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我也不知道许楠究竟把我带到了哪里,反正在漆黑的路上走了许久,估摸着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才勉强的打到了一辆车。

回到格调之后,我让司机师傅把车子停在了小区的门口,并没有开进去,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去面对陆正南。

其实从结婚到现在,不过才短短半年的时间,我仍旧记得当初陆正南跟我求婚的时候对我说过的那番话。

“顾然,我不管你从前是什么样的身份,不管你的出生,不管你的之前,我只想看着现在的你,陪着将来的你。”

认识陆正南五年,跟着他后面做了五年,大概真的没人比他更加的了解我吧,他说的那番话,让我无从抵抗。

此刻夜还不深,小区的门口非常的热闹,年轻的情侣手挽着手嬉笑打闹着。

晚风有些冷,而我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小西装,觉得那些冷风透过衣领、衣袖钻进了骨头里,我抱着自己的手臂,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我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2月14号,也就是西方传说中的情人节。

此时身旁正好走过一对小情侣,女孩好像有些不高兴,嘟着嘴巴抱怨着。

“早就跟你说要提前订票啦,今天这个日子很难看的电影的,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我也没有想到票会卖得这么快呀,要不然咱们再去别的电影院看一看吧!”

女孩似乎还是有些不乐意,男孩仍旧在旁边哄着。

我兀自听了一会儿,突然间将手伸向口袋,发现那两张坚硬的东西还没有丢掉,便拿着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10点半的场次,是个爱情片,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收下吧,祝你们玩得开心。”

说完那句话之后,我便把电影票递到了女孩的手中,接着转身离开了。

大概是因为是节日吧,路上的人好像都是成双成对的,自己一个人孤单的走在夜色里,心头难免生出几分孤单的味道来。

格调竹境里面都是单独的小洋房,小区环境自然不是一般的好,连路灯都是奢华的欧式,在夜色当中闪动着暖黄色的光芒,将细蒙蒙的雨丝,晕染成了淡淡的黄色。

最终我还是站在了家门前,因为我发现除了这个地方,我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去。

但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打开了,家里的佣人站在门口,诧异的看向我。

“夫人回来啦!”

我点了点头,赶紧收敛起脸上的几分伤感,“嗯,今天怎么没出去?”

小丫头的脸红了红,她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这种节日里和别人出去约会也是正常,“下午已经出去过了,夫人,先生他已经回来了。”

她说起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弯着腰在玄关处换鞋,好端端的动作愣是被这句话弄得一顿。

“嗯,知道了。”

进屋之后,很快在客厅里听见了电视机的声音,但率先映入眼帘的,却是放在餐桌上一大束红玫瑰。

都说女人爱花,我也不外乎如此,只可惜看到面前的这束红玫瑰,我率先想到的,却是自己算是陆正南今天的第几场?

“站在那里发什么呆?自己家也不认识了吗?”

估计是听见了门口的动静吧?陆正南朝着我走了过来,身上穿着一件居家的毛衣,脚上踩着跟我同款的碎花棉鞋,倒是难得一见的慵懒模样。

瞧见这一幕的时候,我真觉得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可能都是我的错觉,之前在咖啡厅里甩钱让我去睡牛郎的男人、害得我被绑架的男人,和面前这个穿着我买的毛衣的男人对不上号。

这身衣服我买了已经有两三个月了,那时候正好赶上陆正南的生日,我买来当生日礼物送给他的,可之前他一次也没有穿过,甚至看也没看过一眼。

陆正南和半年前没有太大的区别,有时候我看过去的时候,常常会忘了我们两个人已经是夫妻的关系,也常常会忘了,这半年来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

修长上挑的桃花眼,透着似水的柔情,薄薄的唇总是抿着,给人几分凉薄的寒意。

那一刻,我终于反应过来,陆正南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不断,大概也不都是贪图他的身份和他的钱吧,光是用这张脸,就能让许多的女人投怀送抱了!

他的容貌没有变化,但唯一变了的,是他的心,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为我挡过石板的男人了……

过往的种种,像是我青春岁月当中的一场美梦,梦醒了,发现还是现实更加的残酷。

“你在等我?”

