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欲妙体无删减全文下载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总算是清净了一点,赵凝儿满意的露出了笑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中。

“公主,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一旁的春兰看了她做的事情以后,也是被惊到了,好说歹说,那灵溪也是王爷的侧妃,就这么被打发了出去,岂不是不给王爷面子。

“这又有什么?”赵凝儿摊摊手,表情无所谓的说:“反正我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他理所应该尊重我,灵溪最近做了太多的错事,我把她打发出去也是应该的。”

春兰点点头,明白了赵凝儿的意思,没有再多问什么了?

而灵溪一个人离开以后,她一手捂住了胸口,表情痛苦的哭了出来,她现在就是一个孤家寡人,根本不知道前路会有什么危险等着她。

灵契国皇宫。

谢寅有一点焦躁,他都来了几日了,虽然他们都好吃好喝的待着自己,可是他还是想要回家。

他本就是天骐的人,为什么非要让他来灵契国。

淳于铃音从门口走了进来,她今天穿了一件粉色的抹胸长裙,衬托的她的皮肤越发的白皙,就像是一株含苞待放的玫瑰一般。

在看到她以后,谢寅有一点无奈的走上前去,开口劝说着她:“公主,我来这里也有几日了,您到底是什么打算?”

淳于铃音看着对面的男人,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从看到他以后,她的一颗心就像是长在他的身上一样,他英俊的模样,还有矫健的身姿,全部都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根本就让她难以忘怀。

他们灵契国,一向是民风开放,就算是女子主动一点,也没有什么,更何况她是公主,也是金枝玉叶,她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谢寅,你觉得我们灵契国如何?”淳于铃音眨眨眼睛,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

谢寅觉得有一点不耐烦,她分明是答非所问,不过谢寅还是客气的回答了她的问题:“自然是好地方了,风景秀丽,而且地杰人灵。”

原来如此,地杰人灵,这话是不是用来形容自己的啊?淳于铃音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心中很是开心,她快速的走至男人的身边,温柔说道:“谢寅,所以你刚才也是在夸本公主了吗?”

“可以这么说吧。”谢寅尴尬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头,眼底多了不悦的神色,显然,他已经不想陪着淳于铃音继续打太极了。

“公主,我想要回天骐,若是你对我们国家有什么不满,我们可以放在明面上说,岂不快哉?”谢寅一脸正色的看着她。

淳于铃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这是想要离开啊?她可不愿意。

顿时,女子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不满的盯着对面的男人,淳于铃音双手抱肩,神情倨傲的说:“谢寅,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在我们这里待的不痛快吗?实不相瞒,我这里可是什么都好,日日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还想要离开?”

果然是她,说不了几句话就暴露了本性。

谢寅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眼底皆是不耐烦的光芒,他目光如炬的盯着淳于铃音,据理力争:“公主,你对我好,这种感觉就像是我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宠物一般,我不喜欢,我只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我也有自己的亲人,你们这么扣着我,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淳于铃音可不愿意听他说这些大道理,她只明白自己的心意和想法,从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这个说法,既然如此,她就是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谁都没有办法拆散他们。

“好吧,既然你把话都说成了这样,那本公主也不和你兜圈子了,我喜欢你。”淳于铃音很是大胆的说。

“什么?”谢寅也是第一次被女子表白,他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皆是不敢置信,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淳于铃音看着他这个模样,不由得笑了出来,她把手被在自己的身后,欢欣雀跃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脸真诚的开口:“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吓成这个模样,放心,没有什么,我就是喜欢你,我觉得喜欢一个人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可以陪我一起留在灵契国,在好好的享受生活,锦衣玉食,还有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好玩的,只要是你想要,全部都给你,你觉得如何?”

