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吸蕊妃的奶头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房间内,欢声笑语,没几下糕点就全数落入她们二人的肚子。

其实这糕点哪里是她沈欣荣做的,而是张氏为了今日这一出,特意找人做的,所以沈欣荣也被这五颜六色的糕点,给牵绊住了。

“撕……妹妹,姐姐有些头昏,要不你们自便,我先去睡会。”

吃也吃的差不多了,估计毒性这会就该发作了,只是这沈欣荣还真够歹毒的,竟然敢在这糕点里下媚药,想要毁掉她的清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

今日在前厅,她就没和沈欣荣计较,没想到这一次她竟这么歹毒,连媚药这种东西都给用上了。

她可知道,这媚药一旦种下,就无解,除非是和别人行鱼水之欢,否则很有可能会暴毙而亡。

这可不能怪她,她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姐姐不舒服吗,那妹妹扶你进去休息。”沈欣荣装着一副很是担忧的模样搀扶着沈瑶,实则内心早就乐开了花:“杏儿,快去请大夫。”

“是,杏儿这就去。”杏儿心领神会,其实在来的路上,小姐就已经告诉了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说是给沈欣若请大夫,其实是去叫那个事先准备好,为沈欣若破身的人。

一个傻子,也妄想嫁给楚少阳做正妃,她倒要看看,今日被人破身以后,楚少阳是不是还能按耐得住。

“姐姐……我的头怎么也很晕,而且还有些热。”

这边沈欣荣刚扶着沈欣若进入了里屋,就发现自己也开始头晕目眩,而且身体还传来一阵阵燥热。

她这是怎么了?

“哦,既然妹妹不舒服,要不先让妹妹躺一下。”

看来药效已经发作了,只可惜沈欣荣的功课没做全,不知道服下这媚药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可是……”

沈欣荣此刻意识还算清醒,并没有忘记,她此次来这里的目的,所以她还在挣扎着。

“没事的,这床这么大,我们可以一起躺下。”

既然沈欣荣有疑惑,那么她就以身作则,让她无话可说。

果然,听到沈欣若这么说,沈欣荣放弃了最后一丝的理智,想着,先躺一会,等贴身婢女杏儿来了,她就起来。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躺,竟然让她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纤细白皙的手指,拼命的拽着心口的衣衫。

“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还挺歹毒的。”

刚刚这女人的一切,他都尽收眼底,没想到这女人狠起来,一点都不比男人差。

看来今日这一趟没有白来,免费看了这么一场精彩的戏,更让他多了解她一些。

“我给过机会,是她自己不珍惜,更何况害人终害己,如果今日要不是我发现的早,现在躺在这里的,可能就是我了。”

不是她心狠手辣,是沈欣荣这个女人心眼太坏,毒药是她带来的,也是她放的,现在更是她自己吃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房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沈欣荣此刻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拼命的用手拽着她自己领口的衣裳。

见状,男人赶忙侧过了身子,避免了这一种不雅的画面,可他的动作却看傻了沈瑶。

刚刚这男人在她洗澡的时间闯进来就算了,还那么理直气壮,气定神闲,现在怎么看到沈欣荣,就怂了。

“砰砰砰……”

沈瑶这边刚准备调侃面具男人一番,那边房门再次被人叩响,见状,沈瑶赶忙一把拽着男人的大手,准备躲进衣柜。

找个时间,再出去是不可能了,不然很有可能让人发现端倪,不过房间这么大,躲起来一定没问题。

“喂……你干什么。”男人没想到沈欣若会突然拽住他的手,让他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嘘,小声点。”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难道他是聋子,没听见外面来人了么,竟然还叫的那么大声。

要是敢破坏了她的好事,她一定找点毒药把这家伙毒哑。

“傻女人。”

看到眼前的衣柜,男人一脸无奈,忍不住小声的抱怨了一句,然后突然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带着她一个纵身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沈瑶被面具男人的动作,弄得完全愣了神志,直到落地半分钟以后,才缓过神绪。

靠翻,她也能从窗户翻出来,只是那样时间来不及,而且响动太大。

没想到古代的武功这么厉害,竟然可以悄无声息的从窗户翻出。

“小美人,你在哪儿?”

