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被经理添我下面 (高h)调教羞辱

“顾医生,麻药还没打呢,您怎么就……”

“打什么麻药,直接开刀,摘个肾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手术!”

这话让旁边的助手和护士直打哆嗦。

被绑在手术床上的乔汐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带着口罩、眼眸流露出狠毒目光的男人。

“顾铭泽,谁允许你这么做的,放开我,放开!”她拼了命想要挣扎,试图逃离,可是身体被死死绑住,她根本就逃脱不了。

四年前在美国,她瞒着所有人给叶薇晗捐了一个肾,如今她只有一个肾了,这不是要她死吗?

“混蛋,王八蛋,放开我,我只有一个肾了,你不能,不能给她,而且我已经怀孕了!”

不等乔汐把话说完,男人拿着手术刀的手往她脸上轻轻划过,俯首看着床上垂死挣扎的她,冷笑:“差点忘记了,四年前你给小晗捐过一次肾,哈哈,好事成双,这个肾捐出去,你欠她的算是还清了。”

这个肾捐出去,她还能活吗?

“我不欠她,我从来不欠她!”四年前,她被蛊惑捐肾给叶薇晗,是她这一生,做过最后悔的事之一。

口口声声说只是陆盛霆的妹妹,这么久一直要骗她!

乔汐的话让男人眼眸微微发生了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意,“呵,不欠……薇晗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乔汐,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不,你不能摘我的肾,盛霆他不会同意的,我怎么说也是盛霆的妻子,你害死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听乔汐搬出陆盛霆来,顾铭泽没有半点惧怕,反而扬嘴露出了笑意,“你以为,没有他的授权,我敢动这场手术?而且,盛霆不想要你,当然也就不想要你的孩子。薇晗出事后你就被关在别墅,难道你还不明白?”

陆盛霆自然不知道这些,顾铭泽这么说,只是想要看乔汐痛苦。

“你放开我!我要见他!”乔汐瞪大双眼,整张脸因为激动显得有几分狰狞,顿了一会她又吼道:“他不会送我去死!”

陆盛霆就算是再怎么讨厌她,也不会这么残忍,这么多年,虽然对她冷眼相对,但吃的住的,从来都没有亏欠过她。

“天真!”顾铭泽说着,伸手让旁边的助手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拨通了陆盛霆的电话,接通后开了扩音。

乔汐倒吸着一口冷气,期待电话那端的陆盛霆能大发雷霆阻止这场厮杀,可等来的却是他冷漠地质问:“还没处理好吗?”

“马上就好,对我你还不放心吗?”

“嗯,处理干净点。”

“她要见你。”

“我在隔壁陪薇晗。”

顾铭泽得意地勾了勾唇角,掐断了电话,“做人就得看清现实,我送你一程,帮你结束痛苦,你还得感谢我!”。

他怎么会让陆盛霆知道给叶薇晗捐肾的是乔汐,当然也不可能让陆盛霆知道乔汐怀孕的事情,他只跟陆盛霆说,找到了跟叶薇晗肾脏相符的女人,而且还说是个死刑犯,是他利用关系偷偷弄出来的。

等手术做完,他就跟陆盛霆说,乔汐因为想要弥补,所以自愿捐肾给叶薇晗。反正,死人又不能开口分辨。

“我……”乔汐知道陆盛霆不爱她,也知道陆盛霆娶她只是为了完成陆爷爷的遗愿。即便如此,她还是义无反顾嫁给了他。她很容易满足,陪在他身边是她毕生所求。

可惜啊,两人本就岌岌可危的婚姻在一年前就已名存实亡。叶薇晗被车撞倒差点失去性命,在医院躺了整整一年,导致肾脏衰竭,所有人都以为,叶薇晗出事是她害的。

谁都不相信,她担心叶薇晗死了,陆盛霆会伤心会疯掉,所以她扑出去捡了叶薇晗的命。

“哈哈哈哈。”乔汐绝望地仰着头大笑,眼泪一滴一滴砸落下来,浸湿了白色的枕头。

这就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

她放弃了一切,只想陪着他,成为他的骄傲。可是他却一直惦记着,只想要她去死!

