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九爷家养的一条狗,竟然想生下九爷的孩子。”

“佳期小姐,九爷让我带你去做手术。”

梦魇中,手术刀的刀光闪花了她的眼,单佳期猛的惊醒。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单佳期的额头冒了冷汗,双手搭在平坦的小腹上,她的腹中曾经孕育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已经有八个月大了。

“喂,醒了就赶紧去VIP包房,那边的客人点了酒。”

“哦,来了。”

单佳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将酒柜里昂贵的红酒摆上了移动酒架,她推着酒架朝着刚才玫瑰说的VIP包房而去。

“哎呀,这酒还挺会耍大牌的,我们等了这么久呢!”

她敲开了门,费力的将酒架往包房里推,心底在想等会要推哪一瓶酒呢?

拿起一瓶最贵的酒,站直身子准备介绍的时候,单佳期的身体却瞬间僵硬了。眼神看向那被人围在中间位置的男人,握紧酒瓶的手不停的攥紧。

那个男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上一次相见,已经是五年前了。

“小妞,你就这样傻站着,是想卖酒呢,还是想卖身?”

单佳期抿了抿春,随后扬起了风尘的笑容。

“各位帅哥说笑了,小女子卖笑不卖身,卖酒不陪喝。这瓶是我们这里最贵的酒了,知道各位的身份尊贵,也懂酒,小女子就不多做介绍了。”

她径直开了酒,往红酒杯里一杯一杯的倒着,明明她都已经背对着那人,但她却总觉得背后有一束目光,锁定着她。

“小妞,你叫什么?”从一开始便调戏她的那个男人吹了一声口哨,她的身体紧绷。

“叫我小琪就好。”

单佳期顺口的回答道,她这一声说出,整个包厢的气氛瞬间降低。单佳期奇怪的抬头看了看空调,奇怪,二十八度啊,怎么会这么冷?

“小琪?这名字挺好的。”

“九爷,你这么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薛启凯调笑道,万年老铁树开花是奇景,必须要看。

单佳期浑身一个激灵,感觉自己快掉进了冷冻库一样,连忙倒完了红酒,就想逃。

“哎,小琪,你别走啊。我们九爷不吃人!”

薛启凯上前拉住单佳期,眼里闪着光,好难得九爷看上了个美女,哪能这么就让她走了。

“放手!”

“放手!”

异口同声,带着浓浓的寒意,薛启凯瞬间放开手,看着单佳期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单佳期身子微微一震,面对着包厢门,她的背僵硬着。

九爷的声音不大,但全场安静。

单佳期转过身来,十分恭敬朝九爷露了个礼貌的微笑。“不知道这位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坐过来。”

哈?这下不仅是单佳期呆了,就连包厢里的其他人也同时楞了。

“先生,我卖酒不卖身。”

面对九爷,单佳期的气势弱了下来,耷拉着脑袋。

九爷没说话,定定的看着她。

“你们继续玩。”

丢下一句,单佳期的手腕被九爷抓住,直接拉出了包厢。

薛启凯愣愣的,推了推旁边的人。“我刚刚有没有看错,九爷他……近女色了!”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救命啊!”

单佳期挣扎着,不肯跟着九爷离开。她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门把,不肯离开,嘴里嚎着期待着有人能救她。

“放手。”

简单两个字,单佳期便立刻松开了手,一个词他说了两遍,已经是不耐烦了。她不敢再惹他,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

“上车。”

“我还在上班。”单佳期的声音微弱,看向九爷的眼神中带着倔强。

他高大的身子挡在她的面前,单佳期眼神晃了晃,好像回到很久以前。良久,单佳期坐进了车内。

“佳期小姐。”

坐在司机位置上的是九爷的得力助手,莫寒。

单佳期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回应。五年前,就是这个男人,亲自绑了她去手术室,在她的孩子被拿走之后,连人影都没有见到。

“回家。”

一路上,单佳期和九爷半个字都没有说,她坐在靠九爷非常远的地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躲得远远的。

没有回去九爷的宅子,而是在一栋公寓楼下停了下来。

“莫寒,你回去,明天不用来接。”

强拉着单佳期往公寓里走去,单佳期挣扎不开。

“这几年,你过的不错。”公寓门被反锁,她被九爷压在门后。

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恍若隔世一般,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耳边,她看向九爷,心跳异常。

咬了咬唇,她抬头。眼中依旧如同以前,星光点点。

“那是当然,九爷将我带到这公寓来,是想金屋藏娇吗?”

