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她指甲几乎要抠进他的手臂里,示弱的叫着:“…..别,好疼…..”

“乔初浅,你有心吗?你知道什么是疼吗?”

沈北川凉薄的笑着,俯身,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脏处:“你知不知道,我比你更疼?”

话音刚落,男人便俯身下来,恨不得将她掰开了揉进骨子里。

……

翌日。

“嗡嗡嗡——”扰人的铃声在乔初浅耳畔震动个不停。

乔初浅从被窝伸出手,白嫩的手臂上布满吻痕,暧昧又晃眼。

她刚摸索着把手机拿过来接听,电话那头的女人先叫了起来,委屈的说:“北川,昨晚你不来餐厅吃饭怎么不跟我说呢,我等了你四个小时。”

北川?

沈,北,川?!

乔初浅被林妃儿这话吓得一个激灵,总算是醒了过来,浑身僵硬。

那么,她现在是拿着沈北川的手机?

与其同时,背后传来男人沉闷的哼声,赤 裸的胸膛贴的她越发紧了,滚烫的温度让乔初浅差点尖叫,掀开被子,几乎连滚带爬的摔下床。

乔初浅已经顾不得电话那头的林妃儿在说什么,跪坐在羊毛地毯上,一脸懵逼,满脑子就是一个想法:她把前夫沈北川给…..睡了!

“北川,你别生气。”

林妃儿还以为沈北川因自己的话生气了,忙说:“只是你有事不能来吃饭要跟我说,免得让我一个人等那么久。”

此刻的电话在乔初浅手里就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她忙把电话挂断。

或许是手腕上的手镯和手链碰撞,清脆的响声让林妃儿扑捉到,心里警铃大作。

林妃儿长期佩戴各种首饰,知道那响声是女人身上的,猜到肯定是女人接的电话,早餐都顾不得吃,忙让司机开车去明月湖。

她的保姆车刚到明月湖时,刚巧碰上过来送文件的琳达。

琳达礼貌的和林妃儿打招呼,“林小姐早,吃过早餐吗?”

林妃儿嗯了一声,漫不经心的说:“我今天来的匆忙,没有带这里的钥匙,你开一下门吧。”

其实哪是她没带钥匙,沈北川就是没给她这公寓的钥匙。

琳达知道自家老板跟这个小花旦的关系,见林妃儿这么说,不疑有他,拿出钥匙开门,把手里的文件放到平常放的位置,“那林小姐,我先走了。”

“去吧,我去帮北川做早餐。”

林妃儿说,还往厨房走,装出一副很贤惠的样子。

可是等琳达带上门出去后,她脸色一沉,立刻往楼上跑去。

主卧的门是半掩着的,林妃儿轻轻一推就开了。

内室半拉着窗帘,大床上一片凌乱,沈北川腰身上盖着薄被子,睡得沉稳。

那种欢爱后还未完全消散的气息让林妃儿狠狠攥拳,整个个人都要扭曲了。

她以为沈北川昨天晚上忙才放自己鸽子,没想到,他竟是带女人来他的住处了!

怕沈北川醒来,陆妃儿在卧室停留了一下就离开。

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小婊砸,竟然敢跟她林妃儿抢男人!

下楼从客厅经过时,林妃儿无意瞥见搁置在茶几上的文件袋,明艳的眸微微一眯,步子一转,往那走了过去。

沈北川不喜欢别人私自碰他的东西,林妃儿也循规循矩,从来没翻看过他的文件什么的,只是琳达刚刚走时,再三嘱咐她不要动沈北川的东西,这才让林妃儿起疑。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机密文件,至于那么紧张吗?

林妃儿稍稍犹豫了一下,才拿起文件袋,将绳子扣给揭开,文件袋里面没什么东西,就两页薄薄的纸,她好奇,手伸进去拿了出来。

是一份DNA亲子检验报告。

委托人:沈北川。

最下方的鉴定结果上附上了DNA检测结果数据。

‘是父子关系的准确率高达99.6%’这一行字看的林妃儿头晕目弦,拿着报告,狼狈的跌坐在沙发上。

沈北川在外面有一个……儿子?

