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疯狂伦交 厨房张开腿疯狂迎合高潮

夏依依端起面前的奶茶,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姐姐,你不就是想知道那天晚上的细节吗?好啊,今天不如就借着这个机会全都告诉你好了。”

“什么细节?”

“当然是我和风哥哥上床的细节喽,风哥哥喝了迷情的药物,那床上的表现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呢。我想你和风哥哥认识这么多年,肯定不知道他有多持久吧?我们一共做了三次,足足两个多小时,换了五个姿势。”

“你要不要脸?!”夏小汐气得双眼通红,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手心都震麻了。

“不要啊,这年头,人们要钱,要权力,要势力,要房子,要车子,谁还要脸啊?脸值多少钱?谁要,我全卖给他!”夏小汐妩媚一笑,那样子要多贱有多贱!

夏小汐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夏依依!你还真的是连脸都不要了,和你那个妓女的妈妈一模一样!”

听到有人诋毁自己的母亲,夏依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加灿烂了。

“是啊,在你们眼里,我一直都是个妓女生的,没皮没脸,下贱做作,既然你们都这么以为了,我不表现出来,那你们该多失望啊!”

夏小汐抱着胳膊,忽然冷笑一声,“姐姐,我这个妓女生的下贱坯子,没有让你失望吧?”

“你……”面对夏依依的话,夏小汐竟毫无还手之力。

“可你们又比我和我妈高贵的了多少呢?当年爸爸不嫌弃我妈是妓女,他们两个才是真爱,而你妈呢,突然出现横刀夺爱,害的我和我妈流离失所,过着令人唾弃,狼狈不堪的生活。”

说到这里的时候,夏依依的眼神里忽然有了一丝柔软的东西,那是对过去悲痛历史的痛心,忽然,她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

“我告诉你,夏小汐!我和我妈过去十五年所受的苦,我都要从夏家讨回来!你有什么,我就要抢走什么,一直到你一无所有!”

夏依依说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夏小汐盯着眼前的夏依依,神情有些恍惚,她早就知道夏依依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可没有想到她竟是这般凶狠的角色。

夏依依见夏小汐有些愣神儿,又接着说:“还有一件事,不妨也告诉你。”

“还有什么?”

“你以为你妈和爸爸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样?也是我。”夏依依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自己,似乎是一件非常得意的事情。

“是你?”夏小汐不敢相信。

“没错,是我故意在你妈面前说,爸爸经常去找我妈私会,还说我经常听见爸爸说,爸爸只爱我妈一个人,娶你妈只不过是家里的意思。”

“你……”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办理离婚手续吗?”

夏小汐想不出,她以为爸妈没有办理手续是因为还有转圜的可能。

“他们本来是要办手续的,但是我偷偷把他们的结婚证撕毁烧掉了,补办证件需要时间,我就趁着那会儿苦苦哀求爸爸,不要离婚,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爸爸还真的同意了。”

夏依依挑了挑眉,“你看我对你多好!”

“你是另有打算吧?”夏小汐才不相信这样的狗屁话。

“对呀,我就是不让他们离婚,你妈现在还是个有夫之妇,但凡她和哪个男人走得近一点儿,她就会被万人唾弃!就像当年我妈一样!”

“啪!”夏小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夏依依!你混蛋!”

夏依依也慢慢站了起来,“怎么?恨我?正合我意,我就是要让你恨我。”

因为愤怒,夏小汐的胸口一起一伏。

夏依依凑近夏小汐,“姐姐,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真的让我很爽,比和风哥哥做-爱,还要爽!”

“你——”夏小汐抬起手来,想要给夏依依一巴掌。

夏依依连躲都没有躲,“来呀,打我呀,回去之后我正好可以在医院里待两天。”

夏小汐握紧拳头,又放了下来,她知道她不能动手,一旦动手,夏依依回去不知道又要添油加醋说什么。

“姐姐,麻烦你下次手段高明一点儿。”话音刚落,夏依依拿起夏小汐的咖啡杯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

杯子在地上摔碎,碎片溅了一地。

夏小汐张着嘴巴,看着地上的碎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以为我真的傻?”夏依依抱着胳膊,仍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做的这么隐蔽,竟然还是被发现了。

“本来我是不知道的,但是当奶茶端上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的窃听器的确够精致,只可惜,两个杯子上面的猫咪一对比,就露馅了,哼,下次约我麻烦再考虑周到一点儿。”

说完,夏依依拿起自己的手包,戴上墨镜,轻蔑地扫了夏小汐一眼,迈着骄傲的步伐离开了!

