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喷水荡肉爽腐男男 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季温颜听到他的话,又想起了刚刚那个梦,脸不自觉的红了,小声回答道,似想到什么复又问道,“那个,陆先生你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我现在去给你准备?”

“嗯,吃过了,你去睡吧。”陆黎川一手扯掉领带,坐下来靠在了沙发上,一脸的倦容。

未婚妻……找了三年……黑 社会……枪伤……想到这种种,季温颜又不由的心底一阵抽痛,这个男人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他在这一刻居然也流露出了疲倦的神情,这样的脆弱,和往日的他全然不同。

在这个别墅也住了不短的时间,好几次撞见他在没人的时候躲在走廊尽头抽烟,那时候流露出的孤独神情让人心疼,现在她知道了他的故事,更是不自觉得想要靠近他,能让他从失去爱人的痛苦中走出来。

“好的,陆先生,您也早点休息,还有,今天谢谢陆先生了。”季温颜抬头看了一眼疲倦地靠在沙发上小憩的男人,恭敬地退下了。

“以后不必如此客气了。”正上楼的季温颜停下脚步,转头看去,身后的男人连眼皮都没有掀,声音却莫名坚定温暖。

“好。”季温颜继续缓慢的上楼,却连声音里都带上了几分愉悦。

待季温颜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陆黎川才慢慢睁开眼看着楼梯的方向,眼里明明灭灭若有所思……

“陆先生?”第二天早上季温颜起床的时候,房子里已经有了“人间烟火”味,季温颜刚走到厨房门口,便看见了系着她平日里戴的围裙在认真准备早餐的陆黎川。

说实话,这种时候就不得不感叹上天的不公,有些人生来就是上帝的宠儿,就比如说眼前的陆黎川,帅气的侧颜,立体的五官,每一个细节都精致到完美,宛若鬼斧神工,即使是系着与他气质完全不符的围裙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颜。

“嗯,你起来了,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去餐桌上准备一下吧。”陆黎川语气淡淡的回道,没有回头。

季温颜第一次有一种家的感觉尽管这有点不合适,她和顾北辰结婚两年,连见他一面都难,更别说从来没有过为君洗手作汤羹的幸福,还不及一个与她算不上有什么关系的冷面男人给她的安全感。

“对不起陆先生,我起晚了,这些本应该是我做的,你工作那么忙更应该让你多睡会儿。”季温颜感叹身世背景强大的他竟会做饭之余,也没有忘记自己在这里是作为一个保姆的身份,连忙道歉。

“行了,我说过,不用那么客气,赶紧去吧。”陆黎川的语气里似有一丝不耐烦。

“是,陆先生。”季温颜赶紧应声走到了餐桌旁,不一会儿陆黎川便端着两份不一样的早餐出来了,这些都是……

季温颜看着自己身前的那份早餐,想起若婷前几天送她的那些孕期适看书,那里面介绍的孕妇适合吃的东西,现在就躺在她的餐盘里,最重要的是还是出自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之手。

想到这里,季温颜又是一阵感动,看着眼前男人若无其事得吃早餐的样子,却又好笑,明明关心别人却又不愿意表露出来,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啊……

这边两人自顾自得吃早餐,一时气氛尴尬无言,季温颜正犹豫该不该开口时,电话却突然响了,她松了一口气,这个电话真是来得及时,不然她都要被他的气场压迫死了,却未曾想这个电话竟是灾难的开始……

爸爸?

“喂,爸爸,一大早打电话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季温颜疑惑不解,爸爸为什么会这么早突然打电话过来?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和顾北辰离婚的事?

“喂,你好,请问你是季温颜小姐吗?”却不想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哦,你好,我是市中心医院的护士,你的父亲旧疾复发于今天早上被送往我院救治,麻烦你有时间的话过来一趟吧。”

电话里仍旧是好听的声音,然而说出的话却如一个晴天霹雳让季温颜被劈的六神无主,连病房号都没来的及问便挂断了电话起身。

爸爸……爸爸怎么会犯病了呢,爸爸……

愣了几秒,季温颜立马上楼换衣服拿上钱和包出门,却被陆黎川拦了下来,“去哪?发生了什么?”

