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艳骨小说

苏静蕴擦了下眼泪,情绪很低落的拉开车门,急忙坐上她那辆车的驾驶位,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徐良言看着她的车,慢慢的消失在视线当中,脸色阴沉。

她就真的这么不喜欢自己吗?为什要那么倔强,什么都不说出来呢?

徐良言拿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去给我好好的查查,昨天苏静蕴的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有她公司里的财务报表发一份到我邮箱里去。”

“是,徐总。”那边接电话的男人干净利落的回道。

说完,徐良言挂掉电话,神色阴郁。

苏静蕴到了公司之后,看到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每一个都要她决策签字。

坐下来打开电脑,看到徐良言发来的一封邮件,她点开看,是她公司今年的财务报表,还有一个附件是今年她们公司要竞标开发的项目。

原来他早就将她调查的清清楚楚了。这些,是发来向她示威的吧,为什么都要跟她取消订婚了,还不放过她呢?

苏静蕴看了看手指上徐良言为她戴上去的戒指,她想把她弄出来,可她用力拔都取不下来。

人都要散了,这个小东西还不打算离开,这个戒指其实她很喜欢的,白金的环,上面镶嵌这细细的碎玉,中间是一颗蓝蓝的宝石,非常的简单,大方,耐看。

徐良言看着电脑唇边挂着漫不经心的笑:“苏静蕴,你越惹我,把我推远,我就要越靠近你,揭开你所有的秘密,让你支撑不了时,我看你会不会求我。”

看到助理给他发来她昨天的行程,徐良言就怒了,她又跑去医院找乔峥了,一次,两次。

静蕴,我好像和你说过,让你和他保持距离,你为什么还要靠近他。

徐良言眼底的冷意明显,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让乔峥出院了!

当苏静蕴忙完公司的事情时,看了看手上一只淡蓝色简约又昂贵的时间表,指针正不偏不移的指到了7点钟。她赶紧整理完桌子上一些重要的文件,这一个月来,她为了“知法”这个竞标赛,从早忙到晚。

她从包里拿出镜子,化妆盒来,补了下妆,疲惫的神色,被它们一一盖住,添加了许多的精神,直到她觉的满意了,才下电梯,去车库取车,赶去那个跟徐良言约定好的餐厅。

徐良言见到苏静蕴来了才神色渐缓,眼神示意了下她,叫她跟上来。

苏静蕴一边走着楼梯,一边抬眼望着面前男人冷厉的气场,只觉得心尖还依旧盘旋着淡淡的惊慌。

两人选择了一个窗外风景很美的包厢坐下来,苏静蕴正在看着菜单,就听见一声熟悉到了让她厌恶的声音。

“乔大哥,我在网上搜了好久,才找到这家零差评的餐馆的,听说这里的厨师做饭可好吃了。”

听到白颖宁的声音在包厢外响起,苏静蕴伸手就想要将尚未关严的包厢门关好,但在她伸手关门的瞬间,白颖宁的手推开的了包厢门,语气趾高气扬:“我出一千块,你们将这个包厢给我让出来!”

“白颖宁,你这是在说梦话吗?”苏静蕴开口反驳。

白颖宁听到苏静蕴的声音,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见到她坐在包厢内的沙发上,手中翻着菜单,模样一如以往一般的讨厌。

“没有想到姐姐也在这里和姐夫一起吃饭,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一起拼个桌,因为这家店已经没有位置了。”白颖宁望着苏静蕴,开口问道。

苏静蕴心中当然是不愿意和白颖宁坐在一起吃饭,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到徐良言清清淡淡的开口:“好。”

她有些不相信的望着徐良言,明明他对白颖宁也是丝毫没有好感的吧。

但为什么,他居然开口同意了。

他今天不是要跟她谈取消婚礼的事情吗?。难道还要当着白静宁的面来谈?

乔峥坐在白颖宁的身边,望着对面并肩而坐的徐良言和苏静蕴,只觉得每呆在这个包厢里超过一秒都是折磨。

苏静蕴看着乔峥难看的脸色,心里也觉得残忍,但要是这样能够让乔峥彻底死心也好。

毕竟就算是她跟徐良言取消订婚了,苏静蕴也不会和乔峥在一起,在那样的家庭里长大的她,早就已经对婚姻没有了任何的期待,所以她也没有办法回馈给乔峥想要的爱情。

她这样的人,最适合的就是和徐良言两个人做一对相敬如冰的表面夫妻。

徐良言见到心不在焉的苏静蕴一眼,眼底渐渐的聚拢一丝淡淡的寒意,这个女人走神是因为在想着乔峥吗?

