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学人妻熟妇的激情 强奷皇后娇呻浪吟前后夹击

“我也加入。”清冷的声音响起,众人的手停顿了一下,意外的看向主动加入的陆盛霆。

程丹丹反应慢了半拍儿,这还是高冷的陆盛霆么?

“当……当然可以。”

乔汐眉头微蹙,这陆盛霆想要怎样?

几轮下去只是陆盛霆旋转,偏巧不巧的都指向乔汐。

“陆总,轮到你问乔总问题了。”程丹丹好奇的看着两人。

陆盛霆的手指敲打在桌面上,一下,两下,三下,众人都在等着他问问题。

乔汐抿着嘴唇,这陆盛霆不会说出两人之间的关系吧。

讥讽的笑了一声,怎么会呢?他不是一向厌烦她,讨厌他一直跟在身后么?

好不容易甩掉了,怎么还会在众人面前提起?

女人嘴角讥讽的笑容刺痛了陆盛霆的眼,原本要问出口的原因,也在这一刻吞了下去。

“这五年,过得可还好?”

乔汐愣了一下,这陆盛霆也会有关心人的一面?

“当然好,外面的世界真大,以前眼界太小。”

“眼界小?”陆盛霆的声音有些低沉。

乔汐轻轻地将秀发掖到耳后,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陆总,这……好像是第二个问题吧。”

看着女人那挑衅的目光,陆盛霆冷笑一声。

手腕微微发力,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又是乔汐。

乔汐眉头微蹙,这陆盛霆是故意的。之前对她爱答不理,现在何必又要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模样?

“听说乔总以前追一个人,追了整整五年,好不容易费尽心思的成功,可是为什么又要离开呢?欲擒故纵?”

“欲擒故纵?他可没有那么重要,以前没见过多少男人,后来发现也不过如此。”

“国外的不一般?”

“和之前的比,真是样样都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皆是火药味。

陆盛霆眯着眼,这个女人的嘴巴居然如此的尖酸刻薄,五年前怎么没有发现?

这五年别的本事没涨,这嘴皮子倒是厉害,可是不得不说,她越是这样,陆盛霆就越是好奇,难道说这是她的新手段?那么她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到底在玩着什么花样。

易傲轩等人有些尴尬的看着这场唇枪舌战,看来两人以前可不是什么所谓好友,不是仇人就不错了。

欧慕风哈哈大笑:“小汐,你以前看人的眼光可真不行啊。”说完,还挑衅的看了看陆盛霆。

后者眉头微蹙,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成?都是乔汐说的?

“回头是岸,也不晚。”

如果可以,乔汐宁可选择不认识陆盛霆,他是她的恶魔,最大的恶魔。既然让她重生一回,又怎么会和他再次牵扯上恩怨?

女人俏皮的笑了笑,可是这笑容落在陆盛霆的眼中,却是如此的刺眼。

陆盛霆面无表情的看着女人,冷哼一声,他陆盛霆哪里不如那个纨绔子弟?

两人四目相对,屏蔽周遭的人和物。

清冷的眼眸没有一丝波澜,拒人千里让陆盛霆感到陌生,这还是当初的乔汐么?

五年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一个女人改变了这么多?

叶薇晗重新回到包厢的时候,手上拿着两盏小巧的杯子,纯银打造的背身,看起来十分的高端。

看着对视的两人,手中的酒杯晃动了一下,银白色的液体低落出来,眼中闪过怨毒,这两人绝对不可以藕断丝连,明明陆盛霆不爱她,为什么时隔五年一回来,他就如此的上心?

是真的不想爱么?这整整十年来,叶薇晗第一次开始怀疑陆盛霆的心了。

只是这次的怀疑让她根本就不敢赌,她赌不起。

还有肾脏那件事儿,乔汐全部都知道了么?捏着酒杯的手因为用力而有些苍白。

叶薇晗走到乔汐身边,将一盏小杯子递给乔汐。

“小汐,这次回来,我们喝一个喝好酒吧,以前的不愉快都忘了好吗?”

说着,目光飘向陆盛霆,眼中充满浓浓柔情。

乔汐淡然的笑了笑:“还是不要喝了,谁知道叶影后会不会在里面下东西,到时候昏迷了被窃取了身体器官,可就得不偿失了。”

叶薇晗嘴角抽动了一下,那件事情,她到底知道了多少?难道她已经知道当初和顾铭泽的计划不成?

