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互换享受高潮嗷嗷叫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秦晚安自顾自的说着:“你自然看不起那十几万的项链,我倒是希望每一次都有人送这样的东西,拿出去卖了,都是能换不少钱。”

“冷少觉得我说的对吗?”秦晚安抬眸,沉着的笑,媚态横生。

她那抬眸的一笑,让冷凌夜有些愣住。

她已经不是那个天真的豪门千金,不是那个被人碰在手心的秦小姐了。

现在的秦晚安,不过是个成熟、是故,努力赚钱还债的女人。

她从天真到成熟,是被迫成长的,被冷凌夜逼迫。

没有人能依靠,她没有办法,只能被迫坚强。

这一年,身负巨债,人情冷暖,许多的艰辛苦楚,又怎么是三言两语说的清的。

他利用完她,就离开了,完全没有想到她还要背负这么多。

这一年,她……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冷凌夜垂着眼眸,凝视着她微眯的桃花眼,眼角的一点泪痣,突然有些心疼。

“冷少也不用觉得过意不去,成王败寇,这道理,我还是懂的。”她抿唇,轻笑一声。

晚安淡淡的开口,将当初冷凌夜对自己说的话奉送了回去。

冷凌夜的手轻轻的搂紧了晚安柔软的腰肢,沉郁的开口:“还债的钱,等会我叫人给你打过去。”

晚安微挑眼睛,看着他清隽的脸,讥讽:“冷少是想帮秦家还钱?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吃,这可不是冷少会做的事,我想我还是自己慢慢赚吧,毕竟在我看来,冷少不是会做亏本生意的人。”

他给自己还钱?晚安可没忘记秦家是什么原因沦落到这步田地的?所以当场拒绝了冷凌夜的意思。

听到她拒绝,冷凌夜心生不悦,他身子紧紧的抵着她的。

冷声开口:“你自己赚?你怎么赚?你要陪多少个男人才能赚几千万?”

“能陪多少就陪多少?”晚安也抬头,讥讽回去,今天见到冷凌夜就够烦的了,没有想到既然还这般的讽刺她,还当她是一年前的秦晚安么?

“那你今天就陪我,兴许,我一高兴,还能多给你点。”她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冷凌夜。

冷哼一声,手一把扯上了晚安的小礼服,凉薄的唇也贴上她的脖颈。

手更是粗、、暴的,狠狠的揉搓着她的身子。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该死?

他要帮她还钱都不愿意,难道,她就那么想出去卖吗?

“你放开我。”冷凌夜粗暴的动作让晚安惊叫,心底隐约惊恐。

他修长微凉的手中毫无温柔抚着她的身子,带着盛怒。

晚安使劲的挣扎,脸色苍白。

她挣扎的越厉害,冷凌夜心中怒气越盛。

这个女人,居然不让他碰?

能让别的男人碰,不能让他碰吗?

想到这里,冷凌夜的手越加的粗、暴,向下滑落。

“冷凌夜,放开我。”晚安咬唇,死命的挣扎,他的动作,让晚安害怕的身子都有些颤抖。

“你反抗什么?难道你对所有的顾主都这样的反抗吗?”

脑中只要一冒出别的男人碰过她,冷凌夜就怒不可遏。

晚安眼底含泪,低吼着,对于冷凌夜冷嘲暗讽,晚安只觉得一阵阵难过:“冷凌夜,你混蛋?”

“我倒是要看看东陵市颇负盛名的社交名媛,陪过多少男人。”

看着她怒骂的样子,冷凌夜冷哼一声。

但是晚安瞬间觉得疼,眉头紧紧的蹙着吸气。

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丝浅笑:“不好意思,本小姐对冷少不敢兴趣。”

听着她的话,冷凌夜一下子愣住了,脸上有些错愕,对自己不感兴趣。

“呵呵?秦晚安,你真有骨气?所以才会成为东陵市的第一名社交名媛。”

晚安眼底含泪,微微咬着唇,恨恨的看着他。

知道冷凌夜讽刺的话语,在所有人的眼中,她,秦晚安,这一年是东陵市最红的社交名媛,陪过的男人无数,名声就在臭在外面了。

晚安侧着头,努力让眼底的泪忍住,她护住自己的身子:“冷凌夜,随你怎么想?反正与你没有关系了?”

