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全彩爆乳口工不知火舞 被亲妺妺夹得我好爽

叶薇晗在卫生间重新补了个妆,摇曳着身子走回去。

推门而入,花容失色。

“对不起,我进错包间了。”

“叶薇晗大演员?”

瞬间包间内一片哗然。

叶薇晗俏生生的笑了笑,温婉可人儿的模样,成为众人心目中的女神。

乔汐眉头微皱,这叶薇晗真的是不小心进错包间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今天这是小汐你的迎新宴?那要恭喜你入职成功了。”

叶薇晗一副亲呢的模样,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还以为两人是多年的闺蜜呢。

“叶影后应该一直都在等着我回来吧。”

乔汐清冷的声音拒人千里。

“…那是当然,能够看见你回来,我当然很开心。”叶薇晗冷了一下,这乔汐是什么意思?这种抓不住头绪的对话,让她心里没了谱。

乔汐淡淡的笑了笑,目光变得尖锐起来,直视女人的眼睛:“你当然希望我回来了,好给你移植肾啊。”

啪嗒!

叶薇晗手臂上的化妆包落在地上,显得有些慌张。

“小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怎么?不敢承认了?”

乔汐淡淡的笑了笑,心中的猜测在这里得到了印证,第一颗肾脏,也是叶薇晗从她这里骗去的,亏她以前还见她当成朋友。

叶薇晗尴尬的笑了笑,垂放在两边的手掌捏成小拳头。

她,都知道了些什么?

难道当年的事情都知道了不成?

叶薇晗第一次感觉到心慌,她还是乔汐么?语气犀利,不复以往的唯唯诺诺。

“易总,我和陆总就在隔壁包厢,和小汐也是多年的朋友了,不如一起?”

易傲轩有些为难,毕竟是公司内部迎新宴,让叶薇晗和陆盛霆两人进来,着实有些不妥。

目光飘向乔汐,寻求她的意见。

乔汐却是笑着点点头,送上门来,她还能客气了?

……

“小汐,这次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可是很好的朋友啊。”叶薇晗挽着陆盛霆的手臂,十分自然的依偎在男人的肩膀上,笑颜如花的看向乔汐。

什么时候是好友了?换肾的时候?还是打掉孩子的时候?

乔汐眉头一缩,看着两人郎情妾意的模样,心头泛起阵阵酸意。

酸意一闪而逝。

“通知你?让你提前准备好手术室嘛?”

陆盛霆眉头一蹙,手术室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叶薇晗看了陆盛霆一眼,心头一慌,尴尬的笑了笑:“小汐还是和以往爱开玩笑。”

“我可从不开玩笑。”

欧慕风撇过头,看着像是刺猬一样竖起身上刺的乔汐,这副模样,还真是少见,饶有兴趣的看向陆盛霆。

这就是乔汐的前夫?看样子还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对手。

邪魅的一笑,就算难对付又怎样?

他回来,就是要帮乔汐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感受到男人的目光,陆盛霆眼神一凝,顺着感觉望去,面无表情的看着欧慕风。

他是谁?凭什么坐在乔汐身边?

“这五年,在外没少认识男人啊。”陆盛霆眯起眼眸,带着冷气。

“没必要向不重要的人解释。”对于陆盛霆,乔汐也不会原谅,如果没有他的那一通电话,她又怎么会死在手术台上,又怎么会失去第二个孩子?

他,陆盛霆,就是间接的刽子手。

陆盛霆看着女人眼中的冷意,好看的眼眸变得深邃起来,她用尽心机的成为他的妻,现在居然说他不重要?

眼中蕴含着怒气,垂放在桌下的手掌微微攥成拳头,青筋暴起,努力的压制着。

叶薇晗感受男人周身气息的变化,看向他的拳头,心头一颤。

她得做点儿什么了,不能束手就擒。

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地敲打着,嘴角扬起一抹奸笑。

一直注意叶薇晗的乔汐,看见女人嘴角的笑容,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以前就低估了她的手段和心计,现在要多留一个心眼了。

“小汐,吃块肉,你看你瘦的,这才回国几天?水土就不服了?看得我都心疼。”欧慕风往乔汐的碗中夹了一块儿红烧肉,宠溺的揉了揉女人的秀发。

嘎吱!

陆盛霆拿着筷子的手捏得嘎吱作响,脸色黑如碳。

他的手居然敢揉乔汐的头发,她居然还默许了?

心里的气一发不可收拾,就连呼出来的气体都带着怒火,他的女人,可还轮不到别的男人动手动脚的。

欧慕风对着陆盛霆挑衅的勾了勾眉头,一抹邪魅的笑容挂在脸颊上。

看着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还有比这杀人诛心的么?

