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首页

岂止是不错?

刚才离得远,灯光暗,看不太清楚。

现在离得近了,完全可以把眼前的小服务员看得明明白白。

很漂亮。

比一般的女明星都要漂亮。

巴掌脸,脸部线条很精致。

鼻子又高又挺,嘴巴也小巧可爱。

最惊艳的是眼睛。

她眼睛是猫眼,瞳孔很深很大,看人的时候给人一种无辜的感觉。

黄舒白喉头滚动了一下,不理会秦乐乐的挣扎,直接把秦乐乐拽了起来。

黄舒白:“小服务员,干脆留下来陪我们喝酒怎么样?”

“你是没见过女人吗?还是平日里黄总拘得太严。这么生冷不忌。”田邵不乐意。

贺卿弦出了名的厌恶这种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搭上线,田邵可不希望因为黄舒白这种事给搅和了。

“还愣着做什么,出去。”田邵对秦乐乐挥手。

秦乐乐扭身就往外走,半点都不想留。

“别走啊。”黄舒白不放手。

“来酒吧这种地方玩,不就是为了喝酒和搞场浪漫的相遇,你们不乐意归不乐意,难不成还不允许别人了。”

“再说了,贺哥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想玩的吗?”

秦乐乐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恶心的。

酒吧就是容易遇到这种事。

不过秦乐乐早就练就了一身的钢筋铁骨,也不是特别慌。

这种地方,你越慌,人就越盯准你。

秦乐乐深吸了一口气,静静而看向黄舒白,“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这儿没有陪酒服务。”

黄舒白:“诶嘿?”

“听到没有。还不放开人小姑娘。”田邵不耐。

“别,别。”黄舒白对田邵摆手,目光直直落在秦乐乐身上,“你刚说什么?再来说一遍。”

“我说,我们这儿没有陪酒服务。”秦乐乐深吸了一口气,又重复了一遍。

话音刚落,秦乐乐就看到黄舒白一手轮起酒瓶,朝着她就砸了过来。

“砰”一声。

红色的酒液溅开,一同的还有红酒瓶。

秦乐乐让得快,酒瓶没有砸到身上,但是脚上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飞起来的玻璃碎片撞到了腿上。

一阵尖锐的疼痛,秦乐乐脸都白了。

受伤了。

但灯光太暗,秦乐乐也看不清楚。

更不能直接就弯腰去看。

黄舒白还在叫嚣,“呵呵!你一个服务员,我让你陪我喝酒,是看得起你!居然还敢拒绝!”

“信不信我就是这会儿直接在这儿睡了你,这里也没人敢动我一毫。”

话语粗鄙直白。

但透漏出了很多信息。

这人的身份很高。

而且,秦乐乐看刚才劝的人也冷眼看着,似乎没有帮忙的想法。

秦乐乐闭了闭眼睛,道歉。

“对不起。”

“再说一遍。”

“对不起,先生。”

“这就对了嘛。”黄舒白笑了,眯着眼睛凑过来,两根手指捏住秦乐乐的下巴,“你情我愿的事情,干嘛要弄得这么复杂。”

说完,黄舒白就坐回了沙发上,把另外一瓶红酒推了过来。

“也别说我不解风情,你不乐意,我不逼你。这瓶酒打开,喝完,我放你从这儿出去。”

秦乐乐脸更白了。

红酒一般度数不高。

但是九号包厢他们要的是特烈红酒,东风庄园产的,81度,直逼酒精。

别说一瓶。

单单只是一口。

秦乐乐也够呛。

秦乐乐站着没动,对面的黄舒白也没催,偏着头点了一根烟,整个人瘫在沙发上。

整个包厢的气氛都很压抑。片刻,黄舒白抖落烟灰。

“小服务员,看来你是想陪我了,嗯?”

“谁陪?”贺卿弦进来了。

秦乐乐听到贺卿弦的声音,整个人绷得更紧了,也不知道怎么了,顿时心虚起来,头直接就埋到了胸口。

“喏,贺哥,就她。”黄舒白骤然见到贺卿弦还被吓了一跳,但认真看了贺卿弦没有反对的意思,胆子就大了。

“这小服务员想陪我们喝几杯。”黄舒白把手指指向秦乐乐。

贺卿弦也看了过去。

冰凉的目光落在身上,秦乐乐僵得如同一根木头。

片刻,贺卿弦挪开了目光,长腿一迈,坐到了对面。

秦乐乐松了一口气。

“还不过来。”黄舒白看了看贺卿弦,直接命令秦乐乐,“没眼力见的,还不过来开酒。”

“哦,哦。”秦乐乐迈腿过去。

酒是烈酒。

因为砸了一瓶,整个包厢都是一股浓烈的酒香。

秦乐乐整个开瓶过程都低着头,她也不确贺卿弦认出她来没,就只整个人往暗的地方躲。

酒瓶开了。

秦乐乐让朝了一边,“地上脏了,我去处理一下。”

“站着。谁让你走了,说陪酒就是陪酒,地上的东西,让其他人来处理。”

