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流奶水无码中文字幕在线 老太BBWWBBWW高潮

季灏霆早就注意到温念瓷在念叨着什么,也没去猜她的想法,但还是能清晰感觉到她对这桩婚事的排斥。

待温念瓷坐好,他脚踩下油门,直接就奔着婚纱店开去。

在去的路上,季昊轩似乎非常开心,拉着温念瓷的手左摇右晃,嘴里还不断的喊:“念瓷老婆,念瓷老婆……”

温念瓷被他摇的有些头疼,而且他的称呼方式,她也是有些接受不了,只好耐着性子,告诉季昊轩,“以后叫我念瓷就可以啦。”

“为什么?”

季昊轩不解。

温念瓷道:“因为……呃,不好听。”

“会吗,那我以后叫你念瓷妹妹吧!”

季昊轩歪着头,想了会说。

温念瓷撇了撇嘴,男人就是男人,傻了也不忘占人便宜。

不过她也满意了,妹妹就妹妹吧,怎么也比一直叫老婆好。

前座季灏霆见状,嘴角细不可觉的勾了一下……

很快,他们到了婚纱店。

这家店叫做SoulMate,这里的婚纱全是出自国外著名的设计大师之手,件件价格不菲。

温念瓷站在婚纱店内,左看右看,简直目不暇接。

每一件婚纱都有自己的显示柜,在灯光的照射下,每一件似乎都在闪闪发光。

穿上一身洁白的婚纱,画着美美的妆一步步走在红毯上向着幸福走去,这是多少女孩的梦想啊!

温念瓷自然也不例外。

她也曾渴望穿着这样的婚纱,嫁给自己爱的人。

可是现在,她却要穿着这么漂亮的婚纱,亲手断送自己的幸福。

想到这里,她眼神不由黯淡了下去。

“季家之前订的婚纱到了没有?”

季灏霆的话打断了温念瓷的思绪,也偏头看向店员。

经理一看到是季灏霆,立刻换上十二分尊重的态度回答道:“季总,早就到了。”

温念瓷和季昊轩跟着经理去试婚纱,她刚一穿上就感觉不是很满意。

不管是样式还是尺寸,都有些不合适,但她还是穿着走了出来。

她提着婚纱的裙摆,刚走到外面,就看见换好西装的季昊轩,不由一愣。

他穿上这套西装,简直像换了个人,眉目清俊,身姿挺拔。

不得不承认,季家的基因相当强大,季昊轩虽然傻,但是长相却是没得说的。穿上西装后虽然依旧比不上季灏霆的气势,但单纯看脸的话,也不输什么。

“怎么样?”季灏霆扬了扬下巴,问她。

温念瓷想了想,还是说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她对这件婚纱不太满意。

本以为会被他的训斥,可没想到,季灏霆只是让人给她重新拿了几件。

原来还有后备的,温念瓷欣慰,把几套婚纱试了个遍,很可惜,竟然没一件合适的。

季昊轩待不住了,等待太久,开始闹起来,非要温念瓷陪他玩。

季灏霆一向拿他没有办法,又不能骂他,只能先给他拿了零食,让温念瓷陪他玩。

温念瓷无奈,陪他玩了会,见他情绪稳定,便起身接着去试婚纱,可是她刚离开,那小傻子又开始闹起来。

店里员工伺候在边上,经理看着季灏霆的身形,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

“季总,您和二少爷身材都差不多,长相也有几分神似,不如您替他试?”

温念瓷听了这话,顿时心生忐忑。

她想季灏霆应该不会同意。

可没想到,季灏霆想了下,居然点头同意:“也好。”

然后,就拿了套西装进试衣间。

温念瓷呆在当场,好半晌后才回过神来。

而这时,季灏霆也出来了,来到她身边,并肩站在镜子面前。

两人身高相差不少,而且郎才女貌,说不出的养眼。

温念瓷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装作在看自己的婚纱,实际上,视线却总是忘季灏霆身上瞟。

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妖孽,竟然可以把西服穿得这么迷人。

“太完美了!”

经理站在边上,忍不住拍手叫好:“二位看起来就是天作之合呀!”

说完,他意识到季灏霆只是替自己的弟弟试衣服,脸色一变,改口道:“我是说,这两套衣服实在是般配!”

经理说完,温念瓷都替他尴尬。

这解释,太瞎了吧?