谢寅觉得她说的话,简直就是对自己侮辱,他堂堂七尺男儿,居然需要依附在一个女子的身上,未免也太可笑了。

“不可能。”谢寅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表情不悦的制止:“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更不想和你有什么故事。”

说罢,谢寅就把头转了过去,看这个模样,他已经是对于淳于铃音厌恶至极。

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抛弃自己的一番好意。

“你说的是真的?”淳于铃音的身子都在不停的颤抖,眼底闪过一抹痛色,随后咬紧了自己的唇瓣,凶狠的盯着他。

若是自己不能和他在一起,就毁了他。

拿起了一把匕首,淳于铃音快速的走至他的身边,将刀尖抵在了他的喉咙上,只要是她轻轻一划,这个人必然就命丧于此。

可是真的要到下手的那一刻,她反而是害怕了,不知道如果真的杀了他,自己会变成如何?

反而是谢寅,一副淡定的模样。

他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愿意再去看淳于铃音,反正像他这么活着,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你怎么不反抗?”看着他一心求死的模样,淳于铃音也是觉得特别的奇怪,她的手掌都开始不停的颤抖,连忙那拿下了威胁他的手掌,有一点紧张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和你如此纠缠下去,还不如死了算了。”谢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决绝的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和她有什么交流。

哼,他居然如此羞辱自己,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他越是这样,淳于铃音越是想要把他留下来。

此时,淳于铃音突然想起来一个办法,或许,她可以下毒,让他失忆,为自己所用。

“谢寅,好话都已经说了,你一直都不愿意答应,本公主也懒得计较,事已至此,你就路遥怪罪我心狠手辣。”丢下这句话,淳于铃音决绝的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谢寅变了脸色,他似乎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或许,这个女人又想出什么对付他的法子了。

此时,淳于铃音走至了自己的寝宫,她让丫鬟把国师找了过来。

想要让谢寅完全的听命于她,还得让国师找相应的法子才行。

片刻以后,一个白发白髯的老者走了进来,他身穿藏蓝色的长袍,表情淡漠,通身有一股仙气。

看到淳于铃音以后,老者打算去行礼。

“国师免礼。”淳于铃音挥手免去了他的请安,直接开门见山道:“本公主让你过来,是想要求国师的一个法子。”淳于铃音的脸庞微微泛红,随即微笑着看着他。

“公主可是想要知道如何让那谢寅听命于您?”国师笑了一笑,已经知道她的意思。

“对啊。”淳于铃音看起来有些许的紧张,她快速的走至国师的身边,急切的问:“您可是有法子?”

“那是自然,只要是公主想要完成的,老朽定然是要完成。”说着,国师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只精致的碧绿瓶子。

“这个是什么?”淳于铃音有一点好奇的把东西拿了过来,她听说,国师这段日子一来一直都在闭关修炼,好像是研究出来一种可以让人失忆的药水,应该就是这个吧?

“忘魂。”国师抬起眸子笑了出来,对着淳于铃音介绍:“这个药水可以让人失去记忆,若是使用得当的话,公主完全可以在对方的脑海之中植入自己想要的记忆。”

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淳于铃音一开始知道国师的确是能人异士,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药材和发明,没有想到,这个药水还可以控制人的心魄。

不过,淳于铃音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若是谢寅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她岂不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国师,本公主不希望他一点意识都没有,你明白吗?”淳于铃音颇为担心的说。

“若是公主觉得不满意的话,可以减少用量。”国师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主动告知她需要注意的事项。

听了以后,淳于铃音觉得此事可以行得通,变点头应了下来,她将瓶子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随后对着国师点点头道:“多谢您了。”

“举手之劳,公主日后若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直接问老朽就可以了。”国师眼角含笑,毕恭毕敬的回答,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

淳于铃音觉得甚是满意,她立马把药水倒在了酒杯之中,打算哄骗谢寅喝下。

谢寅如今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才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忽而听到一阵脚步声,他蹙眉回眸看去,发现是淳于铃音走了过来。

顿时,谢寅的表情冷了下去,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就是淳于铃音。

看着他这个模样,淳于铃音也是不舒服,她的眉头皱成一团,随后坐在了他的对面,很是不高兴的问:“怎么?你就这么讨厌和我在一起?”