不会的,她跟了沈北川那么久,从来没见他和哪个女人鬼混过,怎么会凭空冒出来一个儿子,难道是昨晚那个女人给他生的?

林妃儿从没觉得这么绝望过。

这么一来,她的豪门梦不是彻彻底底的破碎了吗?

被林妃儿派去买早餐的助理雯雯提着热气腾腾的早餐进屋,看到林妃儿一脸惨然时,忙放下早餐跑过去问,“妃儿姐,你没事吧?”

“我怎么会没事。”林妃儿咬着牙,紧捏着手中的那份DNA检验报告,“沈北川竟然偷偷瞒着我跟其他女人交往,还有一个儿子……”

雯雯伸长脑袋往那份文件上瞄了几眼,内容让她也触目惊心。

真想不到,沈总竟然有儿子了?!

“妃儿姐,你也不太担心。”雯雯吞吞吐吐的说,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沈总既然做DNA检测,肯定先前是不相信那孩子是自己的,不如我们这样……”

雯雯俯在林妃儿耳边说了一些话,立刻让面如死灰的林妃儿激动不已,紧紧抓着她的手。

“那你马上去办,事情成了,我马上给你三十万!”

三十万让雯雯心动不已,几乎是立刻点头同意:“不过妃儿姐,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你一定要在上面拖着沈总。”

“你放心去,我来拖着!”

等雯雯拿着报告匆匆离开后,林妃儿从包里拿出镜子看了看完美无缺的妆容,顺便补了一下口红,眉眼间带着一种势在必得。

不管那个孩子是哪个女人的,她绝对不会让他成为沈北川的孩子!

林妃儿热了牛奶,将雯雯买回来的早餐装在盘子里,刚端着托盘上楼,沈北川刚巧起来穿衣,宽阔后背上的道道抓痕让她咬牙,一个不稳,差点将推盘摔出去。

这男人的身材真堪比模特,肩宽腰窄,尤其是那双健美的大长腿。

让人赏心悦目。

瞥见林妃儿连门都不敲,直接进来时,沈北川脸色一沉,忙拉过一边的毛毯围在腰间,嗓音中带着薄薄的怒气,“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过来时,琳达刚巧过来送文件。”林妃儿温婉的笑着,将托盘放在露台阳台外的藤制圆桌上,还用余光往沈北川身上瞟了瞟。

沈北川沉着气,一把捞起西裤去浴室。

等他洗漱完出来后,林妃儿拿着领带和外套迎了过去,垫着脚,帮他系上领带,贤惠的如同一个妻子,“戴这条宝蓝色的领带吧,我觉得挺好看的。”

“今天没通告吗,大早上跑我这来?”沈北川睨了她一眼,张开手,任由她将西装外套帮自己套上,“下次不要私自进来了,我不太喜欢。”

林妃儿咬了咬唇,伸手环住他的后腰,柔柔的说:“北川,我只是想多照顾你,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愿意放弃演戏,当你背后的小女人。”

沈北川拉开她的手,转身,纤长两指掐上她的下巴,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

“妃儿你这么漂亮,若是不演戏了,可是会让一大批粉丝伤心的,知道吗?”

明明确确的婉拒了她!

林妃儿眼眸紧了紧,似是有点失落。

见沈北川戴好腕表要离开卧室,林妃儿急忙挽着他的手臂,“北川,早餐我都端上来了,你尝尝吧。”

边说,她边把沈北川往露天阳台带。

沈北川斜睨了她一眼,长腿一迈,到露天阳台拉开藤椅坐了下来。

“昨天晚上你没陪我吃晚饭,今天就陪我好好吃顿早餐吧。”

林妃儿笑盈盈的说,将餐盘中的几样中式早餐都拿了出来,“刚刚让雯雯去买的。”

在林妃儿刻意拖延的情况下,这顿早餐足足吃了有十多分钟。

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林妃儿心里才呼了一口气,知道雯雯已经回来了,矜持了两下说吃饱了,然后收拾餐盘,跟沈北川一起下楼。