不说,刚才她脑海也闪过一个念头。

仿佛他们才是一对一样……

温念瓷双颊不禁有些绯红,瞬间低下头,假意去看自己的裙子,同时警告自己,不该有那些遐想。

她和季灏霆……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呢!

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驱离出脑海,温念瓷却觉得心里有些苦涩。

季灏霆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

她穿上婚纱,就像个仙女一样,白衣胜雪,性感无比,尤其是她害羞低头的时候……

他脑海不由浮现那晚在自己身下娇喘的人儿,心里不由起了一丝涟漪。

不过他还是很快回神,告诉自己,她是自己的弟妹,那晚的女人……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选了婚纱又选礼服,折腾了好半天,温念瓷昨天喝了一夜酒,完事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出来后,就第一个钻进了车里。

偏偏季昊轩不肯放过她,上车后还是缠着她玩,温念瓷不想理他,可是碍于季灏霆在这,什么也不敢说。

“昊轩,老实一会儿,不要闹了。”

季灏霆看出了她的疲倦,发了话,季昊轩才老实下来,转头去玩自己的玩具了。

温念瓷刚感谢季灏霆帮她解围,却听到他问:“回家么?”

温念瓷很想说不想回家,可是现在不回家还能去哪儿?婚纱已经试完了,她只能乖乖地在家里等着当个新娘子了。

她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季灏霆一直用余光看着温念瓷,见她忽然失落的神情,心里似也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车厢内一时安静下来,待到了温家门口,季灏霆才出声,“婚礼方面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你可以提出来。”

温念瓷知道他是好心,心中不由感动,于是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有什么要求可提,而且以季家对季昊轩的重视程度,也绝对不会在这方面亏待她。

“念瓷妹妹,你要走了么?”季昊轩手里还捧着玩具,见她下车,眨巴着眼睛问。

“嗯,我已经到家了。”

经过半天下来的接触,温念瓷虽然不像一开始那样感到尴尬,却还是觉得很不适应,身上的疲倦让她此刻只想好好洗个澡,睡一觉。

然而季昊轩却似乎很喜欢缠着她,一听说她要回家整个人不安分起来,“去玩,去念瓷妹妹家里玩……”

“昊轩,乖,我们该回去了。”季灏霆安抚了一下季昊轩,又转头看了她一眼,“好好休息。”声音依旧清冷。

温念瓷心里很感激他一再替她解围,低声说了句谢谢,也不管对方听见没有,径直上了楼。

回到家以后,温念瓷一头就扎进了自己的房间,丝毫没理会沈素琴和温雨欣一打她进门就露出的鄙夷眼神。

她实在是累坏了,没有精力再去分给那些不相干的人。

嫁到季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都无力改变,温念瓷不是没有一丝委屈,可只要一想到躺在医院的小瓷,心里的决心就坚定起来。

为了这唯一的妹妹,她必须得坚强。

接下来的一个月,温念瓷待在温家,静静的等待着婚礼的到来,唯一的几次出门也是去医院看望妹妹。

只是越是临近婚礼的日期,她的心里就越是压抑烦闷,人都说结婚前多少会有焦虑症状,可她这种情况大概不在其内。

要嫁的人不是她真心爱的,整场婚礼也不过是场交易,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惨的新娘吗?

时间就在这浓浓的愁绪中慢慢过去了。

这天清晨,温念瓷正捧着一杯牛奶发呆,托她继母和继妹的福,她一刻也没忘记明天就是她和季昊轩结婚的日子,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苦笑。

这失魂落魄的模样被正好下楼的温雨欣看的一清二楚。

“恭喜你啊,明天就要嫁进季家了吧,我可是听说季家那边可是为你和姐夫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说完了吗?”温念瓷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我嫁人是我的事情,你要是羡慕,可以叫你妈把城南李家的大少爷李东,以及宋氏的宋豪介绍给你,听说这两家可都是名门望族,配你不正合适吗?”

温雨欣顿时气结,她怎么会听不出温念瓷这是在讽刺她,竟然把那种人和她安在一起,她温雨欣要嫁就要嫁最好的,只有季灏霆才能配得上她!

“你……”温雨欣气的刚想开口辱骂一番,但转眼想到对方嫁的是个傻子,脸上又挂上了嘲讽的笑。

“温念瓷,你装什么高贵,说到底不过是嫁的是一个傻子罢了。”

“一个傻子?你猜我要是把你刚刚的话转述给季家,他们会怎么想?”