“也没有。”谢寅垂下眸子,不愿意和她对视:“公主,若是你被别人困住,肯定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

淳于铃音的脸色变了一点,她似乎是想要发作,可是想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脾气给压了回去,只是笑了出来,把自己手中的佳酿拿了出来,笑眯眯的说:“何必这么疾言厉色,你来这么久了,都没有和我好好的喝一壶,这是你们天骐的美酒,不如喝一点?”

“在下不想喝酒。”显然,谢寅不愿意给她这个面子。

这下,淳于铃音是再也笑不出来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非要如此对待她。她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居然被别人如此对待,说出去也是不好听啊。

“谢寅,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若你今日不答应,我定然是不会放过你。”淳于铃音的眼底多了一抹冷光,她握紧了拳头,看这个模样,应该是要动手。

谢寅也不畏惧,他只是淡定的闭上了眼睛,看这个架势,是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看着他这样,淳于铃音当真是生气极了,她的脸色铁青,随后把酒扔在了桌子上,她本想要离开,可是转念一想。

她不是一直都想要让他听话吗?既然如此,就不能太过矫情,还是好好的让他把这药水喝下去的好。

淳于铃音眨眨眼睛,只能把脾气都收了起来,她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再一次走回去:“谢寅,你不要生气了,其实,我今天是过来和你道别的,只要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让你离开。”

闻言,谢寅颇为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之中皆是不敢置信,他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放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说的是真的?”谢寅的眼神之中皆是不敢置信,随即问道。

“对啊。”淳于铃音颔首回答:“你看你现在的模样,整个就是一个木头人,都这样了,我还留着你干什么?没有一点意义,所以我决定,放你离开。”

“不过,我们认识一场也是不容易,所以你把这杯酒喝了,我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你说可以吗?”淳于铃音就像是放弃了所有的希望一般,回眸对着他说道。

若是这么一说,谢寅倒是觉得有些许的可行性,他巴不得可以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好啊,一言为定,希望公主不要轻易的反悔。”谢寅看了她一眼,眼神坚定的说。

“一言为定。”淳于铃音点点头,随后笑了出来,她快速的把酒放在了他的面前,看那个架势,是要盯着他把酒喝下去。

她今天的举动实在是有一点反常,谢寅觉得有些许的奇怪,他的眸光也是闪烁了一下,半信半疑的端起酒杯,在喝酒的时候,故意把大半的酒都洒了出去。

淳于铃音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还以为他把酒喝了进去,她颇为满意的笑了出来,眼底闪过些许的笑意,随后捂住了自己的唇瓣,凝视着他的脸庞道:“谢寅,这杯酒如何?”

“入口甘甜,极好。”谢寅就知道她诡计多端,根本就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随后勾起嘴角,决定按照淳于铃音的意思演下去,他捂住了自己的头,好像是有些许的眩晕。

“你怎么了?”看来是药效发作了。淳于铃音的眸光幽深,快速的走至他的身边,匆忙的扶住了他的手臂。

“无妨,可能是我酒量不好,歇息一下就好。”谢寅闭上眼睛,打算去床上躺一下。

“那我扶着你过去。”淳于铃音匆忙的扶着他去往了床边,凝视着合上眼睛的男人,她的嘴角微微的上扬,不错,看来国师的药水还是很有用的。

正准备按照国师教给她的法子,把属于她和谢寅的记忆给输入进去的时候,国师匆忙的赶到了。

“国师,您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淳于铃音起身问道。

“公主,一开始忘记给您这个法器了。”国师从怀中掏出一枚铃铛,开始给她介绍了起来:“这个是引魂铃,若是药水失去了作用,这个铃铛可以操控谢寅的肉身,您一定要好好的保管。”

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淳于铃音匆忙的把东西接了过来,随后笑着颔首:“好,我知道了,多谢国师。”

说罢,她便拿着这个铃铛去了内室,有了药水还不够,她再加上引魂铃,就不相信谢寅还可以反抗。

一番法事下来,谢寅已经失去了大半的记忆,他虽是逃过了忘魂,可是引魂铃的作用也是不可小觑,一来二去,谢寅再也不记得他的身份。

再次醒来的时候,谢寅的表情有些许的迷茫,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你醒来了?”淳于铃音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她今日特意装作温柔的模样,就是为了给他一个好印象。