大概是不想继续这种尴尬的气氛吧,我主动开口问他,我们俩谁都没有提许楠的事情,大概是太累了,争吵的太多,实在没什么意义。

我知道,我们两个人都想要和对方离婚,可谁也不愿意主动,不愿意背上负心人的骂名,更何况,家里的人还一直希望他们能够和和睦睦,生一个孩子呢!

陆正南把一份文件放到我的面前,脸上的表情严肃了几分。

“澳门那边的项目出了问题,你为什么没向我汇报?”

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跟我谈公事吧,我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几分失态,便连忙转身去那边倒水掩饰。

“没什么,不过是个小问题,我自己就能解决,没必要麻烦总裁你。”

陆正南在我身后站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道,“好吧,那你处理好,别出什么岔子,那边的项目是合资的。”

我低头喝着水,没有再接话,平常在公司里公事公办也就算了,回到家继续这样严肃的谈公事,这种气氛我实在不太习惯。

陆正南站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转身朝着那边的玄关走去。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了,突然间就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已经很晚了,你还要出门吗?”

他低头看了看我的手,微微蹙了蹙眉头说道,“嗯,有些事情要处理,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不用等我。”

我直接忽略了他那个皱眉的动作,继续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倔强的说道。

“你也说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去做?”

我承认我这么做实在是有些下贱,我当然知道陆正南要去干什么,这种事情我们两个人心照不宣,可大概是因为被许楠绑架的事吧,我心里多多少少有几分难受,想要试图挽留一下这个男人,看他会不会因为我,偶尔放弃一下外面的莺莺燕燕。

就这么僵持了大概半分钟,陆正南突然伸出手,将我的手拉了下去。

“像今天晚上这样的事,我跟你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许楠绑架我的那件事情。

可此时此刻,我想和他说的,却和许楠的事情无关。

我缓缓抬起那只被他扒拉下来的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水晶灯下扇动着耀眼的光芒。

“陆正南,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你当初给我戴上这个,究竟有什么意义?”

陆正南看也没看钻戒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了,突然间就对着门口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句。

“陆正南,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这句话,大概是婚姻当中最无力的一句话!

陆正南似乎也明白这一点,连脚步都没有停下,直接接着电话出去了。

大门关上的声音,和墙壁上时钟敲响的十点整夹杂在一起,我不记得那天我有没有掉眼泪,但是我却记得很清楚,当天晚上我照旧洗了澡,很快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的黑眼圈还是有些严重,大概是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吧,连睡觉的时候也不太安稳。

化完妆我去衣橱里挑衣服,可当我打开衣橱的时候,突然间就愣住了。

看着满衣橱黑白灰的套装,我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是我的衣橱吗?这哪是一个26岁的女孩子该有的衣橱呢!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我随便拿了条冬裙套在身上,黑色的裙子本来就显腰身,加上这一条裙子,又正好是收腰的设计,更是衬得我高挑纤瘦。

柔软的黑发在手中绕了两圈,但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终究还是松了手,任由它妥贴的散在腰边。

镜子里的我仍旧年轻漂亮,可那双带着灵气的眸子,如今却像是入了冬天的泉水,虽然在涓涓流着,却藏着无尽的冷漠。

收拾妥帖下楼的时候,年轻的女佣正在摆放着早餐,瞧瞧我下来,立马跟我问了一声早。

可我的目光却落在了玄关处,那里除了一双昨天自己换下来的高跟鞋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我终究没有开口问什么,而那女佣看见我坐下安静的吃的东西,也偷偷的在一旁松一口气。

……

我认识陆正南的时候刚刚21岁,那时候中专刚刚毕业,我从二十多家企业里头选中了陆氏集团的陆正南,当然了,那个时候并不是因为看中他的年轻帅气,而是因为他开给我的薪水条件,太过诱人。

那个时候的我,急需金钱来独立。

而陆正南,因为刚刚上任没多久,也急需要培养自己手头优秀的设计师,稳固自己在公司里的地位。

其实真的要仔细说来,那陆正南应该算我的伯乐,对我有过知遇之恩的,假如不是他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设计师,变成了如今设计界的后起之秀,明日新星。

“咚咚咚……”

几声敲门的声音打断了所有的思绪。

从回忆里缓过神来,我的脑袋不由得有些疼。

“请进。”

“总监,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我伸手将文件接了过来,之后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瞧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女员工。

那女员工咬了咬下唇,立马说道。

“总监,丁秘书她今天请了病假,所以……”

我签字的动作顿了顿,但很快还是流畅的一笔签完了。

女员工口中的丁秘书正是绑架过我的许楠的老婆丁如梦,也是我正牌老公陆正南的情妇之一。

我抬头望向女孩,冷淡的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她这个月第三次请病假了,第一次是因为阑尾炎手术请了一周的病假,第二次是感冒发烧,输液两天,而现在,这个月刚刚过去二十多天……她是把公司当她家了吗?”

