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爷含着她的乳35小说网 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奶,不管怎样,都要给我爸看腿。”赵晓蓉声音小了一些,“医生说我爸的腿里面有残留的木屑,如果不取出来,一旦感染就得截肢,花钱更多不说,还有可能把命都搭上。”

“啊?那么严重,蓉儿,医生不是唬人的吧?我可听人说了,县里的医院花钱可多了,咱们村不都是靠着本堂看病,不也好好的,让本堂给你爸好好看看,肯定花不了那么多。”

老太太说的有板有眼,对村里唯一的医生十分信任。

“本堂叔也让带爸去县医院看。”

老太太听到这里,不吭声了,“那行吧,你们俩好好干,奶年纪大了没钱,回头跟你大姑说说,让她给凑点儿。”说着低头看了看篮子里的布料,“这布料先换钱吧。”

“奶,您拿着。”赵晓蓉阻止了她,“孝敬您是天经地义,别人您就别操心了,尤其是我二叔,您得好好管管,再懒下去就得打一辈子光棍了。”

说到那个不争气的二儿子,老太太一脸愁容的叹口气,“奶怎么会不知道?这样,回头让你二叔陪着你俩来赶集,帮奶管管他。”

赵晓蓉没有答应,实在是她那二叔太懒了。

“奶,我跟我哥就够了,而且现在也赚不了几个钱,没法给他开工钱。”

老太太对自己对儿子一清二楚,也就没再坚持,“那奶走了,快下集了,你们俩也早点儿回去。”

这一小段插曲过后,又陆陆续续卖了几块布,直到没人,兄妹俩才开始收拾,赵晓坤将布料装上推车,比来时少了一半,赵晓蓉也算出账来了,总共卖了一百二七块八毛钱,去掉本钱,差不多得赚一半。

“多少?”赵晓坤见妹妹眉开眼笑,忍不住凑上去。

“回去再说。”赵晓蓉将钱塞进随身的背包夹层,昨晚她特意做了个尼龙布的小背包,专门用来放钱。

路过卖生肉的摊子,买了两斤五花肉,“哥,回家包大包子。”

“好嘞。”赵晓坤自然高兴,家里平时连一点儿油水都不见,他肚子里缺的慌。

路上,赵晓坤还是忍不住问起卖了多少钱,“妹子,得卖了一百多块钱吧。”

赵晓蓉见四周没人,也没再隐瞒,“一百二七块八毛。”

话音一落,赵晓坤的眼神都亮了,“那么多?这是要发财啊,哈哈,那些端铁饭碗的一个月不过三四十块钱的工资,我们这一天就赶上她们一个月了,回头把咱爸的腿看好了,就攒钱盖一栋小洋楼,看谁以后还敢瞧不起咱。”

赵晓坤可是个有理想的青年。

“好。”赵晓蓉答应下来。改革开放的春风刮过,不过几年时间,生活水平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一定要抓住这股子风,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兄妹俩一路走一路畅想,尤其是赵晓坤,越吹越觉得前途一片光明,仿佛那小洋楼已经朝他招手,只等着他走过去。

镇上离家不远,大半个钟头,兄妹俩就到了家,晓蓉妈看着少了一半的布料,也是十分激动,“卖了这么多吗?”

“嗯,卖了大半车呢,妈,你猜猜卖了多少钱?”赵晓蓉凑到老妈面前,神秘兮兮的说到。

“我猜,起码得卖了七十块钱。”晓蓉妈一脸期待,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兄妹俩一起摇头。

“六十五?六十?七十五?八十?九十?八十五?哎呀,不会卖了一百块吧?”晓蓉妈说着数字,每说一个兄妹就摇头,说到一百的时候,忍不住双手捂住了胸口,见兄妹俩还是摇头,不敢再猜了,“你们俩就说吧,别让我猜了,我这心都快跳出来了。”

“妈,给。”赵晓蓉将背包里叠的整整齐齐的钱塞进她手里,“你自己数数。”

晓蓉妈吓得忙将钱塞进了背包,“你这孩子,怎么能在天井数钱?赶紧的,把布料搬进去先来吃饭。”

兄妹俩对视了一眼,一起将布料搬了进去,洗手吃饭。

鸡蛋炒韭菜,萝卜炖肉块,凉拌菠菜,还有一个咸菜条,勉强也算是四个菜,家里除了过年,还没这样吃过,今天晓蓉妈想着俩孩子出去赶集,回来肯定又累又饿,又是第一天出去,就多做了几个菜,还蒸了一锅馒头。

“妈,今天过年吗?”赵晓坤看到几个菜,忍不住打趣。

“不想吃就别吃,给你妹妹吃。”晓蓉妈瞪了儿子一眼,“他爸,出来吃饭了。”

晓蓉爸从里屋走出来,“回来了?没累着吧?”

