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女孩看她的眼神全是嘲讽和不屑,浑然不顾及这样的话会不会刺痛她。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自以为自己是审判者,可以审判一切,可说到底,他们啥也不是。

坐在那里,即使表情依然平静,可乔安宁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更是紧紧地握成拳状,那泛白的骨节暗示着她此时的隐忍。

“怎么?说你不乐意了?敢做就要敢当啊,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锦程哥哥。”

“你说完了吗?”

终于,她还是开口了。

“才这么几句就受不了了,你和别的男人滚床单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会有东窗事发的时候呢,也就是锦程哥哥宽宏大量,换做我,早就把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一起弄死了。”

用力地咽下一口口水,乔安宁站了起来。

今天是韩锦程的好日子,所以她忍着。

“这是做了亏心事要走啊。”那个被唤作婷婷的女孩直接挡在她面前堵死了她的路。

“你要做什么?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乔安宁很平静地说道。

“你居然说我胡闹,我看分明就是你自己做贼心虚。”

“随你怎么想,现在把路让开,我要出去。”

“今天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这里是韩家,这事闹大了对你没好处。”

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在韩家的地盘上,如果她被欺负了,那打的可是韩家的脸。

“你威胁我?”被唤作婷婷的女孩不乐意了。

这种一看就是在家被宠坏的小女孩哪里受得了这份委屈,恰好这时有侍应生端着红酒经过,她顺手端过一杯,想也没想就泼在了乔安宁的脸上。

这一举动登时惹来了周围人的侧目。

“婷婷,你……”在她旁边的女孩扯了扯她的袖子,“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怕什么?一个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的女人还能有多大的本事,我就不信还会有人给她撑腰。”

站在那里,乔安宁脸上的红酒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洇湿了那件香槟色的小礼服,那种冰凉的触感让她一时间没有睁开眼睛,感觉眼眶热热的,像是有什么液体即将喷涌而出。

“出什么事了?”

随着话声落下,一件犹带着体温的外套落在了她的身上。

“锦……锦程哥哥,我……”

“陆依婷,你又干什么了?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的吗?”另一道声音紧跟着响起。

“哥,人家还不是……”

“你给我闭嘴,赶紧和乔小姐道歉,没大没小的,你以为这是哪里?谁都惯着你啊。”

“我没有,我就是看不过去所以才过来骂她几句的,她本来就是……”

陆依婷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韩锦程打断了,“陆依婷,道歉。”

“锦程哥哥”

“要么道歉,要么马上滚出这里。”

接过纸巾,韩锦程仔细地擦拭着乔安宁脸上的酒渍,也因此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颤抖。

“我不是让你跟在我身边的吗?为什么要离开?”

低着头,乔安宁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身上,这种感觉更加让她无所适从。

“我要听的不是‘对不起’。”

看着她那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韩锦程觉得有点头疼,这样绵软的性子不是什么好事。

一看她那样子,陆依婷就觉得自己气不打一处来,“乔安宁,你弄出那副样子给谁看啊,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我还……”

不过这次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记冷厉的眼神扫了过来,浑身一激灵,她登时闭嘴了。

见状,身边的女孩连忙扯了她一把,“婷婷,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这次就先放过她。”哼了一声,陆依婷转身,就在她刚要迈步的时候,韩锦程的声音响起,“站住。”

“锦程哥哥”,撇了撇嘴,陆依婷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让你道歉没听见吗?道歉。”

“我不,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我道歉啊,我……我……唔唔唔……”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身侧的人给捂住了嘴,“小祖宗,你赶紧闭嘴吧。”

