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无码一区人妻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两家人落座后,季灏霆便吩咐了餐厅经理上菜。

待上完后,一家人先是客气的吃东西。等吃到一半,才进入了正题。

“婚礼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月月中……今天看了念瓷后,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不过,既然是要嫁入季家,有些事,她还是需要知道的。”

率先开口的是秦如雪:“你们也知道我们季家是大户人家,规矩很多。首先,我们季家的女子,要遵从三从四德,不能在外面乱来……”

秦如雪才刚说了第一条,温立国就有些心虚的别看眼。但同时,心中也暗自庆幸,还好季家人不知道念瓷失身的事,不然这门亲怕还成不了。

季灏霆注意到了温立国的反应,眸光也是深了深,下意识的瞥了温念瓷一眼。

后者此时的面色也有些僵硬。

秦如雪没停顿,又接着说,“我儿子虽然傻,那他也是季家的二少爷,想要嫁进季家的人还是很多的。所以,你必须做到一心一意对我儿子,做任何事,都一定要顾及季家的面子。如果让我发现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就立刻离婚。温家不仅要把季家给的所有东西都还回来,还要补偿季家的损失。”

一说到季昊轩,秦如雪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她这是坏话先说在前头,省得以后傻儿子被欺负。

温念瓷听完这话心里有些酸楚。

大户人家果然要求就是多啊。

而且,从季家的态度上不难看出来,他们根本完全瞧不上温家。

她更清楚,要不是因为季昊轩是个傻子,她根本连季家的边都沾不上。

现在她还没嫁过去,秦如雪就给她立了这么多规矩,要是真嫁过去那还得了。

想到这,温念瓷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温立国和沈素琴从来不会为温念瓷着想,他们想的只有自己的利益。不管秦如雪有多少要求,那都是温念瓷要面对的事,他们想都不想就满口答应。

“这点您请放心,我们家念瓷还是很乖巧的。”

温立国不时的点头应和。

沈素琴也是连连附和。

他们在乎的只有季家的钱,现在事情就差一步了,肯定不会许她再说出反悔的话。

而且,她也没办法反悔。

温念瓷也扯了个虚弱的笑容,强打着精神说:“伯母,您放心,我一定会安分守己的。”

听了温念瓷的保证,季冠成和秦如雪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她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应该还不错。温念瓷对自己的样貌,还算自信,很多人说过,她是那种讨长辈喜欢的温婉长相。只是第一印象再好,也难以抵消他们对温家的门第之见吧?

虽然从小就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成绩永远名列前茅,曾经她也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可自从沈素琴和温雨欣出现了以后,她就变成了只能挣钱的工具了,只叹命运弄人。

“阿姨,您就放心吧,我姐姐她一向很懂事的,在家里都主动帮佣人干活呐!”

温雨欣也机灵,看似帮着温念瓷说话。实际上,只让温念瓷更恶心罢了。

在温家,一切穿衣住行都要靠她自己来。谁能想到,那么大的一个温家,竟然连一个愿意伺候她的佣人都没有。

一切只是因为沈素琴的一句,这么大的人天天养在家里一分钱不挣,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所以她就变成了温家的下人,任凭她们母女使唤。

她也曾经反抗过,不过沈素琴就一句断了她妹妹的治疗,就让她无可奈何了。

“我自然不像妹妹那样命好,天天十指不沾阳春水。”

温念瓷淡淡笑了笑,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温雨欣那点小九九,她清楚的很。

这女人表现的这样乖巧,还帮她说话,不过就是想给季家父母留个好印象,吸引季灏霆的注意吗。

温念瓷真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温雨欣那张虚伪的面具给掀开。

她以为她是什么身份,竟然想要嫁给季灏霆,真是可笑至极。

季家人并不知道她们姐妹关系不好,自然也没看出她们之间的火药味。

“昊轩,你看到对面的漂亮姐姐了么?她叫温念瓷,就是你未来的老婆。”

