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又大粗又爽又黄少妇毛片 被迫做情趣用品试用员小说

温婉想从中挣扎出来,被顾家的人看到,她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别动,你想引起大家注意吗。”

温婉顿时消停了,这男人是饿狼么,怎么每次见面都一副要把她吃光光的样子!

男人侵犯的大手停住,似乎只是吓唬温婉,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自然披在温婉身上。

温婉一下红了脸。

这男人还算有点绅士风度。

“转过来。”

男人站到温婉的身后,温婉顿时被禁锢在栏杆与男人之间。

她乖乖的站在,小手不动声色地将男人披在她身上的衣服摸了个遍,期待能摸到个皮夹子身份证之类的,最后连屁都没有。

男人的头突然贴到她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呼在耳边。

“给你个惊喜。”

温婉这才明白为什么这男人怎么一个人喝酒喝得津津有味。

这里别墅的第二层,位置刚刚好,将下面的风景看得一览无余,下面的人却不一定能看到上面。

她一往下看,就看到一排美女。

“色狼。”

温婉无语地撇开目光……

这也叫惊喜?

不是谁都像他一样有这种恶趣味好不好!

“看那儿。”

温婉硬生生被男人捧着脸侧过身,隔壁的卧房,里面的情景简直不要太香艳。

眼睛里落了不干净,温婉下意识闭上眼,整个人脸都红透了。

然而,晃眼间,那对男女似乎很眼熟啊!

刚才还在楼下的温柔和陆宇扬,竟然跑到了楼上,激烈得连窗都没关。

好戏啊。

温婉举起手机,隔着窗户拍了视频,就是怎么也拍不到正脸。

男人……

原本是想让这女人看看自己前男友睡的女人会有什么反应。

万万没想到,温婉跟狗仔似的,爬过阳台去拍视频。

“帮帮我。”

温婉回头,脸正好装在男人的胸膛,这男人心跳,比她的还快。

温婉暗骂,不是吧!!!

这男人是狗吗,关键时候可别掉链子。

对面的场景多香艳温婉不是不清楚,但这男人也不能这么胆大包天的不分场合吧!

男人不知道女人撞到了自己别在腰间的防身刀,白白遭受温婉鄙夷的眼神。

“在这儿等我。”

男人来去如风,温婉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手机已经被夺走。

很快,隔壁的房间里多了道身影,不是那男人还有谁,直接跑到人家房间去了!

如果不是知道这男人是在帮自己,温婉有理由怀疑这男人指不定有什么癖好。

竟然离那么近地拍照。

不知为何,原本希望他暴露身份,现在温婉却为他捏把汗。

没几分钟,男人大踏步走了过来,将手机递到温婉手上。

视频,照片,特写,拍得一清二楚。

难怪这男人能在顾家瞒天过海,埋伏能力简直不要太惊人。

一男一女在单独的空间里看别人为爱鼓掌,这气氛不要太诡异。

温婉忍不住脸发烫,赶忙将手机关上,小手掌举着扇风缓解尴尬。

“谢啦。”

“怎么谢?”

温婉原本只是礼貌性说一声,这男人在顾家竟然那么轻车熟路,顾家这是养了什么卧底祸根。

男人倾身过来,今夜轻风微凉,微光中,女人的脸粉粉嫩嫩的,十分好看。

那双眼,与十年前不一样,干净得一尘不染。

“你真的是温家大小姐?”

温婉愣住,被这男人给问懵了。

“怎么,不像?”

男人盯着自己看了许久,看得温婉发怵。

怕男人对自己有什么误会,温婉解释道。

“不过我是五年前才回温家的,你也应该清楚,我和温柔同父异母。”

“你这么关注温家,又想控制我,难不成你真正想对付的,其实是温家?”

所以,自己这是做了替罪羔羊?

温婉的猜测刚问出口,房间内突然来了人,管家送来了衣服。

温婉忙慌回头,想把男人藏起来,转身才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身影。

“少奶奶,夜里风大,老夫人让我送来衣服。”

“谢谢。”

见佣人的表情十分平静,想来也没看到他,温婉便放心了些。

她的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如果他要针对的是温家。

那她不仅少了个敌人,还多了个盟友。

隔壁房间内,两人还真是有精力。既然这么刺激,那她就来加把火!

“我刚才听隔壁有声音,你带几个人去看看是不是进了贼?”

“啊?我这就去看看。”

女佣走后,温婉长舒了一口气。

“出来吧。”

男人从栏杆外翻身进来,他刚才就藏在暗处。

“赶快走,危险。”

这女人突然关心自己,男人有些不习惯,他一惯都是欺负她,现在她却帮他。

温婉独自下了楼。

戏她已经看够了,至于温柔和陆宇扬,她已经有了筹码。

只不过她刚到大厅,就看到男人与朱雅在交谈,举止亲密,看起来并不像陌生人。

“少奶奶,顾老夫人找您。”

温婉本想过去找朱雅,既然这个男人朱雅也认识,查清身份就不难,佣人来得巧,她只能放弃这次机会。

“婉婉啊,家丑不可外扬。温柔她是你温家人,赶快通知温亲家来领回去!”

老夫人面色难堪,刚才几个佣人一脸尴尬的向她汇报,原来是被他们撞见了温柔和陆宇扬在房间里偷情的奸情。

老夫人脸色赤红,气的不轻,自己的生日宴差点被这两个狗男女给毁掉!

