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被迫穿丁字内裤带着震蛋出门小说

司徒小小两手托着腮,看着两人聊来聊去,司徒小小时不时低头咬一下手指,爵言希不是叫她来陪男人的吗?

现在怎么变了。

重点是她肚子好饿,她还要回去陪小离。

爵言希瞥了一眼司徒小小,只见她低着头一根手指放在嘴里咬着,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魏国平顺着爵言希的目光看了过去,他猜不透两人此时的关系,可能不止仇人那么简单吧。

“爵少,吃饭的时间点到了,要不我们先吃饭?”魏国平看着爵言希再看了看司徒小小。

爵言希点了点头,也没说话。

司徒小小发呆完了,菜也上齐了。

额,这么多的菜三个人能吃完?

虽然说菜很丰盛,但不会有毒吧?

爵言希那么恨她,下个毒把她解决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她拿起筷子犹豫不决的时候。

“怎么不敢吃,怕我下毒?”爵言希挑了挑眉宇看着司徒小小。

司徒小小没有回答他的话,白了他一眼,就夹起什么鲍鱼、鱼翅、燕窝,都是大补的高档货一直吃,自然也顾不了什么淑女形象了。

爵言希看着她吃东西的模样,这女人是不是没吃过饭,饿成这样?

连女人该有的形象都没有。

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魏总,这个,还有这个,可以帮我打包一份吗?”

司徒小小指着那两盘菜,她觉得好吃,她要打包回去给小离也尝尝,小离那么瘦。

反正她穷的只剩下命了,又不用她买单,能宰谁就宰谁。

想那么多管那么多又不能当饭吃。

爵言希瞥了她一眼,没答应也没拒绝。

晚饭过后。

司徒小小以为爵言希会叫她陪魏总回去,但他没吭一声,就这样放过她了?

还是有其他的阴谋?

他要是不肯放过她,分分钟都可以把她往死里整。

走到门口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一阵凉意的风吹来,司徒小小抱了抱手臂。

爵言希自顾上了车之后绝尘而去,留下司徒小小一个人站在那里吹着冷风。

就这样走了?

司徒小小脑子里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她连爵言希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不过想想也好,至少没叫她去陪男人。

又要破费打车回去了,改天要去找点事做才行。

她上次陪了花弄影,爵言希已经帮她付了这半个月的费用,但她还是想去赚点钱。

花弄影跟爵言希是什么关系?

不太像关系好的朋友,仇人也不太像。

司徒小小走到家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小离的声音,又睡着吗?

会不会太早了些。

“你背着爵言希在外面养了男人?”

一声男人低沉又性感的声音在司徒小小耳边响起。

司徒小小吓的一转身就是一个踢腿踹了过去,她每次都是抓男人的重点部位来踹。

她只听到男人痛呼一声就蹲在了地上。

“靠!”

灯光有点昏暗,她看不清蹲在地上男人的是谁,她以为是爵言希派来的人。

“司徒小小,你谋杀情夫啊?把我小二踢残了,你要负责我一辈子!”

花弄影装得很像,捂着裤裆那里,表情有些痛苦。

他只是来找司徒小小商量点事情,看她在门口站着叫着谁的名字,他就想吓一吓她,哪知道这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暴力。

疼是有点疼,不过他装得倒是很像。

司徒小小皱了皱眉。

“你是花少?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这叫正当防卫,谁叫你要吓本姑娘的。”

司徒小小俯视着还在蹲着的男人。

好好说话不行吗?

非得要跟个偷窥狂一样在背后搞偷袭。

这怨谁?

堂堂花家大少出现在这种地方,实在让人想不通。

“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我老二还疼着呢。”

花弄影缓缓站起身,指了指那扇没开的家门。

额……这男人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

司徒小小审视了他几眼,犹豫着掏出钥匙,开门。

小离刚好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小小后面的男人,愣了一下。

花弄影挑了挑眉,司徒小小真的背着爵言希在外面养了别的男人,还是长的不错的男人。

漆黑的眉,挺直的鼻子,弧度完美的唇,还有一双世上最漂亮的眼睛,身姿修长,而且还挺年轻的。

花弄影犀利的眼神正逼视着世离,深邃的眸子让人摸不透他的想法。

世离见男人一直盯着自己,顿时心里有些发毛。

“小小,怕。”

世离走近司徒小小身边,挽着她的手臂,瞟了一眼花弄影。

“小离,不怕,他是花少爷,是小小的朋友,没有恶意的。”

司徒小小拍了拍世离的手,好让他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

“花少,他是我弟弟,叫小离。”

司徒小小向花弄影介绍着。

不是她男人吗?

