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等苏老爷回府的时候,听着王秀咏提起,也没怎么听进去。反正不过是一个小丫鬟罢了,撵走一个,再去买一个便是了。

倒是前头的大夫领着药童过来请罪,药童跪在苏老爷跟前痛哭流涕,只说自己学艺不精,却又想要在师傅面前表现一番,自作主张添了一味药,盼着大小姐能尽快好起来。

谁知道帮了倒忙,险些坏事,悔恨得寝食难安,这才特意亲自过来请罪。

苏老爷皱眉,看在大夫的面上,也没追究药童的责任。

大夫却也表态了,这样的药童是不敢再留在身边的,从此之后就放出去,脱离师徒关系。

话说到这个份上,苏府再不依不饶便有些不近人情了。

苏老爷之后打听了,大夫的确不只是做做样子,第二天一早就让药童收拾包袱离开了京中,侍从也确确实实看见药童上了出城的马车,瞧着是要南下了。

此事这才算是了结,苏老爷还特意派人去倾云苑知会一声。

苏怀云听说后,只点了点头:“知道了,有劳爹爹费心。”

把报信的人送走,莲玉却有些不痛快了:“老爷也是的,就这么把药童放走,实在太仁慈了一些。随意就能添一味药,还正好是跟其他药材相克的,说是要表现自己,也太巧合了一些,听着就不像是老实话,老爷怎么就信了?”

“依奴婢看,把人扭送去府衙,叫官家老爷严厉审问,从药童嘴里撬出幕后指使之人才是,怎能这般不了了之?”

苏怀云笑笑,显然连丫鬟都能看出来的事,苏老爷却打算息事宁人了。

不光是面子上的问题,估计苏老爷也能猜得出,能在她身上动手脚的,肯定是府里人了。

毕竟苏怀云是大家闺秀,大门不出小门不迈,又能得罪府外什么人?

说到底,苏老爷心底隐隐有了猜测,却又打算瞒下来,免得传出去说苏府宅院不宁,徒增笑话,叫他脸面无光。

见苏怀云不做声,以为就这么忍气吞声下去,莲玉可不乐意了:“大小姐,药童出城还没多久,这就派小厮去追回来送去衙门,也是来得及的。”

闻言,苏怀云瞥了大丫鬟一眼,心里无奈。不愧是自己身边长大的,跟她以前一样天真:“来不及了,药童离了城,谁知道走的什么方向?官道就有两条,小路就更多了,总不能一条一条路去找。再说,爹爹已经决定了,不打算继续追究,若是我还叫人去追回来,岂不是叫爹爹难做了?”

她没有说的是,王秀咏既然准备收拾这个烂摊子,就绝不会让这件事出纰漏。

药童是被赶出城了,看样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到京中来,但是谁敢说他走了之后不会反悔?

要是回来了,说出什么不该说的,王秀咏就该头疼了。

干脆的,也只有死人才不会多嘴,那个药童出了城,要是被车夫拐到偏僻的小路上,装作马车翻到沟里去,哪里还能活命?

即便如今追过去,追到的也不过是药童冷冰冰的尸身,问不出什么来,更有可能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莲玉跺跺脚,实在有些不甘心,气呼呼地替自家小姐觉得不值。

却也明白,苏老爷已经发了话,的确如同苏怀云所言,要是偷偷派人把药童押回城里扭送府衙,压根就是间接打了他的脸了。

无奈之下,苏怀云除了放弃,又能如何?

她心里不由对自家小姐多了几分怜惜,苏怀云却不以为然。

该讨回来的,她绝不会手软。王秀咏如今还能护着,护得一时,又怎可能护得一世?

总不能一天到晚盯着,好叫对方不出错。

苏怀云冷笑,她如今可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咪呜,”波斯猫醒了,从篮子里抖了抖小身板,轻巧地跳到她的腿上,撒娇地蹭了蹭。

见状,苏怀云不由伸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嘴角微弯。

莲玉瞧着波斯猫通体雪白,漂亮得叫人光是看着心情也好了,也跟着笑了:“大小姐,这小猫真乖,吃完就睡,睡了起来就要讨吃的。”

说完,她抿着唇偷笑,怎么听起来这不是猫咪,而是贪吃贪睡的小猪来着?