她推开九爷,眼底藏着冷意。

“任性够了?”

闻言,单佳期想仰天大笑,她任性?当初他突然消失,又突然让莫寒出现,就是为了打掉她肚里的孩子。

那个孩子,已经八个月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足月生产了。

“不够!”

她瞪着他的目光如同看待仇人一样。

她恨!

“任性够了,就回来。”他上前,握住她的手,冰冰凉凉的。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单佳期。

单佳期杨手,扫落了九爷递过来的水,水溅落满地,玻璃杯在地板上碎开了花。

如同单佳期的心一样,早已碎落陈渣。

九爷的眼神顺着玻璃杯看了一眼,她脸庞上依旧带着冷意。

“你冷静一下。”

转身,离开。

单佳期紧绷的身体在九爷离开之后,瞬间软瘫了下来,靠在沙发上,她的心揪着疼。

如果早知道是如今这个结局,她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爬上他的床,不会趁着他醉酒,便要了他。

否则,也不会出现后来的这么多,她还是那个被他捡回去的小佳期,还是那个爱而不得的单佳期。

可惜,一切都没有回头路。

“九爷,佳期小姐她当年……”

莫寒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九爷的眼神也扫了过来。

“以后不要再提。”

“是。”

一盆冰水泼到了脸上,单佳期猛地惊醒,入目的便是何管家黑沉的脸。

“何管家。”

“佳期小姐。”何管家看着单佳期,如同看向卑贱的蝼蚁一般。

“请问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九爷的公寓里。”

“我现在离开。”

单佳期穿着本就清凉,一盆冰水浇下来,浑身有些发抖。但在何管家面前,她宁可假装若无其事也不愿意被她看穿自己的虚弱。

“等等!”

“佳期小姐,每个人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当年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

单佳期回过头,静静的看着何管家。

“九爷在国外和霍小姐生活了五年,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的身份,九爷当初只是看你可怜才会收养你。”

“何管家,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这个无需你多言。你也不必要叫我佳期小姐,我还担当不起你口中的小姐二字。至于九爷和谁在一起,和我无关。”

“那麻烦你不要再出现在九爷面前。”

“我的人生自由,和何管家你有什么关系,我想不想见九爷是我的事,九爷要不要见我,那是他的事。我左右不了,难道,你就可以左右得了九爷的人生。”

单佳期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面前的何管家向来会做绿茶婊,当着她的面一套,背着又是一套。

“你!”

何管家扬起手掌,单佳期已经渐渐的脱离了她的掌控,这怎么可以。

“你要打谁。”

她的手掌还没落下,一声低沉的声音便先落了地,那声音中听不出喜怒哀乐。但单佳期却全身一僵,脸色顺便变得苍白。

“九爷,您听我解释。”何管家一时间也着急了,她今天被单佳期这个死丫头气的都忘了自己原本是来做什么的。

“你发烧了。”御玺九伸手探单佳期的额头,被她躲开了。

“九爷,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就走了。不打扰你们,处理家事。”单佳期往后退了一步,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过御玺九。

“站住。”

御玺九的声音里冲满了不悦,单佳期站在了原地。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别人欺负你了,就这么委曲求全?”淡淡的嗓音,却回荡在整个客厅。“我说过什么?别人怎么欺负你的,你要怎么做?”

“十倍偿还。”

单佳期攥紧了手,当年他教她,不能一昧被欺负。

“那你还不动手。”

“九爷,我没有欺负佳期小姐。”何管家连忙解释道。

御玺九就站在单佳期的旁边,对何管家的解释充耳不闻,他就那样看着单佳期,在等单佳期的行动。

窗外的天晴仿佛照耀不进单佳期全黑的心,再次看向何管家的眼中带着点点的恨意和杀气。何管家看见这样的单佳期,莫名的心底慌了一下。

“啪!”清脆的巴掌声在公寓客厅响起,何管家瞪大双眼,不敢相信单佳期竟然敢打她的巴掌!

还没等她回神,单佳期的第二个巴掌已经狠狠的甩了过来,掌风吹乱了她梳的精致的发。

十个巴掌,单佳期都用了自己最大的气力,足以显示这些年,她在何管家的管理下,受过了多少的委屈。

御玺九看向单佳期的眸色渐渐变得深邃,她这十掌,已经用掉了她全部的气力。

“滚!”