“我……”

“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当着我贺哥的面,我刚才说的话还是一样,算数的。”

那就还是不喝不能走。

秦乐乐一咬牙,手抓住酒瓶,仰着脖子就灌。

酒一入口,辛辣的感觉顿时就漫了上来,秦乐乐呛得眼眶都红了,整个人捂着嘴巴剧烈咳嗽了起来。

“好,好。”黄舒白亢奋了,“继续啊,继续。说好的一瓶就是一瓶,喝完你走。”

贺卿弦目光更冷了,身子动了一下,看向秦乐乐的时候,又坐住了。

秦乐乐喝得昏昏沉沉的,偏着头往贺卿弦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贺卿弦端端正正地坐着,脸上也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看来是没认出她来。

秦乐乐心里又放松了一些,同时又涌上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果然就是合约情人啊!

根本没有那种酸酸甜甜的恋爱感!

“别停啊,继续啊!”黄舒白还在催。

“差不多得了吧。”田邵一直在看贺卿弦,明显看出贺卿弦情绪有些不对,当即出声提醒。

但黄舒白正在兴头上,可不管这些。

“行了行了,就你清高!刚还口口声声说我贺哥不乐意见这些,现在贺哥都没开口,你在这儿装什么好人?”

“一瓶酒而已,又不会死人,你那么着急干嘛?难不成是你女朋友?”

确实是一瓶酒。

但是不会死人?

未必!

秦乐乐大脑昏沉,但心里还是明白的。

只不过现在,最好的就是喝完酒,然后出去。

她是半点都不想在这儿呆了。

心里有了打算,秦乐乐眼睛一闭,直接一瓶抓了起来,就想往嘴里灌。

酒瓶才碰到嘴皮,秦乐乐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贺卿弦:“够了。”

秦乐乐:“不够,得喝完。”

贺卿弦:“我说,够了!”

周围悚然一惊。

其他三个人都愣住了,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发展。

贺卿弦在劝小服务员别喝了?

这不是……

天方夜谭吗?

妥妥的玛丽苏剧情啊!

黄舒白看不懂,心里还有些慌。

“贺哥,你这是看上这小服务员了吗?哈哈哈……”

田邵:“你胡说什么?贺哥什么人,怎么可能看上小服务员。”

张衡:“就是就是,黄少别拿……”

贺卿弦:“嗯。”

嗯……

三个人集体石化。

黄舒白额头上一下就冒出了一层毛汗来。半个屁都不敢吭了,还把自己往后面藏了一些。

贺卿弦看上了小服务员。

那要是小服务员对着贺卿弦随便抱怨两声,那他不得完了?

显然,田邵跟张衡也想到了这茬,隐隐地拉开了同黄舒白的距离。

“贺哥,贺哥,我真不知道你会看上这女孩,要是我知道你会看上她,我打死也不会逼她喝酒的。”

“贺哥,你看这次,要不你就……”

“出去。”

“贺哥?”

“别让我说第二次。”贺卿弦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隐隐地透出了不耐烦来。

黄舒白腿顿时软了,整个人一下就坐到了地上。

旁边的田邵和张衡相互看了一眼,上前架住黄舒白的胳膊,直接就把人拖了出去。

包厢安静了。

秦乐乐嘟着嘴巴,气鼓鼓地瞪着贺卿弦。

其实秦乐乐心里还是很明白的,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又或许是跟贺卿弦发生了关系,秦乐乐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些依赖的情绪,看着贺卿弦的脸,莫名地就委屈起来。

“你放开我,我还能喝!”

“喝什么?”

“jio~”

“什么?”

“jio~jio~这个。”秦乐乐手指戳在酒瓶上,看桌子都在晃。

“我要把这个,这个全都喝下去。”

“那这么说,刚才是你自己愿意的了?”贺卿弦问了另外的问题。

一下。

秦乐乐就又安静下来了。

当然不是她自己愿意的。

她在酒吧这么久,有顾向南照顾着,还从来没有正正经经地沾过酒,顶多就是像啤酒一样的果酒。

贺卿弦这么问。

搞得她像是乐意一样。

这么一想,委屈的情绪就被扩大了,秦乐乐抿着嘴巴,低下头不吭声了。

贺卿弦要被秦乐乐的表现气笑了,他伸出手,手掌捏住秦乐乐的下巴,直接把秦乐乐的头抬了起来。

目光一对,秦乐乐就开始甩头。

“看着我。”贺卿弦声音里透着寒气。

“我不。”

“秦乐乐!你这就叫听话吗?”

秦乐乐还记得这些内容的,挣扎的动作一停,乖乖地让贺卿弦捏着了。

“背着我来酒吧,还准备陪别的男人喝酒,这就是你嘴里的听话?”

“如果你这些行动称为听话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考虑?

“不,不要!”

秦乐乐抱住贺卿弦的手,“我不想陪他们喝酒的,我,我就是进来的送酒的。是他,是他硬要拉着我喝。”

“他还说,还说要是我喝不完,就不让我走。”

“我,我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