一旁的女员工脸上有些讪讪的,在开始的时候,她大概是想打抱不平,但听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丁如梦这个月的奖金还有年终奖一起取消。”

女员工领了命令低头走了出去,大概是有些害怕这样严肃的我。

而我在说完那番话之后,坐在自己的椅子里,久久都没有动弹,直到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古琦!”

我和古琦约在了一家咖啡厅见面,那个地方我们常去,里面的甜点非常的好吃。

“麻烦让让!”

我比她先到,坐在窗边很快听见她的嗓音,一回头,就见她急匆匆的朝着我跑了过来。

古琦一头利落的短发随着她大幅度的动作上下起伏,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坐在了我对面的位置上,开口跟我解释道。

“不好意思啊,然然,我迟到了!没办法,这里的车位太难找了!”

我正在喝茶的动作听见她这句话不由得顿了顿,转头看见外面那辆停在一众轿车中间显得格外扎眼的自行车,没忍住轻轻的咳嗽两声。

古琦意识到我在看什么,立马呵呵笑着转移了话题。

“怎么样?昨天晚上跟你们家陆总是不是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

我并没有隐瞒她的意思,“没。”

“没?那我送你的那两张电影票呢!”

“我在路上送给别人了。”

“什么?”

古琦怒其不争的瞪了我一眼,“顾然你是不是傻子?怎么不管我怎么教你,你都是不开窍呢!你逮不到他出轨的证据,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跟他离婚,那你好歹要想想办法修复一下你们夫妻的感情吧,一直这样下去,谁受得了呀!”

看着面前一副老妈子样为我操碎了心的古琦,我只能笑笑不说话。

古琦和她的名字有非常大的区别,她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个地方透露着名牌的气息。

每一次在外人面前自我介绍的时候,她总是非常优雅的伸出手,微笑着和对方说道,“您好,我叫古琦,目前任教于京大。”

京大,也就是京都排名第一的名校。

这个时候,对方一般会露出非常惊讶的神色,顺着她的话往下问道。

“不知道古琦小姐在学校教授什么课程?”

可通常到了这个时候,古琦就不会继续再往下多说,一边低头浅笑,一边不慌不忙的扯开话题。

古琦跟人说,自己这么做只是懂得适可而止而已,自我介绍说的太多,难免有装X的嫌疑!

不过,这种话也就只能糊弄糊弄别人,是绝对不可能糊弄得了我的!

其实古琦就是跟我一样,只是因为羞于提及罢了,她和我一样,是中专毕业的,我们两个人是中专里的同学,不过我在学校里的时候成绩是数一数二,她嘛,倒也是数一数二的,只不过是倒数。

所以当我一毕业进了陆氏集团的时候,她还拿着几个简历在各大人才市场奔走着。

要说古琦这几年来的就业经验,那真是能说上一整天都不带重复的,起初的时候,她爸给他找了个幼儿园实习,后来因为她的口才好,被附近的小学相中了,去帮一个语文老师替课。

为此她在我跟前吹了好久的牛,但好景不长,那个怀孕的女老师很快回来了,古琦也就光荣的失了业。

不过幸运的是,她和当时小学里的教导主任已经在那短暂的几个月里结下了深厚的妇女情谊,后来那位教导主任帮他在京大里面找了一份工作,这可把古琦给高兴坏了!

可是当她第一天到京大报到的时候,面对自己的办公室,差点没哭出声来!

原来那个教导主任给她找的工作,就是在收发室当个收发员,平日里虽然跟那些正儿八经的教授老师一样的朝九晚五,有时候没事,还能够提前半个小时离开,但终归不是什么正当的老师啊!