“没事儿,妈,你们不会也没吃饭吧?”赵晓蓉洗手进来,看到桌子上的菜就知道爸妈也没吃,生气的说道:“妈,这都三点了,你怎么不给爸吃饭?”

“我不饿,就等你们一起。”晓蓉爸忙说道。

“那也不行,以后你们俩按时吃饭,别把胃弄坏了,我跟我哥已经吃了两个肉火烧了,这是给你俩捎回来的。”赵晓蓉将剩下的三个肉火烧拿出来,“我吃过了,你们尝尝。”

哥就买了四个,给了奶奶一个,她就不吃了。

“我吃了两个了,你们吃吧。”赵晓坤买的,他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将肉火烧递给赵晓蓉,顺便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妹子,你快吃。”

赵晓蓉知道哥哥是疼她,将火烧一掰两半,兄妹俩一人一半,“吃吧,别让了,大不了明天赶集再买。”

重活一世,她想的十分开,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吃完饭,晓蓉妈急忙将钱拿出来,连数了三遍,“一百二十七块八毛!竟然这么多?”

一天就卖了一百二十七块八毛钱!她做梦都想不到!

“嗯,妈,我这个主意不错吧,还得多亏了我哥,他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赵晓蓉笑笑,“以后,咱家就得靠着我哥发财了。”

“出力气的事儿包我身上了,动脑子的事儿还得靠妹子,妹子,你咋知道织布厂有这样的布料?”

“那天卖白菜,听人说的呗。”赵晓蓉随便找了个借口。

赵晓坤一听都懵了,“妹子,你也太厉害了吧。”可想到妹子变化的原因,脸色有些发沉。

早晚让王家那个小白脸悔的肠子都青了。

吃完饭,赵晓蓉将碗筷拿出去洗了就回屋子,准备再做几个样品。

今天卖的几乎都是衣服的布料,尤其是做了样品的布料基本都卖完了,可见受欢迎程度,所以她决定根据布料设计样品,查看了一下布料,决定做枕套跟床单被套。

衣服布料终究卖的少,一套床单被套,可是好几套衣服的布料。

“妈,你帮我裁剪一下。”赵晓蓉将画好的图纸跟尺寸递给晓蓉妈。

“行。”晓蓉妈认真的看了一遍,便开始裁剪。

赵晓蓉先做了两个枕套,中间是两个大红色的喜字,四周用碎布料做了五公分的褶子,床单也是将喜字留在正中间,又在三面加了三十公分的褶子,看着就喜庆,被套也是如此,在一头加了拉链,一圈则砸了跟枕套一样的褶子。

摆在一起红红火火,谁看了谁喜欢。

晓蓉妈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欢,“真好看,我闺女就是心灵手巧,这套就给你用了吧。”

这些年家里都是灰扑扑的,难得看到鲜艳的东西,晓蓉妈再看看闺女,就觉得心有愧疚。

“妈,咱家还怕没布吗?就算家里的用完了,那仓库里还有一大堆呢。”赵晓蓉一眼就看出老妈的心思,抱着老妈的胳膊撒娇,“那都是咱的!现在先给爸爸治腿,以后攒钱盖一套大砖瓦房,就把家里所有的东西换成新的。”

晓蓉妈眼中含着泪花,抱了抱闺女的胳膊,“好,妈听你的。”

眼看着心里有了奔头,晓蓉妈也就应了,先治好老伴的腿,以后一家人一起赚钱。

娘俩一边商量着一边画样式,说说笑笑的就做了三套不同颜色的床单被罩,正要歇歇,赵晓坤拉着脸走了进来,“不速之客来了。”

“谁啊?”晓蓉妈问了一句。

“还能有谁?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呗。”赵晓坤翻了个白眼,“肯定是奶跟他说了。”说着就将集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去倒水。”

晓蓉妈吩咐了一句,刚走到门口,赵大贵就推门进来了。

“嫂子,哎呦,还真有这么多布呢。”赵大贵伸手就摸了摸,“嫂子,这得多少钱啊?”

“别摸脏了,这是要卖钱的,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反正也没你什么事儿。”晓蓉妈一巴掌打开他的手,很不待见这位好吃懒做的小叔子。

赵大贵哎呦一声,“嫂子,你轻点儿,我就看着新鲜,咱娘回去都跟我说了,这些布料换了钱要给大哥治腿,我明白!”

