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想到三年前她几近死亡前,赵雅晴冷笑着说出的那句话时,白蔓汐的眼眸瞬间冷了下来,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的,她一定要将那些人绳之以法!让她们付出该有的代价!

安娜笑眯眯的回答道:“洛洛,这个是梅花。”

白洛洛一脸惊奇的看着安娜,赞叹道:“阿姨,没想到你那么聪明!”

安娜感觉到小家伙夸赞的目光,忍不住挺了挺胸膛,心里莫名的充满了表现欲。

白蔓汐紧紧的握着拳,她的手指不断的颤抖着,心里强烈的仇恨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她猛地站起身——

“妈咪?”小家伙扭过头,向着白蔓汐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目光。

白蔓汐将眼眸里的恨意尽数隐藏,她镇定的说道:“洛洛,你现在这边玩一会儿,妈咪去趟洗手间间。”

小家伙点了点头,很懂事的问道:“好的,妈咪快点回来哦。”

走进洗手间,白蔓汐打开水龙狠狠了洗了一把脸,她看着镜中和三年前没有任何变化的脸庞,眼眸微冷。

将所有的情绪全部收敛在眼底,白蔓汐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穿过长长的走廊,向着包厢的方向走去。

走廊的过道里种着一小片竹林,竹子轻轻摇摆着,清脆的竹叶在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格外有意境。

白蔓汐看着眼前不停晃动的竹叶,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不对啊?这是室内啊,哪来的风啊!

难道这个竹林里面做了什么装置吗?

白蔓汐好奇的皱了皱眉,正打算走过去一探究竟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竹林里伸了出来!

白蔓汐惊呼了一声,被人用力的拽了进去,身体紧紧的贴上了一个滚烫的胸膛!

“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她慌乱的推着男人的胸口,可是男人却抱得很用力,她怎么也推不开!

白蔓汐用力的挣扎着,眼角也泛起了生理性的泪水。

薄夜寒抱着怀里娇小的身躯,他重重地喘着粗气,双目赤红一片。

没想到白若薇竟然给他下了药!

他凭着顽强的毅力推开了白若薇,逃到了竹林里。却没想到撞上了一个主动送上门的小女人。

猛烈的热流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在他身体里不断的膨胀着,他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怀里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就连发端隐隐传来的香味都格外的诱人。

这个女人特别和他的心意,包括身体的弧度都那么契合,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四年前那个令人沉迷的夜晚……

薄夜寒再也忍不住了,他低下头,噙住了白蔓汐粉嫩的嘴唇!

“唔——”白蔓汐瞪大了眼睛,心里又惊又怒!

她竟然被亲了……

而且还是和一个陌生人……

男人的吻越来越深,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燥热。

他是想要……

不可以!

短暂的发愣后,白蔓汐很快清醒过来,她牙关收紧,狠狠的在男人的嘴唇上咬了一口,然后毫不犹豫的抬起膝盖——

“唔——”

男人闷哼一声,痛得脸都变了颜色,手下的力气一松。

借着这个机会,白蔓汐猛地推开了男人,狼狈的逃了出去!

她刚走到竹林外面,还没来得及喘气,身后就传来了一道诧异的声音。

“蔓汐?”

突然被人叫住,白蔓汐吓了一跳,她慌乱的抬起头,面前是秦绍那张温和的面庞。

秦绍看着白蔓汐一脸惊魂不定的表情,有些疑惑的问道:“蔓汐,怎么看起来这么慌张?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白蔓汐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晕,她紧紧咬着嘴唇,眼眸里闪烁着慌乱的情绪。

刚刚才竹林里发生的事情,简直是……

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白蔓汐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将要将这件事藏起来。

她嘴角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没事,阿绍你来得正好,洛洛都想你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她说完,不等秦绍开口,就急忙走进了包厢里。

秦绍看着白蔓汐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

眼前的白蔓汐看起来特别的不对劲,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眼角也红红的,好像是哭过……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干爹!”

秦绍刚走进包厢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如同炮弹一样扑进了怀里。

他下意识的抱住了小家伙娇小柔软的身体。

“洛洛,想干爹了没有?”秦绍揉了揉白洛洛的小脑袋,暂时将白蔓汐的不对劲遗忘了。

……

竹林里,薄夜寒狼狈的捂着挡,整个人都快弓成了虾米。

剧烈的疼痛,让他脑子里那点想法全部去烟消云散,身体里不停膨胀爆炸的热流也全部平静了下来!