瞧见她眼神闪过一丝丝的绝望,冷凌夜心蹦的一下,或许她还是那个洁白无瑕的秦晚安,只是为了还债而已。

冷凌夜觉得喉咙有些喑哑,墨玉似的眼更是一瞬不眨的凝视她。

“与我没有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凉薄的唇,隐约压抑的声音。

“不用你管。”

晚安垂着头,冷厉的一把推向冷凌夜的胸膛,将他推开。

自己则是踉踉跄跄的朝休息包间的另一个后门跑去。

她头都没有抬,就匆匆的越过冷凌夜跑了出去。

头发散乱了,小礼服更是在拉扯之间,已经有些破碎了,晚安整个人很狼狈的从舞会的后门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她这狼狈的样子,匆匆的出了大厦,拦了一辆出租车,晚安逃也似地的离开了。

坐上计程车,晚安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冰凉的指尖轻轻的拭去眼底的泪。

那个混蛋,冷凌夜那个混蛋。

晚安侧眸,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刚才他手指突然闯进的不适感,现在仍在。

想到刚才的场景,晚安身子就有些发抖,差点她就……

想到这里,心里就泛起了密密匝匝的疼,难受在要死。

她神经一直紧绷着,直到回到自己在远离市中心的公寓。

晚安将礼服脱下,把自己的身子完全的放进了满是温水的浴缸,心中的不安和恐惧才微微的缓解。

她已经这样的努力的想要生存了,他怎么还不能放过自己。

东陵市所有人都可以嘲笑他,唯独冷凌夜没有那个资格。

手轻轻的攥紧了浴缸的边缘,晚安终是再也忍不住那委屈,眼泪簌簌的落下。

她不愿意求人,也没有人可以求。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秦家一没落,还有谁愿意替他们还千万的债。

这一年,她努力应付各种男人,巧笑倩兮,百媚横生,甚至放弃自己的身段,去讨好那些男人。

只是为了能让那些男人一掷千金,只是为了让债主不那么频繁的登门讨债。

那么多的无奈,豪门千金到社交名媛,她一个人努力支撑着走了一年。

那些男人哪个不想春风一度,可在最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想过出卖自己的身子。

她努力和那些想要垂涎她的男人周旋,护住自己的清白。

其实,她若是真的委身别人,或许债务早就还完了,也不必这么艰辛的生活。

又何必这么守身如玉?然而终使这样,却换来了冷凌夜的嘲笑。

晚安扬着头,泪水从眼角滑落,滑在那妖娆的泪痣上,绝美倾城。

待情绪平稳之后,晚安从浴缸中出來,扯过浴袍,包裹住身子,走出浴室。

眼眸落在那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

晚安叹了一口气,今晚不仅没有拿到那条项链,还被撕坏了一件小礼服。

垂眸,看着手腕和前胸上那些青紫的痕迹,脑中又浮现出那人的脸。

凉薄的唇,墨玉似的眼。

有些恍惚的想起两年之前的情景。

“晚安,小心粥烫”温柔的眉眼,清隽的脸上满是淡淡的暖意,朝她轻笑。

“这件衣服,还是晚安穿着好看!”温柔的赞叹,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环着她白皙的肩膀。

