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客厅乱h伦交换

当苏芋洛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司翎的温度。其实这一年多来苏芋洛早就应该习惯了的,可是就在昨天她和司翎像平常夫妻那般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司翎已经转性了,或许已经决定要好好和她过日子了。

可是,苏芋洛看着自己身边空空如也的地界,心中莫名泛起了苦涩。

原来这一切只是自己的瞎想罢了,司翎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司翎,而他对自己的态度又怎么会仅仅因为一晚上就改变呢?

苏芋洛把自己收拾妥当后,走出房门路过大厅。杨怡正坐在餐桌上吃早点。餐桌上的早点很丰盛,有鸡蛋,牛奶面包,可却只有一个人的份。

苏芋洛像往常一般,对着杨怡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妈早上好。”

杨怡虽然不待见苏芋洛,可在苏芋洛看来,杨怡毕竟是长辈,些礼数该做的还是得做的。

杨怡听闻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这让苏芋洛不禁如释重负,看来今天又和以往一样。可是就在苏芋洛抬起腿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却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看的出来,司翎今早在出门的时候,脸色可不怎么好。”杨怡的语气中夹杂着浓烈的幸灾乐祸的意味。

这难免让苏芋洛的心莫名的咯噔一下,什么时候她又惹到司翎了,可是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还是说因为昨天的事情……

看着苏芋洛低着头,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杨怡放下手中拿着餐具,眼睛眯了眯,声音也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

“一个有有夫之妇,居然夜不归宿。传出去丢的可是我们司家的脸面,也不知道当初我儿子到底是看上了你哪点,居然娶了你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本来苏芋洛对于之前那件事情是对司翎有些愧疚的,可现在从杨怡嘴里说她丢了司家的脸面,苏芋洛就觉得有些可笑了起来。

苏芋洛抬起头,对着杨怡反驳道:“我也就一晚没回家,就是丢了你们司家的脸面,那你的那个宝贝儿子,天天也不归宿,难道他不是有妇之夫?”

“你”杨怡被苏芋洛这一番话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是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苏芋洛恶狠狠的放出一句狠话:“我迟早劝我儿子和你离了!”

苏芋洛听闻,并未出声,只是头也不回的走出司家大宅。开着车子到了公司,顺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对于司翎会和她离婚之事,明明昨天就闹过一次,如果真有杨怡说的那么简单的话,那么苏芋洛对于司翎的这份感情不要也罢。

苏芋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见许多多一脸兴奋的凑到她跟前,有什么想说又不敢大声说话的样子。

苏芋洛都有些急了,连忙催促许多多道:“又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八卦消息了?”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肯定的语气。

因为许多多是那种有什么事情根本就藏不住的人,而在这个公司和许多多玩得最好的也就是苏芋洛。所以许多多一般得知了公司内的什么八卦消息,而第一个与之分享的人,无疑就是苏芋洛。

“芋洛,嘿嘿,还是你聪明。”说着许多多就刻意的凑到苏芋洛的耳朵边,细声的说:“听说公司会让一个设计师全权负责碧海苑楼盘的设计,这可是陆氏与司氏合作的大项目,如果哪位设计师可以得到这个项目,那无疑就代表的就是本公司,那到时候……”

“反正芋洛,我是看好你的。”许多多说完拍了拍苏芋洛的肩膀,并且笑得意味深长。

“看好我也没用,反正我是不会去的。”苏芋洛说的异常坚决,差点让许多多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啊,以芋洛你的能力,这区区一个碧海苑的楼盘,完全不在话下好吗?况且昨天你和陆总……”

许多多还未说完就被苏芋洛急忙打断:“我和陆总之间,什么都没有。”说完顿了顿,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快速的补充了一句:“昨天我和陆总就谈了工作,吃了饭而已,真什么都没有。”

“好好好,我知道了,昨天你和陆总什么也没有。”许多多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却是一副我信了有鬼的神情,这倒让苏芋洛有些郁闷了。

工作时间,虽然可以偶尔聊聊天,可是也不能太过分了,所以许多多不久之后也就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座位上。