客厅茶几上,文件袋摆放在原来的位置,连角度都一样,仿佛没人动过一样。

看到文件袋时,沈北川沉了沉眼,长腿一迈就走了过去,背着林妃儿说:“等会佣人会来公寓做清洁,妃儿你先走。”

林妃儿柔柔应了一声,提着包离开公寓。

把大门带上的那一刹那,她唇边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如同魔鬼一般。

沈北川在沙发上在坐下,怀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打开这份文件袋,暗想如果这小家伙真是自己的,他要怎么告知小家伙自己的身份,怎么和他相处。

视线往文件下方略略看去,他的脸色,立刻如覆薄冰。

鉴定结果显示两者DNA匹配度不足3.3%。

也就是说,那个和他相似的小家伙却不是他的!

“该死的!”沈北川大手猛地收紧,将那份DNA检测报告捏的不成样子。

整个客厅在他低气压的渲染下,俨然快成了北极之地。

乔初浅,你够狠!

此时此刻,正开车赶往公司的乔初浅狠狠打了一个喷嚏,浑身都跟着一颤。

想着可能昨夜没盖被子导致受凉,她就浑身不自在。

沈北川强健有力的身姿一直在她脑海挥之不去,尤其是俯在她耳边低声喘 息,仿佛他此刻就在旁边,心慌意乱之下,乔初浅差点把车子开到人行道上去。

“草!女司机你去驾校呆两年再出来开车行不行啊!”走人行道上的一路人骂骂咧咧,骂完溜的极快,生怕乔初浅错把刹车当油门撞上来。

“抱歉抱歉。”乔初浅冲人行道上的路人们勉强笑着,稳了稳自己的心神。

昨晚,真是一个糟心的晚上啊!

乔初浅从旋转门进入大堂,一阵清雅的花香味飘来,她还在想谁往身上多喷了花香味的香水,一直在前台等候的送花的快递小哥立刻走了过来。

“您好,请问是乔初浅小姐吗?”

乔初浅点头,“我是,你有什么事吗?”

快递小哥将手里的紫色盒子递给她,满脸微笑:“我托一位姓陆的先生送花过来,麻烦您确认一下,没问题请帮我签一下字。”

说着,快递小哥将盒子给打开。

精致的盒中摆放着一束蓝色妖姬,才含苞待放,如同少女一般娇嫩,散发着浅浅而迷人的花香,仔细数上一数,刚好27朵。

旁边眼尖的女同事看到后,发出惊呼羡慕的声音。

乔初浅怔了一下,很快便在快递单上签了名,将盒子接过来:“谢谢。”

刚抱着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陆祁的电话就打来:“浅浅早,花收到了吗?”

“刚刚收到,很漂亮。”乔初浅抿唇笑着,手指在花瓣上轻轻抚了两下:“刚开的蓝色妖姬一支都很贵,你还买这么大一束,还只能放三天,真是糟蹋。”

陆祁笑着,声音温柔:“在我心里,任何东西都比不上你。”

饶是向来冷静的乔初浅也被他这低沉的嗓音和缠绵话语给弄的耳朵一红,就听陆祁又说,“我下午三点到汕北,晚上过去接你和小包子去吃饭?”

乔初浅看了看行程单,嗯了一声,“好,正巧我也不忙了。”

十点十分,沈北川才来到公司。

见沈北川进总裁办后,乔初浅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忙拿着那份签好的合同出去,站在总裁办门口,轻轻叩了三声。

“进来。”

乔初浅拧开门走进去。

视线在触及到沈北川那张淡漠的脸时,蓦地一下,她又想起昨晚两人欢好,他在她身上挥汗如雨的模样,心颤了颤,差点摔倒在地。

“怎么,乔秘书路都走不稳了?”沈北川瞟了她一眼,修长指头将领带解开些。他在老板椅落座的瞬间,乔初浅就感受到一股极大的压迫力。

仿佛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她是前来臣服的邻国小兵。

“沈总,这是跟明丽珠宝的合同。”乔初浅上前,将合同推到沈北川面前,“我已经和明丽珠宝的陆总谈妥,还望您——”

“MR跟明丽没有合作。”沈北川打断她的话,在乔初浅抬头错愕的望着自己时,又漠然的补上了一句,“双方永远都没有合作的机会。”

“沈总,这份合同具有法律效应,如果明丽单方面毁约,至少要赔偿三百万。”乔初浅以为明丽老总不肯承认这份合同,说道:“您也不用担心,我会再去跟明丽刘总协商一下的。”

“乔初浅,我的话很晦涩,以至于你听不懂?”沈北川指头按在桌面上,身上的气息更加凉薄,“我说,MR永远不会跟明丽合作,懂了吗?”