秦如雪这时对着季昊轩说道。

季昊轩傻乎乎的,听见母亲叫他,才满目茫然地抬头看过来。

他嘴巴里还塞着东西,撑得鼓鼓的。

温念瓷也不避开她的视线,朝他温和一笑。

季昊轩也咧着嘴笑起来,笑着笑着,就伸手来牵她的手。

刚刚吃过菜,他手上还沾着菜汁,这一牵,那些菜汁全蹭到了她手上。

温念瓷虽然有些洁癖,但还是强忍着没表现出来。

“嘻嘻,老婆……你好漂亮啊。”

季昊轩就这样冲着她笑,温念瓷手脚一时都不知道放哪里好,只能是呆呆地被他牵着。

温雨欣看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笑了出来,“姐夫似乎很喜欢姐姐呢,看起来一点都不傻。”

这话一出,季家人当即变了脸。

季昊轩傻是事实,但也不能任由别人打趣,他们自然不高兴。

秦如雪深深地看了温雨欣一眼,说道:“温二小姐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场面瞬间冷了下来。

温雨欣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得罪了秦如雪。有心挽救一下,又不知怎么办,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温立国也是面色微变的道:“抱歉,我这女儿,有时候口无遮拦的……”

季冠成和秦如雪还冷着脸,就在这时,季昊轩打破了这种气氛:“念瓷老婆,你来跟我坐一起好不好?”

“昊轩,你们还没结婚,先别乱叫。”季灏霆看出温念瓷被他叫的有些尴尬,出声替她解围。

季昊轩很听哥哥的话,立刻放开了温念瓷的手,‘哦’了一声,乖乖地坐回了季灏霆的身边,继续吃着刚才没有吃完的饭。

温念瓷低头擦了擦手上蹭的菜汁,本想谢谢季灏霆为她解围。

可是季灏霆的视线就根本没有往她的方向来,只好作罢了。

“看来昊轩还是很喜欢念瓷的。”

秦如雪悄悄地对季冠成说,季冠成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温立国看到季家人都很满意,才悄悄放了心。

好不容易结束了饭局,温念瓷已经累的不行了。和季家一一道别后,就回家了。

温念瓷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她现在脑子乱得很,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

想到季昊轩的样子,心情更是郁闷。

难道自己真的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么?

况且季家还有那么多规矩,真的嫁过去以后,她肯定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了,想到这些她就一阵暴躁。

温雨欣看到温念瓷烦恼的样子,心中高兴的不行。

谁叫她平日里那样不可一世!如今却要嫁给一个傻子,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姐姐,刚刚走的时候,姐夫还嚷嚷着要和你快点生孩子呢,你嫁过去可要加把劲儿啊。”

温雨欣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温念瓷心情本就很压抑,听到她这么说,心里的怒火更是抑制不住。

“闭嘴。”她怒气冲冲地朝温雨欣吼道,半分不留情面。

温雨欣似乎是没料到她竟然会这样吼自己,一时怔愣,脸色渐渐沉郁。

“又不是我说的,有能耐你和季家吼去啊?”

“你再说一句试试?”温念瓷恼火。

温雨欣不服气:“我说错了么?季家的儿媳妇,呵呵,多么尊贵的身份啊?”

温念瓷眼神冰冷,车内的气氛陡然僵持。

“雨欣,你安静一会儿吧。”

温立国不满地呵斥了温雨欣一句。

先前她在饭桌上的表现,实在让他不满意。

先是让季家人知道温家把温念瓷当下人使,甚至还当场说季昊轩是傻子……平时真是太惯着她了!

温雨欣被父亲训斥了几句后,老实了,气呼呼地扭头看向窗外。

温念瓷心里其实很后悔,早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事,当初她一定死都不会答应这个婚事,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越想心里越烦躁,也不想再和他们一块待着,于是就让司机停车。

“你要去哪儿?”见她下车,温立国赶紧追着问。

那天,她冲出去以后就发生了那样的事,现在这个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差错。

温念瓷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懒得和他解释,掉头就走。

“温念瓷,晚上十点之前,给我回来。”

温立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温念瓷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她还挺有脾气的,嫁到季家还委屈她了似的!”