怎么又变成弟弟了。

情弟弟?

不过那小离的样子有点像小男孩。

花弄影点了点头自顾着走在沙发那里,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环视着这小房子。

一个落魄的大小姐住在这种地方,既然也能过的下去。

爵言希下手未免也太狠了点,毕竟夫妻一场,一点余地都不留。

“小离,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回来,肯定把你饿坏了,我去热一下,你等一等。”

司徒小小温柔的对着小离说道。

世离咧嘴一笑,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花弄影一直以为司徒小小是彪悍型的,没想到对这个所谓的弟弟却是那么温柔。

这让他对她刮目相看。

好像他查的资料里没有弟弟这个人在,那他又是谁。

世离在用一种打量着陌生人的眼神看着花弄影,就像情敌那样。

抬起下巴哼了一下,白了花弄影一眼,进了厨房找司徒小小去了。

花弄影感到很无语,被一个小男人给无视了。

“花少,你今天找我干吗?让我伺候你吗?”

司徒小小走出厨房,看向花弄影。

他不会蛋疼没事找事的来找她纯聊天的,肯定是有事才来的。

花弄影勾了勾唇,这女人也不笨,一猜就出来找她有事。

“我来找你睡觉,你信吗。”

这男人越来越不要脸了。

司徒小小一头黑线在飘,满脸怨念。

是小了点,不过也不是太小。

“你的女人那么多,随手挑一个都比我的胸大,我这类型你肯定下不了口。”

一个花家公子哥换女人就像换衣服一样,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他肯定在逗她玩,这男人嘴里讲的没一句真话。

跟爵言希一样把她耍着玩。

花弄影笑了笑,靠在沙发背上,掏出打火机把玩着。

他见过的女人确实很多,妩媚的、妖艳的、装清纯的、各种各样的都见过。

但是他要找个不做作的,就像司徒小小这样直性子的,不用刻意的讨好他,做自己的。

而司徒小小身材娇小,窈窕有致,脸蛋清纯,你要她妩媚她就妩媚,妖艳就妖艳,纯真就纯真。

这个女人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一个他要拍香水广告的女模特。

上次那个米儿什么的,拍的虽然过的去,但效果却是一般。

他现在需要司徒小小来替代她。

如果效果超乎他的意料的话,他还可以打击一下爵言希,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花弄影吹灭手上火机的火焰,深邃的眸子看着司徒小小。

司徒小小被他这样看着有点发毛。

这男人被鬼附身了吗?

司徒小小看着从厨房出来刚吃饱的世离,连忙叫他回卧室等她。

她去倒了一杯水给花弄影。

“小小,你不是在找工作吗?明天来我公司替我拍个广告,我会给你很高的报酬。”

花弄影道。

“我?你疯了,你不怕爵言希那个死变 态找你麻烦吗?哪天你被他弄死可不要来找我。”

司徒小小惊讶完冷笑道。

她知道爵言希的手段,毁了她易如反掌,但她不想连累其他人。

“他不敢弄我,而且我也不怕他,敢跟爵家对抗的人也只有我花家了。”

要是爵家跟花家对抗,也不一定是爵家赢。

‘你不怕他,我怕他啊!’

司徒小小想爆出一句这样的话,但她硬生生忍了下来。

“花少,就我这飞机场身材去拍广告,你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你还不如把我弄去扫厕所好了,免得丢你的人。”

司徒小小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再看了看花弄影。

他今天真的被鬼附身了。

花弄影刚喝在嘴里的水,听到司徒小小的话后,立刻‘噗’喷了出来。

这女人说话总能让他惊喜连连,无言以对。

“是小了点,不过也不是太小,刚刚好。”

花弄影在她胸口处瞄了瞄。

男人看女人并不是都是在看女人的脸和胸,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些还可以整出来,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而司徒小小就是那个万里挑一的那一个。

司徒小小上上下下打量花弄影,末了低着头寻思着。

“拍完广告后,我会给你一百万,你考虑一下。”

花弄影知道她现在缺钱,她爸爸还在医院里躺着。

而她现在还要养着这个弟弟,爵言希又处处阻挠她找工作。

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这个毋容置疑的。

一百万?

司徒小小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如果她接了这个广告,她就可以拿一百万去交爸爸接下来的医药费了。

小离也不用天天吃着面条过日子了。

可是,要是被爵言希知道,他会不会连花弄影一起报复?

