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进内衣使劲揉搓奶头漫画 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

温雨欣听见季灏霆的话,顿时吓了一跳。

当时她只顾着要整温念瓷,竟然忘了还有监控这回事,这要是真让他们把监控调出来,到时候还怎么收场。

温念瓷再怎么说如今也是季家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季家肯定是会站在温念瓷那边的,要是他们发现是她把温念瓷锁在厕所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当然,也别指望温家会替她出头了。

季家那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要是她在今天的婚礼上被赶了出去,那以后也别想在上流社会混了!

想到这,温雨欣着急开口道,“先别忙着调监控,没准我姐是去卫生间了,我再去找找。”

说完匆匆忙忙就跑了。

季灏霆见她神色异常,似乎猜到了什么,眸光一沉,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旁边的人一看,连季灏霆都去了,也全都跟上了上去。

看见前面的女人毫不犹豫的就上了右侧的楼梯,季灏霆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想,散发寒气的眸子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没多久,温雨欣就来到了卫生间门外,赶紧把牌子挪到一边,匆匆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一看见温念瓷在里面,故作惊讶道,“姐姐,你果然在这!”

温念瓷刚刚才爬上隔间的上方,身子探出了一大半,还没落稳脚,冷不丁听见温雨欣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从上面摔了下来,痛呼出声。

听见声音的季灏霆,一进来刚好看见这一幕,心仿佛揪在了一起,赶紧过去将她扶抱在怀里。

“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焦急的语气与平日里,完全不同,只可惜在这种场面下,谁都没有注意到。

温念瓷一张小脸紧紧皱在了一起,动了动右脚,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疼得她额上直冒冷汗。

“我好像脚崴了,动不了……”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被季灏霆拦腰抱起,朝外面走去。

温念瓷下意识的勾住对方的脖子,惊呼出声,心里既是害羞,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对方坚实的胸膛异常温暖,身上散发淡淡薄荷清香混合着男性身上独有的气息毫无预兆的钻进她的鼻子,令她不由的脸上发烫。

一般来说她不太喜欢异性的接触,可是对于季灏霆的怀抱,她好像一点都不排斥,反而还有些喜欢。

心脏不可避免的急促跳动,温念瓷的目光不由的移上他的面容,却见季灏霆阴沉着一张脸,心脏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竟是十分在意他对自己的感觉。

温念瓷以为他是对她有了误解,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缺席的,是有人把我关在卫生间里,我出不去……”

竟然胆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对她做这样的事,哼,这个人还真是不把季家放在眼里。

一旁的温雨欣听见温念瓷的这番话早就吓坏了,紧接着又触到季灏霆凌厉的眼神,更加的心虚,她甚至觉得,季灏霆一定是看出来什么了。

季灏霆绷着一张脸,冷声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如此恶作剧!”说这话时候,眼光自然是冲着温雨欣去的。

温雨欣不由浑身瑟缩了一下,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再看向对方。

正在此时,跟在季灏霆后面的人也都进来了,看到眼前这幅场景,眼神里都有不同程度的错愕。

季灏霆一转身将目光落在酒店经理身上,命令道,“李经理,去调查这件事情。”语气里是不容人拒绝的威严。

李经理一听,连忙点头称是。

旁边的温雨欣一看这架势,吓得立马变了脸色。

跟着人群一起进来的温父温母一看她这个样子,心下便已经才出了八九分,顿是脸色大变。

尤其是温立国,恨不得上去给这没脑子的女儿几个耳刮子,竟然在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闹出这种事情,差点毁了他精心布置的一切。

沈素琴到底还是疼自己的女儿,事情一闹开,温雨欣今后恐怕连个好婆家都找不到了。

于是立马上前说道,“既然念瓷都已经找到了,我看今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先看看念瓷伤的怎么样,才是最要紧的事。”

随后沈立国也在旁边帮着说好话。

这两个人明显就是在维护温雨欣,温念瓷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令人生厌的脸见多了,难免就会麻木,懒的再去争辩。

