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祁东恺喝醉了?

我并没有搭理,而是将电话直接挂断,我不相信电话里的人说的话。祁东恺向来是一个极为自律的人,醉酒这两个词,根本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后来我又接到了好几次电话。

“嫂子,你再不来,恺哥就要进医院了。”

我心底一横,差点就想让他直接去医院好了。最后心底的话,全部化一句:“地址。”

地址发过来的时候,我手里的手机差点就丢出去。

那个地址,是我第一次遇见祁东恺的酒吧。

年少无知不懂事,所以就想要寻求一些刺激,后来被人欺负,如果不是祁东恺,当时的我和另外一个女生,恐怕会丢掉作为女生最重要的东西。

他已经很多年没去了,为什么……他这个时候会去?

我出门的时候,纪亦凡刚好回来,他得知情况跟着一同过去。

“你和黎氏签约了吗?”

“如果黎氏是祁东恺掌控,这个约永远都不会签。”

纪亦凡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我没有拿回黎氏,这份合约宁可永远就这样搁置着。

“那你这几天在忙什么?”

我有些好奇,并不是想打听他的什么公司内部消息。

“我去见了她的父母。”

这个她,我大概隐约猜得到是谁。

“嫂子还没有原谅你。”

纪亦凡点头,我心底便有了底。

“等有空,我和你一起去丰城,我想见见嫂子。”

我很想让我的亲人都能够获得幸福,哪怕我自己本人并不幸福。

“好。”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酒吧门口,我看到和祁东恺年龄相仿的几个人把他搀扶了出来,我相对隔着安全距离看着他,并没有上前。

可能他的朋友们以为我生气了,连连解释。

“嫂子你别生气,都是我们的错,一直在灌恺哥喝酒。”

我没有说话,只是淡定的看着。

他被架着去吐了一回,回来之后酒气熏天,我没忍住逃开来了。

“把他放到车上,我会送他回家。”

他们中间有人应该也听出了我们之间仿佛有些不对劲,但也什么都没说,彼此拉扯着离开。

“他醉成这样,送回别墅吧。”

“好。”

把人送到别墅门口,我便不再想进去了,那管家看到祁东恺这么难受,又看我在。

“夫人,都已经回来了,好歹把先生送回房间,您自己也安心一些不是吗?”

我看了一眼祁东恺,我其实有些问题想问,但不知道他在这种醉酒的情况下,是不是真的能够回答清楚。

和纪亦凡交代一声,便跟着上了楼。

他被管家安置在房间里,我很少进他的房间,他的房间整体色调都是冷色调,看着冷冰冰的。

“我去拿热毛巾,夫人你先休息一下。”

管家立马离开,还顺带把门给带上了。

其实他做这个真的有些多余,我坐在不远的沙发上,等管家半个小时之后把热毛巾拿来,祁东恺已经渐渐的有些清醒了。

“你今天为什么会去那里?”

祁东恺没有回答我,冷漠的让人觉得心寒。

“离婚协议,我签了。”

他的声音格外低,低到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聋了。

“在哪里?”

“公司。”

我从来没见过他喝醉,更不知道他喝醉了之后竟然会这么乖巧听话,问什么答什么。

“你和我结婚,从头到尾都是为了给宜棠的心脏对吗?”

明明早已经死心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却硬是想要知道这个答案,仿佛知道这个答案之后,我就能够死心一样。

他沉默了许久,而后点了点头。

那一刻,什么叫做死心,什么叫做杀人于无形之中,我算是彻底的理解了。

“祁东恺,我恨你!”

我狠狠的扇了他一个巴掌,想离开,但他的手却直接拉住我的,将我摔在床上。

充斥着强烈荷尔蒙气息的他就这样压了下来,我心底发慌发凉,不敢相信他正在做着什么。

“祁东恺,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

我怒吼道。

“正好,反正我也不想要这个孩子,没了这个孩子,你就不会和我离婚。”

他呢喃地说道,但我却听得一清二楚,身体透彻心扉的凉,我感觉我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如果不是后来纪亦凡破门而入,我可能真的会死在他的房间里。

祁东恺喝了酒,他此时没有多大的力气回击纪亦凡,纪亦凡心疼此时躲在窗边瑟瑟发抖的我,直接将他揍倒后便带着我离开了。

一路上,我不停的流泪。

我知道,我的青春就这样结束了。

“哥,我好难受。”

纪亦凡没有说话,十分淡定的将我带回了酒店,我就这样直接坐在床上,被子全部裹在身上。

炎炎夏日,我竟然觉得寒冷,而且冷彻心扉。

“黎氏,我一定要要回来,这个婚,一定要离!”

