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r级无码片在线播放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等着!”

倪若馨这话说得有点没底气,可是在这群服务生面前又不能服软,她扭头就给翁燕伶打了电话。

“妈,你听我说,连裳这个小贱人……”

听到倪若馨添油加醋说一番,翁燕伶也急了,时家可以不计较到底是哪个嫁给了时二少,但必须得是身家清白的!

很快,翁燕伶便赶了过来,还带来了倪天。

她自是清楚凭她根本没资格进红门,倪天毕竟因为谈生意偶尔出入过几次。

奢华的包厢间,倪子浩像个小媳妇似的规规矩矩坐在角落,在得知对方是飞天娱乐的老总刘贾后,更是大气不敢喘。

“手拿过来。”

“哦哦。”

刘贾赶紧伸出手,任对面的小姑娘给自己诊脉。

起初他也是不信的,可小姑娘能说出自己的病情,甚至,连许多医生不知道的私密,她都能一一道出,除了真本事,他很难阴谋论。

没什么比雄风不振更打击一个男人了,任他事业再成功,人前再风光,这回家总被媳妇数落,终究是抬不起头。

所以,他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连裳收回手,取出一包银针,倪子浩一看那玩意就怵得慌。

刘贾有些犹豫,“小姑娘,你到底行不行啊?”

这一针要是扎偏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连裳安抚道:“大叔,放心,扎坏了你,我弟弟这条命就归你。”

倪子浩整个人都不好了。

说什么带他来长见识的,阴谋!全都是阴谋!

见她说得笃定,刘贾也豁出去了,“来吧!”

连裳手执银针,手起针落,果断熟练,一看就是功力了得。

待一刻钟后,她才收针,又给开了张方子,“照这单子抓药,五碗水煎一碗,每天早晚两剂,七日后没效,我把弟弟赔你。”

倪子浩已经爬到了门边,又被刘贾的保镖给瞪了回去,乖乖坐在座位里。

“好!”

这次刘贾就应得爽快得多,因为这几针下去,身体着实感觉轻盈许多,一股血气在身体里乱撞,套用武侠小说里的台词,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

也许,这小姑娘真有两下子呢!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进来,“刘总,外面有人找这位小姐。”

刘贾对连裳的好感度增加几分,好心询问道:“是你的朋友吗?要不要我一块带进来?”

连裳去看倪子浩,后者也是茫然地摇头。

见状,刘贾不耐地摆手:“不认识,不见。”

门突然被人抵开,看到进来的人,倪子浩吓得腾地站起来,“父亲!”

倪天脸色阴沉着,看看他,又看向仍稳稳坐在位子里的连裳:“谁准许你们来这种地方的!”

倪子浩吓得不敢吭声,连裳冷淡道:“我去哪,是我的自由。”

“一个姑娘家到这种地方,简直就是恬不知耻!”倪天是真的怒了,倪家是书香门第,从他父辈才开始经商,其实骨子里还有股文人的傲气,见到女儿出现在这种场所,等于把耳光直接招呼在他脸上!

身后,翁燕伶上前,同样口吻不善,“裳裳,我知道你在乡下待得时间久了,向往城里的灯红酒绿,可是姑娘家的要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虚荣心可以有,但不能为了满足虚荣心就连名声不要了!”

最后有些没好气道:“你不要脸,我们倪家还得要呢!”

“妈,跟她废什么话啊!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妹,野男人几句甜言蜜语就能骗到手!这是咱们抓个现形,没抓到的呢?谁知道她都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倪若馨本来就讨厌连裳,现在刚好把在门口受到的气也一块撒她身上。

这话就说得有点难听了,别说是倪天,就连刘贾都不悦地拢起眉。

野男人?

他堂堂娱乐帝国的老板,居然被说成是野男人了?

抬头冷眼打量倪若馨,直到这时才觉得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有些面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但这并不妨碍他给她的印象分打负数!

“若馨!”

倪若馨糊涂,倪天却不。

出入红门的都不是普通人,尤其这位所在的天字号包厢,也不是谁就能预定到的,他自己充其量也就能预定到玄字号。

他是听闻连裳进了红门才气晕了头,眼下冷静过后才开始后悔,不该就这么冲动地闯进来。

“连小姐。”

刘贾气度沉稳,没去看那一家三口,而是去询问连裳:“如果遇到了麻烦,尽管开口。”

连裳感激道,“谢谢,我自己问题,我可以处理。”

刘贾也不强求,但还是招手叫来两名保镖,“你们跟着连小姐,一定要确保她的安全。”

“是!”

倪若馨一脸鄙夷,瞧这大叔一副要给连裳撑腰的架势,说这两人没关系,谁信啊?!

连裳想推辞,刘贾却是一笑:“连小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刘贾的朋友了,是朋友就不要拒绝我的好意。他们是大虎二虎,跟了我很久了,自己人,信得过。”

刘贾?

倪若馨第一个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他半晌,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

刘贾可是她最近挖空了心思也想进的飞天娱乐老板啊!!