看着对面陌生的美貌女子,谢寅的眼神之中有几分惊讶,他慢慢的往后退了一点,似乎是害怕的询问:“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他这是把自己给忘记了啊?淳于铃音的眉头微蹙,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不过,她还是按照自己一开始设想好的那般,走至他的身边道:“你醒来了,是我救了你。”

“你是谁?我又是谁?!”谢寅低下头,对于失忆的状态很是不适应。

看来他已经全部都忘记了,淳于铃音的表情有些许的纠结,她颇为心疼的看了他一眼,开始说瞎话:“是这样的,你是我灵契国的人,在战场上同天骐的人打斗,不小心受伤,导致失忆。”

“是这样吗?”不知为何?谢寅总觉得这话有一点奇怪。

“那是自然,我是灵契国的公主淳于铃音,等你休息好了,你会告诉你更多你的身世。”淳于铃音知道,他如今就是一张白纸,不管自己和他说什么,他都会相信。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接下来她对谢寅说的话,谢寅真的深信不疑,他甚至打算去天骐在为自己的家人报仇。

看着他这般,淳于铃音很是受用,她正好需要一个可以成功打入天骐的棋子,让谢寅过去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她彻底相信了谢寅,让他孤身一人去往天骐。

王府之中。

这几日因为上官沐阳一直都和谢世轩在一起,赵凝儿到是清闲的很,日子过的怡然自得。

“公主,那个沐阳公主一直都缠着王爷,您不生气吗?”香兰看她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不由得好奇的询问。

按说,女子都是不喜欢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为什么她们公主如此的淡定?

“这好像也没有什么。”赵凝儿拿起一个葡萄送到了口中,反正谢世轩也只不过是逢场做戏罢了,她才不需要着急。

不过,也不知道谢世轩这段日子有没有什么发现?

正想着呢,谢世轩已然走了过来,赵凝儿同香兰的话他刚才也是听到了,不知为何,看着她好似对于自己的行为不在意的模样,他的心里不高兴了起来。

“这几日本王不在王府,王妃还真的是好雅兴。”谢世轩清了一下自己的嗓子,戏谑的说。

听到他的声音,赵凝儿慢慢的抬起了眸子,她挥挥手,示意香兰和香菱先离开。

二人会意,出门的时候还不忘给他们二人把门关上。

“王爷说笑了,您不在府上,妾身只不过是偷闲罢了。”赵凝儿寒暄着,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这几日,王爷一直都在和沐阳公主在一起,可是发现什么了?”

“没有,她隐藏的很小心,什么都没有发现。”谢世轩摇头,眼底闪过一抹无奈的神色。

他有一种预感,这个上官沐阳很有可能是灵契国的奸细。

“王爷怎么了?”赵凝儿看他的表情有些许的不对劲儿,随后走至他的身边,开口询问:“上官沐阳可是同宫外的人交往了。”

“没有,不过,她一向是喜欢吃蟹,所以每月十五,父皇总会从灵契国的边境给她寻找新鲜的蟹回来。”谢世轩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奥妙。

“是吗?”赵凝儿瞪大了眼睛,显然,她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发现其中有秘密。

“要知道,那东西是从灵契国的边境找来的,说不定,她就是借这个机会和对方交流。”赵凝儿大胆的猜测。

“的确是这样,咱们得想办法查一下。”谢世轩压低了声音道。

话音未落,他便听到窗外好像是有什么声音,不好,隔墙有耳。

谢世轩拿起长剑冲了出去。

赵凝儿也是跟在了他的身后。

只见,一个黑影从他们的面前闪过,看来他刚才就是在墙角偷听。

“站住!”谢世轩怒斥一声,直接飞身挡在了黑衣人的面前,同那人打了起来。

然而在交手的过程之中,谢世轩却是震惊的发现,这是谢寅才会用的招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