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农村乱肉130全集短篇

叶天辰一只手控制着微曦的一条手臂,不让她挣扎,看着满脸怒气的冷微曦,他突然把嘴巴贴近她的耳朵,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冷微曦,乖乖的听我的话,要不然,我就这里吻你,然后把你拉上台去,说你是我的女朋友。”

微曦明显的吓了一大跳,这该死的叶天辰,他这是发的哪门子的歪风,不过,她抬眼看着叶天辰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不敢去怀疑他刚才的话了。

这里认识她的人不算多,但也不少,当年因为她被百里玄抛弃了的原因,也就成了名人了。

现在,叶天辰说要在这里吻她,还要把她拉到台上去说是他的女朋友,她虽然知道他其实是威胁她,不过她还是没有胆量去尝试。

“叶天辰,你先松开我的手臂,我跟着你走就是了。”微曦妥协。

就像以前在学校里共事时一样,每次有不同意见时,总是她先妥协,因为叶天辰这人从不妥协。

这儿是门口,经常有人走进走出的,他们俩在这里拉拉扯扯的已经有人在小声议论了,要是再纠缠下去,恐怕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微曦有些气恼的跟在叶天辰身边,心情原本就不好,现在又被这恶魔微曦,心里免不了就要腹诽他几句。

叶天辰带着冷微曦在学校里绕了一圈,然后终于停了下来,冷微曦这才发现,原来是滨海一中的足球场。

叶天辰喜欢踢足球她是知道的,而他又是足球场上的前锋,每当他在足球场上跑的时候,全校的女生都会围坐在这里观看。

“还记得你曾经坐在那个位置看我踢球吗?”叶天辰望着身边的微曦,轻轻的问。

“那里。”微曦用手指了一下,然后走进了一排中间的那个位置。

坐在位置上,她恍惚又记起了那场球赛,叶天辰穿着白色的球衣在绿荫场上奔跑着。

那是她唯一的一次看足球比赛,还是被叶天辰强烈邀请而来的,在那之前,她其实一直不喜欢看踢足球的,因为她根本就看不懂。

“那一场比赛,我踢进了五个球,是我有生以来进球最多的一场比赛了。”叶天辰在她的身边坐下来,像是在回忆那场球赛。

冷微曦白了他一眼,原来这家伙是来回忆他踢球的辉煌的,可是,他那次踢进了五个球吗?她不记得了。

“冷微曦,你现在能看懂球赛了吗?”

微曦用力的摇了下头,“我还是弄不懂,只知道进球了,别的就不懂了,”

“你还是像四年前一样可爱,”叶天辰的手在她的头顶上抚摸了一下,“我去了国外四年,一直在想,四年过去了,冷微曦将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呢,哪知道今天见到你,才知道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老样子。”

“丑小鸭变白天鹅原本就是童话,你以为我会变成童话里的女主角?”

微曦自嘲的勾起唇角,她没有变,的确是没有变,当年的冷微曦是丑小鸭,今天的冷微曦还是丑小鸭。

“冷微曦,你不要太过谦虚了,太过谦虚就成了自卑了。”叶天辰看着她摇摇头,“女人还是多少要点自信,不过,自信也不能过度了,过度就成了自恋了。”

冷微曦白了叶天辰一眼,“我不自卑,也不自恋,自卑没必要,自恋没资本。”

叶天辰用手在她的头顶上揉搓了一下,冷微曦一把打掉他的这只手,真是的,好好的一头头发都给他揉乱了。

“冷微曦,你还画画吗?”叶天辰转移了话题。

“已经两年没有画了。”微曦轻叹一声。

两年前,她高中刚刚毕业,由于成绩优异,画的画更是获得过一些奖,被学校推荐给了中央美院。

只是,就在她刚接到中央美院的通知时,她的母亲却因为长期在工厂加班而意外的晕倒了。

母亲这一晕倒就一病不起,而那坑人的私人工厂的老板居然没有帮母亲买社保。

母亲病倒了,中央美院也就只能搁浅了,她不得不提前步入社会打工,为了医院病床上的母亲,为了自己的一日三餐。

“如果现在给你机会,你还愿意画画吗?”叶天辰一本正经的看着身边的女人问。

“现在?画画?”