他目光阴鸷,脸上的表情无比的难看。

那个女人……

她怎么敢!

薄西辰急匆匆的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的景象。

他看着薄夜寒黑沉沉的一张脸,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堂哥,你没事吧?”

薄夜寒黑着一张脸,冷冷说道:“给我查监控,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哪个女人?

薄西辰下意识的想要问出口,但看到薄夜寒脸上冰冷的表情后,他下意识改口道:“堂哥,我这就去调查。”

不就是查摄像头吗?到时候他把所有和堂哥接触过的女人全部调查一遍不就得了?

薄西辰一脸八卦的打量着薄夜寒,眼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

天哪!没想到一直性冷淡的堂哥竟然对女人有了兴趣!简直是世纪大新闻!

不过……堂哥的表情怎么怪怪的?

难道是那个女人技术特别差,没有让堂哥满足,所以堂哥很不满意?

薄西辰在心里胡乱的猜测着,脸上的表情却无比的淡定,他试探性的问道:“那堂哥,咱们现在回去吗?”

“另外……帮我联系一下赵医生。”薄夜寒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一句话,脸色漆黑如墨!

他得让赵医生帮他好好检查一遍,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该死的女人的!

想到方才气氛浓郁时的一阵剧痛,薄夜寒紧咬着牙关,脸色更难看了。

包厢里。

白洛洛皱了皱小鼻子,抗议的说道:“干爹,你别揉我头,我现在已经是大孩子了!被摸头会长不高的。”

“大孩子?”秦绍看着小家伙连他膝盖都不到的身高,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

“当然。”白洛洛坐在秦绍的肩膀上,扳着手指很严肃的说道,“华国不是经常说三岁小孩吗?我已经在Y国过完了三岁生日了,所以我现在是大孩子了!”

白洛洛说着,还骄傲的抬了抬下巴。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样子格外的可爱,秦绍一下子就笑了,“好,那我们的洛洛以后就是大孩子了。大洛洛,我们先吃饭好不好?”

小家伙对“大洛洛”三个字十分的满意,她点了点头,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

白蔓汐看着小家伙这副拿腔作调的傲娇样,颇有些无语。

也不知道她这个性格是随了谁……

……

薄家。

陈医生接到了薄西辰的电话之后,火速的赶了过来。

毕竟薄夜寒受伤的地方有些微妙,陈医生用仪器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后,才含蓄的说道:“薄先生,您没事了。”

薄夜寒点了点头,一旁的沙发上传来薄西辰爽朗的大笑声。

他转过头看向薄西辰,眼眸冰冷,“你笑够了吗?”

薄西辰仿佛被按了暂停一般,连忙收住了声,但是紧抿的嘴角绷不住笑意。

不行,他实在忍不住!

他几乎无所不能的堂哥竟然在女人身上摔了个大跟头,还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要知道他的堂哥,可是薄氏集团的总裁!

薄氏是帝都有名的大型集团,旗下涉及房地产、酒店、珠宝、影视公司等等——

几乎每一家公司在行业里都是佼佼者!

目前,他家堂哥的身价已经完全无法用“金钱”两个字来衡量了。

在帝都,他家堂哥就是无冕的商业帝王!

多少女人前赴后继的扑上来,就为了博得堂哥的关注。但是他的堂哥好像一直对女人不太感冒,这么多年来身边唯一的例外就只有一个白若薇。

而现在,堂哥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女人,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不领情!

薄西辰对那个女人的好奇心上升到了顶点,他简直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到底是那个女人这么厉害,竟然敢拒绝堂哥!

薄夜寒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俊美的脸庞都快凝成了一块冰,“让你查的资料都查到了吗?”

“找到了。”薄西辰正了正表情,将厚厚的一叠照片摆在了薄夜寒面前。

薄夜寒一挑眉,眼底带着几分惊讶,“怎么这么多?”

薄西辰正色道:“堂哥,那天出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为了避免失误,我就将所有照片的资料都拷贝来了一份。”

“做的不错。”薄夜寒很难得的给了薄西辰一个赞赏的眼神。

他低下头,快速翻阅着面前的照片。

他那时候被猛烈的激流掌控了意识,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脸。

他只记得那个女人身段柔软,身上的香味也格外的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