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 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震惊,名震华裔圈的倪家而少爷倪孝生是个同志”!

一夜之间,这条劲爆的新闻几乎传遍了整个华裔圈,甚至连外媒都在转在这一条不知是谁爆料出来的推特。

倪孝生坐在床前,滑动着手机里的照片,嘴角不免扬起了一丝讥诮的冷笑。

虽然他平时就没有少传桃色绯闻,但是这一次的绯闻无疑是爆炸性的,推特下面的评论褒贬不一,有站出来为他声援的,也有破口大骂说他败坏倪家名声的。

倪孝生嗤之以鼻,随手把手机扔在一旁。

远离这些纷扰,倪孝生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还在酣睡的莫亚身上。

相比起这些,比较让他在意的是,他为什么会不惜付出性命也要去救这个女人……

昨晚的那个动作几乎是本能的。

倪孝生撩起额前的刘海,露出了精致的额头,瀚海般深沉的眸子里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越来越不像自己?难道一开始会想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不是因为那让他过齿难忘的肉体吗?

对,他喜欢的,一定只是她那美好的身子!

想到这里,倪孝生倏然起身,欺近了床上沉睡着的小女人。

她的皮肤细滑紧致,还隐隐散发出天然的牛乳香味,实在是太迷人了。倪孝生的手不由自主的从她的脸上拂过,流连在她不堪一握的腰间。

温柔的摩挲让莫亚的身体诚实的泛起了难耐的灼热。

她低吟一声,从梦中惊醒,睁开眼之际,就只见倪孝生伏在自己的身上,不安分的手游走在她的每一处肌肤,衣领已经被解开,隐隐约约露出她胸口的浑圆。

“阿孝!”莫亚皱了皱眉,眼底又掠过了昨天晚上那惊险的一幕,“你……你的伤严不严重?”

莫亚难得没有计较他的侵犯,而是焦急的询问他的身体状况。

倪孝生半眯着眸子,她的眼睛水光潋滟,宛如有一个无底的漩涡,一直将他吸引进去,玲珑别致的锁骨随着她粗重的呼吸微微欺负,这个女人真的美艳不可方物。

“你说呢?”倪孝生邪笑,指腹刚好掠过她的锁骨。

莫亚浑身抑制不住的一阵战栗,或许是因为从小很少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缘故,莫亚的身子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倪孝生随随便便的一个撩拨,对她来说都是致命的。

莫亚忍着哆嗦:“阿孝,你需要治疗。”

“不。我现在只需要你。”倪孝生的手顺着她漂亮的颈线,来到了她光洁的下巴处,手指微微一勾,倪孝生就抬起了的下巴,“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想念你……”

莫亚全身紧绷,紧跟着,又听到倪孝生一字一顿的紧跟着说出了接下来的几个字:“……的身体。”

莫亚本来有那么一点动容,听到这三个字的那一瞬却只觉得无比恶心。

倪孝生眼底掠过一丝促狭:“你在想些什么?”

莫亚扭过头:“没什么。”

是啊,难道她还指望倪孝生能真心实意的喜欢她吗?她和他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只是一桩交易而已。

莫亚忙着分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倪孝生眉宇间那深沉的迷恋。

倪孝生撕开她的衣裳,把手探向她更饱满的地方。

放在枕头旁的手机适时发来一条消息。

莫亚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等等,让我先看一下信息!或许是很重要的事……”

倪孝生难得没有阻止,横竖她早就已经是他的猎物,是逃不掉的。

莫亚飞快的拿起手机,就只看见那是一条推特提醒,上面骇然写着一行字:“震惊,名震华裔圈的倪家而少爷倪孝生是个同志”……

莫亚的脸色由红转绿,分外精彩。

倪孝生无意中也瞥见了上面的字眼。

看见莫亚那如临大敌的表情,倪孝生却是不以为然,风轻云淡:“如果他们发现你这个绯闻主角现在正躺在我这个同志的床上的话,他们一定会更惊讶。”

莫亚无语的望着他,有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倪孝生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倪孝生伸手关掉了她的手机,湿濡的唇瓣覆上她因为震惊而张开的唇。

莫亚现在的姿势无疑是更方便他的侵略。

就在莫亚马上要被他剥个干干净净的时候,门铃响了。

倪孝生显然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就这样任凭门铃响了好一会儿,倪孝生兴致正浓,结果房间里的可视对讲门铃里就传来了一道扫兴的声音。

