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朱家人,并非皇室,却掌握着父皇的机密,还手握重兵。这样的臣子,如何叫父皇安心。其实父皇早就意欲除之了,只是寻不到合适的机会。”周烨泽冷冷地道,脸上没有一丝怜悯,“念在你跟了我八年,赐你个全尸,你自己自裁吧!”

邱如璃身子一晃,悲痛地道:“周烨泽,若不是朱家当年帮你,你一个美人所生的皇子,如何一步步进入了皇上的视线里?如何与东宫太子抗衡?如今你即将为太子,就过河拆桥,想拿朱家人的血去跟你父皇讨好,你还是不是人?”

周烨泽平生最恨人说起他的身世,此刻又被他嫌恶至极的女人说出来,眼里顿时掠过一丝杀机。

“殿下,姐姐不是有意说的。她贵为嫡女,自小就娇生惯养,根本不懂庶子庶女的悲哀。你不要怪他,求求你,殿下!”邱若玫适时地在一旁“求情”道。

邱若璃突然笑了起来,她笑自己以前怎么会这么眼瞎!

邱若玫一贯就是这样惺惺作态,表面一副善良娇柔的“菩萨”之相,实则话里暗藏杀机!

她这哪里是在求情,分明是在挑唆!

“邱若璃,你知道本王为什么不喜你,而喜欢玫儿吗?”周烨泽果然面上暴起青经,双眼里显出十足的嫌恶道。

尽管她心里已经明白这位人人称赞的“贤王殿下”对自己薄情寡义,甚至如邱若玫所言,当初他根本就是对自己有所图谋才娶了自己,可当他真正说出“不喜你”这几个字的时候,邱若璃的心还是痛得几乎快裂开。

“现在本王就让你明白。本王其实很讨厌你那般高高在上的神情,也很不喜欢你事事好强的个性。玫儿就不同了,她温柔体贴,善良纯真,不像你,刁钻刻薄,言辞锋利,脾气又硬又臭。若不是看在朱家的份上,本王才不会要你这样的女人……”周烨泽走到邱若璃面前,睨视着她道。

这就是自己当年一心痴恋的男人!这就是自己心甘情愿为了他,差点死在政敌刀剑下的男人!他不光光是背叛了自己,还背叛了当年的一切。

“送王妃上路!”周烨泽抓住邱若玫的手,转身时,轻轻扔出这句话,便带着她走了。

邱若玫顺势扭头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个胜利而狠毒的笑容……

当一条冰冷的白绫缠绕上邱若璃的脖子时,她的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只能任凭那条如蛇一样的东西越缠越紧。

她的双腿被铁索锁住,双臂也被人朝后反剪着,双膝跪在潮湿阴冷的青石地上。

死亡正一阵阵地来临,女人那双美丽的双眼却睁得大大的,嘴里似在念叨着什么,细细一听,尽然是:“若有来世,我要你们一个个血债血偿,我要用你们的血给我娘,给整个朱家祭奠!”

咯吱!!

那是皮肉骨骼被拉扯断裂的声音,邱若璃咽下最后一口气,眼里最后一道光影是从洞口射进来的一束光,那是雨后天晴的阳光,可惜她再也见不到了。

“碧桐,姑娘怎么还没醒呢?哎,掉入那么冷的寒潭里,救起来后就开始发烧!”丫鬟秋芸的声音轻如蚊蚁地道。

“夫人现在又带着清德少爷回了娘家。还被老太太责令必须养好了病才能回来,简直……”碧桐叹口气道。

“你小声点!清德少爷自从两年前得了哮症,老太太就不大喜爱。”秋芸道。

“清德少爷可是他们嫡亲的孙儿,再不喜儿媳,对孙子总要好点吧!却不想……”碧桐愤愤道。

睡在里屋的邱如璃,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在三日前,她就发觉自己重生在了十三的时候。

当意识到那一刻,她咬着嘴唇对天起誓道:

老天爷,我邱若璃本来怪过你,恨过你,怨过你!你简直瞎了眼!

上一世,我良善为人,却被人欺骗、伤害、背叛,只落得身首异处,亲人被屠!

而那些伪善狠毒之辈,做尽恶事,却安享荣华,踩着别人的尸骨,扶摇直上,简直太不公平了!

如今,你终于开了眼,让我重活这一次。我要让恶者自食其果,要以千百倍的恶来还还给他们,让他们为曾经所做的恶事偿尽每一滴血。

正在这时,一个略显苍老的妇人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话。

“快不快去瞧瞧姑娘醒了没有?”

