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 公车上把腿张开让农民工摸

“何遇,我怀孕了,你看到这条信息尽快给我个电话。”

苏未晚按下发送键之后,便把自己窝在沙发里,无神的看着暖黄色的天花板,明明已经很小心,怎么还是中标了!

整整半个月了,每天一条同样的信息,可始终石沉大海,今晚,是苏未晚最后的努力!

即便在忙,即便国外再有时差,也该看到了吧?

苏未晚长叹,不是她的手机坏掉了,是何遇真的就这么消失在国外了!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一头扎进了被窝。

“我不会娶你,所以孩子不能留。”何遇冷酷而又决绝的声音在苏未晚耳边炸裂。

“不!”

苏未晚嘶吼,猛然睁开双眼,汗水打湿了头发,怔怔的看着窗外浓的化不开的夜色。

还好,是个梦!

苏未晚喃喃自语,想要找出一个答案,“我的宝宝,妈妈该怎么办?妈妈多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晚晚,你怀了何遇的孩子?”

苏母嘶哑的声音,冲击着苏未晚脆弱的神经。

苏未晚猛然扭头,张了张嘴想要否认,却最终话音转变。

“妈,你怎么还没睡?”

苏未晚伸手拧开台灯,橘黄色的灯光瞬间驱逐了黑暗,苏母布满血丝的双眼就那么暴露在苏未晚眼前。

苏未晚鼻子一酸,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你怎么这么问?”

“下午收拾你的房间,发现了这个。”

苏母把揉搓皱巴的化验报告单递到苏未晚眼前。

“晚晚,你和何遇是怎么商量的?”苏母轻叹,这两个星期她的女儿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

商量?呵,她连何遇的一条讯息都收不到!

苏母伸手把苏未晚揽进怀里,一如小时候哄她睡觉一般,轻声道:“晚晚,你放心,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苏母说完,不由自主的哼唱起了催眠曲。

熟悉的旋律,温暖的怀抱,苏未晚本就心神俱疲,再次昏昏沉沉睡去。

苏母小心的给苏未晚掖了掖被角,伸手想要抚平苏未晚紧皱的眉头,轻叹。

第二日,苏未晚早起却未见苏母,只当是例行晨跑,便留了便条去了工作室。

“好可惜终于失去你……”忧伤的旋律打断了苏未晚纷乱的思绪。

“我的姐啊,出大事了,姨妈去了何家说是商量你的终身大事。”

电话那头的林清奇看热闹不嫌事大,老姐总算是要修成正果了。

苏未晚一个头两个大,妈妈怎么擅作主张!

苏未晚来不及整理手里的工作,挂了电话便冲出了工作室,发动车子直奔何家。

如苏未晚所料,迎接她的便是何父何母的轮番轰炸。

“未晚啊,阿姨给你保证,何遇出差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和你领证。”在何母看来,儿子既然愿意和苏未晚生孩子,那肯定是乐意娶她的。

“就是,你就安心的等着做我们何家的儿媳妇吧。”何父想的更简单,这苏未晚肚子里可是他们何家货真价实的孙子。

而苏母,则满眼笑意,何父何母可是再三保证了,一定会好好对她家闺女。她家闺女老大不小了,终于要嫁出去了。

“妈,叔叔阿姨,我今天把话放这,如果何遇在孩子有心跳之前和我领证,我自然会好好的把他生下来,可是如果不愿意……”

“我绝不会留下。”

苏未晚一字一顿。

短短几句话,却抽空了苏未晚所有的力气。

她怎能不爱自己的孩子,可是,她怎么能让孩子如她一样成长在单亲家庭?

她绝不!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苏母尴尬,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把苏未晚拉到客厅,苏未晚半分不配合。

“叔叔阿姨,我带着妈妈先回去了,等什么时候联系上何遇了再说。”

苏母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未晚不由分说带出了何家。

“你这孩子,你也不想想,你都三十了,要是真不要这个孩子,多伤你的身体,再说,你都怀了何遇的孩子了,他怎么着都会娶你。”

苏母絮絮叨叨,可满心都是在给苏未晚打算。

苏未晚满心苦涩,他们虽然是经人介绍认识,可现在有了孩子,情况到底是不一样了,何遇怎么能这么狠心。

“妈,这件事让我自己处理吧。”

看着苏未晚眼底的悲恸,苏母只觉得在她心上狠狠插了一刀。

从这一天开始,何母每天上门,变着花样给苏未晚做营养餐,苏未晚怎么也阻止不了。

“未晚,你看这是阿姨特意起了大早去早市买的最新鲜的鱼,这鸡是你何叔叔特意去乡下买的自家喂的,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添加剂。”

每一次,何母不等苏未晚开口拒绝,便自觉进厨房忙活,而苏母则总有借口出门。

苏未晚怔怔的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何母,双手不自觉的抚上还算平坦的小腹,距离摊牌已经一个月,而苏未晚总算是等到了何遇的一条短信。