我从来没有一次,比现在更加坚定地要离婚。

因为起诉离婚的事情,我特别光荣的登上了财经报道,因为黎氏从来都没有计划上市,也就没有任何关于股票跌宕的风险。

但因为对方是祁东恺,所以我俩离婚的事情也成为了景城记者争相报道的一个新闻。

我躲在酒店里并没有出来,祁东恺每天都要上班,还要接受狗仔的采访,后来他也烦了,干脆就什么采访都不接了。

“沁沁,我有个快递在前台,帮我取一下。”

纪亦凡给我发了消息,反正我也闲来无事,便下楼去帮他拿了快递。

从前台那里拿到了纪亦凡的快递,是一个文件,寄来的地方是法院?

我略微有些好奇,得到纪亦凡的同意之后便打开里面的内容看了一下,我这才知道,祁东恺竟然将纪亦凡告上了法庭。

告纪亦凡非法入侵私人住宅,以及殴打他人。

从通告上来看,还有将祁东恺打到脑震荡的地步。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祁东恺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我心底怒气值爆棚,直接给祁东恺打了电话过去,但是立马便被挂断了,发的微信也被驳回,他把我拉黑名单了!

迫不得已,我只能从元昱杰这边去找他。

然,元昱杰从来都不待见我,所以接听我的电话之后,我都还没有开口,他便直接用话来堵住了我。

“夫人,如果您是想要和总裁讨论关于纪亦凡的事情,总裁让我告诉您,除非您撤回离婚申请,否则这件事情永远都不可能。”

说完,听筒中便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我连忙给纪亦凡打电话,只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还让我该吃吃该喝喝,不要受到任何的影响。

我有些放心不下,当初我结婚的时候纪亦凡并没有来参加婚礼,他对祁东恺的脾气根本不清楚。但我却很清楚明白,他分明就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为了让我就范,甚至会做出其他举动来。

从酒店出来,元昱杰已经等在了门口,他似乎已经预料到我一定会同意的。

“夫人。”

元昱杰把车门都给我打开了,毕恭毕敬的模样和他电话里完全不一样,当然我也清楚,他是完全看在祁东恺的面子上才会给我这么天大的面子一般。

“他呢?”

我坐在后车座里,心底渐渐有些不安。

“总裁在公司,让我先来把你接回别墅。”

元昱杰声音一点情感都没有,我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机器人了。

我一声不吭,主要也是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更不想说话。

祁东恺还没有回来,我坐在客厅里好像一个客人一般的拘束。

“黎小姐来了?”

我抬头,看着宜棠从我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如同女主人一般。说心底不难受那是假的,怎么可能心底不难受呢。

“宜小姐这么堂而皇之的住进我的房间,不太好吧。”

我的语气中带着极大的不悦,若不是我本身良好的教养在这里,我可能直接上去一个巴掌了。

“这已经是我的房间了,东凯说了,手术之后,我就会住在这个房间疗养, 所以我提前来把房间收拾一下。”

宜棠的话说的轻描淡写。

“黎沁,你现在过来,是想把你那堆垃圾拿走吗?”

我的垃圾?

“你知道是谁让我来的吗?”

宜棠脸上的表情清晰可见的难看了起来,因为哪怕我还没说出名字,她都能猜得到了,而我,不动声色的KO掉了她。

她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东凯叫你回来,我是知道的。而且,你应该也能猜到,他是为了什么费了这么大的波折叫你回来。”

我当然清楚,宜棠就是想让我误会祁东恺,但是我不用误会,因为这是事实。那天他醉酒说出来的话,就已经摧毁了我所有对他的心意和信任。

“想要我的心脏,你永远都别想。”

宜棠上前,拉住我,我随手扬开,她摔落在地板上。

猛地咳嗽了几声,地板上沾了几滴淋漓的鲜血。

“黎沁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这样的举动,只有一个,那就是祁东恺回来了。尽管我至今不知道祁东恺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却不想参合进他们两人的这种奇葩的情趣当中来。

“你不是故意的,可我是!”