她很想说她愿意,可是,想了想,她又哪里有时间去画画?平时出个门都要给百里明媚请假的。

“我现在工作比较忙,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微曦摇摇头拒绝了。

“嗯,好的,等你想要画画了,就来找我,”叶天辰把手伸向冷微曦,“手机给我。”

“怎么了?”微曦虽然疑惑,不过在叶天辰那带着命令般的声音下,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手机递给了他。

“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你。”叶天辰一边说一边拿起微曦的手机打自己的电话,然后迅速的把两个手机的号码都保存了。

“起来吧,我们去那边走走。”叶天辰用手拉起冷微曦,然后也不管她是否愿意让他牵着,直接拉着她就走。

其实已经转了一圈了,微曦觉得没什么好转的了,校庆会应该开完了,她其实想去找唐欣,准备和她一起走了。

叶天辰的手太有劲了,冷微曦感觉到手腕处传来的生疼,然后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果然,手腕处红了一圈。

“对不起,”叶天辰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没有想到你的手这么娇嫩。”

微曦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把我当男人了,我看你以前牵那些女生的手都是很温柔的啊?”

“我哪有牵女生的手?你什么时候看见了?”叶天辰一边朝前走,一边低声的嘀咕了一句。

微曦没有听清他在嘀咕什么,跟着他朝前面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篮球场边。

其实微曦是不愿意来篮球场的,自从百里玄走后,她每次都绕开这个地方走,因为不想去记起曾经认识百里玄的经历。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对自己的初吻无法释怀,她想,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她,才会用那样的方式把一个男人扑倒吧?

微曦希望快点走过这个篮球场,然后就走进教学区了,她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停留的。

只是,刚走了几步,她和叶天辰就不得不停留了。

因为易云玄正挽着寒紫嫣的手从对面走过来,和他们来了个面对面的对碰。

微曦楞在那里,看着挽着她丈夫的手的女人一脸的幸福,脸上笑得像花儿一样。

易云玄的眸光从她的身上扫过,眼底有一股不易察觉的怒意,好似烦躁的心情一下就被火给点燃了。

“易学长也来这里啊,”

叶天辰先给对方打招呼,“是带着你的如花美眷来回忆你曾经在篮球场上的飒爽英姿还是回忆你曾经在篮球场上那一场惊天动地的艳遇呢?”

微曦的手整个变得冰冷起来,该死的叶天辰,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她的那段经历不愿意被人提起,可是,他偏要在这里提起。

此地,此人都在,他这不是成心的吗?

易云玄的脸微微的一变,不过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他淡淡的扫了眼叶天辰身边的冷微曦,然后薄唇轻起:“叶先生这不也是来这里走在吗?旧地重游,遇到故人了不是吗?”

“微曦,你怎么不给学长打个招呼呢?这么没有礼貌?”叶天辰看了眼身边的冷微曦,一把抓住她的手,果然,这个女人手心冰冷。

“易学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微曦赶紧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用淡漠和他们对持。

她不哭,也不流泪,就像当年他牵着冷云舒的手站在她面前一样。

“云玄,都不给我介绍一下。”寒紫嫣在一把撒娇般的嗔怪着,不停的摇晃着易云玄的手臂。

“咳咳,”

易云玄清了一下嗓子,用手指着叶天辰说,“这是亚洲新锐的少东家叶天辰,是我的学弟,比我矮一个年级。”

“哦,原来是叶少公子,久仰久仰!”寒紫嫣有些夸张的伸出手来和叶天辰握了一下,一副献媚的样子。

“这位是…..”

“我是易学长的学妹冷微曦,比易学长矮了两个年级,”微曦不等易云玄介绍,她抢先自己介绍了自己。

“哦,原来是冷学妹,认识了。”

寒紫嫣不咸不淡的朝微曦点了下头,然后又看着叶天辰拉着冷微曦的手,然后自以为是的说:“呵呵,原来现实生活中还真的有王子喜欢灰姑娘呢。”

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三个人脸色都微微的一变,微曦赶紧挣开叶天辰的手,赶紧说:“其实…….”

“其实我今天也想把微曦拉上台去宣布她是我的女朋友的,”叶天辰快速的切断了冷微曦的话,然后宠溺的看了微曦一眼,“只是微曦这人一向低调惯了,最后我们就没有到台上去张扬了。”

一句话,说得冷微曦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这是装的哪门子风?话怎么可以乱说呢?

