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宁孤舟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她捂着肚子可怜兮兮地道:“我只是想要活着,我容易吗?”

宁孤舟冷声吩咐:“来人,去外面给王妃买只鸡回来。”

棠妙心微笑:“我就知道王爷对我最好了!等一下,既然如去了,就多买点东西。”

“醉仙楼这会应该还开着,就去那里买,一份爆炒腰花,一份什锦时蔬,一份飞龙汤,再来一壶梨花白!”

宁孤舟冷眼看着她,她含笑问:“王爷饿不饿,有没有菜要点?我让人一起带回来。”

宁孤舟冷笑:“你还真是适应得快,这么快就把自己当成是王府的主人了。”

棠妙心微笑:“我是王爷名媒正娶的王妃,本来就是王府的主人,这事需要适应吗?”

宁孤舟:“……”

他差点忘了,她一向行事不拘一格。

棠妙心又冲他抛媚眼:“今天是我和王爷的新婚夜,王爷要不要跟我去做一些新婚夜该做的,有益身心的事?”

宁孤舟看着眼前黑漆漆的东西,周身散着凛凛寒气,冷冷地看向棠妙心。

他真是疯了,才会听到她那句话后,鬼使神差地跟她进了刚扑灭火的厨房,挖出埋在灶膛里叫花鸡!

棠妙心对他的反应似乎毫无所察,她拿块石头敲开叫花鸡表面糊的泥巴。

刹那间,香气四溢,宁孤舟的肚子叫了一声,他才想起他今天也还没有吃晚饭。

棠妙心朝他看了过来,他一向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裂痕。

棠妙心笑着撕了个鸡腿给他:“只有外面足够大的火,才能烤出这么美味的叫花鸡!”

宁孤舟寒着脸看向她:“所以厨房的火是你放的?”

“这个真不是!”棠妙心回答:“烧了厨房只是意外。”

真是意外,她把鸡埋进灶里之后就在想怎么救巧娘,她发个呆的功夫柴火就漫延到外面,把厨房烧了。

宁孤舟对她的话一个字不信,冷哼了一声。

棠妙心用肩轻撞了他一下:“虽然我们的新婚夜不小心烧了厨房,但是王爷跟我一起烤鸡,增加夫妻感情。”

“这样的经历既符合传统新婚夜的设定,又有新意,王爷有没有觉得我们的新婚夜特别棒?”

宁孤舟看着她的眼神冰冷:“你如果解不了本王身上的毒,本王不介意把你做成叫花鸡!”

棠妙心伸手摸了一下叫花鸡黄嫩鲜脆的鸡皮。

她娇笑一声:“王爷你真坏!想脱人家衣裳就直说嘛,干嘛说得这么含蓄?”

宁孤舟这才想起叫花鸡是褪了毛的,对应到人身上就是脱了衣服……

他眸光凌厉如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扭头就走。

棠妙心对着他吹了声口哨,凶什么凶?她才不怕他!

她撕下一块鸡肉吃了一口,肉香四溢,她满足的不行。

万户候府,就算棠江仙拼命忍着,也依旧在脸上挠出了两道血痕。

而她的手上,已经被抓得面目全非。

大夫已经来给他们母女看过了,说她们中的是某种毒。

这毒无药可解,但是一般痒上三天自己就会消退。

大夫给她们开了止痒的药,但是效果不明显。

李氏听下人回报今天棠妙心和宁孤舟拜堂时发生的事情,她气得面目狰狞:“棠妙心好大的胆子!”

“她居然连太子的脸都敢打,她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秦王妃了不成?”

她看着棠江仙脸上的痕迹,心疼的不行:“江仙,你可千万不要再挠了。”

“你这样的花容月貌要是有所损伤,那可不得了!”

棠江仙今天早上还没把棠妙心放在眼里,现在却知道她这个从小在庄子里长大的妹妹,不是省油的灯。

她因为身上痒得很,几乎维持不住平时的优雅从容,如花般娇艳的脸此时无比扭曲,丑到极致。

她深吸一口气道:“今天玉公公去秦王府的事情是我向太子献的计。”

“现在玉公公被棠妙心如此羞辱,太子殿下只怕会迁怒于我。”

“母亲,十万两银子只怕还不能把我推上太子妃的位置,还得把棠妙心一起处理了!”

她原本今天是彻底毁了棠妙心的名声,棠妙心以后在京城都抬不起头来。

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棠妙心居然敢当众威胁玉公公。

她更没有料到当初张嬷嬷安排睡了棠妙心的男人,被棠妙心一吓就改了口!

这件事里透着古怪,可是张嬷嬷已经死了,那个男人到底有没有睡了棠妙心她不得而知。

但是她当初给棠妙心下的毒无药可解,只有睡了男人才能解掉,所以棠妙心肯定是失了身的。

李氏点头:“棠妙心就是天煞孤星,你之前和太子一直都好好的。”

“她一回府,太子就对你生隙,这个天煞孤星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棠江仙忍着身上的痒意道:“今晚棠妙心和秦王一圆房,秦王肯定就会发现棠妙心不是处子。”

“别看今天秦王在人前维护了棠妙心,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新婚妻子婚前失贞。”

“秦王暴戾,如果我们候府护着棠妙心,她也许还有活路,现在候府不再护着她,她必死无疑!”

“母亲,你现在就派人给东宫传消息,让他们明天一早就派人去秦王府验元帕!”