波斯猫似乎听懂了,觉得莲玉在说它的坏话,站起身转了一个圈,用小屁股对着她趴下,逗得苏怀云眼里也溢满了笑意。

“真聪明,居然听明白了。”莲玉蹲下来,用指尖戳了戳猫咪的小身板,被它嫌弃地看了一眼,又换了离她更远的一个地方趴下。

“四少爷送的这个礼物真好,每天也能给大小姐解闷。”

“也是,四弟把月钱都花光了,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这样吧,四弟最近除了四书五经,也喜欢看游记,从书架上挑几本,给他送过去吧。”苏怀云抱着波斯猫起身,在书架前看了看,亲手挑了五本,随手递给了莲玉:“你这就送去,回来正好给猫咪弄点吃的。”

听说有吃的,波斯猫立刻抬头,又撒娇的唤了一声。

苏怀云点了点它的鼻尖,见小猫低头打了个喷嚏,笑道:“听见好吃的,就这般高兴了?乖乖的,听莲玉的话,不然让你饿肚子。”

波斯猫在她怀里撒泼,粉嫩的小爪子晃了晃,别提多可爱了。

莲玉依依不舍地瞅着猫儿,不情不愿地送书去了。

这才要走,忽然想到苏怀斐这时候还没从学堂回来,她脚步不由一顿:“大小姐,四少爷还没回府,要不下午再去送书?”

“不用,你直接送过去,四弟也差不多时候该回来了。”苏怀云逗弄着猫咪,头也不抬地答道。

正如她所说,莲玉过去的时候,苏怀斐正好从学堂回来,看见倾云苑的丫鬟,还一脸惊讶:“大姐让你来的?”

“是,大小姐收下小猫很是喜欢。又听说四少爷把月钱都花光了买下这个礼物给她,实在过意不去,正好四少爷喜欢看游记,大小姐曾买了几本,不知道四少爷是否喜欢,就一并送过来了。”莲玉把书递给奶娘,这便告辞了。

奶娘拿着书正要偷偷翻看,被苏怀斐拦住了:“放在桌上,给我看看。”

苏怀斐看着最上面的一本,果真是自己曾经在书局见过的游记。可惜是孤本,老板说什么都不卖,谁知道苏怀云的书架里居然有一本?

想到苏怀云的生母从商,手上的嫁妆价值连城,买下区区几本孤本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苏怀云有心,收下小猫之后也没忘了自己,特意让人把游记送来,苏怀斐原本因为月钱都花光了,肉痛的要命,如今感觉好一些了。

奶娘见他喜欢,有心提醒道:“四少爷,大小姐送的书,可要给夫人先过目?”

“只是几本游记而已,不用麻烦娘亲了。”苏怀斐抱着书进了书房,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模样。

奶娘到底担心,偷摸着去跟柳绣苑告诉了王秀咏:“夫人,四少爷很喜欢那几本书,也不让奴婢碰了。奴婢担心,便特意过来说一声。”

能照顾苏怀斐,又能奶大她,那是奶娘的福气。但是正因为如此,她更不能掉以轻心。

王秀咏抿了口茶,笑道:“听说是几本游记而已,你也不必太担心了。大姑娘这是收了怀斐的小猫,礼尚往来而已。”

奶娘听了,不由松了口气。夫人只要不介意,她一介奴婢又有什么好多心的?

等奶娘一走,王秀咏的笑脸别收敛起来:“伺候怀斐的小厮都是谁,等下把人都叫过来。”

苏怀斐喜欢看什么,也就身边几个一直跟着的小厮清楚,苏怀云又是怎么知道的,还能投其所好?

要是苏怀斐身边没个嘴上把门的小厮,不要也罢,这是王秀咏心心念念要培养起来的苏家继承人,可不能有任何差池。以后苏怀斐可是她唯一的依靠了,不得不防。

彩晴赶紧把小厮都叫过来,他们站在外院面面相觑,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

想着最近伺候四少爷,也没见他不痛快,怎的就让夫人叫来了呢?

几人忐忑不安地在外院站了足足半个时辰,慌得面色都白了,这么好的差事可不能丢。

而且他们都是家生子,父母都是在苏府里伺候了半辈子的,要是做错了事被赶出去,那就是一家子的温饱都没了着落,如何能不惊慌?

好在屏风后的王秀咏终于姗姗来迟,懒洋洋地开口道:“你们是四少爷身边伺候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都该心里明白。”

陡然间被敲打一番,小厮只顾得上点头答应,等走的时候,才发现身后被冷汗浸湿了。

大冷天的被寒风一吹,他们浑身哆嗦,以后伺候苏怀斐看来要更精心了。

王秀咏还不放心,又让人盯着几个小厮,果然没两天就抓到了其中一个爱躲懒的。而且是个大嘴巴,一喝了酒就什么话都说出来。

把人抓起来狠狠打了一顿,赶出苏府,直接送去庄子上,她这才算是放心了。

“倾云苑可有什么动静?”王秀咏想来想去,苏怀云不像是有心计的人,就是在教导苏如安的事情上特别严厉之外,其实是面冷心软。

派人打听苏怀斐的喜好,估计也是为了能送一份贴心的礼物。

瞧着并没接触苏怀斐身边的人,小厮胡言乱语到处宣扬,兴许让她知道了,这才会送了几本游记,投其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