“晚安”他宠溺的低唤,凉薄的唇轻吻她的鼻尖,墨玉般的眼中倒影出她娇羞的脸。

为什么那个男人可以那么的温柔,又可以那么的残忍。

晚安摇摇头,停止回忆,唇边的笑有些涩。

这就叫做往事不堪回首吧。

冷凌夜被晚安推的后退了一步,然后看着她低着头,狼狈的匆匆跑出了包间。

他伸手想要拉住她,最终还是没碰到她的胳膊,看着她慌慌的离开。

冷凌夜至今有些震惊,甚至是震撼。

他当年确实没有碰过晚安,这其中自然有原因的。

当他看到托尼的调查资料,她有过很多的男人,甚至还跟着别的男人出去。

心中顿时怒不可遏,一想到别的男人碰过她,他就恨不得剁碎了那些男人。

可想而知,可是当他看到她落荒而逃的样子,还有眼中带着些许无奈、厌恶,他知道了。

她,始终是守身如玉。

这是那一刻,冷凌夜脑中跳出的想法。

晚安离开了很久,冷凌夜仍旧坐在包间,清隽的脸在昏暗中依旧冷漠。

许久,包间的门才轻轻的被人推开,推的很轻,门外的人有些小心翼翼。

终于,推开的门前,静静的站立着一个人,李菲菲。

她在外面亲眼看着冷少将那个女人带了进来,这么长的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才抖着胆子推门进来。

冷凌夜轻轻侧头,就看到了一脸委屈,楚楚动人的站在那里的李菲菲。

“凌夜”娇娇柔柔的声音,格外的引人怜爱。

她是冷凌夜身边唯一被允许可以这么叫的人,所以李菲菲叫起来,就格外的温柔,娇软。

“凌夜”李菲菲向前一步,慢慢走了进来。

冷凌夜脸上还是那么的冷漠,却轻轻的朝李菲菲招了招手。

李菲菲脸上立刻涌出欣喜的表情,像是小猫一样的靠了过来,一脸的讨好。

“凌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扬起头,楚楚动人。

她之所以能在冷少身边这么久,就是靠的这样任何人见了都会怜惜的柔弱表情。

她不像晚安那种美,倾城绝色,耀眼夺目,所有的人看到,都会惊讶于她的美。

相较晚安,她的容貌只能算是清秀。

李菲菲自己也知道,所以在冷凌夜的面前,就将自己的优势极力的发挥。

细细的眉眼,尖尖的下巴,再配上那楚楚动人的大眼,一脸委屈。

让人想要抱在怀里,狠狠疼爱。

冷凌夜轻轻的揉着她的头发,有些若有所思。

菲菲扬着头,眼中痴迷的看着冷凌夜的侧脸。

心中满是迷恋,冷少就是她的所有。

冷凌夜自己不说,她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虽然心中好奇,可李菲菲也知道什么时候该问说什么不该问什么。

“走吧……”冷凌夜突然轻轻的推开李菲菲,淡然的说了一句。

起身,步履优雅的迈出了包间,清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被冷凌夜推开,李菲菲有些失落,不过还是赶忙的站起身子,跟在冷凌夜的身后走出去。

秦晚安走了,冷凌夜自然也沒有心情参加这什么晚会。

不顾众人的目光,冷漠优雅的踱步而出。

李菲菲乖巧的挽着冷凌夜的手臂,亦步亦趋。

外面的夜色已经深了,冷凌夜和李菲菲一走出来,托尼就将车开了过来,下车替两人拉开车门。

在坐进后座的时候,冷凌夜慢慢的抬头看了看托尼。

薄唇轻启:“你手下的收集情报的人看来要好好的管理一番了。”

淡淡吐出这一句话,他矮身坐进了车里。

托尼面色一整,带好车门,后背一层冷汗,却不知道是哪里调查的不合冷少心意。

冷凌夜是在怪托尼,送来的资料居然不是那么真实,还说秦晚安跟了许多男人。

想到这里,他心中就有气,倒也不是因为这件事想要责备托尼。

侧眸看到驾驶座上托尼一脸惭愧的样子,这一句话也算是提醒他时刻不要松懈。

坐上车,冷凌夜沉着眸子,脑中想着接下来要吩咐下去的事。

一路无话,直到回到皇爵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

这一晚,冷凌夜还是没有让李菲菲进自己的房间,仍旧让她回自己的房间睡。

李菲菲再不警惕,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李菲菲有些闷闷不乐的从冷凌夜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巧在走廊遇见了托尼。

托尼跟在冷少的身边这么久,一定知道些什么。

她不敢亲自去问冷少,却可以去问问托尼。

她微一咬唇,接着大步的走了上去,叫住的托尼。

“托尼!”

