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强奷高潮小说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来人,给我把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拉开。”

张氏刚吼完,就有几个小厮上前,拉拽住了阿莲的胳膊,阿莲拗不过,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破门而入。

见状,沈瑶忍不住微微的勾起了嘴角,她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了,要是她们有一点顾忌,早就应该发现了她的存在,只可惜她们没有,

或许他们这是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吧。

张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道:“去,给我把那个贱人从床上拖起来,让大家都看看她到底有多贱,竟然赶在沈府偷汉子。”

张氏不但声音大,就连气场也不小,沈瑶站在房间外面都能清楚的感受得到,见状,她迈开了脚上的步子,来到了房间门口。

阿莲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还好这小妮子能明白她的挤眉弄眼,没有大喊大叫。

“你……去把那贱人给我拖出来。”

看着床铺上瑟瑟发抖的身影,张氏一脸得意,迫不及待的吩咐着身边的老嬷嬷。

我勒个去,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有其母,必有其女。

心眼都一样那么歹毒。

听到张氏的吩咐,老嬷嬷气势汹汹的靠近床边,一把撸开床上的帐幔,看都没看清楚床上那女人的脸就一把拖了出来,看来她们是认定里面那个人就是她沈瑶吧。

沈欣荣估计是知道事情闹大发了,从一开始就捂着脸,身上的衣服也是凌乱不堪,就连站在门口的沈瑶和莲儿都有些不敢直视。

而那些婢女和老嬷嬷脸上的表情更是丰富,一边捂着眼睛,一边还在手指间留着缝隙偷看。

婢女和嬷嬷都是被卖进来当丫鬟的,说不定到老死都还是个处,所以有这些反应也不足为奇。

至于那些小厮,那口水流的都有三千尺,就差鼻血爆喷了。

“沈欣若,你这个贱人,竟然在沈府偷汉子。”张氏上前就是一脚,然后指着沈欣荣额头开骂。

“大姨娘,你找我吗?”

沈瑶知道,是时候该她出场了,于是整理整理了情绪,假装刚从外面飞奔回来的模样,出现在了张氏面前。

她早就说过,演戏要演全套,刚刚在外面欣赏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该她出场了。

他们不都说她傻么,那她索性就装出一副二萌的样子又如何。

“你……你,她……她。”

沈瑶一到场,屋子里的所有人顷刻间就变了脸色,张氏脸上甚至还出现了惊恐。

沈欣若在这里,那地上这个女人是谁?

这个时间,张氏才定下神来,将地上的女人从头到脚的看了一次,可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

这不是她的女儿……沈欣荣吗?

“你们都给我退下。”

张氏发现了端倪,想要身边的所有人都退下,以保自己女儿沈欣荣的名声,可这个时间,沈欣若却偏偏出了声:“慢着,难道大家不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吗?”

敢和她玩,那么就让她尝尝,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果然,沈瑶此话一出,就勾起了下人们的兴趣,大伙纷纷向地上的沈欣荣瞄,见状,张氏不得不再次开口呵斥道:“你们都聋了吗,本夫人让你们都滚出去。”

现在他们都还不知道,坐在地上的人是荣儿,这件事要是让人传出去,那么荣儿这一辈子就毁了。

荣儿可是她的宝,未来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就指望她了,所以她断然不会让荣儿有事。

听到张氏暴跳如雷的声音,婢女小厮赶忙退了出去,就连一直跟随的嬷嬷,也退出了房间。

“这是警告,如果下次还敢害我,就休怪我对你们母女不客气。”

老虎不发威,还真当她是病猫啊。

“娘,都是那小贱人陷害女儿的,娘要替女儿做主啊。”刚刚还胆怯的不敢抬头,害怕的瑟瑟发抖的沈欣荣,立刻抬起了她那张乌云密布的脸。

此刻房内只有他们母女二人,就连沈瑶刚刚也带着她的婢女离开了房间,所以她也没什么好伪装的。

“蠢货,我不是让你给那贱人下药嘛,你怎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日后她还想仰仗沈欣荣,坐上这明月的国母呢,现在倒好,不但没有整到沈欣若那个小贱人,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她这个女儿怎么就这么笨啊,她知不知道女人这一辈子,除了这张貌美如花的脸,就剩下清白了,还好她刚刚发现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娘,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我,谁会想到那贱人落水以后,不但大难不死,还变的如此聪明。”

听到沈欣荣这么说,张氏柳眉微蹙接着道:“那男人呢?”

想要将此事淹没在黄土之下,那么就必须灭口,尤其是破了荣儿身子的男人,断然不能留着。

不过荣儿说的没错,沈欣若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突然变得聪明起来不说,还这么歹毒,害得她的荣儿清白尽失。

这件事她算是记下了,来日方长,日后她一定要将荣儿今日的屈辱,百倍千倍的讨要回来,让那贱人变成一个千人睡万人骑的青楼女子。

“小姐,刚刚是怎么回事?刚刚在屋里的女子到底是谁?为何大姨娘会那么生气?”