男人一身粗布麻衣,不但看上去五大三粗,而且长得很是猥琐。

这个可恶的沈欣荣,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竟连这种极品也能找的到,看着这男人,她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恶心’。

不知道等沈欣荣爽完以后,看见这男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反应。

男人畏畏缩缩的靠近床铺边,那哈喇子流满一地,瞬间让沈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哦米拖佛,罪过罪过,菩萨莫怪,这可都是她自找的”。

沈瑶一边小声的嘀咕着,一边透过镂空的窗户看到,刚刚还畏畏缩缩的男人,瞬间变成了猴急猴急的。

“我说你好歹是个姑娘,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没事竟然偷看这些。”

男人面具下的脸拧成麻花,他一个男人看到这些都脸红,没想到她一个女人,竟然还看得津津乐道。

她到底是不懂这些鱼水之欢,还是说她压根就不是个女人。

“哟,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刚刚是谁偷看我洗澡的。”

他们这不是还没开始嘛,有什么好害羞的,更何况这男人刚刚还偷看她洗澡呢,她没找他算账就不错了,他现在竟还敢倒打一耙,拐弯抹角说她不知廉耻。

“我……”

男人突然感觉自己百口莫辩,刚刚的确是他闯入了她的房间,可谁会想到她会在大白天洗澡。

更何况他也是担心沈欣荣会对她不利,才会闯入的好不,只是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这种身份,他又该如何开口告诉他呢。

被面具男人这么一说,沈瑶也没好意思在待下去,于是转身就准备要走,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里面的两人竟然会发展的如此迅速。

沈欣荣的叫声又痛苦又兴奋,给人一种感觉‘痛苦和快乐并存着’。

古人说的‘不淫则以,一淫惊人’,想必就是这个道理吧。

见状,沈瑶加快了脚上的步子,而脸也在不知不觉中红到了耳根,可尽管这样,那撩人的叫喊声依然充斥在耳畔。

该死,本以为这些画面和叫喊声,她会无动于衷,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尴尬,早知道她就应该早点离开才对。

此刻面具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虽说他现在已经成年,可他依然还是童子之身,听到这样诱惑的声音,身体难免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尤其是他身体里的血液,躁动不安。

“撕……小姐,你怎么出来了,这位是?”

阿莲一脸懵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挠了挠她那沉重的脑袋瓜子,到了此时此刻她还不清楚,刚刚她怎么就睡着了。

还有小姐身边的面具男人是谁?为何她从来没见过,莫非是太子楚墨尘,怕被人看见特意带了个面具?

“这个你就当没看见就好。”听到莲儿的话,沈瑶忍不住回头撇了一眼面具男人,然后接着道:“我出去一下,一会你去门口站着,不管谁来都不让进,也不要和她们说的太多。”

为了让事情看起来更加逼真,沈瑶将阿莲都派上了用场,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糊弄过去。

“好!”

经过两天的相处,阿莲已经习惯了沈欣若的吩咐,她照做的习惯,现在甚至都忘记问为什么。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还想留下来吃晚饭?”

要不了多久,和沈欣荣串通的人就会过来抓奸,要是让人看到这面具男人,那到时间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果你愿意,本公子倒是很乐意吃过晚饭再走。”

男人勾起了面具下的嘴角,可他的话却气的沈瑶半死,就差直接上前一巴掌将男人拍死在地上。

“好了,本公子今日还有事,就先行一步,改日再来看你。”

面具男人说完,脚下生莲,一个飞身就消失在了原地,今日他来就是为确保沈欣若的安全,不过看来是他多虑了,他的到场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看着男人消失的地方,沈瑶一抽一搐着嘴角。

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嘛,果然牛逼,说不见就能不见。

这边沈瑶刚送走面具男人没多久,那边就听到院子里传出了刺耳的吵架声,这让她忍不住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鱼儿已经上钩,等下就该她上场了。

人还没到,她就听见张氏的声音:“贱婢,你给我让开,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那是赤.裸裸的威胁,阿莲虽然害怕,可却并未退缩,展开着她那纤细的臂膀,挡着那声势浩大的人群。

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挺衷心的嘛。

争吵声越来越大,可沈瑶却不急着现身,她站在旁边的拐角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