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房春事 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你快让我出去!”

陈可心把手向车门伸去,试图打开车门逃跑,却被一双有力的手从腰部猛地拉了回去。

酒精的味道瞬间侵入鼻息,她现在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身上的男人大掌一挥,粗暴的将她身上的伴娘服一扯。

嘶。

“段天昊!”陈可心尖叫地叫出了声。

一个小时前,她本是以伴娘的身份参加闺蜜萧可琪和段天昊的婚礼,以为今天就是走个过场热闹一下,没想到婚礼上的LED大屏幕上突然播放出新娘和别人淫乱的视频。

紧接着新郎突然离场,宾客混乱,她被指派出来追人,再后来……就是稀里糊涂地上了车。

“段天昊你醒醒啊……你肯定是喝醉了!”陈可心咬紧牙关,将裙摆往身下拉着,全力的反抗着,可还是避免不了裙下露出一片春光。

他动作突然狂野起来,将她双腿一压,欺身而上,暧昧地气息在她耳边流转着,每一个动作里都充满男人的霸道,引得陈可心一阵失神。

陈可心全身颤抖着:“你不会被打击的精神错乱了吧?”

段天昊的手掌向下一伸,轻轻一勾,手中就多了一条充满儿童风格的内裤。他略带古怪地看了一眼,随手一扔,欺身而上。

陈可心大叫着挥舞着手臂,想将自己的内裤给抢回来,“你是不是疯了!这你想要干什么!快还给我!”

段天昊压着她的双腿,触碰的柔软让他心跳猛然一停,眼底不可抑制地泛起欲望和疯狂。

她猛地张开嘴狠狠向段天昊的肩膀一咬。

“段天昊!”她嘶哑地大叫着:“你看清楚,你看我是谁!我是陈可心!”

“呵,我当然知道。”段天昊嘴角一扬终于开了口道,声音喑哑但十分清晰。

陈可心已经神志模糊地听不清回答……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耳边的喘气声渐渐平复,半晌,笑声突然响起。

陈可心猛地睁开了眼,咬牙切齿的瞪着段天昊,猛的将他推开,双腿发颤地下了车。

“你……你是个混蛋!”她片刻不停,撑着身子逃离了这个地方,脸色依旧是苍白而虚弱。

段天昊缓缓坐直了身子,目光看着她离去的方向,闪动了一下,唇角的弧度缓缓勾了起来,墨色的瞳孔里一片笑意氤氲。

……

第二天。

陈可心一觉醒来,迷迷糊糊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突然伸手将被子一拉,盖住了脸。

她失眠到了半夜。

昨天的事情显然不是梦境,她的腿到现在还在发软打摆子,但是……

“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怎么办啊……”陈可心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头,挺身坐了起来,对着自己刘海吹了吹气。

半晌,她认命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强忍着下身的疼痛,洗漱之后搭了公交,到了公司门口。

抬脚刚进公司,便被人拦了下来。

陈可心诧异转头,见是人事部经理,愣了愣。

“王经理?”她挑了挑眉,眼神也染上了疑惑。

“陈小姐。”王经理公式化的笑容挂在唇角,声音冰冷不带丝毫情绪,“事情是这样的,早晨收到公司通知,你被临时调往天都公司那边。”

天都?听着怎么有些耳熟……

陈可心皱了皱眉头道:“非要调我过去?米总说的吗?”

王经理依旧扯着嘴角微笑:“是的。天都那边是合作集团,人手缺失自然需要调派。不过你放心,工资只高不低,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陈可心脑子一片迷糊,只能点了点头,跟上王经理的脚步,直到车子启动了也没想明白。

天都离她的公司不过十分钟的车程,平时确实有交易往来,但她记得天都似乎是什么集团的附属……到底是什么公司来着?

“到了。”王经理下了车,顺手帮陈可心开了门。

陈可心往车下一跳,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一时间有些发怵。

“王经理,你知道需要做什么工作吗?有什么交接流程吗?”她转头问了一句。

“总裁助理。具体的你到时候就会知道,没有交接。”

“总……总裁助理?”还没有交接?为什么会是一个和她专业不搭边的工作?

陈可心咽了咽口水,总觉得事情有些怪异,但具体哪里怪异,她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上去吧,十八楼。”王经理扔下一句,转身离开,走路的步子严肃而拘谨。

“诶……”陈可心伸手,手指在半空中晃了晃,最终还是作罢了。

算了,靠人还不如靠自己……端茶送水做记录的活,应该不算太难吧?