元帕上要是没有血迹的话,就能坐实棠妙心婚前失贞的。

秦王就算还想护着棠妙心,只要这件事情一公开,秦王的脸面不保,肯定不会再护着她!

李氏的眼前一亮:“还是我家江仙聪明,想得周全。”

“只要验了元帕并把此事公开,秦王为了脸面也一定会杀了棠妙心!”

棠江仙看向李氏:“母亲,棠妙心也是你生的,你真的舍得她死吗?”

李氏一脸的不以为意:“我生她的时候吃了大苦头,她又是天煞孤星,还克死了你爷爷。”

“她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就是祸害,还不如早点死了!”

棠江仙知道李氏不喜欢棠妙心,却也没有想到李氏这么讨厌棠妙心。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棠妙心是我的妹妹,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她死。”

“可是她实在是太坏了,我给了她这么一桩好的婚事,她不但不感恩,还算计我……”

“算了,她死了之后,我一定会给她买一具上好的棺材。”

李氏感叹地道:“我家江仙实在是太善良了,她那样害你,你还为她打算!”

她说完又开骂:“棠妙心从小在庄子里长大,又野又恶毒,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

“她这样的女儿,我宁愿从来就没有生过!”

棠江仙从来就没把棠妙心放在眼里,今天的事情已经是意外,她不会容忍再有这样的意外发生。

她是候府唯一的嫡女,是集千万宠爱于一生长大的千金大小姐。

棠妙心要是乖乖听话,还有点用处的话,她勉强能容忍棠妙心再活一段时间。

毕竟天煞孤星配残暴秦王,这事能让太子高兴。

可是现在棠妙心不配合,那就给她去死吧!

第二天一早,宫里的嬷嬷就敲开了秦王府的大门,大摇大摆的就往里面闯。

秦王府的侍卫一向只认宁孤舟,哪怕来的朱嬷嬷是皇后身边的大红人也敢拿剑拦下。

朱嬷嬷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当场就教训拦她的侍卫。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宁孤舟,他听侍卫说完情况之后,立即就明白朱嬷嬷一大早来王府的意图。

这些人应该是从万户候府得到的消息,知道棠妙心失了贞,一直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

只是他们千算万算,绝对算不出来睡了棠妙心的那个男人就是他。

他戴上面具寒着脸进了棠妙心的房间,进去后就愣了一下。

只见她毫无睡相地四仰八叉地躺在喜床上。

可能是因为屋里热,她把被子蹬开了。

她只穿了一件绣着兰草的肚兜,露出了如玉般柔滑雪的肌肤,秀气的手臂摊开,如云的秀发铺了一床。

潋滟的桃花眼闭着,没有睁开时灵动和痞气,看起来竟还有几分乖巧可爱。

宁孤舟又想起了那一夜,当时他毒发,身体不能动,眼睛看不见,却能感觉得到贴过来的那具身体的温度。

当时的他又羞又怒,差点被她折腾的走火入魔。

而后随着两人越贴越紧的身体,就是让人难以启齿的滋味。

他隐约还听见她娇媚的声音在自言自语:“老娘是第一次啊!没经验啊!要怎么整啊!”

宁孤舟的喉结不自觉地滚了滚,意识到自己此时失态了,好在棠妙心还没有醒。

他才想完,就听见棠妙心慵懒的声音传来:“王爷,我美吗?”

宁孤舟:“……”

他朝她看去,见她此时已经睁开眼,拉过被子盖住了身体,单手撑着下巴,桃花眼的眼尾上挑,弯成极勾人的弧度。

宁孤舟有一种心事被人窥破的感觉,又羞又恼。

他下意识就想要发火,却又觉得他要是发了火,以她的聪慧一定能看破他此时最真实的想法。

他不想让她知道他最真实的想法!

他端着那张冷冰冰的脸,面无表情地拿出元帕,然后拉起袖子,在手臂上用刀划了一道小口子。

他等元帕染上鲜血后一把掀开棠妙心的被子,准备把元帕塞到她的屁股下面。

他却意外的发现床上有另一块元帕,上面已经染了血。

宁孤舟:“……”

他朝她看去,她也在看他。

四目相对,她轻笑出声:“真看不出来,冷冰冰的王爷还是有点君子之风嘛!”

宁孤舟的脸立即就黑了下来:“你既然准备好了,刚才为什么不阻止本王?”

棠妙心的唇角上扬:“王爷刚才又是撩袖子,又是动刀子的,把我吓到了,就忘记阻王爷了。”

宁孤舟对于她的鬼话一个字都不信,冷哼一声,准备离开。

棠妙心却拉住他的袖子:“等一下!”

宁孤舟冷冷地看向她,她坐起来将他的袖子拉开,从枕头下摸出个瓶子倒在伤处。

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伤口就止住了血,还有愈合的迹象。

宁孤舟有些意外,看向她的眸光里多了几分审视。

棠妙心一向是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会对对方好两分。

虽然她非常不喜欢宁孤舟霸道冷厉的性子,但是两人现在同坐一条船。

也许他们做不到同舟共济,但是她也不会欠他人情。

“好了。”棠妙心把瓶子收了起来:“不会再流血了,就算太医来检查,也会以为王爷的伤口是前几天弄的。”

宁孤舟问她:“你这伤药哪来的?”

棠妙心不答反问:“王爷站在这里是想看我穿衣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