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冯如烟给她准备了一条红色的V字口的抹.胸.裹.臀的短裙,露出大片的圆润和深深的沟壑,裙短的不小心就能看到黑色的保险裤。

虽然显示了她那傲人的胸围,纤细的腰围,和修长的美腿。

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又是出来……卖的!

炎景熙只要想起陆沐擎那富有深意的目光,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猛兽,时刻伏击着,随时能够扑出来,她的背脊就开始发麻了。

“妈,能不能不穿这种裙子出去?”炎景熙撩过额前头发,拧眉问道。

“陆大少爷喜欢性.感身材好的女人,你送出去的礼物他都看不上了,你还不好好努力!”冯如烟数落道。

“但是这次不是去见他的小叔吗?你确定他长辈也好这口?”炎景熙试图说服冯如烟,她往下拉拉裙尾,上面就露多了。

她拉上也不对,拉下也不对。

想想都是醉了。

“陆家不是有头有脸吗?我觉得穿的保守一点可能会更好。”炎景熙紧接着加了一句。

冯如烟犹豫的拧起眉头。

传闻陆少爷这位小叔不近女色,性格薄凉,内敛清冽,很少人能够看透,保险一点也好。

“那你披上一件外套吧。和陆少爷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把外套脱掉。”

炎景熙真想说句,你不做妈妈桑可惜了。

不过,反正跟陆少爷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做什么,冯如烟也看不到啊。

炎景熙又加了一件白色亮钻长款毛绒外套,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在里面。

冯如烟送礼物失败,特意的找了化妆师给炎景熙化妆。

她本来就长的精致,巴掌大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眼眸的眼色是琥珀色的,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妖媚和慵懒,在化妆师的精心修饰下,越发的绝美。

今天晚上,炎瑜城也赶回来应酬,炎景熙安安静静的跟在他们的身后走进包厢。

陆佑苒和陆沐擎都已经在了,说些什么。

陆沐擎坐在主做的位置上,目光扫过炎景熙,一闪而过的惊艳,修长的手指就着烟灰缸点了点烟灰后,靠在椅子上。

冯如烟立马陪笑着,把炎景熙推到了陆沐擎和陆佑苒的中间,谄媚的看着陆沐擎,对着炎景熙说道:“怎么不叫人啊,佑苒的小叔,你也跟着喊小叔吧。”

炎景熙垂着眼眸,乖巧,柔弱,像是第一次见陆沐擎一样的疏离,冷淡。

刚想开口的时候,就听见陆沐擎薄凉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侄女!”

他摇晃着红酒杯,眼里带着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深意。

冯如烟没想到陆沐擎这么不给面子,立马笑着找了一个台阶说道:“是啊,陆总好年轻啊,比佑苒大不了几岁吧?”

“侄子倒是挺大的。”炎景熙轻声嘟嚷了一句,用谁都听不到的音量,被冯如烟推坐在陆沐擎和陆佑苒之间。

炎景熙坐下后,陆沐擎的夹着香烟的手,像是无意的搭在炎景熙身后的椅背上,身体微微的向炎景熙这边倾斜。

炎景熙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混合了危险的烟草味道,一点点的穿入她的鼻子。

他这个手搭在她椅子背后的动作更像是把她拉入他的阵营之中的感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和他是一对,而不是她是他未来的侄媳妇。

可偏偏他很自然的靠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不冷不淡的问道:“在说什么?”

他因为靠的太近,每说一个字,气息就吹在她的耳朵上面。

炎景熙微微歪着头,靠向陆佑苒这边。

冯如烟怕炎景熙惹怒了陆沐擎,警告的眼神投过来。

炎景熙无奈的眯起弯弯的眼眸,带假笑的顺着冯如烟的话说道,“陆先生看起来很年轻,跟佑苒好像一样大。”

“我比他大三岁。”陆沐擎意有所指的答了一声。

门被推开了

从外面进来一个穿着黑色泡泡短裙的少女,指甲上涂着黑色的油彩,轻快的喊道:“爸爸,妈妈,姐夫,小叔。”

她瞟了一眼景熙,眼中不屑,刻意忽视掉,坐到了陆佑苒的身边,对着陆佑苒灿烂一笑,“对不起,姐夫,路上堵车。”

炎景熙慵懒的瞟了一眼笑容灿烂的炎蕊。

姐姐都没有,哪里来的姐夫?

想想,不太对。

炎景熙拧眉,瞪着圆润的眼睛直视陆沐擎。

炎蕊比她小一岁,喊他小叔,他好像没什么不良反应!

唯独针对他。

“怎么了?”陆沐擎惺忪的望着炎景熙的眼睛问道。

他一出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们。

炎景熙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人而已,不想被关注,感觉到冯如烟不悦的目光又看过来,眼眸中闪过狡黠,举起酒杯,看起来乖巧的说道:“我想敬陆先生一杯!”