“爸爸……我爸爸生病住院了,我得去看他。”季温颜心急如焚,急忙回答完就想往外跑。

“等一下,去哪,我让司机送你去。”手腕却被陆黎川紧紧攥住。

“不用了,我……”季温颜刚想拒绝,触及他坚定的眼神却又吞下了到嘴边的话,想起昨天也是拒绝他,却……

“市中心医院,谢谢陆先生了。”只得报了地址又闷闷得向他道谢。

他却没有再理她,走到一旁去给司机打电话了。

司机很快来了,时间还早没有赶上上班高峰期,不一会儿就到了市中心医院。

“谢谢司机,你先回去吧。”季温颜向司机道了谢,立马向医院大楼跑去。

司机却没有离开,一直按陆黎川吩咐守在医院楼下。

在住院大厅问过病房号后,季温颜立马向病房跑去。

到了门口,却听见了里面传来的谈话声,这里是VIP病房,只住一个病人,那是谁在里面和爸爸说话呢?

“爸,我和温颜好着呢,您别担心,她出差去了所以让我先来看看您。”是顾北辰的声音,他来这里干什么,这个疯子,她可不会真傻到以为,到了这种时候,他还闲得无聊过来这里,只是为她在父亲面前维持平和的夫妻关系的。

“爸……爸,你怎么样了?”季温颜立马推门进去,不动声色的越过顾北辰挡着他站在了季父面前。

“颜颜,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出差去了吗,爸没事,就是旧疾复发,也就是之前的一点小问题,现在已经好了。”看见季温颜,季父还有一刹那愣神,立马又展颜笑着道。

“那还不是你啊,我一听你有事就过来了嘛,出差不是已经回来了嘛。”季温颜笑着向季父撒娇,又用余光瞥顾北辰,见他笑的一脸奸邪,就知道他没好事。

“好了,爸都说了没事了,你看我这不生龙活虎的嘛,别担心,立马出院都可以的,你们也别在这里守着了,快去工作吧,啊?”季父笑嘻嘻的,脸上刻满的岁月的痕迹此刻因为笑挤在了一起。

季温颜看了心里一阵难受,却仍是强打起精神笑着道,“好好好,爸,你好了就行,但是出院坚决不行,还得再检查一下,你先睡会,那我和北辰先出去一下,我有点话和他说,好吗?”

“好,去吧去吧你们忙,不用守着我这老头子。”季父笑着点点头。

季温颜笑着转头,转过头后却立马黑着脸把顾北辰拽出了病房。

走廊尽头。

“说吧,顾北辰,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啊?”季温颜语气一点算不上好,和之前在顾家忍气吞声的季温颜判若两人。

“我来干什么?你说呢?岳父大人病了,我当然是来亲自照顾他的咯,之前结婚的时候岳父大人生病我也只给点钱,现在看来你似乎用不着我的钱了,那我只能亲自过来照顾了。”顾北辰笑的阴险,眼神讽刺的看着季温颜。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顾北辰你到底想要怎样啊?”季温颜怎么可能会相信他这套说辞,脸色一阵青一阵黄,显然是气极,大声的质问着眼前这个犹如恶魔的男人。

“贱人!你问我为什么!啊?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你怀了别人的野种,你跟着野男人跑了,这还没离婚呢,你就家都不回,你自己父亲都不要了,我不得帮你照顾照顾吗,啊?”男人大发雷霆,眯着眼恶狠狠的道。

“我没有!我说我过我真的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是你自己不信我的,你对我家暴,试图打掉我的孩子,那我也没有对你客气的必要,反正我们迟早会离婚的。”季温颜撇过脸淡淡的道,是他自己先对她不客气的。

“呵,季温颜……”顾北辰危险的眯起双眼凑近她的耳边威胁道,“我想你是忘了,你当初为什么会和我结婚,还不是为了你那死鬼老爹,为了钱吗?我既然那时候能帮你救了他,现在我自然也可以……哼,跟我斗!”

“你!”季温颜立马转身瞪向他,这个卑鄙小人,那她的软肋要挟她!

“我?我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你有这么空虚吗就非得出去找男人?啊?你现在后悔了?后悔了就跪下来求我,求我救救你那死鬼老爹啊!”顾北辰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

“……”季温颜猩红了双眼,瞪着他,牙关紧咬,紧握双拳指甲陷进了肉里,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脱离不了他,恨自己既救不了自己的孩子又救不了父亲。

“怎么?你倒是有骨气啊?你想好了吗?我看是你的尊严重要还是你父亲重要!跪下来求我啊!”顾北辰仍旧在不停的挑衅。

季温颜认命的闭上双眼,她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她必须要救父亲,母亲早逝,父亲含辛茹苦的将自己养大,她必须要救父亲!