季灏霆冷哼了一声,考虑到温念瓷的脚伤,懒得理会这些人,径直抱着温念瓷回了房间。

房间里,酒店的经理已经让服务人员送来了服务人员送来了冰块和医药箱。

季灏霆轻轻的将温念瓷放到床上,生怕弄疼了她,温念瓷不由的心中一动。

这个人虽然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对人却不冰冷,相反,还很温柔。

就在她失神的片刻,季灏霆已经打开了医药箱,,看样子要亲手给她擦药。

“你忍一忍。”

温念瓷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往后退了一步,“还是我自己来吧,已经很麻烦你了……”

“不麻烦。”

干脆利落,且让人没有拒绝的余地,一向是季灏霆的风格。

“真的不用了,我还是自己来吧。”温念瓷面上仍是尴尬,隐隐的还有些发烫,想要自己去取冰块结果牵动伤处,疼的嘶了一声。

季灏霆眉头蹙起,“敢拒绝我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如果不想麻烦我,现在最好别动。”见她还想说什么,季灏霆已经捉住了她的右脚,替她脱了鞋子。

小巧而精致的白嫩玉足上,一片红肿尤为明显,光是看着就可以想象到有多疼。

季灏霆看的心里一惊,一双眸子冰冷的仿佛结了寒冰。

由于他刚好低着头,温念瓷自然没有看到这一切,只感觉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烫,包括对方正握着脚踝也是烫的惊人,让她一下子就忘记了其中的疼痛。

季灏霆好看的眉眼,轻柔的动作,一点点的钻进她的心里,被他碰到的地方仿佛划过了一丝电流,奇妙而难以捕捉。

只见季灏霆此刻的注意力完全在处理她的伤口上,低着头专注而认真的替她擦药,包扎,一举一动都十分具有吸引力。

不经意的一个触碰,都能激起她心底的一阵颤栗,温念瓷只觉得连耳后根都烧的厉害,有些不知所措,却又不想打破此刻的氛围。

眼光不由自主落在他长而密集的眼睫上,心里仿佛住进了一只小鹿,不安中又带有丝丝欢喜。

在这泛着柔光的宁和中,时间不吵不闹的缓缓流逝。

过了许久,伤处包扎好,季灏霆一抬眼,正好与她的目光相撞,心中划过一丝说不出异样感觉。

温念瓷赶紧避开了目光,顿时觉得尴尬无比,不禁暗骂自己犯起花痴,竟然连自己丈夫的大哥都不放过,真是太该死了。

对方有趣的反应不由的让季灏霆嘴角微勾。

眼前的女人眼神干净无暇,脸上因害羞而泛起绯红色,好像春日里初绽的桃花,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季灏霆不由的想起那天在酒店里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形,似乎就是被她身上着干净无暇的气质吸引,所以才……

他又在想什么?心里突然生出一股烦躁,强行把这些从脑海中挥走。

“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季灏霆起身,把医药箱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温念瓷点了点头,不禁猜测对方口中要处理得事情八成和她有关。

想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今天因为她惊动了这么多人不说,婚礼晚宴也搞得一团糟,还得麻烦季灏霆替她善后。

“对不起,因为我的问题,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季灏霆知道她说的刚才缺席的事,声音淡淡回道,“与你无关,该道歉的另有其人。”

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房间。

……

另一间休息室里,秦如雪正冲着温立国夫妇大发雷霆,而她身边站着的正是酒店经理李国华。

季灏霆吩咐完没多久,他就将监控录像给调了出来,结果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把新娘关在厕所的人,只是这个人实在让他觉得意外,便第一时间将录像拿给了秦如雪。

“看看你女儿干的这些好事!”秦如雪指着屏幕里的监控录像大声质问,直气的浑身发抖。

婚礼晚宴上新娘突然不见踪影,还被关在厕所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新娘同父异母的妹妹,简直是滑稽可笑!

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给儿子定下了这门亲事,可如今婚礼办了,宾客也请了,再后悔也没有用,只能认下。

虽然如此,可秦如雪又怎么咽的这口气,于是满肚子火通通冲着温立国两口子发泄了出来。

而温立国夫妇早就猜到这件事和温雨欣有关,可一看录像里面的内容,脸色还是不由自主的黑了下来。

尤其是温立国,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到最后坏了事的会是自己当作宝贝疼的女儿,一时间脸色就跟吃了死苍蝇一样的难看。

沈素琴一看事情已经藏不住了,连忙拉着温雨欣给人赔不是。

“亲家,快消消火,要是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好,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雨欣做错了,这次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回去之后我肯定好好的管叫她……”

秦如雪冷哼了一声,“你让我原谅?把我儿子的婚礼闹成了这样,你们家的女儿还真是教得好啊!”