在乔汐和陆盛霆结婚之后,她和顾铭泽便着手研究怎么对付乔汐,最后还是机缘巧合下看见了一片新闻,才决定骗取她的肾。

这是这件事情还没等实行,她就已经走了,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既然乔汐都知道了,那么陆盛霆……

女人的睫毛颤抖了两下,被乔汐捕捉个正着。

这一世重生,叶薇晗的心思一看便知,五年前陆盛霆对她爱搭不理,叶薇晗都会下手,更何况现在男人对她很是感兴趣儿的模样?

“小汐怎么还是喜欢开玩笑呢?我又不是倒卖器官的人贩子。”叶薇晗捂着小嘴,嘿嘿的笑着,说罢,便将自己的酒一饮而尽,饶有兴趣儿的看向乔汐。

“她不胜酒力。”陆盛霆突然开口,乔汐从小儿就不胜酒力众人皆知。虽然对她关注不多,但是这件事情还是知道的,可是他不知道,这些年乔汐的酒力可不是以前能够比的。

叶薇晗捏着空酒杯,低垂着头,这是在关心她?

“陆总还真是会心疼人儿,就连我不胜酒力都清楚。”乔汐故意说得如此暧昧,她今天就要看看,这叶薇晗的忍耐力,到底有多大。

叶薇晗的脸色变了变,眼底一抹幽怨闪过。

“小汐,我替你喝。”欧慕风的手指刚碰到酒杯,就被陆盛霆给抢了过去。

“我想,这杯酒我比你更有资格。”

在看到欧慕风居然替乔汐拦下来,愤怒的将指甲嵌进肉里。

他算什么人?替他老婆挡酒?

陆盛霆的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当着女朋友面,为别的女人挡酒,语气中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陆盛霆和乔汐,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瞬间在所有不知情的人心中升起一个问号。

欧慕风抱着肩膀,也不和他争。

就在陆盛霆要一饮而下的时候,叶薇晗一下子拍掉了男人手中的杯盏。

漂亮的纯银杯盏在地上滴溜溜的转着,里面的透明液体撒了一地。

陆盛霆皱着眉头看向叶薇晗,后者抿着嘴唇,显得有些惊慌:“这是给女人专用的补酒,男人喝了,对身体不好的。”

伸出小手,轻轻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知道能否瞒过陆盛霆。

可是心底除了惊慌,更多的还是愤怒,陆盛霆何时为乔汐挡过酒?为什么都变了,所有人都变了?

男人的眼眸眯了眯,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而乔汐则是勾起了嘴角,看来这杯酒里面,果真有问题,这叶薇晗还真没让她失望,一如既往的歹毒。

五分钟后。

叶薇晗的身子有些发烫,裸露在外的肌肤逐渐变成粉红色,一抹红晕浮上小脸儿。

体内的气息有些躁动,喉咙发涩,嘴唇发干。

看向陆盛霆的眼神有些迷离。

主动地靠向男人,将小脸儿靠在陆盛霆的肩膀上,一遍一遍的蹭着,小手更是不安分的在男人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游弋着,就像是烈火靠近清泉一般,肆意的索取着。

陆盛霆眉头紧锁,脸色铁黑的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叶薇晗。

这边的异样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注视。

程丹丹手中的筷子啪嗒一下掉在桌子上,张大嘴巴傻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

“这……这什么情况?”

听闻骚动的乔汐,看着反常的叶薇晗,满脸戏谑的看着好戏。

易傲轩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咳咳,陆总,我看大家也都和得差不多了,再喝下去也就醉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

陆盛霆脸色难看,抱着手臂的叶薇晗,此时早就失去了理智,柔软的身子恨不得挂在男人的身上。

“盛霆哥,抱抱人家嘛。”嘟嘟着小嘴,媚得出水儿的声音,让众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拉扯身上的抹胸裙子,白的发光的肌肤眼看着就要乍泄。

周遭的男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薇晗。

众人心中的女神形象,可是都在这一刻销毁殆尽了。

“叶薇晗!你在干什么!”

陆盛霆眼疾手快,迅速抓住女人的手。凭他们两人的关系,怎么能看着她当众出丑?迅速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盛霆哥,人家想要嘛~”

乔汐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偷鸡不成蚀把米,这说的也就是叶薇晗了。

“原来陆总,喜欢玩刺激的。比我这个经常混夜场的还要放的开,看来真是同道中人。”

欧慕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陆盛霆。

这种打量让陆盛霆如坐针毡,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什么时候在乔汐面前这么丢人过?