“阿孝,我知道你现在在家里,昨天晚上的事情余小姐很愧疚,特地带了她的私人医生过来给你看病。你就开个门吧。”倪彦司那低沉温润的嗓音经过电子器材的处理,越发显得迷人悦耳。

倪孝生败兴的抬头:“吵死了。”

倪彦司的个性他了解,他要是不开门,倪彦司能变着法儿的撬开他家的大门。

倪孝生翻身下床,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肩上,便慢慢的挪下楼去。

打开门,倪彦司那张阴柔俊美的脸马上印入眼帘。

倪彦司站在前面,余薇薇和一位年轻的女性则是站在后排。

此刻的倪孝生衬衣敞开,堪堪露出大片的腹肌和胸肌,那壮硕的风景让余薇薇和女性医生都脸色绯红。

余薇薇赶紧从他胸口挪开视线,抱歉的转向他的眼睛:“倪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的事故我们已经连夜调查过了,是我们这边的疏忽,没有在晚宴之前仔细确认会场安全。为了表示歉意,我特意带了医生来给你治伤。”

倪孝生的腿部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理了,昨晚回来之后,他自己用刀子取出了碎水晶,然后用纱布进行了简易的包扎,眼下,纱布上还是能隐约看见干涸的血迹。

倪孝生一只手挡在门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知道了,我现在已经感受到你的歉意,你可以走了。”

余薇薇一怔:“可是……”

倪孝生无动于衷:“余小姐,慢走不送。”

余薇薇:“……”

眼看着倪孝生马上就准备要关门,倪彦司眼疾手快的伸出手,阻挡住了他的动作,眼神冷冽:“阿孝,难道父亲是这样教你对待客人的吗?”

一瞬之间,空气中仿佛碰撞出了炙热的火光。

倪孝生和倪彦司笔直的站着,谁也不肯让谁,气氛一时非常僵硬。

余薇薇顿了顿,面色有些难堪:“阿司,算了,既然倪二爷不愿意,我走就是了。”

倪彦司薄唇微抿,没再说话。

倪孝生则是扒开了倪彦司隔在门里的那只手,砰的关上门,回到楼上。

刚才楼下发生的这一幕莫亚全部都在可视对讲门铃监控器里看到了,她正准备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躺回到床上,结果倪孝生已经先她一步阴沉着脸走进了房内。

莫亚就这样保持着看热闹的姿势,尴尬的冲倪孝生笑了笑。

她以为倪孝生会生气的,谁知道倪孝生居然半点多余的反应也没有,只是淡淡的走到落地镜前,一颗一颗的扣着衬衣上的纽扣。

莫亚偷偷打量着他,视线却正巧对上了镜子里正在看她的倪孝生。

就这样静默的对视了五秒。

莫亚终于忍不住逃开他的注视,没话找话的问:“你就不怕得罪了余家吗?”

加上昨天当面拒绝余薇薇邀舞的那一次,这已经是倪孝生第二次拒绝余薇薇了,就算莫亚再迟钝,也能看得出来余家迫切想要讨好倪孝生的心思。

看样子,余栋应该是非常属意倪孝生,有意要撮合他和余薇薇。

倪孝生慢条斯理的扣好纽扣,冷笑:“我才不屑和余栋那样的人来往。余栋是怎么坐上今天的位置的我最清楚不过。”

莫亚哑口无言。

关于余栋怎么白手起家的她不知道,但是能坐上这个地位的人,想必黑白两道都有沾上些关系。

倪孝生穿好衣服,跛着脚走到了她身旁:“我要出门去了,按照老规矩,白天时间随便你利用,晚上记得乖乖到床上等我。”

莫亚已经麻木了,沉默着没回答。

穿戴整齐的倪孝生魅力又增添了数分,简直比T台上的模特还要好看,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乍一看还真的有些高贵儒雅。

倪孝生驻足在莫亚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莫亚一脸错愕,不明所以。

倪孝生:“阿孝受伤了,要莫亚亲亲才能好起来。”

言外之意,是在暗示她亲他吗……

莫亚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可是她深知不照做会是什么后果的,于是,莫亚乖乖的踮起了脚尖,在倪孝生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倪孝生的眼底莫名有一丝宠溺,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嗯,越来越乖了。我喜欢。”

明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只是喜欢她的肉体,但莫亚的心跳还是忍不住漏了一拍。

“走了。”倪孝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潇洒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与此同时,别墅对面的街区。

余薇薇也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

倪孝生房间里的窗帘并没有拉紧,站在街旁等着车子的余薇薇正好就看见正在和倪孝生吻别的莫亚。

她的双手毫无知觉的握成了拳头,心里翻涌上复杂的情绪。

“是不是觉得很恶心?”一道甜腻的声音传来,打破了余薇薇的思绪。

余薇薇一扭头,就只见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位身材窈窕、目光妩媚的年轻女孩。

余薇薇皱眉:“你是谁?”