乔汐,这些年你可真是没闲着啊。

“看你的样子,和乔汐很熟悉?”陆盛霆冷笑。再熟悉,还能有他熟悉?

欧慕风一把搂住乔汐的肩膀,动作十分亲呢。

“哦?当然熟悉了,我们两个可是同床共枕的关系,对吧。”

欧慕风对着乔汐挑了挑眉头,戏谑的模样让女人的脸色有些异样。

“乖,好好配合,气死他!”

欧慕风在乔汐的耳边柔声细语,可是在外人看来,分明是在打情骂俏。

一人欢喜一人忧。

陆盛霆死死的盯着乔汐,同床共枕?打情骂俏?

啪!

陆盛霆手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胸脯气得一股一股的。

“看来乔汐没有告诉你,我和她的关系啊。”陆盛霆眯着眼睛,薄凉的嘴唇抿成一道线。

目光齐聚一处。乔汐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

“关系?我和陆总很早就没有关系了。”乔汐淡淡的笑道。

这么轻易地就想要撇清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男人被气得笑了出来,她想要离开,他偏偏不同意,既然回来了,那就也不要走了。

一旁叶薇晗有些担忧,抓住陆盛霆的手掌。

感受着男人颤抖的身体,气到极致的模样,心头微微沉了一下。

“盛霆哥……”叶薇晗紧紧的抓着陆盛霆的手,生怕一个不紧,他就消失不见了。

“陆总这是怎么了?反应这么大,可是会让你身边的女朋友吃醋的哦。”

欧慕风轻佻的对着叶薇晗挑了挑眉头,本就脸色有些难看的叶薇晗,被他这么一说,嘴角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尴尬的笑了笑:“小汐能找真爱,我和盛霆哥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吃醋?”

陆盛霆凌冽的眼眸直视乔汐,眼中的怒火不加掩饰,如果不是现在的场合不允许,一定要问个明白。

“我不高兴!”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铿锵有力,让叶薇晗的嘴角的笑意终于僵硬在了嘴边,他终究还是在意她的,无论是五年前刚走,还是五年后回来。

女人的眼神逐渐阴暗了下来。

就连坐在一旁的易傲轩,也愣了愣。

看来这两人之间有着不可言语的故事啊,眼前这四人,足足可以演上一部宫廷剧了。

乔汐心头一颤,旋即冷笑,“我和陆总……很熟么?”

如果当年陆盛霆说这些话,乔汐一定会感动得一塌糊涂,可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

她是他的女人,又怎么会不熟悉?

看着女人那双充满怨恨的眸子,欧城的身子怔了一下,这是什么眼神?在怨恨他不成?可是为什么?

“乔小姐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人?口味果真不一般。”

陆盛霆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玩世不恭的欧慕风。

挑衅的眼神让后者狠狠的瞪了一下。

乔汐淡淡的笑了笑,上下打量着陆盛霆。

“喜欢笑起来阳光暖人心,温柔善良的,最讨厌那种自以为很酷,每天板着一张脸,实则很让人倒胃的男人。”

嘎吱!

男人的拳头捏得嘎吱作响。

自以为很酷?板着一张脸?这难道不是再说他?

所有人都看向陆盛霆,简直一模一样。

“以前你喜欢的不就是这种类型的么?怎么就换口味了?”

“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儿。”

陆盛霆冷哼一声,一句年纪小,不懂事,就将这十年时间说的一文不值。

难道当年跟在他身后,费尽心思的靠近,都是因为不懂事?

他陆盛霆在她心里,就这样的一文不值?

乔汐的无视和嘲讽,一字一句都像刀子一眼的插在陆盛霆的胸口上。

叶薇晗低着头,不让众人看见她眼中的怨恨,自从进到包厢内,陆盛霆句句都离不开乔汐,一双小手垂放在两边。

要么闭口不提,要么拼死得到……叶薇晗绝对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一阵手机的震动声,将叶薇晗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去一下卫生间。”

叶薇晗柔情说道,拎着自己的背包就走了出去。

乔汐眉头微蹙,借着不胜酒意的跟了出去,可是到了卫生间,却是不见叶薇晗的影子。

眉头微皱,还不等细想,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沉默,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乔汐按下了接听键。

“妈咪,你在哪里?”

“小晨?”

“我在白宫酒店楼下呀!”