猛地,乔初浅握紧拳头,情绪却不敢在面上表露出来:“MR如今处于低谷,若不借合作方拉拢投资人进来,能不能在影视界活下去还是个难题。”

沈北川单手点燃一支香烟放唇边叼着,有种放荡不羁的狂放感,视线压根不看乔初浅,冷漠的下命令:“乔秘书,出去。”

乔初浅忍了又忍,最终拿起文件,转身离开。

不跟明丽合作为什么不早说,让她劳力奔波那么多天有意思吗?!

也不知道沈北川是不是故意的,出差三天回来后,交给乔初浅一堆事情,下面几个部门的人也在催,忙得她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偏偏还要出去帮他买咖啡。

中午十二点正下班吃午饭的时间,沈北川合上钢笔,揉着眉心,心里想的却是下午的视频会议跟待处理文件。

瞥见右手方紧紧闭着的百叶窗时,他从抽屉捞出遥控器,摇开百叶窗。

乔初浅的办公室,就全映照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红木桌上放着电脑跟文件框,为了防辐射,还在电脑旁边摆放了几盆多肉植物,俨然办公室白领的风格,只是在触及到柜子上的紫色盒子时,他眼眸一沉。

乔初浅喜欢蓝色妖姬他知道,关键是,这么嫩一大束,是谁送的?

猛然,两个字跳进沈北川的脑海里。

他脸色瞬间沉的可怕,直接拨内线下去,沉声道:“琳达,我不是说我对花香味过敏吗,你看看谁办公室有花,马上清走!”

直到沈北川挂了电话,刚塞了一口饭到嘴里的琳达还是很懵逼。

沈总什么时候对花过敏了?

她真不知道啊!

临近一点,乔初浅才买了午餐和沈北川要的咖啡回到公司。

东西直接拿进总裁办给他:“温热美式咖啡加一颗糖,顺便带了一份午餐给你,少醋少辣,先喝汤再吃饭。”

一连串说完后,乔初浅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忙把东西放下,匆匆离开。

沈北川盯着桌子上的外卖袋子,一边在内心拒绝着,手却不听使唤的伸了出去,把餐盒拿了出来,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临到下班时,乔初浅打电话给陆祁,让他直接在乔家等自己,她自己开车回去。

陆祁回来时带了不少礼物,尤其是遥控飞机和军舰模型,简直让乔景言喜欢的不行,重重在陆祁脸上亲了一口,“陆祁蜀黍,你最好了!”

“那等会出去吃饭时,景言帮叔叔一个忙,好不好?”陆祁摸了摸他的脑袋,和小家伙窃窃私语了两句。

小家伙重重的点头,笑眯眯的:“陆祁蜀黍你放心,我保证帮你!”

晚上七点整,换了衣服的乔初浅带小家伙搭陆祁的车,一同来到格拉姆西餐厅。

这是汕北市市中心最精致奢侈的一家西餐厅,餐厅内的桌椅餐盘,包括展示品都是高级货,环境优雅,需要前三天预约才有位置。

等坐下来后,乔初浅才忍不住道:“祁,吃个饭而已,不用选这么高档的餐厅。”

“这家西餐厅的味道不错。”陆祁微微笑着,向她示意了一下点餐单,“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来点?”

乔初浅点头。

很快,陆祁便翻看着菜单点完餐,顺便加了一瓶八九年的格拉菲红酒。

红酒放在银色小冰桶里,和哈根达斯草莓杯一同被送过来。

“哇!陆祁蜀黍我好爱你!”