绝望一点一滴吞噬了她多年的信仰和追求,把她拉入到更深的深渊里。

恨,也从心底一点点蔓延。

她想伸手去摸一摸肚子,可双手却被紧紧绑在床上,她根本动弹不得。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无能,不能让你平平安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两个月,她的孩子刚两个月,跟第一个孩子一样,还没成型,就要跟她一起死去。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

“开始吧。”随着顾铭泽的一声令下,乔汐身体很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你们,你们会遭到报应的!”乔汐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了最后一句话,然后便慢慢失去了知觉。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救了叶薇晗,其次,是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

如果有来生,陆盛霆,我希望一点点夺走的你爱的一切!

……

乔汐是被痛醒的。

剧烈的疼痛让她猛地睁开双眼。

她第一时间将手放到小腹上查看孩子是否还在。

平坦的肚子让她心脏咯噔一下。

她没死,孩子却没了?

眼泪还来不及涌出,当她侧头看到墙壁上饱满的彩色气球,和床头立起来的结婚照时,她大大的双眸滞住了。

这是她和陆盛霆五年前结婚的婚房,在这里住了一年,知道叶薇晗和陆盛霆扭曲的关系后,她就搬出去了。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这里的模样,跟她当年结婚时候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在看到满是淤泥的床上那一抹鲜艳的红之后,她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她重生了,重生回到了五年前。

昨天他们第一天领证,陆邵霆喝了被下药的酒后和她强行发生了关系。

他以为药是她下的,对她更是痛恨至极。

“乔汐,谁给你的胆子,竟然给我下药!”

“这么想我干你,好啊!那我就成全你。”

“痛吗?”

“活该!”

“处理干净点。”

……

他冷漠的,愤怒的,决绝的声音在脑海盘旋,乔汐双手死死拽着被单,惨白的唇被咬的血红。

是的,她活该。

她不该爱上他,不该一腔孤勇嫁给他。

更不该把肾捐给叶薇晗。

不过,重回到了五年前,一切还来得及。

孩子……

她第一次怀孕,就是因为这一晚怀上的,那时候她满心欢喜,以为他会因为孩子对她改观,没想到却因为他的不信任,导致她跌落楼梯流产。

第二次怀孕,便是五年后了。

那次,他更是丝毫不阻挠让人要了她和孩子的命。

既然重生,为什么不让她重生在六年前、十年前,为什么不让她重生在遇见他以前,或者是陆爷爷去世前……

哪怕是重生在昨天上午领证之前,也好啊!

撕扯般的痛感袭来让她险些站不稳,她跌跌撞撞走到衣柜边,随便扯了套衣服出来往身上套,慌乱地洗漱了一番之后跑着出了别墅大门。

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药店买药。

失去孩子的痛,她不要再承受第三次!

可是,上一世已经失去过两个孩子了,这一世重来,她还要这么残忍把她的宝宝扼杀在摇篮里吗?

从药店出来,乔汐端着水杯的手狠狠颤抖着,手里的药丸迟迟没有放入口中。

一想到那天从楼梯摔下来失去孩子,一想到被顾铭泽取了肾脏,和孩子一起丧命,她的心脏就像被利剑狠狠刺穿般难受。

不,不能再把孩子杀死。

既然重活一世,她要把孩子留下来。

打定了主意,乔汐把杯子里的水倒入口中,空杯子和药片则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拿出手机看了看,猛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瞳孔突然放大,随后扬嘴露出一抹悲凉的笑意来。

回到现在这个时候,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出国进修的名额她还没有让出去。

陆盛霆是在两天后收到离婚协议的。

看到那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时,他脸色微微僵住,眼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毫无规律地敲打着,一下,两下……

空气似乎凝滞住,旁边的助理萧航心被提了起来,他从未见总裁什么时候有过如此紧绷的神情,仿佛暴风雨来临前奏。

“她要离婚?”男人终于开口,声音低沉冷静,无法掩饰内心那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

“用尽手段成为陆太太,结婚不到一周就要离婚?”准确地说,是三天整。

不要脸地蛊惑爷爷,逼他娶了她,给他下药,逼他睡了她之后,转眼就翻脸不认人要离婚?

这是那个唯唯诺诺,跟在他身边像个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的女人会做的事?

萧航悄悄伸手抹了一把头顶的细汗,小声开口:“好像……是的。”

陆盛霆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翻开桌上的A四纸,只有短短两页,上面五号字体清清楚楚写着:净身出户。

最下面是她的亲笔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