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越看越湿的啪啪的小说免费

看着手里的钥匙,夏星言暗暗的想:难道关于张景宸犯罪的证据会在这个房子里吗?

正当夏星言在思索时,张子沐走了过来:“我爹地呢?”

“走了,给了个钥匙,说你知道在哪里,要咱们去那里住。”夏星言将钥匙放他掌心。

“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张子沐若有所失,而后坐回去,开始听台上的老师在那里讲话。

夏星言看着他,小小少年,倒是背负了不少,虽然很不想给自己的仇人说好话。

不过,眼前的孩子是无辜的可怜的呢!

“他来看你说明他在乎你,男人嘛,总是看起来拽,不愿意表露心声的,你看在场的基本都是妈妈。”

“别安慰我了,姐姐,我又不是小孩子。”张子沐看向她,“你说我是我爸爸亲儿子吗?”

夏星言叹一口气,能让一个孩子有这种想法的,张景宸也太不称职了吧?

夏星言摸摸张子沐的头:“当然啦,你肯定是你爹地的儿子啦!”

“嗯。”张子沐依旧闷闷不乐。

之后,老师单独找夏星言,对她说:“我想你要注意一下张子沐小朋友。”

“怎么了?老师,我觉得他挺好的。”

“他是个奇怪的小朋友。”

“什么?有个性的小朋友就是奇怪吗?”夏星言有点不服气。

老师忙解释:“您误会了,夏女士,我们的学校是一流的,能分清楚个性和心理疾病。”

“你的意思是?”夏星言奇怪。

“张子沐小朋友有暴力倾向,他经常同别的小朋友打架,而且还虐死幼儿园旁边的猫猫狗狗。”

“老师,你在开玩笑吗?他才四岁。”夏星言简直不敢相信。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明明让你们家经常来接张子沐小朋友的阿姨传话了。啊,真是的,平时给你们家长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所以说孩子的教育干嘛要全部靠给学校啊?难道家长就只负责缴纳费用吗?”

“虽然你们家有钱,但是名人就可以这样了吗?”

看来这个老师是个直脾气,大概也是受了不少张家盛气凌人的气。

不等夏星言说什么,这时候站在门口的张子沐忽然大声喊道:“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接着便跑了出去。

夏星言顾不得许多,马上追了出去。

“张子沐,你给我站住!”

夏星言追的气喘吁吁,忍不住在后面喊了一声。

张子沐站住了。

夏星言走到他面前,看到张子沐一脸倔强的不服气。

“我问你,老师说的是真的吗?”

“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跑?”

“她冤枉我,我讨厌她!”

“那你可以当面解释啊,干嘛要逃跑呢?夏星言蹲下身子来,摸摸张子沐的头,说:”你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班的李慕豪老是欺负女生,我和他讲道理他不听,还抢女生东西,又主动对我动手,我怎么能不还手!”

“那猫猫狗狗呢?”

“也是李慕豪做的,我发现的时候正好被老师看到。”

“那你怎么不解释?”夏星言奇怪。

“她不信我。还说我撒谎不是好孩子,是野孩子。”

夏星言明白了,因为张景宸从未出现过,而且张景宸为了保护孩子隐瞒了所有身份,难怪刚才看孩子的他也戴着一副墨镜,生怕被别人看到。

既没有妈妈出现,爸爸也从未出现,有一些德行不好的老师自然私下里免不了对孩子的家庭背景感到奇怪,以为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也就不足为怪了。

在这里,不管是谁,私生子都是被唾弃的。

看来,是没有人主持公道啊。

夏星言看着张子沐,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张子沐在张景宸心里似乎无足轻重。

虎毒不食子呢,张景宸就是个不护犊子的特例。

“走,跟我走。”夏星言一把牵住了他的手。

夏星言直接找到了校长,将老师的情况告诉了校长,并且要求调出监控室的监控视频作为证据还给张子沐一个清白。

校长当然很重视,答应马上处理这件事。

“贵校用人不当,差点造成我儿子心理阴影。这样下去岂不是要误人子弟?”

