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男主床戏真进去了H

沈怡然被她这么一吼,气势明显弱了,委委屈屈地把自己刚才的经历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姐,人家脸都被划花了。”

白念之听完脸色变了变。

“你在车上看到的那个女人,左边眼角是不是有颗红痣?”

“……是啊,姐你知道她是谁?”

该死的!!

乔苍居然让温娜这样一个全能天才,去帮宁展颜处理这点破事!

白念之两眼妒恨,恨不得把宁展颜那个小贱人烧成灰。

“表姐,怎么了?”沈怡然还不明所以。

白念之强压下心里的震怒,宽慰沈怡然。

“你不用担心,多半是宁展颜在外面认了什么小混混当姐姐,你怕他们干什么?你未来姐夫可是乔苍!你以后,可是要嫁进司家当太太的!”

沈怡然眼睛亮了亮。

对,她以后可是要嫁给司奕辰的,而且姐夫就是乔苍!在皇城,谁敢惹她?

宁展颜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嚣张的?

在外面认识了些不三不四的人就以为自己有靠山了?

呵,果然是不入流的垃圾!

“怡然啊,你听我说,这个宁展颜不能留,但你也不要再自己出面了。”沈怡然这个没脑子的蠢东西,再这样蛮干下去,多半会连累到自己。白念之放柔了声音,循循善诱,“你要学会利用能利用的人,帮你对付她。动作要快,要不然等她把司奕辰的魂勾走了,可就麻烦了!”

沈怡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畏畏缩缩的人影,当时心里有了主意,眼神阴狠得意地笑道:“姐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对付她!”

“叮铃铃——”

闹钟准时响起,宁展颜从梦中惊醒,脸有点烫。

她又梦到乔苍了。

半个月前,在幽暗狭窄的楼梯间里,乔苍那个滚烫的吻,唇齿间凌冽霸道的气息……一直搅得她心神不宁。

她爬下床,钻进用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个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整整半个月,乔苍都没有再联系过她。

他大概忙着筹备和白念之的婚礼吧。

……混蛋,大骗子!

宁展颜把脸埋进冷水里,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湿漉漉的从水里抬起脸,擦干净。看时间不早了,她匆匆去换了身衣服出门。

她昨天接了个电话,有人想找家教。

让她今天去试课。

宁展颜根据对方给的地址,一路找到了一条僻静的巷子里。

大门没有关,宁展颜试探性地推开门:“有人……唔!!”

她话没收完,突然伸出来几双粗糙的手,捂住她的嘴,将她猛地拖了进去。

那些粗糙丑陋的大手在撕扯她的衣服,头顶是几张陌生男人急色恶心的面孔。

宁展颜拼了命挣扎着,绝望地喊叫声撕心裂肺:“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臭女表子,给老子闭嘴!!”

狠戾的一耳光,扇得她头歪向一侧,火辣辣的刺痛。

只听‘刺啦——’一声,她胸前的衣服被扒开。

混混头道:“拍清楚点,待会给沈小姐发过去!”

沈小姐……沈怡然!

又是她!!!

宁展颜眼底恨意翻涌,指甲抠进身下冷硬的水泥地里,血痕斑斑。

她忍受着屈辱,看着自己被扔在一旁的包,藏在里面的水果刀已经掉出来一截刀柄……

宁展颜咬紧牙关,在那个小混混头目解开皮带,一脸淫笑扑上来的时候,她猛地抓起短刀狠狠插进了他的大腿里,鲜血喷涌而出。

“……啊!!!”突然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几个手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懵了。

宁展颜用力抽出刀,她浑身是血,眼眸猩红一片,趁着这些人慌神之际,她狼狈地冲了出去。

“给……给我追……”

头目痛得面孔扭曲,气愤地大吼着。

几个手下反应过来,凶神恶煞地追了上去。

出口就在前面,身后脚步声穷追不舍越来越近。

“在那儿,抓住那个贱人!!”

屈辱惊恐的眼泪在眼眶里汹涌。

宁展颜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

“阿宁!”男人熟悉的嗓音,却带着她从未听过的慌乱。

宁展颜想她大概出现了幻觉。

不然为什么她看见了乔苍?

