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这孩子真是勤快的紧,从小没少吃苦头,什么活都会做,看来得赶紧将衣裳做出来,赚了钱好送孩子读书,莫让这些家务活耽误了他的前程。

池小悦回西屋坐下来,打了绣架,想了想,拿出金黄的丝线,开始绣上她拿手的金菊,这金黄丝线绣出来的菊花显得富贵又奢华,不过才在袖口绣了一朵便看着挺入眼。

转眼到了傍晚,池小悦才缓过神来,停下手中活计,从屋里出来一看,院里仍旧空落,叶九昭竟然还没有回来。

池小悦开始担忧起来,连忙出门去寻,却见隔壁的门开着,露出里头吃晚饭场景,在吴大力正堂房里八仙桌前坐着吃饭的正是叶九昭。

池小悦疑惑的看着儿子,叶九昭却是头也没有抬,手中拿着粗面馒头,与吴有田坐在一起,像亲兄弟似的。

赵氏似乎故意开的门,见池小悦过来,立即从屋里出来,问她吃了没有,还说昭儿等会儿再回去,就在他们家吃了。

池小悦没有理会赵氏,而是朝里头喊了一声:“昭儿。”

叶九昭竟是没有应,一口气将手中的馒头吃完,便起身去了厨房,像走在自个家中一样,岂时昭儿又与赵氏亲近了。

池小悦就要入院叫人,赵氏再次拦住她,说道:“昭儿也不小了,他愿意来我家吃饭,你也别拦。”

“前几天我家有田也去你家吃饭呢,咱们两家哪还须分彼此,再说我也想好了,昭儿是读书的料,我家有田正好也在私塾,要不晚上昭儿就睡我这儿,明个儿跟有田一起去读书。”

“束脩我帮你准备了,我也问过昭儿,没有意见,以后这两孩子亲近,咱们做大人的就当多了一个儿子,对吧。”

赵氏那番话真是听了不舒服,池小悦停下脚步,看向叨叨叨的赵氏,沉声问道:“你想昭儿做你儿子?”

赵氏没想说了这么多,这池氏反应却是快,一下就问到了点子上,只好说道:“也可以这么说吧,咱们两家,多亲近啊。”

“你们家贫寒,以前昭儿也在这儿吃过不少吃食,我早将他当儿子看待了,眼下你没钱缴束脩,可昭儿是有能耐的,我听私塾的夫子说了,来年开春,身为童生的昭儿是可以参加院试的。”

“院试过了便是秀才了,左右他与有田也合得来,我家有田学识上差些,正好得兄长教导一番,你不介意吧。”

池小悦算是明白了赵氏的想法,合着是想得了她的儿子去,难怪书中说后来叶九昭高中,只杀了自己的亲娘,却对这吴大力一家几番提携,过得富足的生活。

想来赵氏在这中间也没少挑拔的吧,虽然前身出嫁后没有带走孩子,在孩子心头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但若没有赵氏从小教坏,叶九昭不至于这般冷血无情。

“那我还真是介意,有田学业不好,就去问私塾里的夫子,我儿子又不是夫子,还有我是他娘,我自己的儿子自己送去读书,岂时轮到你做这好人了。”

“叶九昭,赶紧出来,回家了。”

池小悦朝着厨房喊,她知道这孩子躲在厨房里不出来,多半是赵氏说了什么,就挑拔着不愿意见她了。

然而叫了几声,厨房里的人也没有出来。

赵氏似乎早就料到似的,双手叉腰,看着池小悦说道:“你就别逼孩子了,昭儿已经十二岁,再过三四年都能成家了,你能管到几时。”

“再说孩子愿意在哪儿,那也是他的自由,你就让他在这儿留一晚怎么了,就不知哪个做母亲的像你这么待儿子的。”

“先前掐打儿子,不给饭吃,将人饿成皮包骨,村里人欺负孩子,你也不管,还要改嫁给陈秀才,做秀才夫人,你年纪轻,改嫁还能再生,可于昭儿来说,你就是他唯一的母亲。”

说到这儿,赵氏就要抹泪,那模样是有多可怜这孩子。

池小悦一把推开赵氏,直接往厨房里走,躲在门后的叶九昭,手中的碗握紧,再一用力,恐怕要将碗捏碎。

当池小悦进了厨房时,就看到叶九昭抿紧着嘴巴,苍白的小脸倔强的抬起来,眼神冷漠的如同刚来时见到的一样。

这样子一看就知道他是不愿意回去那个家了,要留在赵氏院里了。

池小悦可不容许,伸手抓住儿子的袖口,严声说道:“家里有吃有穿有住,你要去人家家里,你安的什么心?”