温念瓷看着这个继妹被她怼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深感无趣,刚要回房间就被温雨欣拽住了。

“你别以为攀上了季家这个高枝就成凤凰了,灰姑娘就是灰姑娘!”

“雨欣,和你姐姐吵什么呢,人家明天可就是最‘风光’的季家新娘了。”

沈素琴嘴角噙着几分冷笑走了过来,刚刚的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竟敢这么欺负她的宝贝女儿,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点用处,她指定撕了小贱人的嘴!

听着母女二人明里暗里的讽刺,温念瓷心中更是烦躁,这几天沈素琴和温雨欣总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的负面情绪早就到了临界点。

不想在留在这里一分钟,温念瓷拿了包直接往外走。

“站住,你去哪?”一直站在沈素琴旁边没说话的温立国开了口。

“医院。”温念瓷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对于温家,她的心早就凉透了,也许早一日嫁出去就早一日解脱,如果她明天要嫁的人是她真心喜欢的,或者此刻就不是这般悲伤的心情,可她偏偏嫁的是仅有几面之缘的季昊轩。

温念瓷心既烦闷又难过,只想有个人陪她大醉一场。

思及此处,就给闺蜜于晓打了个电话。

于晓接到电话后没多久就赶了过来,看见自家闺蜜神色倦倦,鼻子也是一酸,上去便勾了温念瓷的肩膀。

“晓晓,陪我喝酒。”

知道她心情不好,于晓二话没说,“走,蓝海酒吧,今儿不醉不归!”

两个人在蓝海订了个包厢,你一瓶我一瓶的喝了起来,酒到微醺,温念瓷的眼眶渐渐泛红。

“晓晓,你知道吗,我明天就要结婚了……”

“别说了,别说了,念瓷,你一定会幸福的!”于晓早就憋不住了,眼泪直往下掉,一把抱住温念瓷。

温念瓷拍了拍对方的背,“怎么我还没哭,你就哭了……”说着说着自己也控制不住的啜泣起来。

哪个女人不希望嫁给自己爱的人,可是她没得选择。

“我想我妈了,是不是太矫情了?”要是母亲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这么委屈的。

于晓拼命摇头,不知道怎么该安慰自己最好的朋友,只是抱的更紧了些。

两个人不知道又喝了多少,温念瓷扶着墙进洗手间的时候已经有些迷糊了,竟把男厕看成了女厕,大剌剌的就闯了进去。

正在解手的男人看见她进来,明显愣了一下,这似乎是他的准弟媳温念瓷?

这边没来及做出反应,只见温念瓷撩起裙子就要蹲下,明白过来她要做什么的季灏霆几乎是瞬间走过去将她拉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季灏霆浓眉紧蹙。

温念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整个人一恍惚就要跌倒,幸好被男人及时扶住。

醉了酒之后的她和平日里简直就像两个人,竟然直接就扑进了对方的怀里,鼻子在他衣间拱了拱,像只小动物。

“你这味道好熟悉啊,唔……我在哪闻过呢……”一边嘀咕,小手还在季灏霆的胸膛乱蹭。

季灏霆听见怀中女人的话,心中一动,同时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划过心间。

这种感觉让他无法分辨更无法把控,只得先将女人从男厕所拎了出来,朝酒吧门口走去。

温念瓷不满的挣扎,抓着他的袖子,瞪着那双水雾迷蒙大眼睛控诉,“快放开,你要带我去哪?”

“回家。”季灏霆无视她的举动,冷声道,“明天就是大婚之日,喝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一听见大婚这两个字眼,温念瓷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把甩开季灏霆的手,脸上也呈现出激动之色。

“不,我不回去!我才不要回那个家,那个家里全都是坏人,我不要回去……”

温念瓷眼底里是深深的抵触,尤其一提到回家,竟像个孩子似的耍起赖来,死活都不肯再走一步。

季灏霆见她这个样子,不禁蹙眉,问道,“你想去哪?”

对面的小女人似是思考了一会,口气里带着一丝央求,“我不要回家,想去喝酒,喝醉了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喝酒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季灏霆声音淡淡。

从一开始他就看的出温念瓷对于这场婚事的排斥,但却没想到她已经排斥到了这种程度,竟然靠买醉来麻痹自己。

可同情归同情,无论如何,他今天都不会任由她胡闹下去,明天就是她和他弟弟昊轩的婚礼,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

正在季灏霆思考时,温念瓷突然抓住他的衣袖轻轻摇晃,好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季灏霆诧异的看向她,“你做什么?”