这个脸蛋圆圆眼睛也圆圆的女孩子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余小姐好,说来也惭愧,我其实是莫亚的妹妹。”这个突然出现在余薇薇身旁的不是别人,正是莫禾。

莫禾精致的脸上写满了愧疚,叹了口气道:“其实……莫亚她不是男的,一直以来她都是在女扮男装。”

余薇薇怔住了,莫禾所说的给她的心灵造成了莫大的冲击:“可是,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她并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就会信什么的无脑女人,莫禾的突然出现让觉得非常奇怪。

莫禾沉痛的抹了抹眼角,脸上居然挂下了两行清泪:“如果不是看着姐姐她一步一步的步向错误的深渊,我也不会跟您说。余小姐,您忘了吗?我们昨天晚上在派对上见过的。”

余薇薇仔细一想,果然有了些印象。不知道是不是莫禾那一番话的缘故,余薇薇现在再看她便觉得莫禾的五官像极了莫亚。

“什么深渊,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余薇薇追问。

刚才离开倪孝生的别墅之后,她和倪彦司就分道扬镳了,眼下只有她一个人在路边等着司机来接她。

莫禾四下里打量了一遍,看到莫亚拉开窗帘,她马上紧张的道:“余小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慢慢的说。”

余薇薇虽然对莫禾充满了警惕,但莫亚的样子越看越像是个女人——哪里会有男人长得像她那么粉嫩的?

“好。”余薇薇思考几秒,点了点头。

正巧这个时候余家的轿车开到了她的面前,余薇薇率先钻进了车子里:“莫小姐,请坐。”

莫禾跟着坐在后座。

一路无言,直到车子进了余家。

虽说已经见识过倪家的气派和辉煌,但是余家的奢靡还是让莫亚大为吃惊,简直就像是误入了一座宫殿。

余栋不在家,余薇薇直接带着莫禾来到了客厅里。

才刚走进客厅,莫禾就向余薇薇跪了下来:“余小姐,请救救我的姐姐吧。”

余薇薇:“你这是干什么……”

又不是演宫斗剧,这个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对她下跪,余薇薇是着实被吓到了。

莫禾眼泪汪汪的说:“其实……其实我早就已经发现我姐姐她不对劲了。一开始她女扮男装,是为了拯救我们莫家的基业,这是我们莫家的机密,我本来不应该跟外人说的,可是自从倪老生病之后,我就发现她越来越不对劲了,我们家的公司近来越来越不景气,亏空了几千万!但姐姐却对公司不闻不问,我发现……姐姐她是想要勾/引倪二爷!好从倪二爷那里骗取钱财,用来弥补她亏损的那些钱!发现了她的真面目之后,我也曾经去劝说过,可是结界完全不理会我,还叫我不要坏了她的好事……”

余薇薇有些愤怒,也有些迟疑:“说了这么多,你有证据吗?”

莫禾赶紧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证据,有的。”

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了一张纸条:“这是倪二爷写给我姐姐的纸条,倪二爷还送了我姐姐一条价值连城的裙子。”

余薇薇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莫亚,今晚,我希望你的美只属于我,倪孝生。

手臂上起满了鸡皮疙瘩,余薇薇低垂下眸子,很快又舒缓了过来。

她把纸条递回给莫禾,冷冽的笑道:“只是一张纸条而已,也证明不了什么。”

余薇薇到底是名门出身,不像是一般女人那样小家子气。

她笑了笑,眼下也恢复冷静了:“我仔细想了一下,这是你们莫家的家事,我一个外人是不应该来插手的,如果莫小姐真的那么担心你姐姐的话,还有很多途径可以解决这件事。今天莫小姐跟我说的这些话,我会当做没听说过,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莫禾闻言,忍不住握紧了掌心。

她费尽心思的跟余薇薇说这么多,就是希望借着余薇薇之口把这件事情昭之于众啊!

自从收到晚礼服之后,莫禾就开始暗暗留意莫亚的动向,直到昨天晚上莫亚被倪孝生带走之后又是彻夜未归,她才想到要去倪孝生家的附近去蹲守。

她简直不敢相信莫亚和倪孝生竟然已经亲近到了这种地步!

