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用艾米的话说,薪资翻倍不是白拿的,让雇主满意是她的服务宗旨。

这个雇主,就是唐哲。

唐哲表示,很满意。

明显俩人走到了一个阵营,盛夏懒得抗议,任由俩人一唱一和。

下班的时候,盛夏收起意见稿锁进抽屉,不忘叮嘱艾米。

“这一系列产品还没发布,稿件是机密,千万别外传。”

艾米点头如捣蒜:“你放心,我懂我懂的。”

几天后收到盛夏给的建议,女设计师赵琳琳大为惊喜。

“这一处如何表现华而不奢我都快想秃头了。夫人眼光独到,让我茅塞顿开,茅塞顿开呀!”

盛夏淡定回应:“叫我盛夏就行!”

她是来工作的,这个称呼让她总出戏。

赵琳琳小巧的模样笑得暧昧,说起话来也是雷人雷语。

“好好好,叫你盛夏。不瞒你说,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唐总招你来是为解相思之苦,权当公司多了个闲人。如今看你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盛夏忍下想翻白眼的冲动。

“我刷子多着呢,你以后就知道了。”

赵琳琳:“啧啧啧……这修改方案和我偶像的创作思路很像,我想想都热血沸腾。要不是唐总吩咐不能让你亲自动手,我都想跟你一较高下。”

两句不离唐哲,盛夏没忍住,终于还是把白眼翻了起来。

“你偶像是谁?”

“我偶像可是当年设计行业里的一枝独秀,知名设计师Only。”

听到这个名字,盛夏有瞬间的失神。

赵琳琳自顾自道:“我偶像好厉害的,听说当年是她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哲安的珠时尚设计品牌。唉,只可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隐退了……唉,你和她思路很像,你们不会是师出同门吧?”

盛夏回过神来,避而不答。

“离新品发布会时间越来越近,再不回去改稿,可就来不及了!”

赵琳琳低头看了一眼表,立马精神:“哎妈呀还有两个小时下班,我走了,回头切磋!”

送走赵琳琳,盛夏还来不及坐下,就见一个身影走路如风地闯了进来。

艾米鼓着两只明显很不高兴的眼睛,在盛夏对面坐下来,吭哧吭哧生气。

“不就是过个生日嘛,拽什么拽?”

盛夏好奇问:“谁过生日把你气成这样了?”

艾米控诉:“那个殷晴仗着自己过生日搞得大张旗鼓,我来的时候正在设计部门挨个发蛋糕,外面总裁办也都有,偏把咱俩忘了,这不是明摆着挑衅嘛。切,谁稀罕那点奶油!”

“她若真送来你也未必吃,不稀罕还那么义愤填膺?你若想吃,我一会给你订一个,正好庆祝你升职加薪、喜获长腿欧巴。”

见盛夏这么淡定,艾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这个女人心术不正,你可别不当回事,对小三敏感点!”

盛夏:“心术不正的女人多了,那也得看男人是不是给机会!让你去拍成品照拍好了吗?”

艾米鼓着嘴将一沓照片递过去,对盛夏的态度十分嫌弃。

“得亏你老公是明白人,否则就你这佛系的样子,早不知道戴多少绿帽子了!”

盛夏不明所以地看过去。

猜到盛夏还不知道,艾米聊起八卦顿时眉飞色舞。

“听说你老公把殷氏的所有项目都交给邓副总了,以后殷晴只需要对接邓副总,再没理由来总裁办了。看,你老公多给力。”

盛夏低头看照片,面无表情。

“以后叫他唐总,他是你的老板。”

艾米撇了撇嘴:“叫唐总就叫唐总嘛。”

一连数日盛夏都在修改图稿,今天总算是不忙了。

准点下班的时候,原本该在会议室开会的唐哲,突然出现在面前。

“走,去吃饭!”

盛夏抽回被握住的手:“听李记说,你今天会忙到很晚。”

“后面的会议由副总主持,我晚上陪你。”

盛夏真心实意拒绝:“唐总一向以工作为重,我自己又饿不着。”

实在是回来的这些天,两个人的相处并不友好。自从醉酒那晚之后,盛夏更是不愿和他单独相处。

被拒绝,唐哲面色不悦:“吃个饭而已,就那么不愿意?”

被直白质问,盛夏无力叹气:“是没必要。你没必要刻意放下工作来陪我,我也不是没有你不行。”

唐哲专横:“可我就想你没有我不行。”

盛夏闻言,平静地情绪瞬间被点燃,声音压抑着。

“然后呢?然后再一次沦落到三年前的下场吗?”

唐哲面色一僵,垂眸直勾勾看着她。

盛夏仰头回望他,毫不示弱,一字一句:“唐哲,就算把我困在身边,我们也不可能回到过去。”

沉默……

空气突然凝固起来。唐哲沉默片刻,他原以为自己听到这话会怒。可奇怪的,在火气涌上来的前一秒,被盛夏眼底的决绝生生压了下去。

“我们不回过去,往前看!算了……”

唐哲没再坚持,一反常态的好说话。

“餐厅早就订好,不去浪费。你叫上艾米一起,我回去开会。”

主要,不想缓和的关系再出现裂痕,不想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再消失。

转身离开的果断,盛夏一个人留在原地。是想要的结果,可她却开心不起来。

片刻后,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艾米扒了个脑袋探进来。

“你什么时候忙完?那家网红餐厅可是很难定的!”