托尼回身,就看到了李菲菲,他礼貌的行礼:“李小姐!”

对于冷凌夜身边的女人,托尼向来都是礼貌且疏离的。

“托尼,刚才冷少因为什么事责备你呀。”李菲菲故作天真,挑开话头。

“没有。”托尼摇摇头,并不想多说。

见他不愿多说的样子,李菲菲也不再拐弯抹角。

上前一步,咬唇低声问:“托尼,你你一定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吧,为什么冷少好像对她有些另眼相看呢?”

李菲菲有些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她实在是很想知道。

托尼抬头,深深的看了李菲菲一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我也不知道。”托尼淡淡的一句话,拒绝了回答。

晚安小姐对于冷少爷是什么人,恐怕冷少爷自己也不清楚。

所以,关于晚安小姐的事,还谨慎的点好。

李菲菲知道这是托尼的托词,她心中一急,拉住托尼的衣角。

眼中含泪,委屈的开口:“托尼,你就告诉我吧,冷少都不让我进他的房间了。”

“李小姐还是亲自去问冷少吧。”李菲菲的眼泪,托尼不为所动。

他轻轻推开李菲菲,大步离开。

今天关于秦晚安调查的事,冷少就有些动怒了,若是他再多嘴的告诉李菲菲秦晚安的事。

托尼真怕冷少将自己赶出去。

看着托尼离开的样子,李菲菲越加的感觉到有事。

那个叫秦晚安的女人到底是谁?

要是冷少喜欢的人,为什么她之前在冷少的身边那么久察觉到不到一丝一毫的端倪。

要是不喜欢的人,那为什么今天冷少看起来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李菲菲是女人,自然有女人的直觉,秦晚安到底是与冷少有什么关系?

但是既然托尼不告诉她,那她就自己想办法查查,不能让她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能在冷凌夜的身边待着,自然是莫大的福分。

想到这里,李菲菲加快了脚步,似乎是想要马上知道秦晚安的身份一般。

第二天,市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冷少替秦家还了千万的余债。

这消息一出来,大出众人的意料。

要知道,当初冷少和秦家千金一段往事市商业圈内可是无人不知。

冷少亲手整垮了秦氏企业,现在又替秦家还了千万的债。

这样的举动没人能猜的出为什么。

不过,昨晚宴会上发生的一幕,冷少和秦晚安在一起。

就有人猜测是不是因为秦晚安的关系。

不管如何猜测,冷少替秦家还了债是真。

商业圈内的人猜不透冷少的心思,所以,一时之间邀请晚安参加宴会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

要知道,若是冷少真的还在乎秦晚安,他们可不想故意去招惹秦晚安,动冷少的女人。

一大早,晚安的手机就响个不停。

债主,商业名流,还有家里的人,电话不停。

债主是来告诉秦晚安钱已经还了。

商业名流门则是取消邀请晚安的约会,更多的则是来打探秦晚安的口风,想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家里的人也纷纷打电话来,问怎么一回事。

晚安一上午忙的焦头烂额,不停接电话。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昨晚的时候,冷凌夜好像真的说过要替她还债。

终于,电话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过午了。

晚安躺在沙发上,脑中想着是怎么一回事。

债主打来电话说债已经还的时候,晚安除了惊讶,心底还有一丝的欣喜。

终于没有那么多的债务了,她可以不用每天浅笑嫣然,费劲心力的赚钱了。

不过,思及这债是冷凌夜替秦家还的,晚安心中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要是因为他,秦家也不是现在这样子。

自从那件事后,晚安就不曾回过家,晚安总觉得自己是让秦家变成这个样子的,所以没脸回家。

“叮咚叮咚”晚安刚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门铃就响起。

沙发上的晚安急忙坐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去开门。

将门拉开,看到门前站立的人时,晚安有些愣住了。

“你”晚安侧着脸,脸上有一丝的不悦:“你来做什么?”