夏小汐急忙去那堆碎片里寻找窃听器。

一旁的律师摇了摇头,“夏小姐,不要找了,即便是找到了也没有用。”

夏小汐抬起头来,“怎么?”

“那种芯片式的窃听器虽然小巧不易被人察觉,但是,也非常脆弱,刚刚那么一摔,估计里面的东西也毁的差不多了!”

夏小汐站起来,狠狠地跺了跺脚,今天费了那么多力气布置好的一切全都前功尽弃了!

她本来就是要夏依依露出真面目,然后把她的真面目拿给所有人看的,结果——

真的防不胜防!

“回去!”

这一仗,夏小汐算是彻彻底底地输了。

水晶帝宫

餐桌上,夏小汐拿着刀子把盘子里的牛排都要扎成牛肉末了,她一边扎着牛排,嘴里一边念念有词,好像这块牛排就是夏依依一样。

对面的墨夜霆抬头瞄了她一眼,“斗不过人家,拿牛排出气,你可真有出息。”

夏小汐停下手里的动作,“谁说我斗不过她?”

“今天不就输了吗?可惜我三百万的窃听器。”

墨夜霆轻哼一声。

“不就是一个破窃听器吗?我赔你!”

“拿什么赔?”

“拿……”

夏小汐急忙把自己的话收了回来,她拿什么赔?三百万啊!

墨夜霆挑着眉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喂,我们协议里写的清清楚楚,你要帮我的!”

“我是帮你了啊,但这并不代表,你损坏我的东西不需要赔偿吧?”

“墨夜霆,三百万而已,三百万对于你来说那根本就不叫钱!你何必跟我斤斤计较呢?”

“如果我非要斤斤计较呢?”

“你……”正说着,夏小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接了电话。

电话是夏耀华打来的。

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端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夏小汐急忙把手机拿远,顺便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好一阵子,她才贴近手机,总算听明白了,“爸,他说我傍了一个大款,你就信啊?我说她陪导演睡过,你信吗?”

“混账东西!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看,她说什么你就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我懒得和你说这些,挂了!”夏小汐把手机挂断,顺便关机,把手机直接摔到了桌子上。

“喀——”

手机屏幕碎了。

看着碎裂的手机屏,夏小汐简直要气死了,今天怎么什么都要和她作对啊!

“这手机也是我让俞礼给你配备的吧,十万块的私人订制手机,换一个屏幕,你知道需要多少钱吗?”

“墨夜霆,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啊?”夏小汐狠狠瞪着她,连个手机都要和她斤斤计较不成?

“我这个人本来就很小气,生意人都是这样的,你不知道吗?”墨夜霆邪魅地挑了挑眉,伸出三根手指,“三次。”

“什么三次?”

“今天晚上陪我做三次,窃听器和手机都一笔勾销。”

“你——”

“你不吃亏,要知道红灯区的头牌也不过五十万包夜,我那一个窃听器就三百万呢。”

墨夜霆说完,拿餐巾擦了擦嘴和手,站了起来,“洗干净在卧室等我,时间到了,看不到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

夏家

刚刚被挂断电话的夏耀华也把手机摔在了一边,“这个混账东西,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夏依依急忙坐了过来宽慰道:“爸,你就不要生姐姐的气了,都怪我惹姐姐生气了,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好了。”

“这件事不怪你。”看见身旁懂事的女儿,夏耀华的气消了一半。

“哎呦,我的宝贝依依,是不是小汐把你约出去,又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吴梅朝着夏依依招了招手。

夏依依便坐到了吴梅身边,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奶奶,没有,姐姐什么都没有说。”

“哎呦,我的小心肝儿,你看你,就知道委屈自己,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和奶奶说,奶奶替你做主!”

“奶奶,姐姐真的没有。”

夏耀华见夏依依这副委曲求全的样子,咬了咬牙,“南风,你和依依的婚礼,就不让小汐参加了,免得到时候她在婚礼上闹事。”

南风抬起头来,虽然有些诧异,可还是点了点头,“好。”

“风哥哥,你怎么可以同意呢?爸爸,这绝对不可以!我只有这么一个姐姐,我还想着让姐姐给我做伴娘呢!怎么可以不让姐姐参加婚礼呢?”

