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真爱禁区高清免费观看

夜。

滂沱大雨,电闪雷鸣。

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沈琦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视线一片模糊。

过道有辆银色的宾利以飞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伤心过度的沈琦没有发现。

直到那辆车子快到身前的时候,她反应过来,但大脑却是死机状态,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懵地看着那辆车直直地朝自己开来。

吱——

银色宾利急速转弯,可以看出车主的车技,因为速度过快撞上了护栏。

沈琦站在原地,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银色宾利拦上护栏以后便没动静了。

深夜,此处僻静,过往没有车辆。

沈琦在原地站了数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用力抹去,然后丢下了行李箱朝银色宾利奔过去。

车内一片黑暗,沈琦趴在车窗上面,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

沈琦用力地拍着车窗,“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护栏,如果他有什么好歹,她得负责的呀!

听到一声咔嚓,沈琦赶紧拉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你还好吗?啊……”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话未说完,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琦的胳膊,将她抓了进去。

砰!

车门关上,锁死。

沈琦跌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火热的大手如同铁链一般锁在她的腰间,令她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沈琦感觉到了危险,结巴地朝男人说了一句。

“找死吗?”

按着她的人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浑厚,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过喉间。

沈琦愣了几秒便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走在大马路中间的事情,她赶紧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话落,男人将她提了起来,坐在他的腿上,暧昧的姿势让沈琦颤抖。

沈琦头部发麻,手抵在男人的胸前,结结巴巴:“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男人俯身,冰冷的薄唇径自擒住了沈琦因害怕而微微发颤的唇瓣。

沈琦身子一软,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男人极具侵略性,气息火热又狂放

……

暴雨下了一夜,似乎在洗刷着这个城市的罪恶。

一夜疯狂后……

车内的人指尖动了动,男人锐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睁开,夜墨轩坐了起来。

空气中有女人留下来的甜腻气息,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

跑了?

夜墨轩眼眸深了几分,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红上,眸光带了几分复杂。

雏儿?

真是麻烦!

夜墨轩给助理萧肃打了电话,冷声吩咐:“马上定位我的位置,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

说完,不等他的助理明白过来,就挂了电话。

*

沈琦是半夜逃走的,趁着雨势大,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娘家。

结婚那么多年,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睡,今天却睡了一个陌生男人,所以沈琦慌得不行。

结果回到家,还没从惊恐中回神,父母的话再次狠狠给她一记打击!

“什么,你们要我代替月月嫁进夜家?”

“虽然对方有腿疾,但你毕竟是二婚了,就不要嫌弃了。”

心中一阵钝痛,沈琦捧嘴唇哆嗦:“妈妈,我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沈母深吸一口气,目光幽深地望着她:“对方有腿疾,琦琦,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

父亲跟着应和:“是啊,琦琦,月月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忍心看她受苦?”

“那我呢?”

“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个月以后你必须嫁到夜家去!如果沈家两个女儿都毁了,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

出嫁的那天,沈琦的妹妹沈月来找她。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妈妈她……”

沈琦盯着她,目光一动不动:“对不起?那你愿意穿上婚纱,自己嫁吗?”

“姐姐,我……”沈月握紧手中的拳头,咬了咬牙,最后将手松开,泄气:“我有男朋友的姐姐,可你已经离婚了……”

沈琦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是啊,我已经离婚了……照顾好爸妈吧,为了这件事,他们可谓是尽心尽力,费尽心思让我答应。”

嫁给一个有腿疾的人,说明她这辈子就要一直照顾他了,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她可以接受。

可这明明就是沈月的,而她沈琦,在经历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让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

就因为对方有腿疾,父母不想让沈月毁了。

那她呢?

可偏偏那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她只得接受。

夜家准备的排场很大,一场繁琐的婚礼,沈琦是代替沈月嫁过来的,来前就被沈氏夫妇洗过脑了。

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她,但沈琦心虚,整个过程都是低头的,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她。

新郎坐在轮椅上,气息冷冰冰的,把婚礼现场都快冻成冰柱了,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都在他的身上。

婚礼虽然排场大,但还算简单,因为夜墨轩不敬酒,众人畏于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敢闹他。

婚礼完成后,沈琦就被送到了新房里。

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二少奶奶,虽说我们二少是有腿疾的,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爷,二少奶奶嫁过来以后,可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二少爷才是。”

自从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亲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她第二天就发高烧了,然后好几天才退下来。

之后病情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好全,直到今天穿上婚纱前她还是吃了感冒药的。

这会儿眼皮重得不行,听了佣人的话之后,只得连连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她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老佣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嫌弃,一边说着她的闲话一边出去了。

她一走,沈琦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纱,直接倒头睡了。

睡梦中,好像有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怪怪的。

沈琦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就撞进了一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眸里。

男人的眉眼间藏着锐利,幽深如狼的眼瞳下是高挺的鼻,刀削般的薄唇噙着轻嘲的弧度。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周身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场,不容旁人靠近。

沈琦一时间有点愣怔,直到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了几个度,她才连忙掩着被子从床上坐起,不敢直视男人的双眸,心虚开口:“我、我当然是沈月了……”

“呵。”夜墨轩眼角多了几分冷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沈琦面前。

沈琦小心翼翼地捡起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全是她妹妹沈月的照片和资料。

所以,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沈琦捏着信封的手紧了几分,她咬住下唇,如黑琉璃般的眼眸看了夜墨轩一眼,不动声色。

“沈家以为,我夜墨轩有腿疾,就能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我?”