他伸出手,拿起茶壶往水杯里徐徐的倒着水,随后停止将水杯放在苏静蕴的面前,同时换掉了她面前的那一杯已经有些凉掉的茶水。

“姐夫对姐姐真的是贴心,连茶水都特意换成温的,怕姐姐喝了凉水会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白颖宁见到话语当中满是刻意的羡慕。

她故意的说出这样的话,就是为了让乔峥更加的看明白,现在苏静蕴已经是徐良言的未婚妻了。

无论他现在心里到底是有多么的放不下,都必须要放下!

“颖宁,有些事你要是不知道内情,还是不要擅自下定论。”乔峥闭上眼睛又睁开,话语当中带着淡淡的不满。

白颖宁见到乔峥话语当中居然还这么的向着苏静蕴,忍不住冷笑一声:“我怎么擅自下定论了,我姐姐和徐先生订婚的事情,在这个城市难道还有哪家豪门是不知道的吗?要是徐先生对我姐姐不是那么的上心的话。

又怎么可能特意在那么重大的宴会上,宣布和我姐姐订婚的消息。”

乔峥没有接白颖宁的话,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苏静蕴的身上,他喝了一口面前有些苦涩的茶水,对着苏静蕴说道:“婚姻这件事是要很慎重的去选择的,不应该为了母亲的喜好而选择,静蕴,你明白的对不对?”

苏静蕴闻言,笑了一下:“慎重的选择又怎么样,当初我爸爸难道不就是慎重的选择了我的妈妈吗?结果换来的是他们两个人做了二十多年的怨偶。”

徐良言见到苏静蕴手抱着茶杯,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愁。

明明苏静蕴是在拿她的父母做例子,但徐良言却敏锐的感觉到了她是在说自己。

徐良言有些不满,她就对她自己那么的没有自信心吗?一次次的贬低自己。

徐良言想到苏静蕴三番两次的去医院看乔峥,她就害怕,害怕这么多年里陪在她身边的人是他,他怕她会爱上他。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的几率很大,他就特别的生气愤怒,当着乔峥的他们的面,直接将伸手将苏静蕴的下巴固定住,随后低头重重的吻了上去。

苏静蕴大惊失色,伸手推搡着面前的男人,他是疯了吗?

这里就算是包厢,但他怎么能够当着白颖宁他们的面,直接的亲上她。

乔峥望着在他眼前亲吻的两个人,心口只觉得闷闷的疼,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过,当他见到徐良言和苏静蕴当着他的面亲吻的时候,他的心居然会疼成这个样子。

他猛然的站起身,伸手拉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白颖宁看了他们一眼,随后也跟着追了出去,她也相信,经过这件事之后,乔峥一定会对苏静蕴彻底的死心了。

徐良言在乔峥走了之后,才缓缓的松开握住苏静蕴下巴的手,

“徐良言,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静蕴简直都要被气晕了,这个男人表面上看着明明那么的高冷派禁欲系,怎么偏偏这么的流氓。

“是不是怕我当面吻你乔峥会生气?你喜欢他?”徐良言伸手摩擦了她绯红的唇瓣,淡淡的开口说道,心里则是汹涌翻腾,他怕他说出来的答案是真的。

“他只是我从小到大的一个好朋友,我不喜欢他。”她从来不喜欢解释,可为什么?对他,她想诚实相待。

听到她的回答,徐良言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一想到今天自己来是约她谈取消婚礼的事情的。他从手提包里拿出几本册子,放到苏静蕴的面前,看到她越往后翻越头痛的模样,徐良言翘起了一个微笑。

是她自己不要他的,现在他就想逼逼她,她有一天撑不住了,肯定会了来求自己的。他想向她靠近,无奈她一直推开他。

徐良言就在旁边一直看着,耐心的等着她的回应。他就不信了,当她看到那份数据时,还敢跟他提取消订婚的事情吗?