“没什么不可以的,多了她,反而添乱!”夏耀华说。

“爸——”

“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到时候婚礼的酒店全面封锁,没有请柬的一律不准进来!这臭丫头鬼点子多,搞不好会在婚礼上闹出什么幺蛾子。”

夏耀华的话气势十足,似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南风站了起来,“伯父,我就先回去了。”

“我去送送风哥哥!”说着,夏依依也站了起来,挽着南风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走到了院子里。

南风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忽然就停下了脚步,“依依,咱们的婚礼还是不要让小汐参加了吧?”

夏依依先是一怔,随后立即撅起嘴来,“风哥哥,你怎么和爸爸一样胡闹,她是我唯一的姐姐,我怎么能不让她参加我的婚礼呢?”

“小汐心里一定很难过,我最了解她了,她越是闹的厉害,越代表她心里不舒服,小汐也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和她的婚礼,如果她看见我和你结婚,肯定很难过,所以……”

夏依依算是听明白了,南风之所以不让夏小汐参加婚礼,是担心她难过!才不是因为怕她胡闹!

“风哥哥……”夏依依垂下头去,眼睛立即蒙上了一层雾气,“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姐姐,我说过的,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打掉孩子,让你们在一起的。”

南风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依依,我说过了,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南风抓住夏依依的胳膊,“依依,既然我选择和你在一起,就不会改变主意的,你放心吧,以后我会对你好,对孩子好的。”

夏依依咬了咬嘴唇点了下头,“嗯。”

“婚礼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你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我回家了。”

南风坐进车子里,将车开走了。

夏依依却将拳头握的紧紧的,南风还是在意夏小汐!他还是在意她!

水晶帝宫

夏小汐坐在游泳池边,默默等待着,一会儿墨夜霆看书看累了看困了,应该就会忘记这回事吧?

她这样想着,梅丽带着几个佣人走到了她面前,一脸为难。

“夏小姐,墨先生要我们带你去洗澡。”

“啊?什么?”夏小汐警惕地向后迈了几步。

“夏小姐,别让我们为难好吗?墨先生的意思,我们不敢违抗。”

“好吧,好吧,不过,我自己洗澡,不需要你们动手!”夏小汐没想到墨夜霆给她来一招!

反正她也是签了协议了,墨夜霆帮她做事,她得陪墨夜霆睡觉。

洗完澡,穿上睡袍,夏小汐又在梅丽和几个佣人的恳求下去了卧室。

墨夜霆还没有回来,夏小汐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有了!

她忽然停住了脚步,想起上一次的事情,她有了主意!

梅丽轻轻地敲了敲书房的门。

“墨先生,夏小姐已经洗完澡去了卧室。”

“知道了,下去吧。”

墨夜霆应了一声,将自己手里的书合上,嘴角荡漾着邪魅的笑容。

他站起身来,走出了书房,舒舒服服地在温泉池里泡了一会儿,换上宽松的睡袍,他便回了卧室。

推开卧室的门,夏小汐正躺在床上,身子随着呼吸一上一下,似乎睡的很熟。

墨夜霆轻轻地走了过去,手指抚过她细嫩的脸蛋,“这么快就睡着了?”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实在不忍心把这小东西吵醒,因为看她睡觉也是一种享受。

夏小汐的心跳快极了,她不知道自己装睡能不能骗过墨夜霆,总之上一次,墨夜霆回来的时候,她睡着了,他就没有碰她。

不知道这一次。

因为害怕穿帮,她只能紧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墨夜霆关掉了灯,躺在了她的身侧,手掌直接抚上了她的娇躯。

夏小汐立即睁开了眼睛,因为背对着他,房间里又漆黑一片,睁开眼睛,墨夜霆也看不到的。

这禽受男人……

睡着了,也不放过她!

夏小汐继续不动声色,他见她没有反应的话,应该就不会继续碰了吧?一个人多没意思!

墨夜霆的手掌开始慢慢向下移动,夏小汐紧紧咬着牙齿,担心自己发出声音来!

没一会儿功夫,夏小汐便觉得自己浑身燥热,那是一种百般难忍的感觉,就好像有小虫子在噬咬着自己的身体!