他正疾步朝她冲来,越来越近。

宁展颜终于看清了那张半个多月未曾见过的脸。

她在一瞬间泪目。

看来,她是真的很想乔苍……

宁展颜双腿发软,终于倒了下去,却没有摔在地上。

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宁展颜闻到了专属于乔苍的气息,冷冽却沉稳得令人心安。

原来不是幻觉,九爷来救她了……

“乔苍……”她哽咽着喊出了这个名字,无比委屈都在里面。

乔苍大手微微收力,将她拢在怀里。漆黑的眸底掠过一丝痛色,他低声说:“别怕,我在这里”

怀里的人晕了过去。

原本素白干净的小脸上残留着掴痕,嘴角血迹斑斑,上身的布料几乎被撕碎,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有几块醒目的淤青……

乔苍甚至不敢太用力,怕碰碎她。

“九爷……”徐熠匆忙从对面追过来,看见被乔苍搂在怀里的宁小姐那副惨状,当时吓得大气不敢出。

他甚至能感受到乔苍周身的疯涨肆虐的戾气和暴怒,恨不得摧毁一切!

追上来几个都僵住了。

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明明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们,周身的气场却阴森骇人强大得可怕……就像是,地狱里的阎王爷!

“徐熠,你处理!”扔下这一句,乔苍抱着怀里人,坐上车。

黑色迈巴赫疾驰着扬长而去,激起一地凌厉的灰尘。

连闯了两个红灯,迈巴赫平稳利落地停在首府医院门口。

宁展颜被抬上担架的时候,隐约恢复了点意识。

头顶都是攒动的白色人影,她闻到了空气里刺鼻的消毒水味,突然有些心慌不安,已经脱力的小手死死抓住乔苍的袖口不放,只怕一松开,一切都是幻影,烟消云散。

“别走……”她无助哑声地在求他。

乔苍的心脏仿佛也被揪紧,他俯下身,温柔地轻吻女孩儿的眉心:“我哪里都不去,别怕。”

宁展颜终于放下心,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宁展颜被换上病服,推进了诊疗室,一堆医生护士围绕着在她身旁忙忙碌碌,一刻不停地给替她处理身上的伤口。

玻璃窗外,乔苍修长挺拔的身影静默立着,最初的暴戾隐去,取而代之的,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深沉阴郁。

他沉默地凝视着病床上女孩苍白如纸的小脸,幽深的眼底弥漫着浓浓的心悸和后怕。

那是他养大的小姑娘,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

如果今天他不是恰好去那边办事路过,如果他没有听见她的喊声……

那么多如果,每一个,都足够要了他半条命!

离开了他身边,她到底在过着是什么日子?!

宁展颜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精疲力竭的梦,终于醒来,眼前是晃目的苍白。她偏了偏头,看见输液的吊瓶,再转动眼珠,一个修长挺括的熟悉背影映入眼帘。

她微微一怔。

乔苍背对着她,站在窗边通电话。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依然压不住溢出来的丝丝薄怒和寒意:“我管什么沈家白家!谁给她的胆子?!你告诉他们,这事我不可能善罢甘休,我家阿宁被折磨成那个样子,我要他们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我家阿宁……

这四个字让宁展颜心脏狠狠颤动了一下,眼眶发潮,几乎掉下泪来。

乔苍懒得再跟那边废话,直接挂断了。

回过身,正好对上床上人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目光,四目相对,他的小姑娘委屈得眼眶憋红。

乔苍心头微颤,周身的躁怒敛去,他迈步走到床边。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宁展颜轻轻摇头,眼圈是红的。

还好她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不然乔苍都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

他沉吸了口气:“到底怎么回事?”

宁展颜沉默了半晌,才低低地道:“有人找家教,我就过去试课了。没想到有人要害我……”

“胡闹!”乔苍甚至不忍再听下去,愠怒低斥着,眼底却漾着浓浓的心疼,“我缺你的,还是少你的了?你不好好在学校待着,跑出去做家教!”