看了她一眼,韩锦程接过一杯红酒塞到了乔安宁的手里,在她错愕的表情中,握着她的手将那杯酒泼到了陆依婷的脸上。

一时间,不但乔安宁愣住了,在场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里。

紧跟着就听到了一道杀猪般的嚎叫声。

“记住了,回敬别人欺负最好的方式就是欺负回去,记住了吗?”看着乔安宁,韩锦程淡淡地说道。

“记……记住了。”乔安宁结结巴巴地回应。

“走吧,带你回去休息。”说完,搂着她的肩,韩锦程径自带着她向门口走去。

此时,整个大厅除了那杀猪般的嚎叫声好像还是沉寂的。

这一泼也让在场的所有人清楚地意识到,那个韩锦程又回来了,并没有因为昏迷了两年有所改变,他依然还是那个睚眦必报,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的男人。

踏出大厅,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乔安宁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他,“今晚谢谢你,不过,对不起,今晚的宴会也让我给搞砸了。”

“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道歉?”挑起她的下巴,韩锦程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你似乎很喜欢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我……没有。”

“知道吗?你一撒谎就很喜欢咬嘴唇。”温热的指腹轻轻地揉捏着她的唇,韩锦程的声音近似低喃。

这样暧昧的举动让乔安宁的脸一下子红了,之前所有的尴尬和难堪都一扫而空,所有的感官全都汇集在了他手指间那炽热的温度。

“你……你不要这样。”她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想要拿开,却被他给反握住了,“恨我吗?”

“嗯?”乔安宁一脸懵,这思维跳跃的有点大,让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握着她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上,就这一个动作却让她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你……你要干什么?”

“听我的,把孩子做了,好吗?”

那一瞬间,仿佛被雷击一样,乔安宁猛地推开了他,脚步不停地往后退着,看着他的眼神震惊中还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原来这个孩子是不被任何人期待的。

只是……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个问题埋在她心里很久了,如今就算是死,至少也让她死得明明白白的。

“你说。”

低着头,牙齿轻咬着下唇,许久,她抬头正视着他,“那些晚上都不是我的梦境,对吗?那个人是你。”

最后这句话她异常的肯定。

眉头微微地皱了皱,最后,韩锦程点了点头,“对,是我。”

“你早就醒了?”说完这句话,她一脸自嘲地笑了,“原来从始至终我都是一个傻子,天底下怎么会有我这么愚蠢的女人。”

如果这都是假的,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真的。

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却一直在脸上肆虐,止都止不住。

“乔安宁”

韩锦程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莫名地不愿意看她这个样子。

“你别碰我。”

她低低地说道,声音低哑,像极了受伤的小兽,随后转身就向前面跑去。

可刚跑出没两步,她就被人拽住了。

“喂,安宁,安宁,你这是干嘛呢?”

抬起头看清眼前的人,她连忙低下头抹了一把眼睛,然后淡声道:“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女婿的好日子,我当然要过来说声恭喜了,你们这是……”说这话的时候,乔立群看了韩锦程一眼,然后拍了一下乔安宁,“女婿啊,是不是安宁哪里不懂事惹你生气了,你告诉爸爸,爸爸一定替你好好收拾她。”

“你多虑了,安宁很好。”

对于他刻意的热络,韩锦程的神情淡淡的,甚至于可以说有点冷漠。走了过来,径自将乔安宁拉到了自己的身侧。

“那就好那就好,这孩子从小被我给惯坏了,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大人大量多担待。”乔立群陪着笑脸说道。

那副谄媚的样子让乔安宁直接别开了头,本来心里就难受,现在更像是心头被压上了一块巨石一样。

看着她这副样子,乔立群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你看这孩子,真是被我给宠坏了。”

“女孩子嘛,宠一点是应该的,这样很好。”韩锦程说道。

“看到你这么包容她,我也就放心了。”乔立群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老父亲安心的表情,随后说道,“那个女婿啊,你现在忙吗?如果方便的话,我有点事想要和你聊聊。”

一听这话,乔安宁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难道说到了现在他还在打这件事的主意吗?

“我要送安宁回去休息,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去我们那边坐坐吧。”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乔立群一迭声地应道,看着乔安宁笑了笑,“你看我就说你这丫头命好,如今锦程也没事了,你啊,以后有大把的好日子过呢,可得好好珍惜,知道吗?照顾好锦程就是你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