“就算再过三四年你就翅膀硬了,想要成亲与我断绝关系了,那也得三四年以后,现在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

池小悦拽着叶九昭要走,叶九昭便没有动。

赵氏追过来,伸手就要去拉叶九昭,还要推开池小悦,谁知池小悦早防着,见她过来,便一把将她推开,眼神凌厉的看向赵氏,说道:“我们母子之间的事,要你插什么手。”

“以后我家儿子你少让他吃什么,我家里吃的白米饭,比你这粗面馒头好一百倍。”

赵氏没得逞,气得不轻,便看向叶九昭,说道:“昭儿,你就直说了,也让你娘死心了,你已经是童生,你想在哪儿,你娘也不能强迫你。”

赵氏显然相当有把握,一副马上就要赢了的样子。

池小悦心头咯噔一声响,总感觉今天的叶九昭变了个大样,要是真说出什么话,她还不得气死,自己这几日好生养着他,要说开始是抱他大腿,想从小配角活到结局。

可这些日子的接触,叶九昭也成了她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虽然她不曾经历嫁人养育这段过程,但这也是她这副身体的儿子。

她已经将他当亲人看待,又岂能容他说出伤自己的话。

池小悦再次看向叶九昭,见他也正看向自己,那目光不仅陌生冷漠,似还下定了决心,马上就要说出伤她的话。

池小悦知道叶九昭这人冷血绝情,但也重情,于是抢先一步开口:“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不管你心里想跟谁,你也至少得还了我生下你的恩情。”

“我生下你时几斤几两,你就还我几斤几两,做不到,就不要开口,乖乖跟我回去。”

池小悦松开儿子的袖口,转身往外走。

叶九昭却是惊愕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随即仰头,抹了一把眼角,将碗筷放下,从厨房里出来,头也没回的跟着池小悦出了院子。

赵氏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母子两人就这么走了,她好不甘心,正想用交束脩的事将叶九昭给笼络了,谁知他娘三言两语就给哄走了,池氏当真厉害。

自己在外头私相授受,给儿子抹黑,回来还能将儿子管住。

池小悦回到院里,听到身后跟来的脚步声,她心头一松,到底将人喊回来了,看来用这份亲情将叶九昭绑在自己身边是真的有用。

等叶九昭入了门,池小悦赶紧将门闩住,回头就要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先前不是好好的。

然而叶九昭转身就回了东屋。

这一夜,东屋的门不曾打开过。

忙到半夜的池小悦也只好先睡下了。

大清早起来一看,院门打开着,东屋的门也开着,人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水缸里的水却已经挑满。

池小悦想帮着儿子的房里收拾一下,却看到那书桌上的书本底下压着一张纸条,上头写着:“将以血肉还以恩情。”

这几字写得苍劲有力,笔锋像要透过纸张似的,可见写字之人当时的心情是带着怎样的情绪。

池小悦震惊,听到院里的脚步声,她赶紧将纸条压回书下,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从东屋出来,就看到院里扛着柴禾回来的小身板。

十二岁的孩子,本就不如同龄人高大壮实,如今做起事来却如此的拼命,到底赵氏在他面前说了什么,又引起他对自己的恨意来。

池小悦想起刚才那张字条,她心头发寒,这么深的结,她是要捂不热他的心了么,所以将来高中后还是第一个来拿她开刀么?

池小悦连忙甩了甩头,回厨房里做饭。

然而吃饭时,不管池小悦怎么哄着他,给他夹菜,叶九昭都不吃,就迅速的吃了一碗白米饭后,立即出了门,也不说去哪儿。

倒是池小悦出来寻时,不见叶九昭去隔壁屋,不然她还得气死,赵氏挑拨离间就真的得逞了。

在池小悦忙碌着的时候,村里也开始传出谣言,说的正是池小悦与陈秀才私相授受,在那小树林里做见不得人的事。

村里人似乎恍然大悟,就说呢,一个寡妇,连秀才公的亲事都敢退,怎么可能呢,巴不得嫁给人家秀才公吧。

于是就传出一个版本,说是陈秀才家的长辈根本不同意,是陈秀才一意孤行,被池氏迷住,池氏知道自己难入陈家门,才拒绝婚事的。

但池氏早已经心属陈秀才,指不定两人早已经苟合,想不到好好的一个秀才公,前程无量,却被个小寡妇迷得没了边,连名声和前程都不要了。

又有人说池氏这么不检点,她家儿子叶九昭这童生的功名怕是保不住,将来也甭想入么塾,就更不可能参加秀才试。

谣言越传越是离谱,也越是荒唐。

池小悦被那日赵氏说帮着缴束脩的话给气到,于是只顾着赚钱给叶九昭攒束脩,不曾出门,何况她说了自己的儿子自己送去读书的,就一定要做到,以至于村里越传越离谱时,她都没能第一时间出来澄清。