“我……”宁展颜猛地抬起头,那一瞬的神色近乎偏执,只是很快,头又低下去,“反正你结了婚,也不会再管我了。”

乔苍心生出几分莫名的躁意,他沉默地盯着她,几秒后,才意味不明地开口:“所以,你这半个月不声不响的,是不希望我结婚,在跟我闹脾气?”

“……”宁展颜抿了抿唇,倔强地侧过头,“我不敢。”

他又不在乎她,她闹什么脾气呢?

到底还是个小丫头,情绪都藏不住,他一眼就能看穿。

乔苍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唇。

他屈膝蹲在床边,摸着小姑娘的头,眸光幽邃深沉,望进她澄澈的眼底。

“你听好了,在我眼里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比我家阿宁更重要。”

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大半个月在外面居然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他硬起心肠想着暂时不管这个小东西,让她在外面吃吃苦也好。

可没想到他多久没看着她,这小东西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缺钱宁肯跑出去当家教,都不愿意给他打个电话求助!

想到这里,乔苍心里不免生出点火气,刚想再训她两句,突然,怀中撞进一片软热。

宁展颜扑进了他怀里。

“呜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不会再管我了……”她心里无处安放的委屈和害怕,在乔苍宽厚温热的怀里找到了归处,宁展颜哽咽抽泣着,终于哭出了声,“我当时,好疼好害怕……你为什么不早点来?乔苍,你是个大坏蛋!!”

“……”乔苍只觉得心脏深处最柔软的角落都被她的泪水泡化了,到底没了脾气,只无奈道,“小东西倒是会恶人先告状。”

他一向最不喜欢女人哭,可唯独怀里这个小东西,一掉眼泪他就只能无可奈何地投降。哪里还舍得责备。

乔苍轻抚着宁展颜的后背,由她发泄。

等宁展颜哭够了,乔苍身上那件价格不菲的衬衣上已经被泪水糊了一滩。

她有点不好意思。

九爷是有洁癖的。

但乔苍只是拿纸巾随意地擦了擦,让她好好休息:“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

他没有明说,但宁展颜心里清楚,他是要去处理那几个欺负她的人,还有沈怡然……

九爷亲自出面,这件事肯定不可能大事化小。

宁展颜不是圣母,发生了这种事,她不可能宽怀大度地原谅沈怡然。

乔苍疾步如风地离开医院,坐进车里,让司机直接开去沈家。

半路上,他接到了白念之的电话。

乔苍眉心淡不可见地皱了皱。

徐熠已经调查清楚了,这次阿宁遭遇的那混小混混就是白念之的那个表妹——沈怡然花钱雇来的。

而且徐熠还查到阿宁在学校这三年,沈怡然没少找她麻烦!

但小姑娘素来不会跟他告状,他便以为她在学校那边也一切安好。

可现在,他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新账旧账一块儿算,否则真当他家阿宁背后没人!

白念之打这通电话过来,多半是为了给沈怡然求情。

乔苍接通后,口吻淡得没有一丝情绪:“什么事?”

“九爷我有个好消息想告诉你!”白念之的声音听上去却异常兴奋和激动,还有几分羞怯,

“我…我怀孕了!”

乔苍微微一怔,虽有些意外,却在意料之中。

那晚事发突然,他并没有做措施。

“去医院检查确定了吗?”

白念之听得出他语气不似刚才那么冷淡,眼角眉梢染上两分得意,她低头看着手里伪造的验孕单,笑吟吟地道:“当然啦,我一拿到验孕单就马上给你打电话了。九爷,我有我们的孩子了!我好高兴啊!这个小东西来的太是时候了,正好能见证我们的婚礼!”

乔苍淡淡“嗯”了声,道:“这段时间你把工作停掉,好好养胎。”

毕竟是他的孩子,哪怕他不爱白念之,可他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也要为这个孩子负责。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医生说我体质虚,怀孕前三个月不能受任何刺激,不然容易小产。”白念之撒娇道,“九爷,你晚上来家里陪我吃饭好不好?你都有小半个月没陪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