打定主意之后,陈可心便整理了衣服,迈开步子上了电梯。

路上只是有几人投来目光,没有任何阻拦,陈可心畅通无阻地到了十七楼才停了下来,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好奇地抬眼打量这扇门。

旁边还有一个办公室,上面的牌子写着“秘书室”,里面似乎还有忙碌的身影。

陈可心犹豫了一瞬,翻了个白眼。

这个总裁的派头真大,已经有了秘书,还需要从其他公司借助理?这应该不是王经理和她开的玩笑吧?

她抿了抿唇,抬手叩上门,轻轻敲了敲。

“进。”低沉的嗓音响起。

陈可心瞬间后背一凉。

这声音莫名的熟悉,连带着许多不好的记忆涌入脑中,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两秒。

不,不可能……她很快否定了自己脑海中浮现出的那张脸,暗骂了一声,转手开了门。

“您好,我是……”声音戛然而止。

“你好。”桌子后的人抬头,微微勾唇,笑意淡淡地泛出唇角,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但暗藏锋芒的眼神却实实在在将空气都割裂了几分。

怎么会是段天昊?她不止幻听,还幻觉了?

陈可心后退了一步,笑容僵硬,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逃!

“抱歉,我走错了。”她抬腿便走,大气也不敢出。

“陈助理。”身后的声音幽幽响起,带着几分慵懒,几分戏谑,“你没有走错。”

陈可心闭眼,狠狠咬了咬牙,伸手偷偷在自己的手上一掐。

疼……

陈可心转身,干笑了几声之后再也挤不出笑容,“不对劲不对劲。段总,我看您这里也不缺人手,像我这种笨手笨脚的家伙,倒个茶也能出错,专业也不对口,要不您先让我回去,我给您找个更得力的过来?”

“不用了,我觉得你挺好。”段天昊微微抬头,眸光一闪,笑意不减分毫。

“不不不段总,我这样的助理配不上您的身份。”陈可心谄媚地堆着笑,脚步往后挪动着,随时准备出逃。

段天昊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她的方向迈了两步。

陈可心立刻伸手扶着门把,挨着门滑动了一下,脸色煞白地撑着笑容,脑子里都是昨天他索取无度的画面,双腿,顿时有些软了。

“段总,我突然想起来米总那边还有一些事没交接完毕,我现在回去,待会过来……”

她拔腿就跑。

段天昊手一伸,轻松将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拽。

“砰!”长腿抵门,轻松踹了踹。

陈可心倒吸一口冷气,人已经在段天昊的怀里了。

她被吓得忘了挣扎,只听见耳后绵长的呼吸声越靠越近,几乎要喷上她的耳朵,隔着几缕发丝也能感受到热气和暧昧。

室内的温度不停升高,鼻息之间好闻的味道也让陈可心一时恍惚。

段天昊轻笑了一声,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反应。

陈可心瞬间回神,立刻挣扎了起来:“段天昊,你到底要干什么?”

“呵呵,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你觉得我还能干什么?”

“你!”

段天昊将她一转,抵上了门边,修长的指节紧紧箍着她纤细的腰,手指隔着衣料轻轻摩挲了一下,笑容再次漫上唇角。

陈可心咬牙推着他,不住地左右躲避他的呼吸,全身抖燥热起来。

“你能别折磨我吗?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我也没做错什么吧?段总,段大总裁啊,我惹不起你,躲着你还不行吗,你就不能换个人调戏?昨天的事就当做一场梦,我们以后……唔!”

唇上附上了一片清凉和湿润。

陈可心瞪大了眼,接下来的话尽数忘了干净,愣愣地盯着那双充斥着笑意的黑色瞳孔,猛地伸手敲打起来。

段天昊力道一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搂到悬空。

陈可心被袭卷而来的窒息感冲击到发颤,拍打了几下之后,手指也缓缓松了力道。

“咚咚咚。”门突然响了。

段天昊眉头一皱,陈可心眼神一亮。

“段总,会议马上开始了。”秘书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段天昊微微离开了几厘米,两人依旧在呼吸交缠的距离内。

陈可心瞳孔一缩,见段天昊没有放手的意思,后背有些发凉,压低了声音道:“段天昊,你可千万别发疯。”

