尚圈名声大噪的美梦。

而她也并不知道,在她走出公司的时候,一双手从电梯口的垃圾桶中捡出了设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