温雨欣就不乐意地挑刺。

“雨欣,你姐姐是家里的功臣,你就先忍她几天。”

沈素琴瞄了眼脸色不佳的温立国,赶紧示意温雨欣闭嘴。

反正温念瓷要走了,以后整个温家都是她的,现在没必要和温念瓷置这个气。

……

温念瓷下了车后,直接去了闺蜜于晓家,一进门,二话没说就告诉她要喝酒,于晓略带诧异地瞧了她一眼,然后把酒拿了出来。

“到底怎么了啊?这大白天喝什么酒啊,受什么刺激了?”

温念瓷苦笑了一声,“恭喜我吧,我要结婚了。”

于晓顿时瞪大眼,一副不能置信地样子。“真的假的呀?你真要嫁给那个傻子?”

温念慈见她的反应,无奈地笑了下。

她知道,自己要嫁到季家,恐怕所有人都难以置信。毕竟,高傲如她,怎么可能会委身于一个傻子?

可是现在,她无路可走了,她只能委身于一个傻子。

想到这儿,她心中又是一阵酸涩。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么?”

于晓小心翼翼地问,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亲什么样?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会给我回旋的余地么?医生也说了,小瓷就要醒过来了,无论如何只要能救她,我就答应。”

于晓瞬间红了眼,握着她的手说:“念瓷,我知道你对小瓷的感情,我知道你可以为她放弃一切,可是这毕竟是你一辈子的幸福啊!”

“可我没办法。”

温念瓷鼻子也是一酸,她偏过头,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念瓷,对不起,我也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钱给你,要不然我一定帮你把小瓷治好。”

于晓靠近了她点,半搂半抱地靠在她身上。

“别犯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道什么歉。”

温念瓷知道于晓是真心疼她,她们已经认识十几年了,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这十几年里,于晓是为数不多,能让她感到温暖的人。

“念瓷,别的我帮不了你,至少能陪你喝酒。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于晓说着,举起酒杯,和温念瓷碰了一下。

温念瓷也暂时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敞开怀和她喝了起来。几瓶下肚,两人都是醉意朦胧,话越说越多,声音越来越大。

“我跟你说,我恨我沈素琴,如果不是她,我妈就不会死,都是她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对,都是她的错,都是她不要脸。”于晓也跟着附和。

“可是,为什么受折磨的人竟然是我?老天爷,你怎么这么不公平?”

温念瓷恼怒地指责着老天,为什么好人都不会有好报,为什么那两个贱人还可以过得那么开心。

“念瓷,我知道你心里苦。”

和温念瓷认识这么久,除了那次她母亲去世,于晓没见她这样痛苦过。

看到死党这么难过,自己却无能为力,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不,我不苦。我是为了小瓷,我一点都不觉得苦。”

温念瓷现在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不停地告诉自己妹妹要醒了,自己再坚持一阵就好了。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可是眼泪却突然决堤,止不住往下流。

于晓也哭,伸手抱住她,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

两人抱头痛哭了一阵,期间温念慈还给温雨欣打了个电话,两个人一起把温雨欣骂了个狗血淋头的,总算解了口气。

温雨欣刚气急败坏地回了一句,于晓就眼疾手快地切断了电话。

温念瓷捏着她的脸说:“好样的!做得好!”

“她都是活该!”

于晓比她还激动。

一整个下午,她们不知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闹了多久才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温念瓷被一阵闹铃声吵醒。

她皱了皱眉,头疼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和于晓竟然在地上睡着了。

而且,地上一片狼藉,不仅空酒瓶摆了一地,还有好多没吃完的零食。

她揉了揉脑袋,推了于晓一把,将她唤醒。

于晓醒后,看见这番景象,比她还震惊:“发生了什么?我去,我们到底喝了多少啊,惨了,现在几点,我还要上班啊!”

