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337P人体粉嫩胞高清大图

富俪游轮,总统套房。

偌大的床、上,两道身影相偎而眠。

男人睡的很沉,女人一张精致的小脸,静静的靠在男人的臂弯里。

她的锁骨、肩膀,烙下了昨夜所进行过某种“激、烈运动后”的痕迹,微微皱着的眉头显露她的状态并不是很安稳。

就在这时,酒店门被人“咔擦”一声打开。

床、上的女人猛然睁开了眼睛。

门外,涌入了一群人,为首的女人与她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穿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裙摆刚刚落到膝盖,脚上一双细跟的高跟鞋,腰间和后背开了口,暗藏小心机的性、感。

也是美的,只是她眼眸中的那一抹恶毒让她多了几分狰狞。

见到她,床上的女人倏地从男人怀里坐起身,困惑的看着来人:“姐姐,我这是在哪里?你……你来做什么?”

头部袭来了强烈的晕眩感让她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叫唐晚心,而站在她面前气势汹汹的女人则是她的双胞胎姐姐唐晚柔。

此时,唐晚柔严厉如刀的盯着唐晚心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恶狠狠的吩咐:“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小贱、人拖出去。”

唐晚柔身后的黑色衣服的保镖,快步的朝着唐晚心走来 ,一人一边架住了唐晚心的胳膊,粗鲁的把她从床、上拖下来,拽到了外面的走廊里。

还没等唐晚心反应过来,唐晚柔已经走出来,一脚重重的踹在了她的胸口。

“啊!”

“砰!”唐晚心飞了出去,整个人砸在了墙上,胸口处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却又被两名保镖用力的按在了地上。

她只能痛苦的扭曲着脸庞,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嘴里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声音颤抖的问:“你……什么意思。”

唐晚柔双手环臂,呵一声冷笑:“不要脸的小贱、人,蠢货!你还没想明白?”

唐晚心总算想起了昨晚的一幕幕,是这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的姐姐亲手递给她一杯酒,将她送入了陌生男人的房间,然后她就被……

她猛然瞪大了双眼:“你……是你算计我,害我被人强、暴?”

昨晚上,男人如狂风暴雨般的折、磨,永无止歇般的索、取,那样的疼,几乎刻在了她的灵魂里,让她只要想起来,身子就一阵颤抖!

“唐晚柔,我们可是姐妹啊,还是同胞姐妹,你怎么能这样……”害我?

“你住口。”话还未说完,唐晚柔快速的走前:“什么同胞姐妹,我告诉你,不光我从来没有承认你是我妹妹,就连爸妈也不会承认过你这个克星,爸妈当年把你丢回姥姥家,就是因为算命的说你命中带煞,会克父克母,影响家里人的健康和公司的运势!”

“不可能,你骗我!放开我,我要问问爸妈!”

唐晚心一脸痛苦的挣扎,都什么年代了,她怎么能相信从小和姥姥一起长大是因为这种事情?况且,姥姥一直都说她的爸妈都是爱她的……

唐晚柔却只是勾起嘴角阴毒的笑意,狠狠的掐住了唐晚心的脖子。

“你见不到爸妈了。”

“昨晚睡你的男人,是墨家的太子爷,也是你半年前在化妆舞会上意外救下的面具男,我早就知道他对你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让爸妈将你接回来,对你好,不过是为了利用你靠近他!”

“如今,爸妈已经把我的资料递给了墨家,从今天起,我将会取代你的位置,而你,必须消失。”

唐晚柔说完,高举起的刀子,毫不犹豫的划落在唐晚心的脸上。

“不!”唐晚心只痛苦的喊出一声,就被黑衣保镖捂住了嘴巴,殷红的血从她的脸上流到了脖子上,唐晚柔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手上的动作更加的残、忍,一刀又一刀的落在唐晚心的脸上,直到那张与她本无二致的脸变的血肉模糊,再没有原本的模样!