陆盛霆抱起叶薇晗往外走,刚一推开包厢的门,一阵咔嚓声,闪光灯,齐刷刷的照向两人。

“盛霆哥,好热的。”

叶薇晗当着众人的面开始脱衣服,任由旁边几个人拦着都拦不住。

众目睽睽之下,行为如此不举。

陆盛霆的脸色从没有像现在这么黑。

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看向这方的乔汐,抿着单薄的嘴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四目相对,不肯退让。

小小的身子站在人群之中,目光直视那个站在灯光下的男人身上。

棱角分明的脸庞,精致的五官,和眉宇间的冷漠,都是那样的熟悉。

一双肉呼呼的手掌,死死地抓住衣角,强行压制内心的激动。

妈咪隐藏的秘密,好像都要在这一刻被发现了。

小身子躲在人群后,看着里面嘈杂的一切,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为什么那个男人身边站着别的女人?难道是抛弃妈咪,移情别恋了不成?

“这叶薇晗,这次算是丢人丢大发了。”欧慕风坐在轿车里,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这才没多大功夫,叶薇晗的事情就已经上了新闻,旁边赫然站着护着她的陆盛霆。

虽然打着马赛克,但是也逃不了网友敏锐的眼睛。

“乔汐,你这一手儿做的让我刮目相看啊,原本还在担心你应付不来,看来是我小看你了。”欧慕风对着乔汐竖起了大拇指。

可是乔汐却是摇了摇头。

“这件事儿,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

这一次哪怕是欧慕风,也愣在了原地。

如果不是乔汐,那还能是谁?

坐在乔汐怀中的乔翌晨,却是兴奋地挥舞着小手:“是我,是我啦。”

“是你!”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充满了质疑。

只见乔翌晨骄傲的扬起小脑瓜,厚重的刘海随之而动。

“我看见那个坏阿姨在被标了记号的酒杯里撒上了白色粉末,谁知道她要做什么坏事儿,我就趁她不注意,将两个杯子的粉末调换咯。”

乔翌晨在看见叶薇晗的时候,就悄悄地跟在身后,眼看着她去后厨,找了两个精致的酒杯,更是在上面撒上了之前的药粉。

“调包了?”欧慕风挑了挑眉头,疑惑地看向乔汐。

“妈咪那么聪明,才不会轻易就中招呢,我不过是顺便帮妈咪出口恶气而已。”

乔汐看着妖孽般的儿子,这真的是不到五岁的孩子?

这手段,这机智,可是一点儿都不比她差,果真基因是个很巧妙的东西。

乔汐宠溺的揉了揉小男孩儿的头。

自己这个儿子,可不简单。

可是这个时候,乔汐和欧慕风都还没有想到,为什么乔翌晨会认识叶薇晗,即便是看见下药,也不会多管闲事儿的。

一个从未见过叶薇晗的小孩儿,怎么就会将事情坐的如此滴水不漏。

因为法国公司的缘故,欧慕风和程邵杰将两人送回公寓酒店,便早早地离开。

乔汐看着已经在怀中睡着的小男孩,漂亮的小眉头微蹙,不知又做了什么让他纠结的梦,伸出葱白小手将乔翌晨厚重的刘海捋了捋,抚平眉间的褶皱。

精致的五官,简直和陆盛霆一模一样,就连皱眉的模样,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明明没有在一起生活过的两人,却是有着这么多相同的地方,这难道就是血缘么?

“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

每一次看到这样的乔翌晨,乔汐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不光让他从小没有父爱,更不能长时间的陪在他身边。

别人家的四岁小孩子,还在父母的羽翼下玩耍,而乔翌晨却是被迫早早地去面对超过他年龄的东西。

可能是女人的抚摸惊醒了小奶娃,揉搓着迷离的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着:“妈咪……我们到家了?”

乔翌晨睡眼惺忪的环顾四周,发现已经在自己的寝室了,而是摇晃着爬起来,将胖乎乎的小身子往前探了探。

精致的小鼻尖嗅了嗅,有些嗔怪的说道:“妈咪,你又没少喝酒。”

“没办法,我要赚钱养家啊。”

“也是,我还要负责貌美如花呢。”乔翌晨正儿八经的摸着光滑的下巴说道。

这乔翌晨,真不知道这调皮的劲儿随了谁?

就在乔汐腹诽的时候,乔翌晨突然跳了下来,屁颠屁颠的摇晃着小屁股跑到厨房,颤颤巍巍的端着一个碗过来。

“妈咪我就知道你会喝酒,诺,给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