“我爸妈不能代表我的态度,这个孩子我不会要,所以,打掉。”

苏未晚赶紧打过去,却依旧无人接听。

苏未晚说不清她现在是什么心情,锥心之痛,也不过如此。

“未晚,你别站着了,赶紧去沙发上躺好,阿姨马上就做好了。”

何母扭头冲苏未晚笑了笑,看苏未晚不为所动,便亲自把苏未晚赶到了沙发上。

“听话。”

看着何母忙碌的身影,苏未晚泪流满面,喃喃自语:“我的宝宝,妈妈多想感受你一天天的长大,多想陪伴你成长,想要给你做好吃的,陪你看遍世间风景。”

“可是,你爸爸不要你,妈妈怎么忍心让你受和妈妈一样的苦。”

“对不起,我最亲爱的宝宝。”

苏未晚毅然决然的出了家门。

鱼汤的鲜美总算是让何母满意,然而苏未晚却不见了!

何母心惊肉跳。

“老何,赶紧的,未晚好像自己去医院了。”何母带着哭腔。

何父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工作驱车赶到何家,苏母急的团团转。

“我就不该为了给王姐创造机会出门的,这可怎么办,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这多伤身体。”

“你们先别着急,我已经让助理联系了各个医院,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何父安抚。

三人兵分三路在各个医院寻找,却始终不见苏未晚的踪迹。

苍茫的夜色中,苏母带着满心的疲惫和担忧推开了家门,却看到苏未晚斜靠在沙发上,踉跄两步:“晚晚,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妈,医生说,孩子有心跳了,他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了。”

她的孩子,正在一点点成长,一声一声的心跳和她是那样的合拍。

我最亲爱的孩子,不管未来的路如何,妈妈一定护你周全,用尽全力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如果不能,我一定会是最好的妈妈。

心急火燎的何父何母,在接到苏母报平安的电话之后,总算是放下了这颗悬着的心。

“老何,你说这阿遇到底是怎么想的。”挂了电话,何母无奈的摇了头。

付博忠冷哼一声:“以前他怎么想的我管不着,现在既然有了孩子,这婚不结也得结。”

何母怔了一下,随即叹气,阿遇的性子,实在是让人担心。

第二日苏未晚起了个大早,既然决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熬夜工作。

欢快的门铃响起,苏未晚疑惑,这么早会是谁?随即想到每日报到的何母,再次无奈。

“阿姨,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会照顾好自己。”苏未晚打开房门,把何母让进房间,看着她手里的大包小包,想要接过去,却被何母让开。

“别,你赶紧歇着,这可是我托好姐妹从国外邮寄回来的,昨晚总算是到家了。”

何母一面给苏未晚解释,一面自觉的往冰箱里放。

“未晚,我给你讲,我怀阿遇的时候,刚好是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什么营养品都没吃,你都不知道,看到阿遇刚生下来瘦小一团,可我把愧疚死了。”

“所以啊,这孕期补品,是非常重要的。”

苏母絮絮叨叨,满眼温柔,随即握着苏未晚的手,眼泪几乎溢出眼眶。

“未晚,阿姨知道怀孕辛苦,现在阿遇更是被耽搁在国外,真的是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等阿遇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和你去领证,阿姨保证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落后一步的何父抬脚进屋,手上同样大包小包。

“就是,他即便是翅膀再硬,我也是他老子,只要他想喊我一声爹,就给我乖乖的去民政局领证。再说,你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相信他一定知道珍惜的。”

“哼,万一他一时想左,敢不去民政局,我就敢打断他的腿。”

何父信誓旦旦,生怕苏未晚不相信,再三保证。

“未晚,孩子月份还小,你千万不能胡思乱想啊,对孩子的发育也不好。”

苏未晚低眉顺眼:“叔叔阿姨放心吧,我既然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就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绝不会委屈了宝宝的。”

“如果何遇真的不愿意和我结婚,我也会把宝宝生下来,我独自抚养,他只是我自己的孩子。我的工作性质叔叔阿姨也是知道的,照顾宝宝完全不成问题。”

苏未晚目光柔和,却直视何父何母。

“只是也希望叔叔阿姨记住自己的保证,我真心希望我的宝宝有一个完整的家。”

苏未晚目光坚毅,她一定用尽全力,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哪怕奉子成婚,她也在所不惜!

何母再次保证:“未晚放心,阿姨保证,阿遇一定会和你领证的。”

她虽然说的笃定,可儿子是个什么性子,她还是知道的,恐怕要打一场硬仗了。

苏母晨跑回来,何父何母的保证刚好听个正着,脸上的笑意更是浓了几分。

“亲家来了啊,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是我自夸,我家闺女啊,可还真是打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媳妇。”

苏未晚一脸无语,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有这么王婆卖瓜的吗?

“妈,说什么呢,也不怕别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