她才将带血的刀子“铛”的一声扔掉,嘴角一歪:“把这个愚蠢的贱、人给我绑起来,扔到海里面喂鲨、鱼!”

“从今天起,我就是她,我一定会成为墨家的少夫人!成为人人都羡慕妒忌的女人!”

意识模糊之际,唐晚心听到唐晚柔得意的宣告。一直都在保持隐忍和退让的她,心里终于生出尖锐的痛恨!

——原来所谓的亲情,不过是她一人在演独角戏。

——什么爸妈只是想锻炼她才将她扔在乡下。

——什么姐姐不许她到处露面只是为了保护她。

——什么她在化妆舞会上喜欢上的那个人只是个小混、混……

都是骗她的!

关心和温情全都是假的,只有背叛和伤害是真的!

她、好不甘心!却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反抗。只能任由着保镖将她的手脚绑紧,像扔垃圾一样的将她扔进了海里。

唐晚柔终于放开了她,站起身,往后退:“把她捆起来,沉海。”

“咚!”的一声在耳边响起,血模糊了她的眼睛,冰冷苦涩的海水灌进她的耳朵,她的鼻子,她的嘴巴,漫过她的头顶,将她所有的感官都逼进了黑暗中……

捆在麻袋里的重物,落入了海里,没一会儿便不见踪影。

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她绝望的发誓——

如果我唐晚心能侥幸不死,属于我的东西,我绝对不会再退让半分!伤害过我的人,我一定要让你们寝食难安!

六年后。

墨家庄园。

心理、内外科,总共十余位本市主任级的医生们,被墨家太子爷赶出了卧房。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医生们的脸色都微微泛青。

已经七天了,墨家的这位太子爷愣是没有好好的睡上一觉,就算是唐家的那位小姐陪伴在身边,哪怕入睡了,也不到十分钟便会醒来。

每一次苏醒,他的情绪就会大涨一次,屋子里的东西能砸的都被砸掉了。

墨老夫人一脸焦急的看着医生们,还没问话,卧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唐晚柔被狠狠的推出卧房,紧接着,门再一次关上。

“砰!”

唐晚柔不甘心,转身,重重的敲门:“时琛,你开开门,让我陪着你。”

“闭嘴!”墨老夫人眉头一蹙,手中的拐杖用力的敲了几下地板。

站在门前的唐晚柔被喝住了,红着眼眶转身,刻意伸直了脖子,让墨老夫人看看她脖子上那些被墨时琛挠出来的伤口。

这样就能让墨老夫人待自己上心一点,好早日叫墨家太子爷将她娶过门。

可,墨老夫人哪有心思管她,以前她可以让她孙子好好的睡上八个小时觉,墨家也不曾亏待过他们唐家。

却远没有到要把她娶入家门的地步。

六年前,她害她孙子睡了整整一周的事情,让她耿耿于怀。

这么有心机的女人,她不配!

而现在,她连最后的价值都没了,那也没必要留下来碍眼。

“你先下去吧。”墨老夫人说话的语气还算平和:“连城那边的工程,我会跟人提前打一声招呼,交给你们唐家来做,以后没有别的时候,也别到墨家来了。”

什么?

唐晚柔身子狠狠一颤,受到了莫大的打击,脸色发白的看着墨老夫人:“老夫人,你再让我试试,刚才……就在刚才,时琮已经睡了十分钟。”

“十分钟哪里够!”墨老夫人跺了跺拐杖,声音尖锐了几分:“他已经一周没合上眼了,你问问医生,他再不好好睡一觉,会死。”

唐晚柔摇头,快步的走前,抓住了墨老夫人的衣角,红着眼眶道:“老夫人,我可以的,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最近在网上查了许多国外有名的心理医生,有一个叫So的心理医生,用自己亲手调的香治愈了许多重度失眠患者,挽救了百例精神分裂、抑郁症病人,只要我们联系上So,时琛就有救了。”

旁边的某位心理医生听到So这个名字,脸上露出了崇拜之色,说道:“唐小姐,So是M国加洲医院最出色的心理师,但据说她手里的病人很多,现在预约,恐怕要等到明年。”

唐晚柔内心不屑,只要有足够的钱,她就可以插队。

当年她连自己的同胞亲妹妹都能杀了,就是为了墨时琛身边的这个位置,她已经在墨时琛身边耗费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怎么能允许被踢出局?!