旁边的温立国一听,脸上更是难堪,恨铁不成钢的看向了温雨欣,“平时喜欢和你姐姐恶作剧就算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时候,竟敢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下乱来!”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即使犯了错,说到底也还是维护着,竟然硬是把故意捣乱说成了恶作剧。

秦如雪要是听不出这话里的玄机,也就白做了这么多年的豪门太太了,心里不由的冷笑。

“雨欣这孩子实在不懂事,平时在家里和她姐姐闹惯了,亲家,你看这孩子也是诚心认错……”温立国不停的劝道。

秦如雪上下打量了一眼温雨欣,不由嘲讽道,“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连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不懂吗?还是说温家的家教向来如此?”

一番话说的温家一家子抬不起头,个个都想没了舌头一样,半句话说不出来。

季灏霆一推门看到就是这个场面,伴着一身的低气压走进屋,眼神冷得吓人,特别是看向温雨欣的时候,眼神像冰刀子一样,吓得温雨欣瑟瑟发抖。

“弟妹伤到了脚,恐怕出席不了接下来的宴会,,妈,现在要做的,是稳住场面。”

说完,季灏霆又转头看向温雨欣,“至于这位温小姐,怕是不能再留下来了,希望你能马上离开。”

“不行,我不走!”温雨欣立马出声拒绝,心里面恨死了温念瓷,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被季家赶出去,这要是自己的那些朋友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嘲笑自己。

季灏霆不禁皱眉,心里对这个女人说不出的厌恶,“同样的话我从不说第二遍。”

沈素琴一听,心里也憋了股子气,可又无法发作,只能好言好语的劝着。

“灏霆啊,你看咱们现在毕竟都是一家人了,雨欣虽然做错了事,但也不能直接就赶出去,这让人听了像什么话……”

这场婚礼来的都是些社会名流,其中不乏青年才俊,过来之前她还特意让温雨欣好好打扮了一番,要是能钓个金龟婿回来,那可是豪门少奶奶了。

错过了今天,以后还能在哪里见到这么多富家子弟。

季灏霆见多了想要趋炎附势的女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沈素琴母女的心思,当下声音又冷下来几分。

“这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这位温小姐不走,我自会派人把她送回去。”

温立国见季灏霆态度强硬,深知这时候要是开罪了季家,反而得不偿失,于是出面答应了下来。

无论如何温雨欣自己走总比被人当众轰回去要好,要真是那样以后也不用在上流社会混了。

在发生各种情况后,这场婚宴终于艰难的落下了帷幕。

当天晚上,温念瓷在酒店的房间里才睡下不久,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一睁开眼就是闺蜜那张放大的脸,吓得差点叫出声。

“晓晓你干嘛,知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啊……”温念瓷一边拍着胸脯给自己压惊,一边抱怨。

对方假装生气的瞪了她一眼,“你个小没良心的,亏我还担心你半夜起身不方便,特意赶过来照顾你,你竟然还说我吓人?”

“好好好,你不吓人,你最可爱了!”

“这还差不多。”说着,于晓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还有一件事,你知道把你关在卫生间里面的人是谁吗,竟然是温雨欣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不过她也算是恶有恶报了,被季家给轰了出去,真是大快人心!”

温念瓷早就猜到会是她,但是听到于晓这么一说,面色还是沉了沉,“温雨欣这贱人真是不知道悔改!”

“你不知道当时我看见温雨欣臭着一张脸灰溜溜的离开的样子有多爽,念瓷,你没看到真是可惜,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上了药,好多了。”温念瓷笑道。

于晓点了点头,“那就好,其实我觉得季灏霆这个人还挺不错的,就是看着冷了点。”

一听到季灏霆这个名字,温念瓷不由的想到他今天为自己处理伤口时的模样,嘴角不觉间轻轻勾起。

“嗯,是不错。”

“念瓷,你以后去了季家,咱们就再不能像现在这样了……”于晓突然有些伤感的看着她,“看着自己白菜被拱了,真难受啊!”