司徒小小死死盯着花弄影,半响后强迫自己挪开视线。

“那能不能不露脸,我们偷偷拍广告?”

什么?

花弄影以为他听错了,不露脸怎么拍?

转念一想他就知道,她是不想让爵言希知道。

他也寻思了一下后,邪魅一笑:“行。”

“你不会安排了一个裸、男跟我一起拍吧?不过,我倒是希望跟你一起拍,这样才有意思。”

他答应的太痛快,惹得司徒小小又睨了花弄影一眼。

花弄影看着司徒小小,突然觉得她的提议不错,便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第二天,司徒小小乔装打扮去了花弄影说的地方,花氏总裁第99层一个豪华的包间里,来的路上都是他的助理全程接待。

她带着口罩,带着墨镜,一身普通不过的打扮,别人根本就认不出是落魄的司徒大小姐。

包间里,除了花弄影还有一个摄影师和一个女人,除此之外就没人了。

真的要跟他一起拍广告?

不会要她全裸吧?

想着想着,司徒小小的小心肝儿不禁颤了颤,心里不禁更加没底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

花弄影叫她去换了件黑色低胸大露背的短款晚礼服。

当司徒小小从衣帽间出来时,花弄影被她的美给震惊到了,肌肤如雪般白皙,胸前的线条恰到好处,还有两条笔直又白的腿。

花弄影走上前去把她扎好的头发拆了下来,披在肩上,才发现她的雪白的后背,右肩上有一只纹绣蝴蝶。

“这是纹的吗?”

花弄影指着她肩上的蝴蝶疑惑的问道。

她以前从来不让别人看到这个蝴蝶,不管夏天有多热她也不穿露背的衣服或裙子。

“不是,我爸爸说出生时就有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

司徒小小悠悠的说着。

“很美,真的很美。”花弄影赞叹道。

美的惊心动魄,每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如果她不是爵言希的前妻,他肯定会心动。

就像真的一样,让人多看几眼那蝴蝶就会翩翩起舞般。

“去化妆吧。”花弄影道。

“不露脸化什么妆?化了也是浪费。”司徒小小笑着打趣道。

花弄影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她,她太过执着于自己的想法,心直口快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这也是他欣赏她与其他女人不同的地方。

他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

花弄影也去换了衣服出来,他其实可以不陪着她拍广告的,他堂堂一个花氏总裁陪着一个女人拍广告。

这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司徒小小微微抬起头,看着花弄影他也有和爵言希一样的,一双深邃如星辰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一双薄唇。

薄唇的男人必定是薄情之人。

花弄影深深地凝视着她的双眼,眸子越发地深邃,蓦地将她抱进怀里。

司徒小小被他突然抱进怀里,眉头一皱有些抗拒。

他顿时大脑微懵,女人身上清淡的洗发水和刚刚喷过的新款香水味,萦绕在鼻息间,让他的呼吸都感觉到压抑。

“别动,闭上眼。”

花弄影低沉地说道,嗓音磁性。

司徒小小犹豫着低下头,乖乖的闭上了双眼。

花弄影慢慢的松开她,帮她撩拨了头发,两手放在她的手臂上。

他看了看旁边的摄影师点了点头,他突然低头,冰凉的唇,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如同羽毛般温柔的吻。

摄影师抓拍的刚刚好,吻的同时抓拍了几张。

司徒小小来这里前有心理准备,虽然对突如其来的吻有些惊讶,但她没有推开花弄影。

花弄影放开了司徒小小走到摄影师旁边,看着那张唯美的亲吻照,他唇角一弯笑了起来。

他很满意,果然选她是对的选择。

如果爵言希知道他的前妻跟他在一起拍了这个香水广告,不知他的反应如何。

司徒小小没有去看拍的效果如何,他满意了,她就可以拿到钱了。

这样的交易只有一次。

她不想和花弄影扯上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他也是她惹不起的。

好在花弄影答应她的事也承诺了,开了张支票给她。

司徒小小早早回家,买了好多丰盛的菜,世离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他也很高兴。

他好久都没有看到她久违的笑容了。

隔日。

轰动全城的花氏新品香水广告占据了各个广场的大屏幕。

大屏幕浮现出一副这样的画面,豪华的房间里,落地窗前,一对相拥的男女,俊美的男人低头吻着怀里女人。

看不清女人的容貌,只看到她低着头,一头如云般的秀发散在肩上,黑白相间中,大露背的右肩上的纹绣蝴蝶鲜艳夺目。

广告很短,只有15秒,配上优美的音乐,出现在镜头下面的台词也让人为之心动。

‘千花万葩我不爱,只想与你白头伴。520。’