只见温念瓷眼圈微红,看着他的眼睛里像是汪着一层朦胧的水气,“你知道吗,我明天就要结婚了,可是我根本就不想嫁……”

她兀自喃喃着,也不管别人有没有在听,说到后来神情愈发的激动。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爸逼的,他说如果我不嫁,他就会断了小瓷的医药费,但是小瓷也是他的女儿,他怎么能这么做?你说我惨不惨?不,我一点都不惨,小瓷才是真的惨,她还这么年轻,我一定要救她……”

虽然话说的颠三倒四,但季灏霆却听明白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温念瓷把平时闷在心里的委屈全都一股脑的都倾倒了出来,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却被主人强忍着不落下。

酒后吐真言,看着面前强忍眼泪的倔强女人,季灏霆眉头蹙得更深,心中不由的泛起一丝波澜。

他当然知道她口中所说的小瓷是谁,早在一开始,他就已经把温家还有她所有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只是纸面上的资料终究是冰冷的,比不得亲耳听到来的真切。

温家想要靠着季家获取商业利益,他不是不清楚,但是为了利益可以坐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牺牲的地步,还真是狠得下心。

怪不得那天她想要逃跑,怪不得她对于温家会如此抵触……

想到这些,季灏霆胸口莫名发堵,却也清楚的明白关于季温两家的这门亲事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季家二少季昊轩要结婚的消息如今已经传了出去,许多宾客都收到了请帖,明天的婚礼绝不可能再有转圜的余地。

况且昊轩是他的弟弟,私心里他也不可能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也许换成另外一个人,他也许会帮她,可是这个人却是他最疼爱的弟弟,所以,他无能为力。

“你应该清楚,这件事已经由不得你反抗了。”季灏霆仍是理智的,只是语气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几分。

温念瓷苦笑,“我知道,所以我不过就是想大醉一场罢了。”这么说着,堪堪就要往回走,对方当然不会容许她这么胡来。

“别拦我,难道我想醉一场都不行吗?”她突然吼出声,瞪眼看着拦住自己的人。

明显带着怒气的声音让季灏霆有一瞬间的怔然。

温念瓷用力的挥落了对方的手,一脸的失意,仿佛只有将自己彻底灌醉了,满腹的委屈才能得到片刻纾解。

结果扶着墙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还没两步,脚下一软就栽倒在地上。

季灏霆连忙上前将这一身酒气的女人扶了起来,见她站都站不稳还想着要喝酒,心中不由的生出一丝怒气,索性拦腰抱起对方,径直出了酒吧。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我要喝酒……”女人极不安分在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莹白的小脸因为醉酒和愤怒染上了一层绯红色。

完全无视怀里女人的挣扎,季灏霆直接将温念瓷抱上了车,一边按住她乱动的手脚,替一边她系安全带,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有多么的暧昧。

这边温念瓷也逐渐老实下来,只是嘴里仍然不断的说着醉话,看见自己身上被这人系上一条带子,撅起小嘴刚要转过头说些什么,结果好巧不巧的印上了对方的嘴唇。

这下,两个人俱是一楞。

季灏霆只觉得唇上传来一阵酥麻,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就想向后退去。

然而他还没来及做出动作,就看到对面的女人砸吧着小嘴,喃喃自语道,“味道好熟悉,在哪里尝过……”说完竟然又轻轻啃咬起来。

季灏霆顿时浑身一震,感受到唇上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整个身子好像被定住了一般。

偏偏始作俑者像是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好像尝上了瘾,稍稍往后退了一些,粉嫩的小舌头又在唇上恶劣的舔了舔,一脸的迷茫神色,说不出来的诱惑迷人。

看着怀里小女人愈加‘过分’的行为,季灏霆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随着鼻尖嗅到的阵阵酒气,不由的想起那天晚上身下女人的娇媚甜美……

那些事后刻意被他忽略的画面,此时全被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别乱动……”季灏霆压抑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嘶哑,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仅存的几分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不能碰。

可怀中小女人的好像是故意要折磨他一样,精致的眉眼,干净无暇的气质,以及身上丝丝缕缕的清香都在若有若无的撩拨着他。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何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会在这个女人面前一再妥协。

理智最终崩塌,季灏霆猛地按住温念瓷的肩膀,化被动为主动,吻上了对方的双唇,青涩的回应仿佛在引 诱着他更加深入的品尝。季灏霆感受到对方的甜蜜,撬开贝齿,逐渐加深了这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