半分钟后,看着眼前这个不大点儿的小家伙,乔汐开始怀疑,他真的是第一次来这里?就连她找起来都会觉得有些麻烦。

“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家里等我的么?”嗔怪的看着眼前的小奶娃。

小男孩张开手臂就往乔汐的怀里钻去,肉乎乎的小身子带着一丝凉气,乔汐心疼的将他抱在怀中。

乔翌晨指了指身后,只见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

“程邵杰?”

乔汐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眼眉间有过一抹喜色。

“欧总让我去接小晨过来的,而且这次我过来,就是给你打下手的”

程邵杰,欧慕风的得力助手,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大方,将这一员猛将交给自己。

乔汐低眸思索了几分,最后还是将小男孩交给了程邵杰。

“你帮我照看一下小晨,里面的场合有些不合适。”

“妈咪,以前你任何酒会都会带着我的,怎么今天就不带了?”

小晨有些怄气的嘟嘟起小嘴,肉嘟嘟的模样十分可爱。

但是那灵动的眼眸中,却是有着一丝乔汐没有发现的机智,大脑快速的转动,对里面的事情也是越来越期待

乔汐轻轻地捏了一下他的下巴,笑盈盈的说道:“我这貌美如花的儿子,岂能随意出现?”

小男孩一撇嘴,傲娇的扬起小脑瓜。

“既然这样,我就不出席了吧。”乔翌晨也不执拗。

看得他可爱的小模样,惹得程邵杰抿嘴一笑。

安顿好乔翌晨,乔汐这才转身离开。

乔翌晨坐在车里,看着后视镜,瞳孔陡然一缩,眉宇间有着一抹狐疑。

奶声奶气的对着乔翌晨说道:“程叔叔,我去一下卫生间,马上回来。”

“我陪你去吧。”

“我都是大人了,这点小事儿我能做好的。”

看着乔翌晨执拗的模样,程邵杰只好应了下来。

程邵杰这次匆忙回国,国内的情况还不怎么了解,车上还有一大堆文件没有看,更何况乔翌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精通中法英三国语言,电脑程序更是一把好手,人畜无害的小脸儿,总是让人放下戒心。

程邵杰可是就没少在这奶声奶气的小东西身上吃亏。

能拐卖他的人,可是还没出现呢。

小小的身子,趁着程邵杰不备,并没有直接进入白宫酒店,而是悄悄的躲在一个路灯后面。

只见在马路旁边,有着一个身穿礼服小裙子的精致女人。

虽然容貌不及妈咪,但是这个女人小奶娃可不陌生。

肉肉的小拳头紧紧的抓住路灯。

之前在法国,很多次乔汐都醉倒在电脑前面,屏幕上有着国内的新闻,而眼前这个女人,更是妈咪多次查找的人物。

嘎吱。

一辆小轿车停在叶薇晗面前,车上下来一人,将一包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交给了叶薇晗。

“叶小姐,这么晚你要这东西干嘛?”

男人挑了挑眉头,满脸戏谑的看着她。

“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不要乱问。”

叶薇晗眉头一皱,将一叠厚厚的人民币递给了男人。

后者兴奋地查了查钱,这才心满意足的上车走了。

叶薇晗站在冷风中,看着手中的白色粉末,阴郁眼神浮在脸上。

“乔汐,好久不见,没点儿礼物,怎成敬意?”

乔汐?妈咪的名字!乔翌晨的小耳朵动了动,一下子就提起了精神,偷偷地跟在叶薇晗身后进入白宫酒店。

……

乔汐回到包厢内,看着叶薇晗空荡荡的座位,眉头微微一皱,发现众人已经玩起了游戏,欧慕风早就乐在其中了,看见乔汐回来,连忙走过来,一把搂住乔汐的脖颈:“怎么去了那么久?”

“小晨在楼下。”

“怎么没让他上来?”

提到小晨,欧慕风眼中尽是宠溺。

“场合……不合适。”

乔汐看了一眼旁边的陆盛霆,两人有着八九分相似的脸,乔汐心头一颤,一旦乔翌晨出现,定会被人发现其中的端倪,而她前妻的身份,也将公之于众。到时候乔翌晨也会处于风口浪尖。

而且,她不想让陆盛霆知道,他们两个还有一个儿子。

重生前,两次杀害他们的儿子,现在知道乔翌晨的存在,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乔总,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瓶口指向谁,就要被问一个问题,不想回答的话,就要喝酒的。”

几轮下去,乔汐也多多少少的回答了一些问题,这种嬉嬉笑笑的感觉,抛开了回国以后所有的压力。

陆盛霆冷冷的看着嬉笑的乔汐。

这种表情,可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而绽放过,心头一抹怒气,难道和他在一起就那么煎熬,费尽心思想要逃离。

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