倒是从山上扛着柴下来的叶九昭听到这番话后,脸色变得青白,抿紧的嘴唇都要流血了,走在村道上,不顾肩头的重担,脚步飞快的离开。

村里人指指点点的。

叶九昭经过吴大力家的院子时,赵氏就将他叫住了。

在院里,赵氏便问叶九昭,“想来村里传的那些你也听到了,为了你的前程,昭儿可得想清楚了,要不你过继到我吴家来。”

“以后改了吴姓,你娘爱怎么做都连累不到你了,我吴家保证全力支持你读书,还会攒一笔钱给你娶媳妇安家,这样一来,你不但有了爹和娘,还有了姐姐和弟弟。”

赵氏昨个儿想了夜,啥都想好了的,这样安排最好,尤其等池氏嫁给陈秀才,就能一刀两断了。

只是叶九昭却没有出声,可嘴唇上的血却让赵氏看着心疼,拿出布巾子给他擦,叶九昭没有避开。

赵氏能接近叶九昭了,以前可不准她这么亲近呢,赵氏心头一喜,看来孩子动摇了。

只是叶九昭一直没有松口,赵氏也不逼他,温声道:“昭儿回去好生想想,婶娘可是一直将你当亲儿子看待的。”

说完,这才放叶九昭回去。

池小悦做了一天手工细活,头晕脑胀的,从西屋里出来,就看到叶九昭端着木盆里的脏衣裳要出门。

池小悦连忙接过他的手,说道:“昭儿是握笔的手,这些粗活娘来做。”

然而叶九昭紧紧地握着木盆的边沿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池小悦皱眉,忽然叶九昭开了口:“我想清楚了,我想过继到大力叔家去。”

“什么?”池小悦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认真的看着叶九昭。

叶九昭的眼神无比的认真与冷漠的看着池小悦,说道:“我决定过继到大力叔家里去,还请母亲答应。”

“欠着母亲的养育恩情,我会记在心头,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地,再报了这份情。”

说完,叶九昭转身要走,池小悦立即拉住他的袖子,心头气得不轻,赵氏三言两语是真的挑拨成功了。

合着她这几日好生待他,他还要恨着,连给她改过的机会都不给,池小悦活到三十岁就没有受过这份委屈的。

“叶九昭,你站住,你刚才什么意思?你说要过继,谁准许了,你娘我还没有死,你凭什么过继?”

池小悦也怒了,穿越到这鬼地方就算了,本想着在这个世上至少还有个血源亲人,多少宽慰,却是这么来气她的。

叶九昭终于停下脚步,池小悦来到他的面前,再次开口:“是不是赵氏跟你说了什么?我以前是做的不好,但现在哪一点儿对你不好了。”

“家里但凡有一个鸡蛋,都是落你肚子的,有一块肉,我也决计先给你吃的,你是孩子,你在长身体,我心疼你,你倒是认为我该当的不成?”

“你说要过继,一个血亲的母亲不及偶尔对你好一回的邻居大叔,你小小年纪听了什么馋言,你什么也不懂,知道过继是什么意思?是要改名换姓,连爹娘也不要再认了。”

“你这么狠心的呢,你不怕伤了我这个娘的心呢。”

池小悦气坏了,可看到叶九昭红了的眼眶,她又忍不住停下了指责。

叶九昭仰着头强行咽下眼泪,随即抱着木盆就跑出院子。

院门开着,赵氏从外头露出一个头来。

所以刚才母子之间的对话,她都听到了,看着赵氏缩头缩脑的样子,池小悦想也没想的捞起墙角的扫帚就朝对方打了过去,被打了一扫帚的赵氏赶紧离开。

母子之间有了这一次争吵后,两人再也没有说过话。

池小悦心头虽不舒服,但还是想着多赚些钱送叶九昭去读书的。

将衣裳做好时已经到了第三日傍晚。

池小悦做成了窄袖高束腰桃红裙,与以往的广袖有着明显的不同,衣襟袖口以及裙摆处绣的金黄菊花,雅致又富贵。

将成衣送去小卖铺,一路上就见村里人对她议论纷纷的,与先前带着叶九昭去村长家讨说法时一样。

池小悦心头狐疑,但并没有深想。

到了小卖铺前,苗氏见她来了,有些惊讶,立即将她带到里屋。

池小悦要拿出成衣来,苗氏却是先不急着看,反而问道:“村里有传你与那陈秀才在小树林里相见?”

苗氏一脸的认真,她是不相信这些话的。

池小悦却是点头。

苗氏脸色大变,忙问道:“那你与陈秀才之间还有往来?既然如此,又何须拒婚不嫁?”