“你们在这里慢慢的观赏,我和微曦先走一步了,就不打扰了。”叶天辰不等微曦开口,率先向对面的一对告别,然后拉着她快速的走开了,根本就不给她向那两人解释的机会。

“喂,你怎么乱说话?”微曦被他强行的拉着,一边用力的挣扎一边不满的喊着。

“我哪有乱说话?……”

易云玄望着那拉拉扯扯走远的一对人,拳头不自禁的握紧,脸上的表情让旁边的寒紫嫣觉得深不可测。

冷微曦是晚上8点钟回到易家的,走进明园的大厅,就看见百里明媚正对她吹胡子瞪眼睛,显然是责备她中午没有回来。

“对不起,妈,中午遇到了两个同学,硬被他们拉去聚餐,所以没有赶回来。”微曦不等百里明媚先发难,立刻就先道歉。

其实她今天早上出门是给百里明媚请了假的,只是百里明媚太苛刻了,要她中午就赶回来。

她原以为开校庆会两个小时就可以了,然后抽一个小时的空去医院看母亲,中午12点特定能赶回来的,所以就答应了。

哪知道在学校遇到了叶天辰那个魔头,他不仅拉着她乱说话,中午还不让她走,非要请她和唐欣吃饭。

微曦不愿意去,唐欣却在一边帮腔,非要吵着去不可,于是,她闹不过他们俩,只能跟着去了。

唐欣喜欢叶天辰她是知道的,不过唐欣比她明智,她只是暗恋叶天辰,不会像她当年那样傻傻的去爱百里明媚。

午饭吃了两个小时,这期间一直是唐欣和叶天辰在说话,她只是偶尔的应答一两句,完全是个陪衬。

和他们分开后,她又去了医院看母亲,因为有段时间没有去看母亲了。

上次去看时母亲就说她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想出院了,那次微曦没有答应,说让母亲在医院再观察一段时间。

今天下去时,才知道母亲已经把她帮忙请的特护都给辞退了,而且母亲坚持要出院,就等她来办手续了。

看母亲的精神状况,她也知道的确是完全的好了,既然母亲坚持,她也没有阻拦,还是帮着办了出院手续。

只是,微曦没有想到,在她嫁入易家的这三个月,母亲不仅只是医好了病,还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她居然要结婚了。

母亲才42岁,她已经替父亲守了这么多年的寡了,现在要结婚,微曦也不敢有异议,只是担心母亲嫁的人会不会对她好。

母亲好似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晚上拉着她一起见了那个人一面,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是医院里那个特护帮母亲介绍的。

这个男人是个中学老师,在远离滨海市区50公里外的一个乡下教书,以前结过一次婚,后来离了,不过没有孩子。

微曦看得出来这个中学老师很实诚,对母亲也很好,听说自从认识母亲后,这三个月里,几乎节假日都来医院陪母亲的。

微曦见母亲没有意见,她这个做女儿的就更加没有意见了,除了祝妈妈幸福,然后就是把医院里还剩下的四十多万全部给了母亲做嫁妆。

母亲原本要留一半给她的,她坚持不要,说自己现在嫁到易家了,吃穿都不用愁的,所以就不需要钱用了。

“冷微曦,你中午遇到两个同学,难道一个午饭要吃到晚上吗?”百里明媚气得在沙发的护手上拍了一下,厉声的呵斥着。

“我下午去看了下我妈妈,然后晚上陪她吃了顿饭。”微曦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晚上陪你妈吃饭?就把我这个当婆婆的凉在一边?”百里明媚听她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今天她明明交代了她让她中午回来的,因为她今天突然想吃饺子了,而家里王妈不会做虾仁饺子。

冷微曦刚嫁过来没多久时做过一次,她就喜欢上了,时不时的要叫冷微曦帮她做一顿来吃。

今天是星期天,她在家里招揽了几个人搓麻将,还在她们面前夸耀自己家里的佣人做的虾仁饺子好吃,让她们留下来尝尝。

结果,这个冷微曦不仅中午不回来,晚上也不回来,而且还把手机给关机了,让她在那些朋友面前丢尽了脸面。

微曦默默的站在那里听着百里明媚责骂,其实她嘴里骂不出什么新鲜词汇,翻来翻去就是那几句,她已经听得麻木了,再也伤害不了她。

就在微曦以为百里明媚骂过她就会让她回去时,百里莹莹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惊天动地的喊起来,“姑妈,你知道吗,表哥今天在我们学校校庆会上宣布了寒紫嫣是他的女朋友了。”

微曦看了眼百里莹莹,她只知道她在滨海读高中,究竟在那个学校读书她不知道,不过刚才她这一喊,她即刻明白了,原来她也在滨海一中读书。

“是吗?”百里明媚立刻高兴的问,“那寒紫嫣是哪家的女孩子?应该不会又是个下等人吧?”