温柔和陆宇扬两个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凌乱,温柔嘴巴上的口红早已被男人吃尽。

“温柔,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是顾家的地盘,你在这里脏了人家的房子,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在温家待下去。”

“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怪他,他强迫我。”

温柔吃力地挤了滴泪出来。

眼看锅快安在自己背上,陆宇扬逃得比谁都快。

“老夫人您相信我,都是她勾引的我。”

温柔此刻哭的梨花儿带雨,“老夫人您不知道,陆少夸我长得像姐姐,以前他得不到姐姐,现在就想得到我,我是冤枉的。”

温婉蹙额,温柔这句话,很明显就把她和陆宇扬的关系托了出来。

老夫人一副脑仁儿疼得样子,一副等着解释的看着温婉。

“奶奶,陆宇扬是我婚前的男朋友,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过。”

身正不怕影子斜,这层关系早晚都会被人知道,温婉到不如大方承认。

“你以前这眼光不行啊。”

老夫人话风一转,温婉舒了一口气。

“倒是你这贱骨头,连前姐夫都不放过,跟你妈一路货色。”

“不是的……”

温柔想再解释,老夫人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行了,你们两个别脏了我顾家的地,看在婉婉的份上,赶紧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老夫人摇摇头就走了,到底是自己的生日宴,闹大了也不好。

温家。

“爸,温婉那小贱人今天在顾家陷害我,害我在顾家丢尽了脸,呜呜呜呜……”

温柔哭得梨花带雨,跪坐在沙发边双手揉着老爹温兴国的腿。

“就是啊,老公,我今天都没脸在老夫人面前说话。”

梅如雪今天是去了顾家宴会的,但顾家连个招呼她的人都没有。温柔在宴会上搞出那些事,直接让梅如雪中途就开车回家了。

温兴国脸上的纹皱在一起,怒意浮于表情之中。

“这件事你不能坐视不理,她才嫁到顾家一个月,就已经拿我们宝贝女儿开涮,以后还了得。”

梅如雪一双美眸凑到温兴国面前,捧起男人那张皱纹横生的脸。

她比温兴国小了近十几岁,保养得好,依旧还和小妖精无异。

“有的人啊,丢尽了温家的脸,现在还在这里装无辜。”

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正是温婉。

看见来人,温柔狰狞起身,提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就砸了过去!

“来来来,往这儿打。”

温婉将脸怼到温柔的面前,温柔咬牙瞪眼,手中的玻璃杯就举在手中。

“小贱人,还敢亲自送上门来!”

温柔狠狠地骂一句,手中的杯子狠狠地就朝温婉的额头砸去。

“胡闹!”

咣当一声,温柔手中的杯子没有砸到温婉的头上,反倒是被温兴国夺过去一把扔在了地上。

温柔气急败坏。

“爸,你都不知道她今天怎么欺负我的。”

温柔哭得更委屈了,身体都开始颤抖,梅如雪见温兴国脸色不对,赶忙拉过女儿拥在怀里安慰。

“老公,你这样会吓到女儿的。”

温婉勾唇一笑,从小到大,这还是温兴国第一次没有放任温柔欺负她。

“温婉,我让你和顾家谈合作的事怎么样了?”

温兴国一副严父的样子,语气像是兴师问罪。

“什么合作?老温你把我卖到顾家的那笔钱还不够补窟窿么?”

“喔,我忘了,我就是个便宜小贱货,哪里值那么多钱呢。”

温婉自言自语,皱着眉头,十分焦虑的样子。

温兴国揉了揉眉心,克制住心底的怒意,艰难地挤出一丝笑来,比哭还难看。

“你怎么和你爸说话的,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

梅如雪插了话。

温柔戏谑一笑,野种。

十岁那年温兴国就将她送走,不让她和母亲相见。五年前也是她自己跑回来的,这么多年她在温家那么忍气吞声,就是为了母亲。

“论先后,你梅如雪也不过是个爬床的小三,知三当三的女人。论没娘养嘛,你家温柔今天在顾家玩儿男人,我自然比不上。”

“你说什么?”

听到温婉的话,温兴国似的站直了身体,就差喷一口老血,转身瞪着温柔,似乎等着解释。

“爸,我没有,都是她陷害我。陆宇扬什么都听她的,顾家人多,我不敢声张,吃了亏。”

眼见温柔哭得厉害,哪个为人父母的不心疼,温兴国表情也软了下来。

“温婉,你不要仗着自己现在能得到顾家宠爱就目中无人,不然我不会让你妈好过。”

母亲是温婉的死肋。

“是么,我今天就是想告诉你们。温顾两家的合作我可以谈,温柔的料我也可以不爆,但凡你们对我妈有半点不利,别说合作,你们的宝贝女儿,我也给毁得干干净净!”

温婉说完,甩了几张照片扔到了地上,全是陆宇扬和温柔激战的照片,清晰又香艳。

温兴国额头上冒起了青筋。

“别让我知道护工又给我妈动手脚,否则,我拼了命也让温家在横城消失!”

温婉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留下一摊烂局。

身后是温兴国和梅如雪的吵架声,还有温柔的哭声。

温婉从来没觉得这种声音能那么动听,今天倒是格外的让人喜悦。

顾家的车子在外面,坐上车,温家的房子在视线中越来越远,温婉的脸颊不知不觉爬了泪。

她今天赢回一局,应该高兴才是,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打从记事起,温兴国和母亲就是无休止的争吵。直到十年前,梅如雪直接带着温柔入主温家,母亲被害瘫痪,被迫离婚,而她则被赶出温家。

所有的这一切,她会一点点讨回来。

“我说过,不许哭。”

心事被人打乱,熟悉的声音让温婉猛然抬头。

从后视镜上看到,开车司机居然是那个面具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