“去跟你大哥喝水吧,晓蓉还得干活。”晓蓉妈说着就往外赶人。

“我不喝水,我这不是想着我闲着也是没事,就过来帮帮忙,没钱出点儿力。”赵大贵不肯走。

“别,你还是背着手去大街上瞎溜达吧。”晓蓉妈瞪了他一眼,“赵大贵,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让咱娘省点儿心。”

“我怎么不让咱娘省心了?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没人跟我。”

“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谁家闺女瞎了眼才会跟你。”晓蓉妈说话那是毫不客气,“你要想找媳妇,还是先把你那身懒病改了吧。”

“嫂子,你咋这样说我?好歹我也是你小叔子。”赵大贵不高兴了,“我这不就是想着改变一下,先帮他们俩一起去卖布,他们俩孩子去集上总归不放心,我跟着怎么也是个照应。”

“不需要。”晓蓉妈坚决拒绝。

赵大贵也不走,就在屋子里摸着那些布,“大侄女,明天二叔陪你去。”

赵晓蓉看了他一眼,“你确定吗?明天城关大集,我打算去那边卖。”

城关在县城边上,走着去差不多俩小时,再推着一车布就更累了。

赵大贵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硬,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去就去呗,你们俩孩子都能走着去,我是你们二叔,难不成还不如你们?”

赵晓蓉拉了拉正要开口的老妈,“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要是不如我们兄妹俩,就看你那张老脸往哪里搁。”

赵大贵虽然懒,可上一世,在家里连续出事后,也只有他不但没有落井下石,还帮衬着他们家,后来去了南方打工便没了消息。

这是一份恩情,有机会她还是想拉扯一把。

不过此时她的话就有点儿狠儿,赵大贵脸色涨红,他是懒,从小被骂到大,可被从小看到大的侄女如此不留情面的指责,脸上还是挂不住。

“晓蓉,有你这么说自己二叔的吗?你忘了小时候二叔还驮着你到处玩,这才没几年就学会挤兑二叔了。”

“你要是不改,挤兑的话还在后面。”赵晓蓉不客气的说,“跟我们赶集,一天给你两块钱再管一顿饭,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早上五点就得出门,你要是嫌累偷懒就免了。”

赵大贵一听五点出门,就有点儿发怵,可看到侄女毫不掩饰的嘲讽眼神,一咬牙答应了,“五点就五点,我还不如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了。”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其实说完他就后悔了,五点,他哪能起来?

“二叔,回去跟奶说让她喊你。”

“知道了。”赵大贵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晓蓉笑了笑,看到老妈欲言又止的神色,挽住她的胳膊,“妈,二叔一个大劳力,整天瞎晃荡连个媳妇都没有,这要是真光棍一辈子最后还不得我哥养?让他试试吧,吃不了苦咱也没办法,万一改了性子,起码也能养活他自己。再说了,我跟我哥毕竟年纪小,有个人看着也好。”

赵晓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老妈终于点了点头,俩孩子在外面,她是真担心,“行吧,一天两块钱,不少了。”

“这不是赚的多嘛。”赵晓蓉笑笑,心里也有些顾忌,让二叔一直跟着,他就算不知道总数,也能看到她赚不少钱,谁知道会不会想别的呢?

走一步看一步,能拉扯他一把,就当让自己心安。

娘俩又商量着做了两件大人的罩衣,用纱棉布做了几个小孩子的肚兜,将东西叠放整齐,便去做饭。

赵晓坤从地里拔了半车白菜回来,照样在院子里收拾干净装了袋子,打算明天带去县城卖,他答应过会再去。

“哥,你拔这么多白菜做什么?”赵晓蓉看到老哥哼着小曲儿高兴的样子,心里猜到一点儿,还是凑上去打趣。

“明天去县城卖,我瞧咱家的白菜还挺好卖,能赚一点儿是一点儿。”赵晓坤不知道妹妹的心思。

“嗯,也是。”赵晓蓉揶揄的撞了他的胳膊,“我瞧着那些姑娘也都挺好的,尤其是那个张小荷。”

话音一落,赵晓坤的脸瞬间红了,将装白菜的袋子拽起来,背对着她,“你没事快去做饭去,把明天的饭也做好带上。”

“唉,这就去。”赵晓蓉笑着走了,更加确定了哥哥对张小荷的心思,这一世一定要帮助这对儿有情人。

第二天,赵晓坤推着布料,赵晓蓉推着大半车白菜,兄妹俩摸着黑就出了门,经过奶家准备敲门,赵大贵就开了门,看到兄妹俩打了个招呼,“你们俩还挺早的,我正准备去你家呢。”

老太太也跟在后面,“晓坤,看着你二叔点儿。”

“娘,您这说什么话,我一个当二叔的,还指着俩孩子看着?您快回去吧,我们走了。”

赵大贵接过赵晓蓉手里的推车,“二叔推着。”