这让做着一定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的莫禾一时气炸了,此时此刻,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来摧毁莫亚!

只要有莫亚在莫家的一天,她就还要被莫亚给压着,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莫禾好不容易攀上余薇薇这座靠山,哪里肯就这样轻易放弃,她抽出纸巾,装模作样的又擦了擦眼泪,抽泣着说:“是我疏忽了,我只是觉得余小姐跟倪二爷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所以也替余小姐打抱不平而已……”

余薇薇嘴边仍旧噙着一丝微笑,莫禾的段数她算是摸透了:“多谢莫小姐的一片好意。我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不过,我会让管家把你送回去的。”

说着,余薇薇打通了别墅里的分机:“管家,送莫小姐回家。”

余薇薇都下了逐客令,莫禾也知道再纠缠下去对她自己没有好处,于是只得起身离开。

目送着莫禾走出客厅,余薇薇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我这是怎么了……”

险些被这个莫禾给影响了。

虽然说身在这个圈子里难免会遇到这些算计,可是她并不愿意被卷入别人家的是是非非中。

豪华轿车很快驶出了余宅,莫禾贝齿紧咬,脑子里全都是莫亚吻别倪孝生的那个画面。

不行!这件事情还没有完!

既然余薇薇不愿意插手这件事,那她只能去另寻靠山了。

莫禾脑子飞快的转着,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此时此刻。

莫尔兰街1-1号。

雕梁画栋的别墅里,倪彦司正临窗而坐,面色柔和的在听着李均跟他做汇报。

“据属下调查,二爷最近和那个莫亚走得很近,莫亚时常会在他家里待上一整晚才会离开。莫亚的父亲前不久刚做了肾脏移植手术,这当中似乎也有二爷在暗中帮忙,莫氏集团最近的状况不是很好,属下猜想,那么莫亚应该是趁着这个机会叛变投靠二爷了。”李均道。

倪彦司微微眯着眼,习惯性的摩挲着指间的银色戒指,戒指看起来很廉价,眼下已经被时间磨出了磨砂的质感。

对于李均说的这些话,他全无半点反应。

李均顿了顿,又继续往下道:“还有您吩咐我发布的那一组照片现在已经在推特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已经有不少的媒体联系我的小号,想要从我这里挖掘更多二爷的小道消息。”

倪彦司挑眉,微笑:“做得好。”

只是,他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

倪孝生虽然风流成性,可一直以来也只对女人感兴趣,这一次怎么突然转性对莫亚这么热衷呢?

难道他真的改变了性向,开始喜欢男人了吗?

就在倪彦司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叮”的一响。

他顺手拿起手机,扫了一眼。

短信上的那六个字马上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一直沉稳平静的倪彦司骤然睁大了眼,他想他已经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那一条短信上面赫然写着“莫亚是个女人”这几个字!

“哦?”倪彦司忽略了那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这倒是有趣了。”

李均不明白这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只恭敬的问:“倪总,二爷现在离开别墅,正往唐人街的无人区走去,需要派人跟上他吗?”

倪彦司握紧了手机,露出兴致盎然的微笑:“不了。阿孝这个人虽然看似吊儿郎当,其实心细的很,而且,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目标。”

李均困惑的看着他。

倪彦司手指散漫的敲打着桌面,下达了一个新的命令:“去把我们投在莫家的所有资金全部都撤出来。”

李均:“现在?”

倪彦司微笑:“没错,立刻,马上。”

他一直都没有怀疑过莫亚的身份是男是女,但是现在,他开始对莫亚的性别好奇了起来。

想要知道真相的最好办法从来都不是从别人口中探知,而是让当事人亲口诉说。他相信,莫亚很快就会亲自来把所有的真相亲口告诉他。

……

正在斯坦街附近等车的莫亚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耳朵跟着隐隐发烫。

天气晴好。

可是她的眼前却是蒙上了一层层的迷雾。

她在想很多很多的事情,譬如说,倪孝生最近到底在忙些什么,他好像总是神神秘秘神出鬼没的,似乎是在谋划着什么大事。

还譬如说,她这样晚上在倪孝生的臂弯里当女人,白天在倪彦司眼底做男人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莫亚叹了口气,能明显的感觉到周遭有不少人在偷偷盯着她打量。

大概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被倪孝生所包/养了的小白脸吧?

莫亚正苦中作乐的想着,口袋里的手机适时响起。

她顺手接起,就听见对面传来了吴叔叔焦急的声音:“喂!莫总,你现在在哪儿?公司里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