“……”

温念瓷绝定不再理她。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温念瓷一大早就被酒店的服务人员唤醒,说是外面有人找,旁边的于晓一看现在时间还早,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温念瓷无可奈何的看了她一眼,迷迷糊糊的起床开门。

一开门看见季灏霆站在外面,很不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早啊。”

季灏霆似是无语的打量了她一眼,见她还没有洗漱,催促道,“作为季家的儿媳,今天你得回老宅和昊轩一起给爸妈敬茶,赶紧去收拾一下。”

温念瓷听后不由的一阵恍惚,这才恍然,她都已经结婚了,从今天起就要进入别人的大家庭,在季家生活,想想这简直就像一场梦。

“怎么还愣着?”季灏霆眉头微蹙。

听见对方的声音,温念瓷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回到房间收拾自己,昨天折腾到那么晚,到现在还仍然觉得有些困倦,迷迷糊糊的洗漱完,简单的的换了件衣服,这才和季灏霆离开了酒店。

到了季家老宅,温念瓷立马就被眼前看到一切给震撼到了,心说果然是豪门做派。

开阔宏伟的庄园,部分采用了意大利的设计风格,各种雕塑摆放其中,充满了格调,正个建筑看起来古色古香,豪华却不张扬,处处都是温家所比不了的。

这边季灏霆的车子刚停下,立马就有一位管家负责开车门,温念瓷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进到了电影中,一切都是这么的梦幻而不真实,却不觉得有多么开心。

季家虽然家世显赫,但毕竟豪门的规矩多,她又是个不太喜欢被束缚的人,想到以后的生活,心中不由的生出一些忧虑。

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似乎不太适合她现在的处境。

管家一面带路,一面把待会要敬茶的程序一一告诉了她,温念瓷用心的记下,以免一会儿出错给人看了笑话。

一进门,温念瓷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季昊轩,对方穿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十分俊朗帅气,自打她进来就直勾勾的看向她,令她想忽略都不行。

季父季母就坐在旁边,秦如雪今天依旧穿了一件旗袍,看起来庄重优雅,明明人过中年,皮肤依旧保养很好,丝毫不见老态,而季冠成则是一身得体西装,面容略有些严肃。

另外还有一个之前没有见过的老爷子,坐在上座,满是威严。

一时间,温念瓷感觉整个房间都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迫的人不敢抬头,只觉得头皮发麻,都忘记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

季灏霆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在旁边提醒道,“这是爷爷,赶紧去敬茶吧。”

温念瓷点了点头,一瘸一拐的走了上去,从佣人手中端过茶,和季昊轩一起上前跪在已经提前备好的垫子上,说道,“请爷爷喝茶。”

“爷爷喝茶。”季昊轩笑的十分开心,语气中带了些撒娇的意味。

老爷子见到孙子孙媳这般乖巧,不禁眯了眼睛,十分受用,接过茶喝了一口,就赶紧让孙子孙媳妇起来,还笑着给了温念瓷一个大红包。

有了这个好的开端,温念瓷心情也放松了一些。

紧接着两个人又一起去跪季父季母,刚要跪下,秦如雪突然出声打断,“季家的男儿跪爷爷是应该的,不用在父母面前跪。”

温念瓷不傻,自然知道其中的意思,一脸乖巧的跪下敬茶,“爸妈,请喝茶。”

季冠成看起来虽然严肃,对小辈却是极为爱护,连忙接过茶,让温念瓷起来。

见她这么干脆,秦如雪倒也算满意,喝过茶,吩咐道,“待会让佣人带你回房,既然你已经进了季家的门,那么季家的一切规矩就要好好遵守。”

“是,念瓷知道了。”

老爷子倒是对温念瓷很有好感,一听秦如雪这些,不由的皱眉道,“孩子刚进门说这些做什么?”

“没规矩不成方圆,昨天在婚礼宴会上,可把季家的脸给丢尽了。”秦如雪一边说着,眼光看向温念瓷所在的位置,带着些轻视。

婚礼宴会上新娘突然玩失踪,季家出了这样的笑话,估计不出三天整个北宁市都得知道了,也无怪乎季母会这么生气。

这番话说的很是直白,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温念瓷一个人的身上,气氛有些冷凝。

温念瓷顿时觉的特别难堪,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