段天昊咧嘴,突然伸手将她的衣服一推,指尖顺着她光滑的脊背轻轻一滑,停在了裤子边缘。

“段天昊!”陈可心抓住了他的手腕,眼神死死盯着他,冷汗直冒。

段天昊身子动了动,进了两分,两人挨得更近。

“段总?”秘书的声音在门外疑惑地响起。

陈可心着急得双手颤抖,但什么办法也没有。段天昊就是个疯子,此刻在她眼里,这个男人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陈助理,会议需要整理文件以及端咖啡进来,明白吗?”段天昊低声开口,似乎是交代工作,又带着一丝极其明显的威胁。

“你能先放了我吗?”陈可心声音很小,生怕门口的秘书会听见。

段天昊挺了挺身子。

“你别这样……”陈可心的哭腔已经被这个动作给逼出来。

她感受到两人的体温互相交缠,感受到他的呼吸,自己的心跳,以及门口秘书忐忑而焦急的等待。

这男人……是魔鬼吗?

段天昊满意勾唇,抬头对着门外道:“五分钟之后开会。”

“好的段总。”秘书松了口气,脚步声渐渐远去。

段天昊后退了一步,陈可心腿软地往地上一倒,伸手扶着门把才勉强撑住了自己的身子,抬头恨恨地看着段天昊。

段天昊偏了偏头,颀长的身子突然再次挨近。

“你到底想要怎样?!”陈可心声音嘶哑地吼了一句,大口喘息,被逼到快要晕厥。

“咔。”他的手正好扶上门把,将门开了,唇角一勾,迈步离开,“以后你就会知道,跟上。”

陈可心一愣,看着段天昊远去的背影,半晌才抓狂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甘心地跟了上去。

会议室。

众人在座位上坐了下来,面面相觑,整个室内没有人敢出声说话,都默默地用眼神交流。

门开了。

段天昊大步迈了进来,室内顿时响起了一片拉椅子的声音。

“段总。”

“段总好!”

“段总早!”

段天昊眼神一扫,轻轻斜了会议室一圈,点了点头算是回答,表情十分冷漠,暗色的瞳孔像浸透了冰凉的水一般,带着几许冷冽的光。

门再次开了。

陈可心抱着一叠文件,脚步蹬得咚咚响,一脸菜色地走了进来。

段天昊的眼里突然亮起了某些情绪,表情也生动了些。

“啪!”

“啪!”

陈可心一手拖着文件,一手狠狠摔着文件夹,绕着会议室走了一圈才将文件给发完。

众人微微张嘴,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新来的助理,紧接着看了看段天昊。

这位段总可是难得来天都的,据说是这段时间要在天都待着,谁也摸不清他的路数,不过第一天见面就雷厉风行地下达了许多命令,条条框框都直指要害,所以他们才恐惧又好奇。

没想到这一个新来的助理居然敢对段总摔文件……而且如果没有听错,刚才摔了这一圈,段总的那一份文件应该是摔得最清脆最响亮的吧?

“黑咖,不加奶不加糖。”段天昊开了口,一句话更是震惊了众人。

这……段总的脾气是众所周知的,今天这是转性了?居然一句话也不说?

陈可心撑起一个假笑,开口道:“是,段总,一定送到。”

“嗯,去吧。”段天昊转头。

陈可心气得牙痒痒,却也只能转身出门,朝着茶水厅走去。

再次端着咖啡进来时,段天昊正靠在椅背上讲话,侧脸在光影中若隐若现。

“各部门做好自己的工作,天都虽然只是子公司,但也是段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很看重。”

陈可心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她还在疑惑这个公司的名字听着有些熟悉,原来是段氏集团的子公司!段天昊是故意来这一出整她的吧?算准了她不知道这个公司的总裁是谁,等着她送上门去?!但她从来没得罪过段天昊,在婚礼之前甚至连话也没说过几句,为什么偏偏是她?

陈可心咬牙,走进了门。

“所以我在公司这段时间,绝不……”

“段总,咖啡。”陈可心不客气地打断,将咖啡递给了段天昊,眉头一挑。

她是故意的。

段天昊转头,带着笑意看着她,底下顿时响起了一片抽气声。

陈可心得意洋洋地和段天昊对视着,嘴角微勾,眼神挑衅。

不满意她的行为?开除她啊?