“你把这份资料拿给我,是想帮我还是看着看我笑话?”她太惊讶了,他怎么会拿到对方这么核心的资料的,他们内部人员这样不公平的决策,就算是她把这个竞标赛准备的再充分,她都拿不下来。

“只有我可以帮你,条件?”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想玩弄她了,喜欢看她生气的表情,喜欢威胁她,更喜欢她有求于她,这样,他们就一辈子都会纠缠不请了。不爱他,恨也可以,只要她不会将他忘记。

“你觉得现在你除了有自己,还有什么?你可以考虑把你自己给我,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你现在遇到的难题。”

“噢,对了,看在你现在这么需要我,取消订婚的事情我就先不公布。”

“可你要是在敢给我接近乔峥,我就把你公司最核心的资料公布于众。听清楚了没有?”徐良言一手撑着面前的桌面,一手扶住她后面的沙发椅,面目狰狞的怒吼着她。

正好这个时候餐厅里面的工作人员开始正在上菜,看到徐良言这样的动作,听到他正在吼着被他圈住的苏静蕴,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两。

然后迅速点上完了菜,说了句“慢用”怕面前这个发火的男子迁怒到她身上,两只小脚疾步跑了出去。

徐良言看到食物,想到今天早上她没有吃早餐,像她这样的工作狂午餐肯定也以咖啡代替了。

担心她饿的胃痛,只能压住自己心中的火,用稍微缓和点的语气对她说:“先吃饭,那件事情你慢慢考虑,我会等你的,苏静蕴,你这辈子都逃不开我。”

苏静蕴简直没话说了,气呼呼的转过头, 专心吃饭,连一句话都不想要对徐良言说。

徐良言见到苏静蕴不理他,倒是也没有生气,依旧是那么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吃完饭苏静蕴就回到公司,但哪怕做到办公桌前,手中翻着文件,但她却还是不断的想起在餐厅的那一幕。

越想,越让苏静蕴意识到 徐良言性格阴晴不定,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可他说的对,要想让外公这间公司起死回生,只有他可以帮她,如果真到了那样的危机时刻,自己会答应他的要求吗?

“经理,刚才白助理打电话回来说,她要照顾自己的男朋友,所以下午不能够来上班了。”秘书敲门入内,开口打断了她接着要往下想的念头。

听到这件事,苏静蕴本来就混乱的情绪倒是平稳了许多。

“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苏静蕴没有说什么,直接的点头表示知道了。

秘书见到苏静蕴居然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心中的疑惑更加重了,他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对劲。

像是白颖宁这样擅自因为私事不来上班的行为,这个对于连高烧都坚持来上班的苏静蕴来说,简直就是不能够容忍的地方。

……

乔家别墅,乔峥面前放着数个空的红酒瓶,同时另外一只手也不断的开新的酒。

他现在真的不知道他除了喝酒之外还能够做什么,他只想把自己灌醉。

他往嘴里灌了这么多酒,却偏偏只要一闭上眼就能够清晰的再次浮现苏静蕴和徐良言两个人接吻的画面。

“乔大哥,你真的不能够再继续喝了,算我求求你,你就忘了我姐姐吧!她真的不是什么好女人!”白颖宁望着眼前乔峥这伤心的模样,心中忍不住将苏静蕴骂了八百遍。

乔峥睁开眼睛,看着跪坐在他面前的女人,突然面前模糊的女人变得清晰了起来,苏静蕴!

她怎么会来这里,此时的苏静蕴不应该是在徐良言的怀里吗?他一定是在做梦,苏静蕴才不会来他面前,因为她根本就不爱他。

但哪怕只是一个幻觉,乔峥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眼前的幻觉。

“静蕴,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乔峥的手摸上眼前“苏静蕴”的脸颊,那碰触他手心的真实感,让他忍不住心神微颤。

难道说,眼前的人真的不是一个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

白颖宁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到了此时此刻她才终于明白,原来最大的难过不是你爱着的人正喜欢着别人。

而是你爱着的男人居然将你当做是别人,他居然把自己当成了苏静蕴。

“乔大哥,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苏静蕴,我是白颖宁!”白颖宁望着乔峥,眼神当中有对他的心疼。

乔峥上前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白颖宁,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不!我不要听你的解释,你一定就是静蕴。静蕴,你不要骗我了,你明明就知道我爱你不是吗?”

白颖宁抱着乔峥,她不想再听他说有多爱苏静蕴了,于是她微微侧过头,直接的吻上了乔峥的嘴唇。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乔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他当场就愣在原地,无论怎么样都不敢相信,他一直以来苦苦追求的女神居然真的亲了他。

这实在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他呆呆的愣在原地,随后伸手猛然的掐了一把他的大腿根,大腿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瞬间开始变得清醒了许多。

他的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起来,他低眸望着吻住他嘴唇的白颖宁,一下子将她推开了,整个人就像是躲避病毒一样离的远远的。

“白颖宁,怎么会是你!静蕴呢!”乔峥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

白颖宁被男人一把推开,整个人自尊心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她猛然的站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苏静蕴!苏静蕴!你的眼里究竟除了苏静蕴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难道我对你一心一意你都看不到吗?