何管家脸颊挂着五指分明的手掌印,只能恨恨的瞪了一眼单佳期,赶紧离开了。

“你发烧了。”怀中的人身体发烫,而且她的衣服还是湿的。

单佳期想都没想就要推开御玺九。“你离我远一点。”

“你说什么?”御玺九的眸中仿若酝酿着风暴。

单佳期烧的头晕乎乎的,推开御玺九之后便倒在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待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是黑的,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

“醒了?厨房里煮了粥,起来喝一点吧。”

“感谢九爷这么尽心尽力照顾我,九爷想要我怎么报答呢?”单佳期下床,身子有些不稳,她的身体一歪,歪进了正好过来扶住她的九爷的怀抱。

顺势勾住御玺九的脖子,眉眼间带有挑逗和诱惑的情绪。

“不然,就卖身一晚好了。”

她嘟着微微泛红的唇,朝着御玺九的唇凑近。倏地,她的身子被人摔倒了床上,抬头,那人的气息阴沉,明显的看出来他心情十分不好。

单佳期抿了抿唇,很快便勾起了一抹妖艳的笑容,靠在床边。

“原来九爷这么心急啊,来啊。”

“我看你还烧的厉害!”

这句话说完,御玺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卧室,连带着卧室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那一声响仿若撞击在单佳期的心尖上,心狠狠的颤了颤。

单佳期等了许久,直到外面再也没有声响,心底盘算着九爷应该已经离开了,这才偷偷的起身,她的衣服已经被人换了下来。

打开衣橱,衣橱里一半男装,一半女装。单佳期的手指顿了顿,手指从女装那边移到男装,那是九爷为了霍小姐准备的,她不能动。

九爷的衣服太大了,她穿在身上大了好几个码,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她就准备离开了。

“你还是要走。”

单佳期沉默,御玺九坐在客厅里,灯也没开,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她的手紧紧的攥着,九爷的强大她不是不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知道她报复不了他。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御玺九好似听见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了一声。

“九爷,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

御玺九身体明显的僵住,他原本想要起身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许久,久到单佳期都以为这一天晚上就要这样过去了,御玺九才终于开口。“你走吧。”

沉重的三个字,单佳期吊起来的心渐渐落在半空,但心底还是隐约的疼。

“谢谢。”

转身,单佳期的步伐有些沉重,她终究是没有回头的离开了这里。

御玺九看着单佳期的背影,沉默不语。

单佳期回家之后,病情又反复了,在家修养了整整一个星期才能再去上班。

当她身体恢复之后,回到旅行社上班,得到的是一张辞退书,并且还有三倍工资。即便如此,单佳期也没有放弃,下午去了皇家会所做兼职。

谁知道,领班的人竟然也通知她让她以后都不要来了。

一时间,两份工作都没了,她再怎么笨也知道这不合常理。

她不会上门去找九爷,更不会去问是不是何管家搞的鬼,她积攒了几年的存款,一段时间不上班也暂时饿不死。既然这样,那她还不如趁这个时间去把导游证和英语学好。

当她从学校里被老师劝退之后,她终于知道,九爷这是要赶尽杀绝了,不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连她工作和学习都没有办法保住。

单佳期沉默了许久,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真的而不想再踏进御宅半步。

按了许久的门铃,里面却没有半点动静,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御宅里面的人忙碌着。

今天的天气很是闷热,单佳期站在御宅外,太阳猛烈,单佳期本就还有些虚弱的身体在烈日下晃了晃,眼前的景色都有一些发虚。

“佳期小姐,九爷是不会见你的,你想要的那些,九爷也不会给你的。”

何管家沉着脸,打了把太阳伞站在她的对面,两人中间隔着大的铁门。

她是故意的,她在九爷面前被这个女人打的巴掌,她到现在都还记得,不过是一个卑贱到被九爷捡回来的女人,她凭什么打她!