“不会啊,人家是从M国回来的,好像是美籍华侨吧。”百里莹莹赶紧说。

微曦看百里明媚和百里莹莹说得口沫乱飞,于是悄悄的转身,准备离去,哪知道还是被百里明媚给发现了。

“冷微曦,你就想走了?”百里明媚冷冷的喊住了她。

“妈,还有事吗?”微曦完全无视百里莹莹那挑衅的眼神,淡淡的看着百里明媚。

“我饿了,晚上没有吃好,你现在去给我和莹莹做虾仁饺子,做好端到楼上来,我和莹莹要说会儿话。”

说完,不再看冷微曦一样,拉着一边的百里莹莹,俩人趾高气扬的朝楼上走去。

微曦咬牙转身朝厨房走去,现在是晚上8点多了,百里明媚要吃虾仁饺子,她都不知道还有鲜虾没有。

果然,她的担心真的不是多余的,豪华宽敞的厨房里,三个冰箱门都拉开看了,只有一个口袋里有两斤左右的虾子,不过都是死的了。

死了的虾子不能做虾仁包饺子,而且百里明媚的味觉非常的灵敏,味道稍微不对她都能吃出来的。

微曦想了想,死虾子不能用,冰箱里有牛肉,还有猪肉,于是她打了两个鸡蛋炒好,合上牛肉,猪肉加上大葱,做了两碗三鲜馅的饺子。

别看说起来快,其实做起来很慢的,百里明媚不吃那种买的现成的饺子皮包的饺子,每次微曦都用手擀饺子皮的。

怀孕三个多月了,一直站着其实也很累,等她把这两碗饺子煮好,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把两碗水饺放在托盘里,外加两个碟子放上了蒜么和葱花,还有香油,微曦就端着这个托盘上楼去了。

还刚走上二楼的转角处,远远的就听见百里莹莹在说:“真不知道那个冷微曦是怎么想的,她今天也知道了表哥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宣布了寒紫嫣是他的女朋友,要是我肯定羞愤的立马就搬出去,她却还死皮赖脸的赖在易家,真是条癞皮狗。”

“对,她就是条癞皮狗,”百里明媚接过话来,“她这种下等人,一辈子没有吃过好的,穿过好的,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嫁到易家来,吃的好,穿的好,又怀了你表哥的孩子,你说她能不赖在这里吗?”

微曦端着托盘站在门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微微的仰起头,让眼泪慢慢的倒回肚子里去,然后停顿了片刻,稳定了情绪,这才面带微笑的走了进去。

百里明媚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的冷微曦,想到刚才她和莹莹说的话她都应该听见了,可是,她依然和没事一般。

哎,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她鄙夷的看了冷微曦一眼,然后端起饺子开吃!

“噗……”百里明媚刚含到嘴里咬了一口的饺子一口吐了出来,然后双目怒瞪:“冷微曦,你这煮的是虾仁饺子吗?”

“虾子全都死了,那样就不新鲜了,所以我就煮了三鲜馅的饺子,”微曦赶紧解释,“希望妈今晚将就一下子。”

“将就?”百里明媚气得‘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茶几上,“我从来就不吃鸡蛋馅的饺子,你让给我怎么将就?虾子死了你不会去买吗?”

微曦沉默,现在是晚上9点多了,别说菜市场早就关门了,就是大型商场也没有海鲜卖了啊。

“哎呀,姑妈,你就将就一下嘛,”

百里莹莹在旁边一边吃饺子一边说,“就像表哥将就她一样,不喜欢吃也就是偶尔实在没有的时候吃一下,有美味可口的女人时候谁还看她啊?”

“冷微曦,我看在你现在怀孕的情况下就不让你现在去买虾子了,不过,做错事却不得不罚,”百里明媚此时摆出一副易家女主人的架子来,冷冷的的看着冷微曦,“你去佛堂里跪两个小时吧,把家规抄写两遍。”

“表嫂,你还不快谢谢姑妈,她对你真仁慈,才让你抄写两篇家规哦。”百里莹莹在一边得意洋洋的说。

“哎呀,莹莹啊,她都怀孕了,我怎么也要体谅一下她身子重不是?”百里明媚接过话来,然后又端起那碗她说从来都不吃的鸡蛋馅饺子吃。

“知道了。”

微曦默默的转身朝楼下走去,身后传来百里明媚和百里莹莹的讥讽声。

易家的佛堂,其实就是一个阴深而又古老的房间,里面供奉了财神和观音菩萨,还有易家的列祖列宗。

百里明媚祖籍是潮州人,易家一向信神灵,每个月农历的初一十五,百里明媚都要在佛堂里浓重的敬菩萨和财神。

微曦拖着疲惫的身子,她不想去佛堂里跪着,而且,怀孕快四个月了,她觉得有些累。

这么晚了,反正百里明媚也不会来佛堂检查的,她就回水晶宫去把那所谓的家规抄写两篇就是了。

至于跪两个小时吗?她明天早上就说跪了就是了。

这样想着,微曦便直接朝水晶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