池小悦如实开口:“我与他并没有半点瓜葛,那日相见,只是与他说清楚,不想他再纠缠我。”

苗氏听到她解释,立即露出笑脸来,一拍大腿,说道:“我就说呢,你怎么可能会做这种私相授受的事来呢。”

池小悦倒是懵了,于是细问,才知道刚才一路走来,村里那些人为何对她指指点点的原因,合着不知被谁传出去,她与陈秀才私相授受。

那么叶九昭是不是也是这么误会她了,才会忽然变了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这几日的郁闷瞬间没了,先前还被这个孩子的话伤了心,如此看来都是误会,是不是孩子以为她还是要改嫁?

池小悦立即说道:“这话不会是吴大力的媳妇传出来的吧。”

苗氏还真就点了点头,“我是问过了的,村里传什么话,一打听谁说的,都很容易知道的。”

“你怎么就得罪了赵氏呢?”

苗氏想到他们是邻居,多半是邻里间起口角。

池小悦却是直接说了,“也没有得罪她,而是昭儿聪明考中了童生,她就打起主意,想过继昭儿,巴不得我早些改嫁。”

“可是嫂子不知道,我是不打算改嫁了的,这不婚事都拒了。”

苗氏听了恍然大悟,气得直骂人,“怎么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人家孤儿寡母的,她还想把你逼死不成,唯一的一个儿子还想着过继。”

两人正说着,屋外就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

“昭儿他娘,你还是赶紧回去一趟吧,你家出事儿了。”

池小悦和苗氏从屋里出来,就看到一个眼熟的村妇正指着她家方向,一脸焦急的样子。

苗氏问出了什么事儿,对方激动的说道:“吴大力从城里回来了,这会儿将吴家几位长辈都叫了来,你家昭儿也在,说是要过继的事,刚才找你院里去,你不在家呢。”

竟然逼到家门口了,苗氏含怒道:“这还不讲道理的,他娘还生生在这儿,谁准许过继了。”

那村妇却是默了声,她可是好心过来叫人,又不是她做的。

池小悦将手中的竹篮交给苗氏,这就要回去。

苗氏想着小卖铺得有人守,于是回头叫上丈夫周少全,让他跟着去看看,怎么说两人一起做着绣活,一个小妇人撑门户,还不得吴大力一家欺负了去。

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抢她家儿子了。

周少全跟了来,池小悦这会儿也没了旁的心思,一路跑着回去的。

等池小悦回来时,吴大力一家带着几位吴家长辈正好在她家院里。

池小悦也不看他们,而是直接在人群里寻找叶九昭,却看到他站在赵氏的身边,俨然就已经成了她儿子的样子。

这会儿他见池小悦进来,叶九昭的眼神有些复杂,却仍旧没有挪动步子。

池小悦看着叶九昭,温声喊他:“昭儿,过来。”

叶九昭的神色动容,但他并没有过来。

吴大力今个儿才从城里回来,就听妻子要过继叶九昭的事,吴大力自是愿意的,他是个铁匠,再多养个孩子倒不难,何况是个已经十二岁的,还中了童生的孩子。

养几年不仅长大了,指不定还能中秀才,但凡家里出个秀才,自家儿女都好婚配,吴大力也倍儿有面子。

这村本就是吴家村,吴姓在村里就比外姓人要强势,既然连九昭这孩子都愿意,那池氏愿不愿意都不是事儿,这一点上,吴大力倒不将池氏放在眼中。

这会儿吴大力看到池小悦过来,便含笑上前说道:“虽说昭儿会识字会写文书,但我还是将隔壁村的老童生请了来。”

“我问过昭儿,他愿意过继,我想着你也年轻,这些年苦了你,将昭儿过继到我吴家,你也就自由了,还能寻门好亲事嫁了,这么年轻,过两年又生下几个孩子,又美满了。”

一旁的吴家长辈也跟着接话:“这事儿也是为你好,昭儿跟着你改嫁,会受苦头,还是留在咱们吴家村,对叶大郎也是一个交代。”

其他的吴家人也跟着开口。

叶九昭身边的赵氏却是颇为得意,池氏手段再厉害,也只是个寡妇,身边没男人撑腰。

瞧瞧她,虽然斗不过池氏,但是丈夫一回来,她就奈何不了。

“昭儿,你过来,娘有话跟你说。”

池小悦仍旧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话,而是一心看着叶九昭。

叶九昭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后竟然移开了目光。

赵氏生怕她又使什么手段与叶九昭恢复了母子情,立即开口说道:“池氏,你别不愿意,你还真不配成为昭儿的娘,你自己干的好事,你可曾想过昭儿的前程和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