离开了房间,阿莲实在是忍不住开了口。

她刚刚明明站在门口,可不知道为何突然就睡着了,醒来就看见小姐和一面具男人在一起。

莫非那面具男人和刚刚瘫在地上的女子行苟且之事时,被小姐看见了?

可他们为何要在小姐的房间呢?

“……我以后在告诉你。”

刚刚离开房间的时间,她明显感觉到了身后那杀人的眼神,不用说也知道,一定是张氏母女的,阿莲知道了,没什么好处,只是她有些好奇,这张氏母女,为何一直和这副身体的人过意不去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深宅内斗!

不行,坐以待毙必自毙,她可不想穿的随意,死的随机。

择日清晨,红红的太阳慢慢地从山尖上冒了出来,不一会儿,朝霞就洒满了大地,让宁静的沈府也渐渐地从昨夜的美梦中醒了过来。

经过三日的软磨硬泡,阿莲那丫头终于开窍,答应跟她一起离开这个沈府,所以二人早早就换好了提前准备好的男装。

“小姐这样行吗?”

阿莲有些担心,要是让老爷知道了,可能真的会打死她们主仆二人的。

“你要相信我。”

沈瑶长叹一口气,拽着莲儿的手腕就离开了房间。

看来不受宠也没什么不好的,不然他们怎么能这么顺利来到围墙处的一颗大树下。

沈瑶在二十一世纪学过跆拳道和散打,所以爬树对她来说,轻而易举,三下五除二就站在了围墙之上。

“莲儿,你倒是使劲啊。”

此刻沈瑶肠子都悔青了,很是后悔为何要带上莲儿这小妮子呢,这小妮子看上去弱不经风,却这么重,她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才将莲儿给拽了上来,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莲儿上来了,她却下去了。

“啊……救命啊!”

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失去了重心,极速下落,吓得沈瑶双眸紧闭,双拳紧握……

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自己呼吸都觉得困难,像壶里的开水倒在了手上,猛的一抽,满脑子都是一会摔在地上后的惨状。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

神马情况,为何不疼呢?难不成一跤就将她又摔到了阎王爷那?

“喂……抱够了没有,抱够了就下来。”

沈瑶这边还在疑惑,那边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她赶忙尴尬的从男人怀里跳了出来,低垂着脑袋:“那个……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

沈瑶的话还没有说完,瞬间就卡再了喉咙,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刚刚救下她,男人的脸,半响以后,才从嘴角坚强的挤出两个字:“是你?”

这个世界真的这么小么,竟这么也能遇到那小气鬼。

“不然若儿希望是谁?”

嘴角含笑,侧着脑袋眺望着沈瑶背上的包袱,见状,沈瑶赶忙将包袱往身后藏了藏。

“那个……谢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沈瑶有些心慌,一把拽住阿莲的手就迈开了脚上的步子,可刚走没几步,那边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吓得沈瑶立刻就顿住了脚上的步子。

“若儿,你这该不会是要逃跑吧。”

“喂……你胡说什么,谁要逃了,为何要逃,我只是带着莲儿出去逛逛。”

沈瑶表面上继续强装着镇定,实则内心早已是惊涛巨浪了,生怕让男人发现端倪。

可事情偏偏如意,她越是怕什么,就会来什么,男人一语就戳到了重点。

“逛逛?需要带包袱么?”

“……”

无言以对好几秒,好几秒以后,沈瑶继续强装镇定道:“我带不带包袱,好像和你没多大关系吧。”

沈瑶说完,侧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装不下去的莲儿,于是二话没说,就赶忙迈开了脚上的步子。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走与不走,此刻好像已经没多大的区别了,现在被沈府的人抓回去,和等下被沈府的人抓回去,都不会有好结果。

既然如此,为何她不能搏一搏呢。

可恶,就算长得帅,也不能这么欺负她吧,有事没事就来找她麻烦,莫非他是觉得她太好欺负。

沈瑶脚下生莲,不知不觉中加快了速度,直到拖着莲儿走了很远以后,才敢回头看上一眼。

“唉……还好没追来。”

沈瑶本以为,男人会追过来将她拦下,可让她有些意外的是男人竟将她放走了。

莫非他是良心发现?

“王爷。”

无影有些疑惑,如果王爷不想和沈欣若喜结连理,那王爷这几日为何还要派暗卫在沈欣若院子附近蹲守和保护,可如果王爷想和沈欣若喜结连理,那王爷又为何明知道沈欣若想要逃婚,还愿意放她离开?

“你啊你,跟在本王身边也有十来年了,怎么这点事情都看不透,本王想要留下的人,能逃出本王的手掌心吗?”

楚少阳嘴角微勾,冷笑一声后,接着道:“进去吧。”

今日他过来,本来是想找沈瑜商量点国家大事,没想到却意外收获了沈欣若翻墙这一幕,还无巧不巧的,正好落在他的怀里。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