苏芋洛还在想着许多多之前说的八卦,一直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这次碧海苑的楼盘设计陆宇宁千万别看上自己的设计。

虽然说昨天和陆宇宁聊工作聊的很投机,可要在以后的日子都要和陆宇宁有接触,那个那个男人,苏芋洛只要一想到陆宇宁的俊颜,脸上就会莫名的滚烫了起来。

就在苏芋洛胡思乱想之际,司翎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苏芋洛看着陆宇宁的脸色有些难看,结合着早上出门的时候杨怡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有些忐忑不安。

司翎的眉头微蹙,自打苏芋洛一进门开始就一直打量着苏芋洛,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苏芋洛受不了这样沉寂的氛围,正当她想询问着司翎到底叫她来办公室有什么事情的时候。

就听见司翎有些愠怒道:“真不知道陆宇宁看上了你什么,居然提出要求,要你负责碧海苑楼盘的设计。”

苏芋洛听司翎这么一说,有些难以置信。苏芋洛完全没有想过,她和陆宇宁说到底也就昨天接触了那么一天,还有就是那场误会,可现在居然会向司翎提这样的要求。

“我可以拒绝吗?”苏芋洛有些苦笑。如果可以选择,她倒希望她可以从未认识过陆宇宁这个人。

“陆宇宁说如果你拒绝,那么他陆氏集团将马上终止与司氏的合作。”司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苏芋洛,就好像想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一样。

苏芋洛看着司翎的眼神是复杂的,聪明如苏芋洛又怎么会想不到,此刻的司翎在想些什么。

“反正我就说一句话,我和陆宇宁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苏芋洛心里五味陈杂,但其实还夹杂这一丝心虚。

当然这些都没有落在司翎的眼里,因为在此之前,司翎早已经把视线从苏芋洛的身上悄无声息的挪开了。

“既然是陆宇宁的要求,我希望你能为了公司使劲全力,这次和陆氏集团的合作可是有关乎司氏以后的发展,所以这次要好好把握。”

司翎脸色有些阴沉,而他的手里则拿着一份文件,两眼快速阅览了一边,眉头轻蹙,就好像想到了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一样。

接着放下手里的文件,快速的走到苏芋洛的面前,此时司翎的脸隔着苏芋洛仅仅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苏芋洛被司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瞬间就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怔怔的,而眼睛望着前方已经没有了焦距。

随即苏芋洛才反应过来,都忘记了推开靠过来的司翎,结结巴巴的问着近在咫尺的司翎道:“干,干什么?”

“别忘了你是我老婆,我再重申一遍,要是之后让我发现你和陆宇宁在工作之余还有别的关系的话,可别怪我不讲往日情分!”

司翎的脸色依旧阴沉,说出来的话又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只要一想到陆宇宁与他不相伯仲,而苏芋洛这个女人此番又要因为工作的事情去与陆宇宁有所接触,顿时就感觉到一阵不舒服。

司翎不知道这种感觉为何而来,但是他也不想去深入探究下去。

“好了,没什么事情了,你出去吧。”司翎转过身去,还未等苏芋洛快口说话,就率先下了逐客令。

等苏芋洛走出司翎办公室的时候,她都一直迷迷糊糊的,就好像整个人都丢了魂一样。

“芋洛,司总叫你去办公室肯定是为了和陆氏合作一事吧。”许多多就像未仆先知一样,凑到苏芋洛的面前想打听她的八卦。

“还真被你这乌鸦嘴说中了。”苏芋洛无奈的看了许多多一眼,然后又低着头继续做这属于自己的工作。

“听你这样子说,是有戏了?陆总那英俊帅气的脸庞,想想都激动啊,只要是个女人,像这样有钱又帅气的钻石王老五,都会拜在他的西装裤之下吧”

许多多越说越激动。两只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而且嘴巴一咧开笑个不停。就像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在心中幻想着自己的那个白马王子!