她努力那么久,过初试复试,就差这临门一脚了,要是得罪了老板,别说是飞天了,她的明星梦也别做了!

倪天也皱起了眉,大家都是在龙城混的,一个圈子里的就算不曾碰面,彼此名号也都有听说。

这位刘贾还真不是他能得罪的啊!

连裳自是不懂这些,她只想找个人带自己进来,也没料到刘贾是哪号大人物。

于是,她也爽快,“谢谢刘总。”

倪若馨脸色煞白,急得在母亲耳边小声说着什么,翁燕伶也变了脸色,“什么?你不早说!”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嘛~”

相对倪天的反对,翁燕伶是双手支持女儿进娱乐圈,倪家虽然也是大富之家,不过比起真正的富豪却不够殷实,虚有其表。现在哪有比当明星来钱更快的呢?有了明星光环,日后嫁豪门也更容易。

“呃,这位是……”

她刚要笑着去攀关系,连裳就率先往外走:“不要打扰到别人,有什么事出去说吧。”

“……”这丫头拆墙拆得这么快,翁燕伶恨得牙直痒痒。

倪若馨急了,上前便鞠了个躬自我介绍:“刘总您好,我是倪若馨,我已经与贵公司签了意向约,以后就是飞天的艺人了,我想……”

刘贾坐在位子里,端着酒杯老神在在,“红门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服务生一边说着抱歉,一边上前阻止倪若馨,硬是把人推到了外面。

“刘总!刘总!”

直到门关上,刘贾才对秘书满脸不耐烦道:“去试试谁把这个倪若馨签进来的?告诉底下,永不录用。”

这种尖酸又刻薄的还想进他的公司做明星?

真是做梦!

“是。”

秘书心道,刘总一句话,算是彻底堵住了倪小姐演艺圈的路。

连裳到了门口,大虎跟二虎一左一右站在她身后,高大魁梧好像门神。

其实连裳明白,保护她只是一方面,刘总更担心的还是怕她医治不力跑路了,才会让人看着她。

“倪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倪天恨恨地丢下这一句,转身就走。

他再怎么气,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扬家丑。

翁燕伶则是又气又怨,阴阳怪气道:“裳裳,我们把你接过来,是想一家人团聚的,不是让你来学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如果你做出有辱我倪家门风的事,别怪我让你哪来的回哪去!”

连裳抿下唇,唇畔一抹嘲讽。

何必把替嫁说得这么道貌岸然呢?

倪子浩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替她说话,“妈,这事也不赖臭丫头……”

“你给我闭嘴!”

翁燕伶也是恨铁不成钢,“三言两语就被人家忽悠来这里了,你可别忘了,你是倪家的大少爷啊,你跟那些山沟沟里出来的阿猫阿狗能一样吗?!”

狠狠瞪了一眼儿子,“跟我回去!”

“妈,刘总那边怎么办啊?”

倪若馨才没有心情听他们说什么,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满脑子就一个念头:完蛋了,她得罪了飞天的老板 !

“先回去再想办法。”

翁燕伶咬牙说,为了给女儿铺路,她可是花了不少私房钱,眼瞅着就要打水漂了,心口疼着呢!

倪子浩走了两步又回头,全家人都走了,就剩连裳孤零零地站在那,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可又不敢得罪老妈,老妈一气之下停掉他的卡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他低着头乖乖跟在翁燕伶身后。

出了门,翁燕伶突然站定,避开倪子浩,眯紧眸子低声道:“要把她马上嫁去时家,不能再耽搁了!”

谁知道这个小野种又会生出什么幺蛾子!

“没错!赶紧把这个瘟神送走!”倪若馨也是恨死了她,巴不得她去给那个又丑又瞎的时二少冲喜呢!

直到这家人离开,大虎跟二虎对视一眼,什么情况也都听得七七八八了,知道这小姑娘是有钱人家不受待见的私生女,难免心生怜悯。

“连小姐,他们是……”

连裳倒不在意,“一群土匪。”

打着亲情旗号想要偷换她人生的,不是土匪是什么!

这时,红门的经理亲自上前:“这位小姐,红姐想邀请您共进下午茶。”

大虎跟二虎十分意外,他们跟着刘总来红门这么多次了,都没见过那位传说中国色天香的美人,怎么这小姑娘第一次来,就被邀请喝下午茶了?

连裳喜出望外,忙不迭地答应。

于是,她带着大虎二虎便来到了顶层红姐的办公室。

经理示意大虎二虎在外面等候,两人倒也尽责,在询问过连裳后才安静等在门口,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有所怠慢。

连裳推开真皮包裹的厚重大门,室内站着个长发飘飘的美人 ,一袭拖地红裙,美得恣意张扬,美得动人心神。

她静静地站在对面,下巴微抬,露出优雅的天鹅颈,虽然有一八零的身高,身材纤细得恰到好处,并不觉得魁梧。

就像女神,光芒四射。

“听说,你找我?”红姐率先出声,声音略有些暗哑,不过听上去很性感,入耳酥酥麻麻的。

连裳轻轻点头,一字一句:“我是青潭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