想到这里,她赶紧的说:“老夫人,这事巧了,我有位朋友就在加洲那边上班,我托一托关系,一定能让So先给时琛看看。”

墨老夫人面色有所动容,她目光犀利的扫了她一眼,道:“我只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内若是没有看到So,你也不用再来墨家园子。”

“叮咚!”

M国,加洲的夜,呈现出了浪漫而美好的星河景色。

一个女人坐在了加洲最昂贵的别墅顶楼,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目光眺望着远方,眼眸有些失神。

她有一头棕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的垂落到身后,微风轻轻吹拂过她脸庞的发丝,一张几乎完美的脸暴、露在空气中。

额边的刘海随风摆动,隐隐可见那一片浅红色蝴蝶的胎记,为她这张太过完美的脸添了几分妖娆的气彩。

这时,放在玻璃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响起了信息声:

“你好,请问是So吗,我是Z国江城的唐氏集团大小姐唐晚柔,我的未婚夫是墨氏财团继承人,我代表墨家以高薪聘请你为私人心理医生,我们会给你提供吃住场所,你所有生活上的事情,我们这边都会给你安排好,如果你有什么需求,也可以跟我提……”

她抿着红酒杯,目光慵懒的扫过,嘴角却勾起一抹优雅却又冰凉的讽笑。

这时,落地窗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对五岁大的龙凤宝宝,出现在了门口。

女孩儿扎着一个丸子头,鬓间别着一个精致的公主冠,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公主裙,浑身白的剔透,粉嫩可人。

特别是那双眼睛,与女人漂亮的单凤眼一模一样。

她跑到了女人面前,拉住了她的手,声音软糯糯的呼唤:“妈咪,是陈小姨的电话,她说有很要紧的事情要跟你商量,妈咪快走。”

唐晚心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张清冷的面孔在看到孩子的时候,瞬间柔和了下来。

她抓住了孩子那软软的手,站起身说:“萌萌,你别着急,妈咪可以给你小姨打过去的,有什么事慢慢说。”

这是她的女儿唐颀萌。

“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随后走过来的男孩儿语气清冷的说。

这是她的另一个孩子,唐睿佐。

这孩子拥有着一张过分出挑的五官,眼睛是淡蓝色的,头发自然卷,浑身上下唯一像她的,就是她偶尔在人后露出来的冷漠脸了。

除此之外,五官没有一点像她。

她想,他应该是继承了他爸爸的精髓,就连智商也遗传了。

在幼儿园里,别的小朋友在玩泥巴,他在研究计算机,某一天拿她电脑,黑了M国几个曾经在医院里对她轻侃的富商的集团系统,导致好几个富商差点破产。

当然,让她欣慰的是,她手上的小公主,像她。

不,应该说,像极了未被毁容前的她。

她这张脸,是在被唐晚柔毁掉之后,整容过的。

她想,她是时候回去了。

没错,她就是失踪了整整六年的唐晚心。

此时,她推开了落地窗,牵着小公主走入了室内,拿起了电话。

“梦吟!”

那头立刻传来了好友陈梦吟熟悉的声音:“晚心,医院刚才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墨家的邀请函,对方将要拿出三十个亿,扩展医院,但墨家有一个要求……”

听到这话,唐晚心嘴角噙笑,道:“希望我做墨氏财团墨大少的私人心理医生。”

“你怎么知道?”

“刚才,有个自称是唐家大小姐的女人,给我发过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