乔峥,你看着我,我才是最爱你的女人,苏静蕴已经是徐良言的未婚妻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属于你!”

乔峥冷下一张脸:“就算是静蕴她和徐良言订婚了又怎么样,我也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今天和你一起吃饭就是个错误,从今天开始,你最好离我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说什么?难道你从此以后都和我划清界限?”白颖宁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她以为当苏静蕴和徐良言当着乔峥的面亲吻了之后,乔峥无论怎么样也都应该清醒了。

“对!我不可能喜欢你,我也不想要和你有任何的关系,你走吧!”乔峥狼狈的靠在地上,他现在整个人都觉得头疼的要命。

一想到刚才和他接吻的人居然是白颖宁,他忍不住伸手擦了一下唇瓣。

乔峥这样毫不掩饰的动作,无疑是将白颖宁已经破碎的自尊再度的碾压。

她忍住眼眶的泪,直接的冲了出去,将乔家别墅的大门重重的关上。

她绝对不会让苏静蕴好过的,她一定要让苏静蕴尝尝她现在的痛苦,她要让苏静蕴身败名裂后再被徐良言抛弃。

这样她才能够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

她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声音刻意的变得妩媚:“喂,苏总,不知道您今天有没有空,我想要请你吃饭。”

苏静蕴下班之后,白颖宁依然没有回到公司,她跟一个客户约好了谈事情,匆匆的就开车去了海晏酒店。

自从上次在这家酒店里遭遇了王总那样的事情之后,苏静蕴就开始对这家酒店有着不大不小的阴影。

但这次的客户苏总却坚持要在这家酒店谈生意,她没有任何的办法,直接推开1101的包厢门,就见到白颖宁居然也在里面。

见到白颖宁倒是个意外,苏静蕴微微的挑眉。

“苏总好。”苏静蕴对着包厢里一个面容儒雅的男人打个一个招呼,随后眼神落在白颖宁的身上。

“白助理怎么会在这里,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照顾你的男朋友吗?”苏静蕴将包放在沙发上,话语当中特意咬重了男朋友这三个字。

苏总眼神带着点不满的落在白颖宁的身上,手也有点不规矩的握住白颖宁的手:“白助理这么漂亮的人居然都有男朋友了啊,你男朋友真的是好福气啊!能够和你这样的大美人在一起。”

见到苏总握住白颖宁的手,苏静蕴微微皱眉,她虽然不喜欢白颖宁,但同样也不想要看着她在这里被人占便宜。

“苏总,谈生意就谈生意,这样动手动脚恐怕是不太好吧!”苏静蕴的眼神落在苏总和白颖宁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上,话语当中的提醒很明显。

白颖宁闻言非但没有领苏静蕴的情,反而整个人都靠进了苏总的怀里,眼神当中反而有着对苏静蕴的埋怨:“我说苏经理,你未免误会了苏总了,毕竟我和苏总关系一向是很好,握手也不过是朋友两人中的礼貌而已。”

苏静蕴将白颖宁和苏总两人之间的亲密收入眼底,既然白颖宁是自愿让苏总吃豆腐的话,那么她也没有必要说什么了。

“既然这样,那么就当我错了,苏总,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合作了。”苏静蕴抬起头,望着苏总唇角上扬挂着公式化的笑容。

苏总的手放在白颖宁的腰间摩擦:“不用着急嘛,苏经理,生意这个东西,我更加喜欢在吃饱喝足之后再谈,饿着肚子谈生意不管怎么看,都失去了几分意思。”

苏静蕴眉头微皱,不明白苏总这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想要拉长这场饭局,好多吃几块白颖宁的豆腐。

“对啊,苏经理,我同样也认为饿着肚子这是没有办法谈生意的!”白颖宁将脑袋靠在苏总的肩膀上,笑眯眯的说道。

苏静蕴笑了笑:“既然这样,那么就按照苏总说的办了。”

她没有第一时间反对,就是想要看看到底这个苏总想要和白颖宁玩什么花样。

有了上次被下药的经历,这次苏静蕴在饮食方面格外的注意,避免再次被下药。

可吃到一半却也没有见到苏总有任何想要谈合作的心思,反倒是身边的美女多了不少。

苏静蕴实在是受不了包厢里这样的气氛,她知道现在的人都很喜欢谈生意的时候用美女来讨好合作方,但她从来都不屑用这样的手段。

她起身出了包厢想要透一口气,但前脚才走出包厢,下一秒就感觉到脖子处传来一阵痛感,随后眼前一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