又痒,又难受,可是又不想停止!

夏小汐一动不动,墨夜霆也越来越过分,竟然直接退下了她的睡裤,将她直接揽在了怀里。

炙热的气息在夏小汐的耳边来回游走,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喘气声在夜里越发令人抓狂。

他的嘴唇凑近她的耳朵,夏小汐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想叫就叫出来,这里又没有别人。”

夏小汐猛地一愣,这男人知道她装睡!

那她还装个什么劲儿啊!

夏小汐用力推了推墨夜霆,“你这个臭流氓!”

“刚刚明明还很享受,现在又骂我?”

“谁享受了?!”夏小汐只觉得面红耳赤,脸上像是火烧一样。

“你动也不动,难道不是希望我更进一步,嗯?”墨夜霆抬起夏小汐的下巴,在她的樱桃小口上轻啄一下,“乖,我会满足你的。”

“满足你个头啊满足!走开!”夏小汐用力推着墨夜霆,可她那二两劲,在墨夜霆这里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便搞定了。

墨夜霆死死地将夏小汐钳制住,“总享受你的权利,不履行你的义务,这样可不好?”

夏小汐把头转向一边,“你不是GAY吗?!”

墨夜霆总算是停了下来,夏小汐以为自己触到了他的痛点,惊慌失措地转过头来,咬了咬嘴唇。

不会要揍自己吧?就算是真正的GAY,被人这样喊出来,终究也是没面子!

“谁告诉你我是GAY的?”

“额……”

“宫宇宸?”

“你别揍他!”

“敢在他的舅妈面前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墨夜霆说完,吻上夏小汐的嘴唇。

炙热的吻让房间里的温度逐步升高,夏小汐早已经没有了还手的能力,只能任由墨夜霆摆布。

上一次虽然是她的第一夜,可是,到底她都喝断片了,没什么感觉,可这一次不一样。

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疼晕过去了,眼泪不争气地肆意横流。

再之后的事情,夏小汐就不记得了。

清晨,当墨夜霆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了,夏小汐还睡的很沉,他侧着身子,轻轻拨开她脸上的碎发。

看到的是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小巧的嘴巴似乎撅着,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墨夜霆的嘴角轻轻上扬,昨夜,他是满足的。

“有那么疼?看来我下次要轻一点儿了。”墨夜霆俯身在夏小汐的额头上刻上了一个吻,便轻轻下了床。

夏小汐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晌午了。

醒来的第一感觉,还是下半身灼热的疼痛,“疼死姑奶奶了,墨夜霆,你这个王八蛋!”

她碎碎念着,强打着精神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夏小汐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浴室里整整洗了两个小时的澡,把全身都搓的通红,这才出了浴室。

坐在餐桌上,俞礼将一部手机递给了她。

“夏小姐,您的手机已经修好了,您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夏小汐看了看,和之前没什么区别,这修手机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儿。

“夏小姐,刚刚手机显示有电话打进来,您还是查看一下为好,免得错过什么重要的电话。”

听了俞礼的话,夏小汐立即看了一下未接来电,是夏耀华打过来的,一连打了两个。

原本夏小汐不想理会的,可是又担心是夏依依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夏小汐回了电话。

“兔崽子,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外面!”夏小汐没好气地回答。

“废话!我当然知道在外面!罢了,罢了,依依和南风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你就在外面玩儿吧,不用回来了。”

“什么叫不用回去了?!”夏小汐有点儿不太明白。

“就是不用你参加依依的婚礼了!免得你在婚礼捣乱,就这样,挂了!”

夏小汐还在愣神儿的时候,电话就被挂断了。

手机拿在手里,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来,她现在已经被家里人厌弃到这种地步了吗?

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夏小汐的手机再一次响起来。

是夏依依的电话。

“姐姐!我相信爸爸已经给你打电话通知了吧?我和风哥哥的婚礼,你不用来参加了。”夏依依的声音仍旧令人无比讨厌。

“谁稀罕去!”夏小汐翻了一个白眼儿。

“我本来是想帮你争取的,可是就连风哥哥都说,担心你在婚礼上捣乱,所以不希望你来,啧啧啧,姐姐呀姐姐,跟你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的男人现在也觉得你是个捣乱精。”

夏小汐咬着嘴唇,忽然就换了一副语气,“夏依依,你就不怕我录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