迫不及待的语气期待满满,硬生生让盛夏将“不想去”三个字咽了回去。

那一瞬间她发现,好像她的一句话一个态度,就能决定别人的心情。这种感觉让她不开心,是沉甸甸的负重。

餐厅位于凉城最繁华的饮食一条街,下车的时候,盛夏还以为找错地方了。

放眼望去人山人海,是唐哲之前最不爱来的地方。

一路走进去,耳边是艾米喋喋不休的唠叨。她仿佛成了唐哲的粉丝,字里行间透露给对她偶像满满的崇拜之情。

“你老公……唉唉,我以后叫老板总行了吧。老板简直太有心了!我们普通人吃这家网红店,要提前两个月抢位。我听二助说,老板拿一个项目跟这家老板换来的吃饭名额。”

原谅盛夏理解不了现代年轻人对网红的追捧,她对吃饭名额毫无波澜,只是对失去的项目感到肉疼。

艾米继续絮絮叨叨的科普。

“我来之前查了,这家店很有格调,是情侣约会打卡之必备。他家的螃蟹和虾球,号称一绝。吃到就是赚到!”

被艾米的情绪感染,盛夏心里也生出几分好奇。

“真那么好?”

艾米:“那当然!也就我不是公司老板,不然天天拿项目跟这家老板换。”

盛夏被逗笑了:“那还好你不是,不然再大的公司也会被你造破产。”

“瞧不起谁呢!”

艾米嗔怪着翻了个白眼,嘴角却始终咧着。俩人艰难越过拥挤的人群,最终在目标餐厅前停了下来。

门面不大,站在前台可以将里面清新简约的装修风格一目了然。

里面没有空位每一桌都有人用餐,但大家默契地保持着一份安静。相比于外面的人声鼎沸,这里确实是闹中取静,格调淡雅,一处享受时光的宝地。

俩人报了预约号,随着服务员往里走。

当越过某个餐桌时,感觉一束注视投了过来。盛夏不经意间偏头去看,神色顿住。

嫂子,好久不见你了。什么时候跟堂哥回家看看,爸都想你们了。”

唐旭绅士起身,朝盛夏笑脸问候。

“这话你去问唐哲。”

盛夏说着,神色漠然地扫过面前的餐桌,以及桌对面坐着的女孩子。

一副乖乖女的模样,盛夏多看了一眼,觉得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唐旭无奈笑道:“我这不是跟堂哥说不上话,只能让嫂子传话嘛。话说三年前的事情嫂子别介意,我哥就是喜欢对家人疑神疑鬼的,当年还怀疑是我爸害死了大伯和大伯母。你说这不是胡闹嘛!”

盛夏冷眼扫过,将他脸上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幸灾乐祸,捕捉得正着。

“唐少爷不用挑拨离间,是与不是,回家问你爸去!”

盛夏转身就走,不想再跟这个男人多说一句话。

唐旭的危险她早就不是第一次领教,那男人阴险毒辣,八年前若不是他对盛夏图谋不轨,盛夏也不会为了保命,误闯入唐哲的房间。

直到走进最靠里的隔间,艾米才出声问:“那人是谁?”

盛夏:“唐旭,唐哲的堂弟。这个人诡计多端不是善茬,以后见到离远点。”

“堂弟?”艾米恍然:“怪不得跟老板长得那么像。这对堂兄弟之间到底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吗?”

艾米实在按捺不住八卦因子。

盛夏说:“十多年前唐哲父母意外去世,夫妻二人创办的唐氏集团那个时候已经坐拥十个亿的资产。唐旭的爸爸联合唐家旁支,把唐哲兄妹赶出唐家,霸占公司。从此唐哲和唐家老宅、唐氏集团一直水火不容、势不两立。这在凉城不是什么秘密。”

第一次亲耳听到这种豪门恩怨,艾米震惊得鼓圆了眼睛。

“天呀,真的有为了钱丧尽天良的人耶,那可是他的亲侄子和亲侄女。我还以为这种事情都是电视剧和小说编出来的。”

“在庞大的利益面前,没有亲情可言。”盛夏抿唇,想起唐哲曾经历过的人间疾苦,同时也想起刚才唐旭的话。

唐哲喜欢对家人疑神疑鬼!

盛夏不由心生悲凉,这份不信任,最终还是落在了她的头上。

翻开菜单,盛夏看了一眼又递给艾米:“你来点,我请客。”

艾米闻言眼睛一亮:“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也不用你破费。二助说让我放开吃,多少钱他明天给我报销。我吃高兴了你就高兴,你高兴了老板就高兴。让老板高兴,是我今天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盛夏嘴角一抽:“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艾米:“出发前五分钟。”

盛夏……

艾米点了心心念念的螃蟹和虾球,又点了几个大菜。

盛夏好笑:“可算不是自个出钱,以前在江城怎么没见你这么大方?”

艾米倒不是生活拮据,只是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双方都组建了新大家庭。艾米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把老人家的节俭学习得淋漓尽致。

为了买包子便宜三毛钱,宁可多走十分钟的路,多排十分钟的队。

但艾米坚决称之为美德。

“我家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但老板是呀!老板一个小时挣的钱,都能把这家餐厅盘下来,咱们得吃好喝好,再给老板打包好。”

盛夏:“他又不是没饭吃,用不着你打包。”

艾米纠正:“不是我打包,是你打包。花老板的钱,泡老板的女人,总得给老板谋点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