小家伙欢呼着,高兴的将草莓杯拿过来:“妈咪总是这不让我吃,那不让我吃,可是愁死我了。”

乔初浅睨了他一眼,好气又好笑:“你还好意思说?每次吃了零食都不想吃饭,你看看你那两条细腿,肯定连同龄女孩子都跑不过。”

“才不是呢!”小家伙反驳着,嘟着嘴巴:“我先前读幼稚园时,可是连续两次拿了八百米的长跑冠军,老师都夸我厉害呢!”

“是呀,咱们家景言最棒了。”陆祁笑着,叮嘱他:“那等下要乖乖吃饭哦!”

小家伙应了一声:“好,一定听陆祁叔叔的话!”

西餐厅上菜很快,没一会就将他们店的餐上齐,乔初浅放眼放去,竟然发现全是自己喜欢吃的,还包括中式的传统小点心——糖糍粑。

小家伙时不时爆出一两句滑稽的话来,把乔初浅和陆祁逗得忍俊不禁。

这一桌子吃的其乐融融,好不热闹。

乔初浅唇边带着浅浅笑意,微微抬头,此时餐厅大门被侍者拉开,一抹清秀隽长的身影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一位窈窕佳人。

清楚看到男人的长相时,乔初浅因受惊瞳孔猛地一缩,飞快低头下去。

他,他怎么也来这里吃饭了?

注意到乔初浅捏刀叉的手在微微发抖时,陆祁转身,就见沈北川携小花旦林妃儿在侍者的带领下往这边走来。

而且还好巧不巧,在他们后面的餐桌坐了下。

“来浅浅,试试这个奶油菌菇。”陆祁仅仅看了两秒就拉回自己的视线,对沈北川一行人熟若无睹,贴心的给乔初浅夹菜,“这是他们家的招牌菜。”

“……好。”乔初浅点头。

无论她怎么努力装作不在意,身后总有一道冷厉的视线牢牢锁定在她,让乔初浅坐如针毡,再好吃的食物到了嘴里都忽然变得索然无味。

两桌离的不远,乔初浅都可以闻到林妃儿身上的香水味。

也是她曾经喜欢的一款香水——甜蜜的梦。

莉莉安这个香水品牌早在十年前,公司股东们因为财产而产生纠纷,导致莉莉安破产,从香水品牌中被剔除,各大工厂的生产线早就停止生产一系列香水。

难道沈北川把自己的东西都给林妃儿了?

早在沈北川进来时,小家伙就看到他了,还不太高兴呢,见他们正坐到自个身后一桌,更是不高兴了,咕哝:“这个阿姨脸上擦了那么多粉,亏你也看得下去,小心到时候亲的满嘴都是粉,哼!”

林妃儿好巧不巧的听到,脸色一僵,心里都要气炸了。

混蛋混蛋!

为什么在这吃饭都能碰到这熊孩子?

乔初浅扭头瞪过去,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小家伙:“乔景言,你想面壁吗?”

小家伙赶紧埋头吃自己的草莓杯。

“小家伙童言无忌。”陆祁笑着说,拿起面前的餐巾纸,伸手,轻轻在乔初浅的唇角擦了擦,“瞧你都不注意,酱汁沾到嘴边了。”

沈北川正拿着菜单在翻看,不经意瞄见陆祁那暧昧的动作时,眼眸一紧。

“没,没事。”乔初浅怔了一下,忙从他手里拿过餐巾纸,满脸尴尬。

正餐吃完后餐盘被撤下,侍者端了一些西式点心上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整个餐厅的灯突然暗了下去,暖黄色的壁灯被打开,使整个餐厅就像被温暖包围一样,一队乐手走上中央的小舞台。

乔初浅正错愕之际,坐她对面的陆祁缓缓起身,朝她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小姐,能否请你跳一曲?”

“我替妈咪回答,可以的可以的!”小家伙兴奋的说,推了推乔初浅:“妈咪你快点去吧,不要浪费这美好时光!”

“好呀,你们串好了是不是?”乔初浅知道小家伙和陆祁联手,好气又好笑,稍稍犹豫了一下,将手交给陆祁。

音乐一响起,乔初浅才发现是探戈。

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电影《史密斯夫妇》中的插曲Assassin“sTa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