“我要见九爷。”

单佳期至始至终都只有这一个目的。

“九爷去Y国见霍小姐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回来的,你不要再来打扰九爷的生活了。”

何管家嘴角的鄙夷,始终未曾放下。

“还有,告诉你一下,九爷就要订婚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最好直接离开帝都,否则,就算霍小姐不说什么,九爷也会赶你走。”

放下狠话,何管家打着太阳伞渐渐走远。

单佳期踉跄了几步,险些歪倒在御宅门前,他要订婚了。

这五个字,在脑海中不停的回旋。

站在御宅门口,她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脸上苍白的不知道是太阳晒还是听到那令她心一次又疼过一次的消息。

“九爷,是佳期小姐。”

御玺九朝车外看了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

单佳期从跟在车后跑了几步,脑海中又一次炸起了何管家所说的九爷要订婚的消息,眼眸瞬间失去了光彩,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去的身影。

“莫寒,去看看。”

御玺九看着后视镜里,单佳期那单薄的身子站在原地,那种无力感让他忍不住的想起了她刚到御宅的那段时间。

莫寒下车,去到单佳期的面前,她脸色苍白的很。

“佳期小姐,你有事要找九爷吗?”

单佳期抬头,见是莫寒,抿了抿唇。“嗯。”

几不可闻的声音,但即便如此,莫寒依旧带着单佳期坐进御玺九的车内。

御宅在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拥有着绝大的住宅,从大门到真正的门口,也需要至少十分钟的车程。宅内有各种便于工作的电动车。

单佳期坐在后座上,身旁男人的气息在整个车厢里蔓延,即便她想短暂的忽略掉他的气息和气场,单佳期也做不到。

“不是要和我断绝关系,还来找我做什么?”

御玺九的眸有些黑雾弥漫,坐在沙发上的他更是如同王者姿态一般,仿若万物都在他睥睨之下。

“九爷。”她站在不远处,却低入尘埃。

“教了你这么多年,是让你来做佣人的?”

她沉默,看向御玺九。

他的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了一只蓝猫在旁边,被养的肉嘟嘟的,十分可爱。

“九爷,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还请指明,放我一条生路。”

御玺九摸着蓝猫的手紧了紧,好似弄疼了它,它一把从御玺九身边跳开来,朝着单佳期的怀里跳去。单佳期怀里突然闯进来一只猫,下意识的抱住了。

“你留在御宅,我就放过你。”

单佳期摸猫的动作一窒,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御玺九,她原本心底还有些许的期待,希望不是九爷所做。可是九爷的答案,却让她明白,她太过于异想天开了。

“那算了。”

将手中的蓝猫往地上放了,转身准备走出大厅。

“站住。”慵懒的声音从身后徐徐传来,单佳期前进的步伐就这样顿了顿。“是谁告诉你,御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九爷还有什么吩咐。”

“从现在开始,你住在原来的房间,什么时候我满意了,就什么时候放过你。”

慵懒中带着冷,这就是单佳期对此时九爷的唯一的想法。

“我早已经不属于御家,我有自主权。”

“很好,那从现在就没有了。”

他的步伐靠她越近,单佳期的眉头就蹙的越紧。

“你!”

“佳期小姐,这边请。”莫寒收到指令,第一时间便带着单佳期离开,去到她的房间。

她已经离开了五年了,这里的摆设都和之前一模一样,就连当初她离开的时候,那本书翻开的页面也是一样的。单佳期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

“手段还真的是厉害,就算你又回了御宅那又怎样?你就是一条被九爷捡回来的狗,要有自知之明。”

何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将她往房间里狠狠一推,单佳期险些摔倒在地,回头看向何管家,眼中是晦暗不明的神色。

“还有,不要再做出当年那种爬上九爷床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九爷是多么讨厌你,才会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飞去向霍小姐解释了。他根本不想和你有任何的瓜葛,你以后都要记住了!”

摔倒在地的单佳期眼眸眨了眨,或许她被九爷欺负,但这绝对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欺负到她头上来。

她起身,朝着何管家狠狠的一推,直接将何管家推出了房门。

“何管家,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应该知道我们是同一品种的。还有,当年的事情,你不提我都已经忘记了。我要是想得到御家的任何东西,你觉得,凭你说这一两句话,我就会放弃。”

“你这个贱人!”

说罢,何管家扬手就想甩单佳期一个巴掌。

但何管家的脸上先响起巴掌声。

“这巴掌,是我还你的。你给我记住,我身上要是有一根汗毛受伤了,被九爷知道,那就看到底是谁好过了。想和我斗,我怕你会死在我手里。”

单佳期的眸中杀气很甚,何管家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