“秦小姐!”门外的托尼看到秦晚安,恭敬的低声唤道。

“有事吗?”晚安挡着门,口气有些生硬的问道,毕竟是冷凌夜身边的人,晚安欢迎不起来。

“秦小姐,能让我进去吗?”托尼脸上微笑。

晚安也不好说什么,侧身,将托尼进来。

“没水,没饮料。”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并不想招待托尼。

托尼侧脸,打量着这小小的公寓,这么小的地方,不知道晚安小姐住的好不好。

“你来做什么?”晚安冷声。

托尼看了看晚安本来就不好的脸色,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说出来这的目的。

她会不会气的跳脚,赶自己出去?

想到这里,托尼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可是又不能不执行冷少的命令。

托尼慢慢的打开文件夹拿出了两张纸小心的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晚安挑眉,有些疑惑,慢慢的拿起来。

等到看清楚纸上的内容时,晚安愣住了,眼睛瞪的大大的,捏着纸张的手有些用力。

果然,托尼有些无奈,他就知道晚安小姐会是这副表情。

捏着那两张纸,手有些细微的颤抖。

纸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大体的意思是,冷凌夜替秦家还了债。

现在冷凌夜就是秦家的债主了,秦晚安要负责像冷凌夜还钱。

至于怎么还,就要看冷凌夜的意思了。

可以用钱还,可以用物还。

当然,还可以用人还。

晚安慢慢的抬起头,脸色有些白,她咬唇沉声道:“这是冷凌夜的意思?”

看到她这副样子,托尼心有不忍,却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晚安突然捏皱了纸,冷笑了一声,声音有些哑:“我倒是冷少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是有所图。”

“是他把秦家整垮,现在还不想放过?”

桃花眼底隐约冷意,还有失望。

他怎么能这么逼她,逼秦家。

这么的羞辱她,难道能很开心吗?

她看着那几张纸,柔唇苍白的毫无血色:“冷凌夜这是想让我做他的情、妇还债吗?”

托尼不知道怎么接口,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晚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口那又急又怒的一团火,苍白颤抖的手指慢慢的抚平了被自己捏皱的纸。

声音压抑的开口:“你回去告诉冷凌夜,这债我会还的,还别人也是还,还他也是还,我一分不会少。”

说着,晚安将抚平的两张纸再度放回了桌子上。

托尼点点头,站起身来朝门边走去,末了,回头,有些迟疑。

“还有什么?”晚安咬牙。

“晚安小姐,冷少说,一个月之内,要你还上。”托尼轻声说出来。

而后转身,慢慢走了出去。

晚安站直了身子,攥紧了手。

一个月?要她还千万的债吗?

以前她还能慢慢的还,现在只有一个月期限,冷凌夜是真想把她逼死吗?

晚安侧眸,看着桌上的两张纸,心中满是怒意,脸色更是气的有些发白。

是,他就是在逼她!

往绝路上逼,他就是要逼的她示弱,逼得她来找自己示好。

然后他再慢慢的收网!

冷凌夜听着托尼回来之后的报告,靠着椅子淡着眉眼。

凉薄的唇微微勾起,似乎是有些愉悦,只不过那愉悦的表情淡的不易察觉。

“她就说了这些?”冷凌夜指尖把玩着笔,不怒不笑的问托尼。

“是.”托尼点头。

“下去吧。”挑着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东西。

托尼点头,转身走出去。

冷少的心思他猜不透,不过,冷少当真忍心那么对秦小姐?

这样的事,他作为下属不能也不敢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