我穿的只是平底鞋,踩上了她的手背。

“别说现在祁东恺不在我欺负你,就算他在,该欺负你的我照样欺负。”

我其实基本可以肯定,她没有多痛,但看到她这一副做作的模样,我就忍不住下狠脚。

宜棠被我踩的哇哇大叫。

“你在干什么?”

果不其然,没多久身后就传来了祁东恺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身子便被拉开,他蹲下身子将宜棠扶了起来。

我就算看着有什么意见,也无法发表。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她还是一个病人。”

祁东恺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赞同,我的心底却已经渐渐的没有了感觉,没有希望也就不会存在失望。

“那我还是一个孕妇,你们两个狼狈为奸想要我心脏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冷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他们两人。

“黎沁,你听我说。”祁东恺想要拉住我,被我挥开。

兴许是顾虑到我还是一个孕妇,所以并没有对我用什么力气。

“你今天特地用这种方法叫我过来,就是让我来看你们两人是怎么相亲相爱的?还是说,祁东恺你想净身出户?”

我的话中带着些许刺,祁东恺的眼神都有了些许的变化。

“对不起黎沁姐姐,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东凯他不会……”

“你闭嘴!”我看到她这幅白莲花的模样,是真的想吐。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孩子从小就和我母子连心,我真的当着他们的面干呕了起来,宜棠的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

“你没事吧!”

我这是第一次从祁东恺口中听出对我的关心。

“你们两,没事别来恶心我。婚,我是离定了。”

如同一只斗胜的公鸡,昂着头挺着胸从别墅里走出来,等出来之后我又有些后悔,分明是来谈纪亦凡的事情,怎么又被宜棠给惹到了,忘了自己的初衷。

我缓慢的从别墅走了出去,来的时候是被元昱杰接过来的,走的时候却有些惨淡,是自己用十一路公交走回去的。

祁东恺的车子咻的一下从我旁边而过,隐约看到宜棠靠在祁东恺的胸前,弱不禁风的模样。

面前突然停住了一辆车,是元昱杰停下来的,看到他我莫名的警惕了起来。

“夫人,总裁让我送您回去。”

“回哪儿?”

“别墅。”

“不可能。”那已经不是我的家,我不会再回去了。

元昱杰直接将车拦在我的面前,做出一副我若是不肯跟着回去,他就会拦住我不让我离开。

“夫人,如果您想让纪先生平安无事,我劝您还是乖乖听总裁的话。总裁心底是有您的,只是碍于面子所以一直都没吱声。”

听到这里,我着实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话你骗骗宜棠还可以,骗我?你是不是还没睡醒?”

我口头虽是这样说,但我清楚,如果想让纪亦凡无事,的确是要和祁东恺好好聊聊。

我随着元昱杰回到了别墅,期间纪亦凡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我都没有接,他不会让我因为他的事情而深入险境。

从天亮等到天黑,不知不觉竟然等到睡着了,醒来之后发现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毛毯,我拉开毛毯。

管家站在一旁。

“夫人,先生在书房里。”

我点点头,看着二楼的书房,抬起脚步朝楼上走去。

敲开房门,烟雾缭绕,也不知道他在房间里到底抽了多少只烟。

我站在门口不想进去,敲了敲门,眼看着他立马掐断了手中的烟,并且把窗户打开,走了出来。

“去客厅吧。”

他身上有一股很浓重的烟草味,混合着古龙水的味道,不是很好闻,我下意识的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祁东恺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我坐在他的对面,形成了一个对立面。

“你怎样才能放过他?”

我的问话,他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抛回了一个问题。

“我们之间,除了讨论纪亦凡以外,没有别的话题了吗?”

“有。”我立马回到。“什么时候去办离婚手续?”

可能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一直掌控在他手里的棋子有一天会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识。

“你想要公司去争权,我给你。你不想娶我,我们现在离婚,你还有什么要求。”

或许是真的已经心灰意冷了,他此时眼神的温柔我根本看不见。

“不离婚,行吗?”