“刘妈妈……姑娘还没有醒,刚刚奴婢就去看了的。”秋芸连忙道。

“我去看看姑娘!”刘妈妈瞥了一眼她俩,转身走到邱若璃的屋前,一把撩开琥珀色的帘子,进屋里去。

“姑娘,您醒了?”刘妈妈一眼就看到邱若璃已经坐了起来,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呢。

“刘妈妈,我渴了。”邱若璃看着她道。

“碧桐和秋芸这两个小蹄子,在外面偷懒耍滑,等会儿老奴就去说说她们。”刘妈妈连忙走到屋里的圆桌前,亲自拿杯子倒了一杯水,走到了邱若璃的床前。

“姑娘,喝点水!”刘妈妈一只手拉住邱若璃的左胳膊,一只手端着水杯,就往她嘴边送。

兴许是送得急了,水一下子就撒在了被子上一点儿。

“妈妈这般急做什么?”邱若璃偏过头,说道。

“老奴一时手抖,姑娘可别责怪老奴。老奴上了年纪。”刘妈妈絮絮叨叨地道。

“碧桐,秋芸!”邱若璃喊道。

她的声音还是很虚弱,可外面的两个丫头显然立刻就听到了。

只见碧桐一撩布帘子,进来了,后面跟着秋芸。

“姑娘,您醒了!碧桐在呢!”碧桐见邱若璃醒了,立刻走到床跟前,越过刘妈妈,关切地问道。

“碧桐,你去唤了二伯母过来。”邱若璃说道,“秋芸,你伺候我喝水。”

刘妈妈顿时尴尬地站在那里,一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但她很快反应过来,立刻道:“姑娘,

您去请二房的太太过来做什么?有什么事情,您交代我老婆子就是了。”

原来,这个刘妈妈是邱家三房的老太太指派到邱若璃身边管事的。

以前邱如璃身边就是朱氏请的一个白嬷嬷管着,她曾经在宫里头伺候过娘娘。被朱氏用重金请来,专门调教邱若璃的日常做派。

可三老太太硬把这个刘妈妈塞了进来,说白嬷嬷只负责教养邱若璃,她身边大小事情都还是刘妈妈管。刘妈妈仗着是老太太指派过来的,便在她身边拿捏丫头,甚至还要训斥邱若璃几句。

“刘妈妈,我唤我二伯母有事情,自然是你管不了的事情。怎么?你不让我找我二伯母?”邱如璃不徐不慢地道。

刘妈妈顿时说不出半个字来。

碧桐瞅了一眼刘妈妈,连忙挑开帘子就出去了。

秋芸也赶紧给邱若璃倒水,伺候她喝。

刘妈妈杵在一旁,往邱若璃身上看,她总觉得有点不一样了,可又看不出哪里不一样。

以前的这位四姑娘性子直爽,言辞莽撞,很好拿捏。

可刚刚,她虽然只说了几句话,却让刘妈妈瞬间就觉得她不好“伺候”了。

她便寻了一个理由出去了。

邱若璃也不去睬她,让她出去通风报信。

原来,刘妈妈见邱若璃要请二房的周氏过来,出去是为了让自己的心腹给顾姨娘禀报。

果然,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略显混乱的脚步声,邱家二房的太太周氏和顾姨娘的声音传了过来。

“若璃的病怎么越养越差了?”二太太周氏一进屋,就问道。

“四姑娘如今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再加上她刚落下水潭,只怕是伤了身子。现在又发烧,两相加在一起,这才好得见慢了。”顾姨娘赔笑着道。

原来,朱氏这些时日不在家,三老太太竟然让顾姨娘暂替朱氏料理三房的日常家事。

所以这照顾邱若璃养病的事情自然也是她该管的事情之一。

片刻后,碧桐已经带着二太太以及顾姨娘一众人等进了屋。

“二伯母!”邱若璃再次看到周氏,心里着实激动感慨,忍不住先唤了一句。

她记得周氏死于三皇子暴乱当中,其实邱家心最善最纯的就是她。只不过,她出身皇家,贵为郡主,性格未免高傲了一些,嘴巴言辞也不如人圆滑。

上一世,朱氏没了后,邱若璃记得这位郡主二伯母对自己其实很照顾。

此刻见到周氏仍旧是当年的样子,又怎么叫邱若璃不感慨激动呢?

“璃丫头,你怎么样?唤二伯母过来,可是有什么不舒服?”周氏走了过去,一下子坐到了邱若璃的床沿边上,关切地问。

“二伯母,璃儿的确不舒服!这病也越养越沉,不知道要养到什么时候了!”邱若璃瞥了一眼刘妈妈,又在顾姨娘身上溜了一圈后道。

周氏自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顿时变沉了脸,转过头看向了顾姨娘。

当家主母不在,她这个暂管家务的姨娘当然首当其冲。

“刘妈妈,四姑娘的病是你管着。你们可有按着大夫交代的那样,给四姑娘按时服药?”顾姨娘眼皮子一跳,连忙将责任往刘妈妈身上推。

“禀二太太,顾姨娘,老奴都是按着大夫的方子让丫鬟们熬药,按时给四姑娘服用的。”刘妈妈连忙道。

“那璃丫头的病怎么不见好?”周氏道。

“二太太,三太太不在,四姑娘前不久又刚刚落入那样冰冷的水潭里,这又发起了烧,所以身子……”刘妈妈信誓旦旦地道。

“不对。二伯母,刘妈妈换了药方呢,病自然不见起色。二伯母,她这是故意拖延,不让我好起来。”邱若璃突然大声道。

邱若璃想起上一世,自己当时也是病了,缠绵病榻差不多一个多月才逐渐好了起来,错过了长公主府盛会的日子。

三日前,当她刚刚重生醒来,便由着丫鬟们喂药,一下子就发觉药味不正,细细一想,定是刘妈妈偷偷换了药方,所以自己的病才好得慢。

当年邱如璃不过十三的年纪,哪里分辨得清,也想不到身边人竟藏着虎狼之心。

现在,她可是经历了那场血雨腥风之后归来,这点伎俩自然逃不脱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