“我们会严惩这样不负责任的老师的,还请放心。”

“对了,听说别人都以为我家儿子是私生子并对我儿子长期歧视?可是我和他爹地是在法国领证的,校长,您说这个影响怎么消除?”

校长目瞪口呆:“夏女士,这是误会,张子沐小朋友当然是婚生子。您不必担心。我一定开大会教育所有的老师,为张子沐小朋友消除不良影响,让他健康快乐的在这里学习和生活。”

“那么我就勉强相信您一次吧,如果下次我家小朋友还是被流言蜚语所困扰,那么我想我们只能法庭见面了。”夏星言起身带着张子沐离开了校长室。

“姐姐你好帅,好像真的是我的妈咪一样!不过我以为你会找李打架。”张子沐坐在车里开心的手舞足蹈。

夏星言不无骄傲的看向他:“你要记住了,如果遇到了问题不要自己憋在心里,不要急着诉诸武力,要及时告诉大人,并且也要越来越有智慧哦!”

“真希望你能每天接送我,这样他们自然就知道我是有妈咪的人啦!”张子沐歪着脑袋蹭蹭夏星言的头。

夏星言马上笑着说:“啊,看来小家伙你竟然要赖上我!”

不愧是亲父子,果然小朋友很好的遗传了他爹地的“厚脸皮”呢!

仇人的儿子她还要带吗?小家伙,难道当她是天使吗?才不是。

在仇恨面前,在家破人亡前,她,夏星言可是早就撕去了那天使的翅膀。

“我告诉你哦,我只带到为你找出你妈妈,你……你可别想赖着我。”夏星言又不放心的“警告”张子沐。

“我爹地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那我就是孤儿了。”面对夏星言的“警告”,张子沐置若罔闻,反而苦兮兮的开始卖惨。

夏星言的心瞬间柔软了,想想自己的女儿,感同身受啊。

“啊,真是拿你这个小家伙没办法,好吧,好吧,我就在接管你期间接送你上学,用实际行动消除那些可恶的流言蜚语!”

“侦探姐姐万岁!”张子沐开心的抱住夏星言亲了她的脸颊。

“小可爱!”夏星言捏捏他笔挺的小鼻子,不禁对他的喜爱又多了三分。

如果不是那个恶人的儿子就更好了呢!

到了张子沐说的地方,虽然这几年也见过不少世面,不过还是忍不住吃惊。

竟然是一个超级大的庄园,数不清的田亩庄园,数不完的形形色色忙碌的佣人,以及奢华的用品令人目接不暇,相信世人很难想象里面的奢华程度。

“你爹到底是爱你还是不爱你?”夏星言不得不问一句。

不过张子沐却语出惊人:“比起这些,如果没有爹地的陪伴又有什么用?我爹地可是天底下最忙的大忙人,根本不爱我!”

夏星言摇摇头:“也是,那么多的钱当然同陪伴没有可比性,你说的很对!”

“不过,你爹地会在这里住吗?”夏星言好奇。

张子沐点头:“会,不过很少。”

这里一应俱全,佣人也各司其职,饱餐一顿后,夏星言倒是心满意足。

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不过她可没有忘了自己的任务。

待夜深之后,夏星言悄无声息的从自己房间走了出来。

按照张子沐说的,张景宸的卧室就在旁边,也许证据可能在那里,毕竟,能够让儿子待的住处代表着安全,这应该比张公馆隐秘多了。

她趁佣人不注意时走进了张景宸的卧室。

迅速开始翻找屋子里的柜子抽屉,但找遍了都没有发现有用的东西。

会在哪里呢?

她的目光移到了一处壁画上,那是一副水墨画,上面有着连绵不断的山峰,江面上有一个人在舟上看日出。

她的目光移到了一处壁画上,那是一副水墨画,上面有着连绵不断的山峰,江面上有一个人在舟上看日出。

夏星言走过去,歪着脑袋仔细的打量着那副画。

而后,她的目光锁定在那画中的人上,伸出手摸了一把那舟上的人,过了几秒,那个人塌了下去。

壁画消失了,出现的是一石门。

果然是个机关。

夏星言惊喜万分,也许自己想要的证据就在里面!