但好在古琦这丫头知足常乐,倒也在京大稳定了下来,这会儿工作快一年多的时间了,她快成了学校最面熟的那一个,提起古琦,大部分人都能说上一句。

“啊,就是我们学校收发室里的那位女老师啊!”

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假如要是把京大的教授们比作金子的话,那掺合在其中的古琦无疑是一堆包着金皮的巧克力!

这会儿“这枚巧克力”就坐在对面看着我,自然而然的也看到了我手腕上的伤痕。

她立马收敛起眼中的神色,抓着我的手问道,“你这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前天下午咱们俩见面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陆正南那个王八蛋家暴你啊!他难道不知道设计师的手是最宝贵的财富,我去他大爷!”

我的视线顺着她的落在了手腕上那圈淤青的痕迹上,勾了勾唇角说到,“没关系,废不了。”

古琦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行了,死丫头,就算你不愿意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该用这种态度对你自己!”

我当然知道古琦是关心我,但是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

大概是看出来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吧!古琦立马换了个话题,只是这个笨丫头,好像总是喜欢戳我的痛处。

“对了,然然,你最近和你妈那边还有联系吗?”

我看了她一眼,提醒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这是对食物最基本的尊重!”

“哎哟喂,你这个死丫头!你的伤口怎么那么多?我随便戳哪里你都疼的要躲开是不是?”

古琦瞪着我。

我却不在意的笑了笑,“胡说,我伤的明明就只有这双手腕而已!”

古琦终于还是被我逗笑了,不过没过多久,她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其实我倒是挺喜欢你妈妈的,她长得可真是漂亮,就像那个《罗马假日》里面的奥黛丽赫本!你这张脸虽然没有遗传到她几分,但也算长得倾国倾城!”

“这么羡慕,你想要吗?”

古琦愣了愣,忽然摇了摇头,“算了吧,比起你那么漂亮的你的妈妈,我还是更喜欢我朴实的老母亲,你妈妈她……不太像妈妈。”

古琦在自己贫乏的词库当中,只能找出这样的一个形容词来了。

而我早就习惯了她如此,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低头的瞬间,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罢了。

吃过饭之后,古琦毫不客气的将她那辆小车丢进了我的后备箱里,然后直接坐上了我的副驾驶。

不过开车的空挡,我留意到对面墙上挂着的巨幅海报。

我终于知道刚刚古琦为什么突然间提起我妈妈了,原来是看见了这张宣传报。

照片里的顾明秀显然是整部歌舞剧的主角,占了海报正中最显眼的位置,那双桃花美眸带着万种风情,勾着来来往往路人的视线。

“顾然,后面的车按半天喇叭了,你干嘛呢?快走呀!”

我收回了视线,发动车子开上了马路,到了第一个红灯路口的时候,脑海里仍旧在想着之前的海报,一个不留神,晚启动了两秒钟,就被身后的车子追尾了。

强大的冲击力让我和古琦两个人狠狠的朝着前头冲了出去,要不是系着安全带,估计会更严重。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头,勉强把移位了的五脏六腑归回原处,我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下车处理后面的事情。

古琦还在谩骂着,“这人搞什么呀?刚刚绿灯,他就直接轰油门起步吗?加速这么快,是不是想搞事!”

古琦和我一起从另一边下车,瞧见身后那辆崭新的奥迪小跑,古琦脸色更差了。

“新跑车厉害咯!明知道加速快还猛踩油门起步!”

我倒是没怎么留意对方的车,而是看了一下追尾的情况。

我的小大众看起来还挺坚固的,撞得倒不怎么严重,只是碎了一个尾灯,而古琦的小自行车仍旧完好的躺在我的后备箱里头。

看着情况不太严重,我本来也不打算闹起来的,追尾这种事情,都是后面的车子负全责,我想着联系一下保险公司,把这件事情给了了,毕竟下午还要工作,我不想在这儿耽误更多的时间。

可古琦不那么想,她刚刚确实受了惊吓,所以这会儿直接去那边拍了拍跑车的窗户。

“亲,你追尾啦?赶紧下车!”

跑车的车门没有打开,窗户却降了下来,里面的女人一脸的花容失色,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认出了她。

丁如梦。

呵,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