“扑通!”膝盖磕在地上的声音,给这种人下跪让季温颜觉得耻辱,可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任人欺辱。

“顾先生……我,求求放过我父亲,求你了,救救他吧,我求求你……”季温颜任眼泪大颗大颗的流出眼眶,不知道是因为想到父亲的病情还是觉得太过羞辱,可她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最无力的眼泪……

“好,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原谅你了,你给我好好听着千万不要再试图忤逆我,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下次还这么大发慈悲放过你们!现在,你跟我回家!”顾北辰可恶的嘴脸在泪眼模糊的季温颜眼里宛如禽兽。

“……是。”季温颜大力的揩掉自己的眼泪,站起身整理好情绪和仪表,换上了之前的笑脸,向病房走去。

“爸,我和北辰还有点事,我们就先回去了,有护工在这里,有事你就叫护工,你记得有事要打电话找我,自己好好修养着,要赶快好起来,我会很快再来看你的。”

季父还没有睡着,季温颜笑着和他嘱咐道,然后在他苍老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好好好,乖女儿,快去吧,爸爸不用你担心,啊!”季父也笑着。

“走吧!”顾北辰从后面走上来,搂着她的腰,这个动作让季温颜觉得恶心,反射性的往后一躲,却被他拉得更近了,她咬了咬牙没有再挣扎。

楼下司机仍旧在等季温颜,陆黎川说过要安全把她接回家,见季温颜下来,司机马上迎过去,“季小姐,您忙完了?先生说过要把你安全接回家。”

“是你,你还没走吗,我跟你说过让你先走的,谢谢了,帮我跟你家先生道个谢,我有点家事要处理,就不麻烦你们了,你现在赶紧回去吧。”季温颜见是司机还没走也有点惊诧,不过想到他也是奉命行事,跟他交代好也没有多为难他。

“这……”司机还是有点为难,他不敢违抗陆先生的命令。

“我说过这是我的家事,你可以先回去,家事你家先生也要管吗?请不要让我为难。”季温颜看顾北辰要发火的神态,态度也强硬了几分,不能牵连到这个司机被顾北辰拿来出气。

“好吧。”司机终于妥协,开车离开了。

“呵,专车接送?季小姐?先生?你倒是贱,找了一个大金主,你不是喜欢找男人吗,你不是空虚寂寞吗,好啊,我让你找个够!”顾北辰见人走了,立马拽过她,一把塞进车里,动作粗鲁霸道,肩膀磕在车窗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可顾北辰没有一点自责,发动车子,飞速开了出去,一路连闯几个红灯,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家。

“呵,让你找男人,让你淫 荡给我戴绿帽子!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被背叛的滋味!”到了家顾北辰就用力将她甩在了床上不再管她,反而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赶紧给我找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送到我家来,快点!”几乎是怒吼着电话那头的人,顾北辰一吩咐完便挂断了电话。

季温颜有点害怕,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心里却还希冀着这个男人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他不会的……不会的……

可她忘了,他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他已经疯了,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很快便有几个男人被送了过来,个个肌肉结实,看起来身强力壮的,却一身的痞子气。

顾北辰露出恶魔的微笑,“呵,你们几个给我听着,今天大爷高兴,你们有福了,看到角落里那个骚货了没有,给我轮奸了她!她可骚着呢,不知道你们受不受得住啊!”

“哟哟哟看这小妞,水灵着呢,大爷您放心,我们保证让她从今以后骚不起来!”几个大汉一看有这么好的事,立马露出邪恶的笑容,讨好着顾北辰。

季温颜这时是真的怕了,她仍旧不敢相信,当初那个温润如玉的顾北辰变成了现在这个恶魔,“顾北辰!你……你,你别乱来啊!顾北辰,你会遭报应的!”