总有一天我喜欢的那个人,他会踏着五彩祥云……

苏芋洛继续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像许多多这种犯花痴的情况。她已经看过无数回了,直到今天都已经产生了免疫力了。

所以她对于许许多多的这种行为,她是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

“哎,芋洛。你怎么又不理我。”许多多看见苏芋洛还在自顾自的干活,根本就没有跟她搭理话的意思。一脸委屈的杵在那儿。

许多多这么一个大人。就这样杵在苏芋洛的面前杵了许久,苏芋洛也不可能真的无视她吧。

苏芋洛抬起头,有些明知故问的调侃许多多说道:“要不我把司总交代给我的任务,交给你,到时候你就可以天天和陆总见面,再发展发展感情,再……”

苏芋洛说道这里故意停了下来,许多多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然后像是随即想到了什么又飞快了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设计师,再怎么样这个任务也轮不上我吧。”许多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就像是一个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吧唧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好啦好啦,赶紧工作去吧,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多去见见陆总。”苏芋洛适当的安慰了一下许多多。

这时候,许多多的脸上才由阴变晴。

“芋洛,这可是你说的哈,到时候可别忘了哟。突然想起来,我也还有好多事情没干呢。”许多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连忙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苏芋洛看着许许多多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个小丫头还真是简单的不行,也难怪自己在这个公司能和她感情最好。

一天的工作乏味而无聊,但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当中。到了下班的时候,苏芋洛今天所要完成的任务也差不多了。而公司里的人员也陆陆续续差不多都离开了办公室。

当苏芋洛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收拾好桌面,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看到夏楚楚摇曳生姿的朝着她走来。

“哟,姐姐下班了啊,司翎可还在办公室吗?”夏楚楚看着苏芋洛故意的问道,其实就在几分钟之前她还和司翎通过电话。

“我记得我在之前就说过我没有你这个妹妹,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滴。”苏芋洛对待夏楚楚这样的小三,是绝对不会对她客气的。

小三她见得多了,可如此,光明正大气焰嚣张的小三,倒是她头一回见。

夏楚楚听苏芋洛这么一说,继而又看了看周围,发现人都已经走光了,才不怒反笑道:“我知道司翎和你的感情不怎么好,要不你把司翎让给我,那这样我也就不是你的妹妹了。”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芋洛,那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挑衅的意味。

“我和司翎的感情好不好,可不是你说的算,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罢了。”苏芋洛对着夏楚楚冷笑一声,便不想理会。

等苏芋洛与夏楚楚擦肩而过的瞬间,没想到夏楚楚眼疾手快的居然拦住了苏芋洛不让她走。

“要不我们来印证一下,看看司翎他更在乎谁多一些。”夏楚楚话还未说完,苏芋洛便听到了一声啪的声响,那是巴掌扇在脸上的声音。

接着苏芋洛才感觉到自己的左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瞬间怒火烧心,一巴掌毫不客气的便甩在了夏楚楚的右脸上。

“你,你竟敢打我?”夏楚楚右手捂着右脸,接着脸上便一副泪花带雨的模样,甚是惹人怜爱。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从办公室刚出来的司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苏芋洛的左脸有着清晰的五指印,而夏楚楚则是右手捂着脸,而脸上便泪如泉涌。

夏楚楚看见司翎从办公室出来,哭的更凶了,赶紧走到司翎的面前,同时便用手指着苏芋洛,一脸委屈的向司翎诉苦。

“这个女人,竟然打我,司翎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夏楚楚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把尾音拖的老长,娇嗔这一边哭,一边使劲的想窝到司翎的怀里去。

“是这样吗?”司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他的眼睛甚至都没看一眼夏楚楚,而是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苏芋洛。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没什么话可说的。”苏芋洛的语气中异常的平静,就连她自己似乎都有些难以理解。

苏芋洛不想去辩解,无论此时司翎是听信夏楚楚之言还是相信他自己所看到的那般,这对她而言,好像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赶紧向楚楚道歉。”司翎的语气中勿容质疑。苏芋洛听完,心一寒,不过脸上也并未表现出什么。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苏芋洛直接无视了司翎的话,想着自己先离开这里,真的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苏芋洛朝前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夏楚楚看着苏芋洛的背影,手指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

总有一天,她会眼前的这个男人,给她名正言顺的地位。至于苏芋洛咋们来日方长,走着瞧!