“谢谢。”段天昊点头,伸手接过,指尖突然一曲,若有似无地在陈可心的手心里勾了一下。

陈可心脸色一僵,努力忽略了手心里地酥麻感,冷着脸色转身就走。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剩下的事情会用通知的形式下达。”段天昊缓缓起身离开。

“是,段总。”身后响起恭敬地齐声回答。

段天昊看着前方那个气愤的背影,唇角一弯。

临近下班,陈可心才终于松了口气,在座子上伸了个懒腰。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但至少是近期,需要做好百分百的抗战准备。

陈可心低头看着时间,掐着每一分每一秒,在五点半的时候雀跃一跳,“回家!”

出了大门,陈可心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走路也变成了小跳,朝着公交站蹦去。

“滴!”身后传来一声喇叭,紧接着一辆黑色的车快速冲了过来,在她身侧停下。

陈可心笑容满面地转头一看,滞了滞。

段天昊……

“上车。”后座的车窗缓缓下移,段天昊的微笑在窗户后面一点一点出现。

夕阳斜照,无限美好。

陈可心看着这张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脸,心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叹——真是白瞎这张皮相!

“段总,不麻烦您了,我自己搭车回去就行。”陈可心笑着道。

“顺路。”段天昊吐出两个字。

“不顺。”

“地址。”

“和您相反的方向。”陈可心学聪明了,笑容始终挂在脸上,眼神透着狡黠和光亮。

段天昊微微抬眼,鼻梁的高度恰到好处,侧脸流畅的线条显得英气而不羁,眸光微漾,乍出一线情绪,又迅速收了回去,化成笑意氤氲在了眼底。

“去哪都同路,我要环城兜风。”

“段总您放……说笑了。”她硬生生将那句骂语给憋了回去。

“我不爱说笑。”段天昊回敬。

“……”

陈可心认了命,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拒绝也没了理由,只能上车。

车门一关,陈可心的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

这辆车里储存的记忆可真是丰富啊,昨天也是在这个后座……她猛地摇了摇头,将刚想起来的画面都掐断了,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

“喜欢这辆车吗?”段天昊的声音响起。

陈可心克制着自己想要尖叫下车的冲动,往车边挪了挪,尴尬地笑了一声,“不是我的风格。”

“是吗。”段天昊勾唇,眼神看向窗外,状似无意道:“我以为你会喜欢。人对留有美好记忆的地点总是别样深刻,你觉得呢?”

陈可心把牙磨地咯咯响,看了眼正在开车的司机,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是没错,前提是这记忆得是美好的。”

“哦?”段天昊回头,“这么说昨天的记忆不够美好?”

话罢,不等她回话,他继续道,“下车。”

陈可心一愣,车子在前方慢慢靠边停了下来。

阳光已经不见,周围正好是城郊,没有一辆车经过,公交也不抵达这块地方。

但她瞬间笑意轻扬,立刻点头:“是!段总!”就算是走路回去也比待在这车上来得舒服吧?幸福来得太突然……

手指刚挨到车把手,段天昊眼神再次扬了起来。

“我不是说你。”他咧嘴笑了笑。

陈可心脸色一冷,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是说她,那是……

前方座位的司机突然抬手开了门,径直下了车,车内顿时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

陈可心惊恐地往旁边缩去,神经高度紧张,不知道段天昊下一秒又要发什么疯。

“不是说记忆不够美好吗?”段天昊往她的方向移动了一寸,“我想确定一下昨天在我身下辗转呻吟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口不对心。”

“你干什么!”陈可心叫道,为自己壮胆:“我要走了,没时间和你废话!”

“那就不废话。”

大掌一抓,陈可心整个人都腾空坐到了段天昊的腿上,鸡皮疙瘩在她的手臂和脖颈处浮了一片。

“混蛋!我要下车!”陈可心张牙舞爪,但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有逃出段天昊的桎梏,反而被剥了上衣,喘息着抵在了车窗边缘。

陈可心彻底慌了,身上已经没剩下几件衣服,才开始意识到段天昊是打算来真的。

她颤抖着推着他的胸膛,使尽了全身力量,也只是不让段天昊前进而已。

“怎么样,要不要再仔细回忆一下?说不定此刻你会有不一样的想法。”他勾唇,抓着她纤细的双腿一拖,某处已经紧密结合。

陈可心涨红了脸,紧咬牙关,不想按照段天昊的想法说话。

段天昊低头,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吐了口气,温热的气息顺着陈可心的下颚一路拂向她的耳垂,弄得她头皮发麻,脚趾都蜷缩在了一起。

“段天昊你这个变态狂!你到底为什么缠着我不放?我招你惹你了?!”陈可心想扬手打人,但全身上下都被段天昊给钳制住了,根本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