片刻之后,夏星言从密室里走了出来。

张景宸就是个变态!

这个密室里什么都没有,更不要说能够证明张景宸有罪的证据了。

但在那桌子前只挂了一幅画,看样子年代已经很久远了,大概是古代的画。

是一副肖像画,画中只有一个长发飘飘的古代女子。

之所以骂他变态是因为那女子怎么看怎么都跟自己有几分像!

“死变态!”夏星言想不明白偌大一个密室里竟然只有这么一副古画。

只要想想张景宸坐在密室里端详那副古画就恶心。

原来他有这种癖好!

夏星言坐床上一脸沮丧,如果找不到证据的话,恐怕很难施展自己的计划。

怎么办呢?莫非还要靠出卖自己的色相吗?

绝对不可以。

不过那画中的女人是谁?为什么张景宸会收藏这样一幅画?难道和自己有关系?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夏星言索性躺了下来,可能因为太困,便一觉睡到了天亮。

到第二天的时候,她醒来后忽然感觉到身边有人。

夏星言醒来时就看到一双有神的眼睛盯着她。

“你——”夏星言穿着薄薄的睡衣,在看清楚是张景宸后,立刻伸手要将他按床上。

哪知道张景宸反应比她快,躲了过去,反而将她压在了床上。

“混蛋,你怎么在这里?”夏星言小声骂一句。

“这是我的房子,为什么我不能出现。”

夏星言想着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又看了自己多久,有没有随便乱来,越想越生气。

就听他说:“你以为我会对你感兴趣吗?难道是个女人就能入我的眼?”

很好,这是在挑衅她作为女人的魅力了?

不过这样也好,她本来就是来伺机报复的:“眼睛瞎了更好,这样你至少不会将黑色当成白色,将好人当成坏人。”

夏星言想要推开他:“我要换衣服,请你离开这个房间。”

张景宸无动于衷,反而一直看着她,就是不说话。

夏星言也看他,就看他下一步要怎么做。

如果自己此时说话,反而被动,让他以为自己害怕她,哼,她夏星言偏不遂他的愿。

果然,张景宸问:“夏侦探,你是个女人吗?这样都不怕别人揩油?”

“因为你不是男人啊!”夏星言毫不示弱。

“看来我应该证明一下?”张景宸又近她一分。

夏星言忍不住紧张:“你,你再乱来我就报警了!”

张景宸忽然冷笑:“不过如此,看来你还是个女人。”

“张景宸,我劝你不要太过分了!”发现自己被对方调戏,夏星言瞪圆了眼睛。

张景宸却突然话锋一转:”那么夏小姐,请问你晚上偷偷摸摸出入别人家的密室为何?”

夏星言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你……你这么说可是要讲证据的。”

张景宸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监控APP,给她看:“这个算不算证据?”

上面显示的正是夏星言在密室里翻找有用的东西的视频。

夏星言却并没有慌张:“你也知道我是个侦探,自然是要领了任务就要做的,你儿子不是要找妈妈吗?”

“这么说来,你是想说自己在为我儿子找他妈妈存在的证据了?”

“不然呢?”夏星言问:“我这么辛苦半夜找还能为了什么?”

张景宸半信半疑,说:“为什么你让我觉得你在搜寻的是杀人证据而不是他的妈妈。”

夏星言心里紧张了一下,难道他察觉了什么?

“嗯,那么,张先生,你有杀过人吗?”夏星言漫不经心的问。

张景宸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看吧,果然心虚了。

“难怪你会安装这么多监控了,说不定某处还真的埋有尸骨呢,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是警察,我是你儿子雇佣的侦探,私家侦探,你的事情我并不感兴趣。”

尽管表面这么说,但是夏星言从张景宸的眼里已经看出来端倪,他的确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夏小姐,关于他妈妈的寻找,我希望你就当陪他做一场游戏。”张景宸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