“司翎,你看她。”夏楚楚此时已经停止抽泣,而她的整个身子都恨不得牢牢地的贴在司翎的身上。

司翎一把推开了夏楚楚,蹙着眉头说道:“你的脸要是很疼的话,我开车送你去医院看看。”

夏楚楚怕司翎嫌弃这样难看的自己,于是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苏芋洛出公司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天空下着小雨,朦朦胧胧的让远处的灯光都有些看不真切。

之前苏芋洛去了公司的地下车库提车,才发现自己的宝马居然没油了,在赶着下班也懒得折腾的情况之下,苏芋洛决定放弃宝马,打车回司家大宅。

苏芋洛在公司门口站了许久,她看见一辆接一辆的出租车从她身边行驶而过,可是每一辆似乎都是满客。

所以即使苏芋洛来回打了多次手势,依旧没有出租车愿意停下来。

不久之后,司翎开着车子载着夏楚楚,从苏芋洛的眼前经过,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行驶入一水滩溅了苏芋洛一身。

苏芋洛气的满脸涨红,看了看已经渐行渐远的车子,再看看自己已经淋湿了大半的衣服,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可终究无能为力,只能自认倒霉。

这时候苏芋洛的身边缓缓的停下了一部黑色车子,这是苏芋洛完全不熟悉的车子,正当她好奇在这样下班的时刻,怎么还会有人把车子开到公司门口的时候。

车窗缓缓摇曳而下,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庞。

“苏小姐,你没事吧 刚刚我开车路过此地,看见苏小姐你一个人,貌似在等车?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很乐意代劳。”

陆宇宁很绅士的询问着苏芋洛,反倒是苏芋洛先是一愣,接着才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回答道:“不用了, 陆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在等等,车很快就会来的。”

苏芋洛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滚烫了起来,低着头都完全不敢去看陆宇宁。陆宇宁似笑非笑的盯着苏芋洛,感觉这个人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其实苏芋洛还是很尴尬的,自从上次那件误会之后。她就感觉自己完全不能正视陆宇宁。不过想想就之前的那次,陆宇宁就好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了一样,那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豁达一些。

想到这里,苏芋洛的心里便有些释然了。

“既然车子还没到的话,那我先送苏小姐回去吧。我看你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这样下去容易感冒的。”陆宇宁满眼关切的看着苏芋洛,苏芋洛虽感觉到浑身不自在,可是对于陆宇宁的好意,却又无法拒绝。

“不用送我回去了,把我随便送到某个服装店里,我换身衣服就好。”苏芋洛也不客气了,说完就一把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位上。

苏芋洛考虑到,陆宇宁要是送她回去的话,那肯定就会发现她苏芋洛已经和司翎结婚了,所以还是不用送回家,随便去个服装店,反正只要换了衣服就不会感冒,那到时候就可以自己回去了。

陆宇宁听苏芋洛说完,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是专心致志的朝前开着车。

等陆宇宁载着苏芋洛来到M市最繁华的商业街的时候,天空已经不下小雨了。

苏芋洛一下车就迫不及待的朝着最近的一家服装店快步的走去。

跟在苏芋洛后面的陆宇宁亦步亦趋的走着,目光始终紧紧的看着苏芋洛,而眼神中则是透露出慢慢的宠溺之色。

陆宇宁刚走进服装店,就感受到一波波的眼光向他投来,还有几个店员甚至在小声的嘀咕着,说陆宇宁是不是某个明星,如此出众的气质,加上那无可挑剔的脸庞,简直就像是从神话中走出来的神祉。

甚至有人突然就冒出了一句,此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陆宇宁对于这些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他的脸上保持着巧到好处的微笑,这笑容让好多店员都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竟然一点都不夸大。

苏芋洛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便看见许多女店员盯着正在微笑的陆宇宁犯花痴,直勾勾的盯着甚至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咳咳,我可以打扰一下吗?觉得我这套衣服怎么样?”苏芋洛假意的咳嗽了一声,这让很多店员瞬间回过神来。

之前上班的职业套装已经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雪纺白色连衣裙,虽说简单,但是衬托着苏芋洛裸露在外的肌肤更是如凝脂一般,吹弹可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