赵晓蓉直接让给了他,等他们累了跟他们轮换着推。

赵大贵虽然平时懒,但二十九岁终究是体格好力气大,一路上倒也咬牙坚持住了,反倒是赵晓坤有些吃不消,赵晓蓉便跟他轮换着,脚步不停的到了城关集市上。

城关集市是附近最大的集市,占了好几条街,年关将近,连路边都摆满了摊位,路上人挤人,卖布的一片儿挤都挤不进去,赵晓蓉看了看,直接选在了路边。

“就在这里摆着吧,来往的行人都能看到。”

三人将布料摆好,拿出样品,赵晓坤就开始吆喝起来,赵晓蓉依然是负责介绍,赵大贵头一回儿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站在兄妹俩后面帮忙看着。

这里是城乡结合处,日子比农村要好过一些,布料便宜,做的样式也好看,很快就围满了人,兄妹俩忙个不停,赵大贵也受到了感染,帮着叠布料,陆陆续续的人就没断过,到中午的时候竟然有了回头客,听买过的人说不错还便宜,生怕来晚了就没了,不要钱一样的买。

赵晓蓉看着这一幕,心里美啊,今天卖的床单被套多,眼看着已经卖了四五十件,装钱的背包都鼓起来了。

果然没有赌错,这生意好做。

十一点多点儿,集上的人明显少了,赵晓坤抽了个空,推着一车白菜就走了,“妹子,二叔,我去把白菜卖了就回来找你们,等我啊。”

“你这臭小子,不在集上卖白菜要去哪里?”赵大贵忍不住喊他,“这么忙,你别瞎逛啊。”

“知道。”赵晓坤说着,脚下却跑得飞快,哪里像是推着一车白菜,倒像是推着一车棉花。

“二叔,别管他,他可不是为了一车白菜。”赵晓蓉笑笑。

一车白菜能卖几个钱?哥哥为的可是终生大事。

“啊?什么意思?”赵大贵不解的看着大侄女。

“还能啥意思?奔着终生大事去了呗。”赵晓蓉翻了个白眼,无情的嘲讽自家二叔,“二叔,你这老光棍也得抓紧了。”

“臭丫头,嘲笑你二叔是不是?看我不打你。”赵大贵明白过来之后,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布,再看她鼓起来的钱包,眼睛明显冒起了红光。

“大侄女,没想到卖布还真是挺赚钱的。”

赵晓蓉一下子紧张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着赵大贵一时间没有开口。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还怕二叔抢你的钱啊。”

赵晓蓉就是这么想的,可二叔当面说出来,难免有些尴尬,“抢钱倒是不至于,我是怕你红了眼。”

“臭丫头。”赵大贵拍了她一下,“二叔是想着,你这么卖是能赚钱,可赚的钱毕竟有限还得风吹日晒的,要不咱们去附近的店铺问问,批发给她们,你说怎么样?”

赵晓蓉眼睛一亮,不由多看了赵大贵一眼,“行啊,二叔,你还有做生意的潜质。”

“切,二叔脑子灵光着呢,还能比你差?”

赵晓蓉觉得主意不错,捡了一些不同的布放在推车上,“二叔,这会儿人不多了,你去附近的店铺试试,我赚点儿路费给你算一块二一斤布料,你卖给他们一块五,中间赚三毛钱差价。”

“好嘞,看二叔给你露一手。”赵大贵推着车子走了。

赵大贵推着车子来到新华街,找了一家最冷清的小布店走进去,店里没人,老板娘坐在角落里,脖子上挂着一根软尺,他走进去逛了一圈,找到跟他带来的布料差不多的布,问道:“姐,这布多少钱一尺?”

“七毛。”

“这个呢?”

“八毛。”

“这个呢?”

“八毛。”

“这个呢?”

“……你买不买?不买别捣乱。”老板娘瞪了他一眼,瞧他一身灰扑扑的衣裳就不像买布的。

“姐,我是想跟你做点儿生意。”赵大贵笑笑,“想不想多赚点儿钱?”

“你还会做生意?还让我多赚点儿钱?好事儿啊!”大婶笑了,脸色一沉呵斥道:“不买就出去,别耽搁我做生意,有那赚钱的本事,你也不用穿成这样。”

“姐,你这就小瞧人了不是,我这叫真人不露相。”赵大贵能说会道,一口一个姐叫得人发不上脾气来,“光说不练假把式,我给您瞧瞧。”

说着将车上的布料搬进来,“姐,您瞧瞧,这是残次品,有些小毛病但是不影响使用,价钱可比你那个便宜一半多呢,我侄女在集市上卖的火热,回头您摆在这里明码标价,棉布四毛一尺,他们一看便宜就过来了,图便宜就买这个,要质量就买里面的,人多了生意自然就多了,还怕没生意?”

老板娘摸着手里的布料,动心了,她卖了二十年布,知道这布料质量不差,就是印花有点儿小问题,不细心的人都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