沈琦垂着眼帘低声辩解:“我也是沈家的女儿……”

“刚离婚的女儿?沈家这是把夜家当回收站不成?”夜墨轩的双眸再次冷然几分。

讽刺直白的话语又让沈琦回忆起一个月前那噩梦般的夜晚,紧紧咬住下唇,让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失态……

不等她平复心绪,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犹如一盆冷水砸了下来:“给你五分钟,滚出夜家。”

“什么?”沈琦倏地抬眸,就撞进他的黑眸里。

如果她被赶走,沈家必定得罪夜家。全家族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哪怕她再不情愿,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沈家落败在自己手中。

沈琦定了定神,鼓起勇气直视他开口:“我知道这也是你父母安排的联姻,对你来说,娶谁都一样,要不然你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与其你再娶,不如让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们各不相干。”

说到这里,沈琦举起双手保证,眼睛里写满了坚定,白皙的小脸上却是小心翼翼的表情,害怕他不接受一样。

这副样子……

夜墨轩眯起眼,打量着她。

未了,夜墨轩勾起薄唇:“就这么想留下?”

看到他哂笑的表情,沈琦心底一咯噔,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

夜墨轩嘴角的轻蔑更甚,对于这种取代自己妹妹而嫁进夜家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他不是第一次见。

定定地盯着床上的人,启唇:“我给你一个留下的机会……”

沈琦的眸中刚露出欣喜的光,就听见男人那魔鬼般的后话:“取悦我。”

沈琦整个人愣怔在当地,不可置信的盯着床边的男子。

“怎么,听不懂?”

夜墨轩讥诮开口:“别告诉我,一个二婚的女人,还不知道怎么取悦男人。”

听到他的话,沈琦狠狠攥紧双拳。

她和林江的确有过一段两年的婚姻,但是对方一直借口忙从来没有碰她。直到一个月前的那晚,她撞见林江和一个妖娆的孕妇在他们的婚床上缠绵。

她的噩梦便从那一刻开始……

“说话!”对方的沉默,显然令夜墨轩失去了耐心,伸手一把扯下她身前的被褥……

“啊!”

沈琦慌乱地抓起被子遮掩自己的身躯,和被欺负的小白兔般将自己裹成一团。

诱人的美景虽转瞬即逝,夜墨轩的眸色深沉了几分,冰冷的嗓音也带上几许沙哑,却依旧轻嘲着开口:“纯洁小白兔的人设可不适合你。”随即眉眼一凛,“既然做不到,就给我滚!”语毕,推着轮椅就转向离开。

“等等!”

望着夜墨轩冷漠无情的背影,沈琦急得不行,裹着被子下床,冲着夜墨轩的背影大喊:“你既然不行还要这么折磨我干什么,我们和平共处不好吗?也让你免去联姻的麻烦。”

她的话,让夜墨轩连带着轮椅都顿了一下。

他身子没动,倒是脑袋微转了过来,眼角的余光透着冷寒,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你说谁不行?”

夜墨轩危险的眼眸如蛰服在黑夜中的野兽,似乎只要沈琦再说一句,他就会马上扑上来,把你咬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有腿疾的人,可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强势?

夜墨轩已经把轮椅的方向调整回来,朝她这边缓缓靠近,他目光如漆,眸子黑渗渗的。

裹着被子的沈琦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坐着轮椅的夜墨轩已经到了她面前,他的动作很快,抬手便扣住了她细白的手腕。

“啊!”沈琦就这么“坦诚”地跌坐到他的腿上。

“你刚刚,说谁不行?”夜墨轩冷然启唇,锐利的目光攫紧她。

“外界不都传闻你、你那方面不行嘛……“沈琦慌乱地涨红着脸道,“你放开我……”

陡然的靠近,让沈琦整个人慌乱起来,他身上炽热的男性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生猛,霸道,危险。

这种感觉……

让沈琦想起了当时那个车里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如同眼前的人一般霸道。

“就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当夜太太?”

耳畔响起的男声把沈琦的神智拉了回来,随即她浑身僵硬。

因为她发现夜墨轩某处正热辣辣地抵着她,一个月前刚经历过那种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沈琦额头顿时沁出一层汗,一手遮着胸口,一手推拒着他:“你先放开我。”

这样的状态,太危险。

“呵,”夜墨轩冷笑:“这么紧张做什么,没干过这种事?”

沈琦倔强地同他对视:“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说了,留下可以,取悦我。”

沈琦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

看着他不容置喙的双眸,沈琦心一横,努力抛去所有羞耻,就这么将自己全全展露在男人眼前。颤抖着伸手,开始解开他的衣扣。

一颗,两颗……

忽然,一阵反胃感袭来。

“呕。”沈琦不受控地干呕一声。

随即下巴一痛,夜墨轩单手捏住她的下颚,周身爆发恐怖的气息:“我就这么让你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