陆沐擎的眼里掠过一丝晶亮的火光。

盯着她那双晶亮明媚的眼眸,脑子里想到狐狸一词,反而想知道她动怒的反应。

他没有举杯,收回搭在炎景熙椅背的手,把烟拧灭在了烟灰缸中。

炎景熙明着被拒绝了,气氛有些僵硬。

当她想要放下酒杯的时候,陆沐擎又拿起了酒杯,轻轻的摇晃着,像是有可能跟他碰杯。

炎景熙只能在众目睽睽下像是个傻瓜一样等着他的’垂青’。

一秒钟都像是一小时那么的长久。

煎熬,未知的等待。

他就像是一个主宰,把别人完全玩弄在手掌之中。

原本俊俏的侧脸显得凉薄,慢条斯理的侧目,神情慵懒,眼中却掠过一道类似的挑衅,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放下酒杯,说道:“我不随便喝女人敬的酒,不好意思。”

他不喝就不喝,早说就行了,摆什么谱。

他的疏离,他的排斥,通过这句话,勾勒的淋漓尽致。

炎景熙真的是一个很能忍的人,她所有城府,心机,目的,思想,报复都隐藏在看似乖巧的外表之下,等待着有一日蓄势待发,完全摆脱现在的束缚。

眼前这个男人还真有惹怒她的本事。

炎景熙的眼中跳跃着灼热的火焰,熊熊燃起怒火,握着酒杯上的力道很大,似乎把酒杯当成了他的脖子,杯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陆沐擎见她怒了,扬起笑容,倾国又倾城,给她下台,端起酒杯在她的酒杯上轻轻碰了一下,“我敬你吧。”

这个男人绝对就是故意的。

什么叫玩人,玩心,玩气氛,他真是高手。

炎景熙隐藏住怒火,露出更明媚的笑容,主动在举杯过去,毫无违和感的说道:“谢谢。”

碰他酒杯的时候,手上自然的一个滑落。

她手中的酒杯摔在了桌上,酒从桌上掉到他的裤子上。

“天哪,对不起。”炎景熙抱歉的说道,立马站起来,好像很讨好的说道:“我去问服务员要毛巾。

炎景熙说着冲出去,关上门的瞬间,露出狡黠一笑。

谁让他故意玩她的!

她慢条斯理的走去前台,去了前台也不说话,故意等等。

“好玩吗?”炎景熙听到熟悉的声音,感觉到脖子上一股温暖的气流,熟悉的雄性气息靠近,她转眸,看到陆沐擎就站在她的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看来,他知道她是故意的了。

她也不否认,抬起下巴,理直气壮的回复道:“谁让你先玩我?”

“玩?”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晶亮的异色,伸出长臂,宽厚的手掌搂住炎景熙的腰,转身,往前一步,把她顶在前台旁边的墙面和他的身体之间,沉下眼眸,多了几分野兽锁住猎物的危险,“知道什么是玩吗?”

炎景熙下意识的推着他的胸口,感觉到他强健的肌力,以及咚咚咚的心跳,缭乱了她呼吸的节奏。

陆沐擎看着她拧起的眉头,眼里讳莫如深的暗沉,渐渐的连表情都邪魅起来。

他的另一手缓缓的落在她绒毛外套第一个纽扣上。

炎景熙的心一下被揪了起来,身体僵直,气息紧张的压在喉间,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慌。

陆沐擎微微的扬起嘴角,轻飘飘的语气说道:“男人玩女人,是要把女人放在床上,一件件一件的脱掉女人的衣服。”

他修长的手指解开她衣服领口第一粒纽扣。

炎景熙没想到他真做,下意识的去打掉他的手。

手还没有碰到他的,他如若洞悉一般,握住她的手腕压在她的头顶,大掌按在她的腿上。

灼热的掌心温度传到她的肌肤之上。

他的手掌如同带着魔力往上,所到之处,一股麻麻的感觉,陌生的袭击着她颤抖的身体。

“陆沐擎,你住手。”炎景熙紧张的喊道。

陆沐擎的手掌停留在她的安全裤下沿边,猛然的握住她的腿侧,拉进。

炎景熙吓一跳,撞到他的怀中,对上他愈发邪佞的眼睛,似乎带着潋滟之光,倒影出脸色绯红的她。

炎景熙心慌的扭动自己的身体想要挣脱。

陆沐擎轻笑,口气玩.味了起来,“你越是扭动,一般会进的更深。”

炎景熙怎么觉得自己现在扭,是对号入座啊。

她蓦然停止了动作,抬头,睁着一双带着火焰的气恼眼眸锁着陆沐擎。

他的笑容扬的越发的愉悦,“小熙,你还觉得我刚才在玩你吗?”

小熙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丝毫没有半点违和感,好像他们认识很久,已经很亲密一样。

炎景熙说玩,或者不玩,都对自己不利,猛然的抬脚踩在了陆沐擎的皮鞋上。

她穿的是高跟鞋,落脚很重。

那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