她连忙爬起身,冲去卫生间。

温念慈收拾客厅,才收拾到一半,见于晓又匆忙从卫生间钻了出来。

“念瓷,冰箱里有吃的,你在这休息够了再回家,要是不愿意回去就住我这也可以。”

“好啦,我知道,你快去上班吧。”

于晓去上班了,温念瓷闲着没事,收拾完毕后,窝在沙发里休息。

她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时间,却发现手机上几十个未接来电,几乎全是家里打来的。

不过就是催促她赶紧回家罢了,至于催她赶紧回家的目的,她不愿深想。

她将手机扔在一边,又有些昏昏欲睡,以至于,她根本没看见未接中还有几个陌生电话。

闭上眼,却睡不着,温念瓷决定振作起来,去医院看看妹妹。

到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医生在查房。

温念慈走过去,轻声询问:“医生,我妹妹怎么样?”

“温小姐放心吧,你妹妹正在一点点好转,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醒过来的。”

温念瓷听到这话,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尽管她很后悔答应季家的婚事,不过既然妹妹一点点康复了,她也能心甘情愿一点。

就在温念瓷陪着妹妹的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以为还是家里的电话,想都没想得就给按了。

可是过了两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这让温念瓷有些心烦了。

她想,父亲还真是锲而不舍,这么怕她出事,真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关心自己。

刚想拿起电话和他理论一下,就看到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温念瓷心里疑惑,但又担心是季家人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敢挂我电话?”

季灏霆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温念瓷心底一震,吓得差点把电话扔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会是季灏霆的电话。

如果知道是他,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挂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是我爸又来烦我,所以才会挂的,再说了我没有电话号,手机显示是个陌生电话,我才不接的。你也知道现在诈骗电话太多了……”

温念瓷叽里呱啦,就是一顿解释。

季灏霆哼了哼。

这世上,还是她第一个敢挂他电话的!

“在哪?”

“医院。”

温念瓷老实的回答道。

季灏霆没有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温念瓷听着对面滴滴地忙音,愣住了。

这个人还真是莫名其妙,打了电话还不说有什么事。

过了五分钟,电话又响起来了。这次温念瓷一秒都没敢耽误地接起了电话。

“出来,我在外面。”

说完,就又挂了电话。

温念瓷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这个人还真是没有礼貌,一边又不敢不往外走。

温念瓷离老远就看到了季灏霆站在车外。

还真别说,这男人就是个人间极品。

一米八几的个子,站在那就像个模特,一双笔直地大长腿迷人得都快要突破天际了,今天他穿了一件休闲的polo衫,整个人更是英气逼人,高傲且冷漠。

温念瓷连忙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瞧见他皱起了眉头,眼神里充满了嫌弃。

看到他的眼神,温念瓷赶紧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就知道他在嫌弃什么了。

“我昨天去我朋友那了,没回家,就在她那随便拿了一件衣服穿。不好意思,要不我回家换一件再去找你?”

温念瓷赶紧解释,昨天季母刚刚说过,做什么事都要顾着季家的形象和面子,今天她就这么丢人,也是有些尴尬。

季灏霆可没功夫管她,只是声音低沉地说了句:“上车。”

“去哪?”

温念瓷疑惑的问。

季灏霆很是奇怪的看她一眼:“婚礼不是定在下个月中么?现在两家都在筹备这件事,今天带你去试婚纱。”

说罢,还下意识的看了看后座。

直到这时,温念瓷才看到后座上的季昊轩。

他还是那样傻呵呵的模样,但却对他笑得很热情:“念瓷老婆,我们又见面了,快上车,哥哥要带我们去玩……”

温念瓷一脸无奈。

他到底知不知道‘老婆’是个什么意思?

还是只是觉得,多了个人陪他玩而已?

心中暗暗腹诽着,一边硬着头皮上车。

这季灏霆他对弟弟还真是好,又不是他自己结婚,居然还这么上心。

看来季家对于季昊轩还真是不一般的疼爱啊,季母看着也不是好惹的人,她现在可真是一点回头路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