“呵,报应?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遭报应,大伙上啊!”顾北辰眼里仍旧满眼的火花。

“来吧,小妞,爷轻点,保证好好宠你,让你体验一把真正的高 潮!哈哈哈!”有顾北辰的一声令下,大汉们也放肆了起来,一拥而上围住了她。

“不……不……不要!放开我!”她不断的挣扎,却毫无还手之力。

“不要?哟,来,再叫大点,爷就喜欢你们这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骚货!”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用力扒开了她的衣领。

她愈加强烈地挣扎着,眼里写满了绝望,多希望这时候能有人救救自己,救救自己啊,可站在几米之外的顾北辰嘴角仍旧挂着笑,一脸淡漠的看着她被欺辱,仿佛眼前这个正在被凌 辱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

“顾北辰,救我!快救我,我不要!不要!啊!!放开我……”有人撕烂了她的衣服,还有人用恶心的嘴靠近了她的胸前,她歇斯底里的挣扎着,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突然不知道了自己活着的意义,绝望,从未有过的绝望……

“砰!”突然门被人从外面砸开,用力之大让门直接脱离门框轰然倒地,是谁,已经绝望闭上双眼的季温颜猛得睁开双眼,是上天听到了她无力的祈求吗?有人来救她了?

陆黎川,是陆黎川,那个外边冷漠绝情内心却总给人带来温暖和安全感的男人……

“住手!”那个男人就这样宛若上神一般出现,季温颜冷却的心慢慢活了过来,“救救我……”

陆黎川半眯着双眼,眼里藏着不可遏制的怒火,她瞥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季温颜,周身的气压更低了!

“你你你你!又是你!这个骚货就是怀上了你的野种吗?好啊,你还敢找到这里来,今天我就让你们一起死!”顾北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被吓了一跳,却又赶紧镇静下来,想着眼前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在本市的贵族交际圈里听说过,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滚!”陆黎川却没有理他,转身看向几个大汉,怒吼道。

几个大汉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动作。

“不要逼我再说第二遍,否则我让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陆黎川的气压又低了几度,眼眸变得猩红。

见他的样子,几个大汉自知自己惹不起,赶紧跑掉了。

“你们……”顾北辰瞪向跑掉的几人,暗骂了一声,还想再挣扎,这次陆黎川没有再给他言语的机会,直接一拳挥了上去。

顾北辰猝不及防,脸就这样硬生生挨了一拳,还来不及防备,又承受了陆黎川暴怒下的雨点般的拳头,陆黎川可是常年周旋在黑 社会的枪林弹雨之下的人,顾北辰在他这里占不到半点便宜。

“别打了……”眼见就要出人命了,季温颜虽然恨不得顾北辰马上去死,但她也不希望陆黎川为她背负上杀人的罪名,她虚弱的开口制止了他。

陆黎川这时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季温颜,眸子里的猩红还未退去,他又恶狠狠地踢了一脚顾北辰才径直走到季温颜前面,温柔的抱起了身上被撕的没剩几块布的她,又脱下自己的外套包裹住她。

然后头也不回地从半死不活的顾北辰身上跨了过去。

季温颜缩在她的怀里,不停颤抖的身子慢慢平静了下来,他的怀抱有一种魔力,总能给她最大的安全感,或许在一次次的出手相助后,季温颜对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已经有了不一般的情感。

陆黎川的脚步很稳,他一直没说话,季温颜平静下来后,才感觉到自己身心疲惫不堪,渐渐在他温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

当时司机回去告诉他,季小姐被她的丈夫带走了,说她要解决家事,让他不要插手,他便意识到了不对,几番思索后赶紧让人去查了顾北辰家的地址,查到地址后又赶紧从公司那边亲自开车赶了过来,一路狂飙,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担心,他担心她…

紧赶慢赶还好赶在最后关头救下了她,若不是他来得及是,后果他不敢设想,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陆黎川心里五味杂陈,这个女人到底经历过什么,现在又在经历着什么啊……

因为是自己开车过来,现在她又睡着了,他不忍心再叫醒她,便叫了司机过来开车,自己则仍旧抱着她坐在后座,特意嘱咐司机开得很慢,车开的很稳,这一路她都睡得很安稳。

到家后,他看着怀里仍旧沉睡不醒的女人,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去了她的房间,平放在了床上。

身上全是青紫,衣服破败不堪,脸上也全是汗与泪痕,眉头皱起,估计还在刚刚的恐惧中,现在应该很难受。

看了看她身上贴着身子的脏布料,陆黎川起身拿来了湿的热毛巾,给她仔细的一遍遍擦拭干净了身体,又仔细的掖好被角,留着床头一盏昏暗的灯,退出了房间。

……

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陆黎川早早起床做好了早饭,想到季温颜的情况特意今天没去公司,可是等了很久却未等到女人下楼。

考虑再三,陆黎川决定上楼去看看她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