这条广告一出,各个公司都在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花氏总裁亲自拍香水广告还是第一次,到底又是哪个女人有这么大的魅力。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爵氏总裁办公室。

爵言希靠在皮椅上,淡淡的光线洒落,映出他如刀雕琢般的轮廓。

他的一双眼漆黑深邃不见低,鼻梁高挺,唇瓣薄而性感,周身散发着尊贵不凡的气质,如同君临天下般,却少了那股张狂。

他黑漆的双眸盯着电脑屏幕上花弄影的香水广告,手里把玩着一支钢笔,广告重复播发着,爵言希一个用力就把手里的钢笔硬生生给折断了。

“青风,查一下司徒小小现在居住的资料,马上给我!”

爵言希吩咐道,上次把她扔在门口就没再管她。

“是,Boss。”

青风的做事能力超强,不用几分钟就把资料交到了自家Boss手上。

爵言希拿起外套穿上,走了出去。

开车到司徒小小居住的巷子里,下车,爵言希捂着鼻子走了进去。

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

她一个大小姐住的习惯?

爵言希敲了敲房门,开门的正是世离,世离对上男人那双眸子顿时觉得有些害怕。

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眼前的男人是危险地。

“小离,是谁来敲门?”

司徒小小从卧室走了出来。

当看到是爵言希时,司徒小小的第一反应是要关上门。

“小离,你进卧室去,听话。”

司徒小小将小离扯到身后。

小离转身走了回去,不放心的又看了小小一眼。

司徒小小还没来得及开口问爵言希来这里干什么,爵言希就一手把她从门口拽了出来,并一把就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推到墙上面。

他目光森寒,如一条毒蛇一般阴冷的盯着司徒小小,恨不得吃了她。

她背着他在外面养了男人,是婚前还是离婚后?

当看着有个男人住在她的屋子里时,他心里就莫名的有一团火在燃烧。

“司徒小小!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你那么缺男人?嗯!”

爵言希咬牙切齿的看着司徒小小。

他恨不得掐死她去。

司徒小小觉得自己快要死过去了,无法呼吸。

他就是一个恶魔。

一个折磨她又不让她死的恶魔。

当她喘不过气时,他松开了她,抓着她的手,快步的走出了巷子。

将她当垃圾一样扔进车的后座。

司徒小小并不想跟他解释什么。

而且他也不会听她的解释。

车在公路上飞一样的行驶着。

让司徒小小不禁下意识的抓紧了车门上的把手。

她感觉他疯了。

疯得莫名其妙,都离婚了,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他凭什么还管着她。

只感觉这车里的空气都快凝结了,爵言希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看她一眼。

“爵言希,你疯了,快停车!”

这车速快的快让她飞出去了。

“闭嘴!”

爵言希以最快的速度把司徒小小带回了他的公寓里。

这所公寓连任之雪他都不曾带她来过。

公寓的门‘砰’的一声被爵言希一脚踹开了,把她用力一甩,她一个重心不稳倒了下去。

“司徒小小,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是不是?”

司徒小小被甩的趴在地上,坐起身抬起头看着发怒的爵言希,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火。

随着爵言希话音落下来,司徒小小穿的外套被他用力扯了下来,还有里面的打底衫也一并被撕破了。

“爵言希,你要干什么?”

慌乱的双手抓住那残破的衣服,双手环抱在胸前,尽量遮当自己的身体,缩了缩身子往后退。

“干什么!你在跟我装清高,你不是喜欢被男人上吗?也不差我一个,而且我给的钱肯定让你满意。”

爵言希冷眼看着司徒小小。

一瞬间,当看到她裸露在外的,洁白无瑕右肩上的那只纹绣蝴蝶时,爵言希胸口的怒火似乎烧的更旺了。

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一开始是怀疑,现在是确定。

花氏的香水广告是她和花弄影一起拍的。

那两人拥抱甜蜜的场面刺激着爵言希大脑的神经。

这女人到底勾 引了多少男人?

一想到她在那么多男人的身下承欢,他就疯狂的想撕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

他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

“不要,爵言希,不要,你这个禽兽!”

司徒小小惊恐的越是反抗,爵言希就越恼怒。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司徒小小挣扎在地上,手脚并用的踢着爵言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