“不行。”

“那我们就法庭见。”他回应我格外的坚决,我真的是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了,明明并不想和我结婚,现在又做出这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给谁看?

“如果你让纪亦凡出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我和他,谁对你来说更重要。”

他问出的这个问题让我真心觉得好笑。

“曾经,是你。但现在,你永远也比不上他。”

或许是我说的话太过认真,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接连几次遇上他都没有遇到什么好事,见到他我只有下意识躲开的想法。

“如果你要告他,我不介意告你一个婚内强女干。”

说完我便离开,这次我聪明了,提前就叫好了车,等在门口。从别墅出来,管家急匆匆的跟了过来,但我都没有理会这位从小看我长大的管家爷爷,直接上了车离开。

“夫人……”

管家爷爷在身后追赶着车子,我却连头也不敢回。

事情终将过去,而我也最终会离开管家爷爷。

纪亦凡得知我只身犯险去了别墅之后,将我狠狠的训斥了一番,得到我确定以后不会再出去了之后,他还让人跟在我身边。

虽然很啰嗦,但是我也感到了来自哥哥的贴心。

但,谁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

纪亦凡在出去和人谈生意的时候,被人围殴,围殴的附近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证人,他自己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打了他。

但我清楚,祁东恺开始动手了。

我当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会为了想要我的心脏而对我身边的人动手。

我的心底是越来越冷,冷到浑身都开始打冷颤。

“哥……”

“放心,我没事,这事别告诉你嫂子。”

纪亦凡脸上带着笑,我没看到他眼底那带着血腥的怒意,而我微信里收到了来自元昱杰的微信。

【夫人,请您务必要保重身体。】

这条微信让我更寒。

“哥,你和嫂子要好好的,知道吗?”

纪亦凡有些不耐烦。

“你说这些做什么,让人听着好像在交代遗嘱一样。”

他嫌弃我说话不好听,但我也没有说什么,和平时一样撒娇的笑了笑。

“我还年轻着呢,而且你这个要做舅舅的人,怎么说话没点脑子。”

纪亦凡笑了笑,我趁着他中午休息的时候外出了一趟。

说来也巧,我孕检和宜棠住院的地方都在这个医院,迎面便碰上了管家爷爷,他看着我,眼底噙着泪。

“管家爷爷。”

我终究是忍不住的唤了他一声。

他连忙应了我一声,拉着我的手坐到一旁。

“我的小姐啊,你为什么……”

管家爷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我,生怕我又跑了,我这才不得已的跟他说其实我怀孕了,他要是再这样抱我,怕会动到胎气。当然,这都是吓唬他的,我只是见不得别人哭。

“您来医院做什么?”

我瞧见他手里的汤,便知道他应该是来看宜棠的。

“昨天先生喝酒喝到胃出血,煮了点粥过来看看。”

“哦。”

原来是祁东恺,他又喝醉了?

“小姐,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先生了吗?”

说不上在不在意吧,可能失望攒够了,便不想再去关心了。但在管家爷爷面前还是不敢这样说,只能说两个人已经没有感情了。

“先生心底装的都是小姐,我有一天看到他喝醉了,说你要离婚,他便答应你离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却迟迟舍不得给你,就知道,先生心底装着的,全是小姐。”

管家爷爷如同数豆子一样的全部倒了出来,可是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

“小姐,这个粥你给先生送去吧。我老了,腰疼腿疼的,坐下来就走不动了。”

我怀里被塞进了这样一壶粥,他直接给了我病房号,我犹豫的瞬间便被管家爷爷给推走了。

走到病房门前,祁东恺仿佛才刚睡醒一样,眼睛略微带着些许的迷糊看向我。

“喝这么多酒,也不怕把胃给弄坏了。”

他分明已经清醒了,却假装没见到我,反正我也早就习惯了他的这幅模样,并没有太多的伤心。

“这是瘦肉粥,喝一点,养养胃。”

把管家爷爷塞给我的粥往桌子上一放便准备走。

“不是要和我离婚,还这么关心我做什么?”

我气不打一处来,谁要来关心你,要不是管家爷爷倚老卖老,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啊。

“离婚协议书既然已经签好了,那就给我吧。”

紧接着的,便是良久的沉默,沉默到我甚至都以为他睡着了,他才回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