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我和麻麻的肉欲性事

“这个给你。”叶天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这里面有一百万,你留在身边,也许哪天就用得着的。”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不会要你的任何东西的。”微曦冷冷的看着那张银行卡,淡淡的说。

“冷微曦,我们曾经在学校里共事两年,我知道你的性格,可是,有时候清高不能当饭吃你知道吗?”叶天辰叹了口气。

微曦沉默着,她知道清高不能当饭吃,可是,叶天辰给的一百万更不能接受,叶天辰的背景并不简单,她不想去招惹这样的人。

“如果有一天,易云玄的目的达到了,他抛弃了你,或者只要你肚子里的孩子,而且,你也知道,这完全有可能,他曾经又不是没有抛弃过你,冷微曦,你的清高能帮到你吗?”

一针见血,叶天辰根本就没有给冷微曦留面子,他的语调平淡却冷酷犀利,他的目光锐利的盯着冷微曦,恨不得撕开她伪装的坚强。

微曦坐在那里,脸色还是苍白着,叶天辰的话像把利剑一样刺进她的心脏,她还是平静得如三月的湖水没有一丝涟漪。

叶天辰看着这平静得跟死人一样的冷微曦,心里十分的恼火,他恨不得把她的头取下来当足球踢几圈,看能不能把这个愚蠢之极的爱上易云玄的女人给踢醒过来。

“谢谢学长,我先回去了。”微曦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朝水云间的大门走去。

走到转角处,看见叶天辰的车已经开远了,她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院墙上,全身无力的几乎站不稳。

连叶天辰这样一个外人都能察觉到易云玄是有目的的,更何况她这个为易云玄怀上孩子的女人。

不敢去想他的目的,不敢去猜他的心机,不敢去揭穿他那些把戏,甚至不敢去怀疑他的任何一句话语。

卑微的想着他还在乎孩子,想着他会看在孩子的份上会顾全这个家。

可是,今晚,微曦觉得自己好似已经没有了力气,任何的力气来支撑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神经。

微曦回到水晶宫就忙着洗澡换睡衣,等她把这些忙好,已经是晚上23点40分了。

现在快24点了,他的手机是不是已经开机了呢?

想到这里,她再次拨打了易云玄的电话,只是想要听听他的声音。

是的,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她只想听他的声音,随便他说什么都行。

电话果然开机了,电话在响了近二十秒后终于被接起,她迫不及待的先开口:“云玄,你现在哪里?什么……”

“冷微曦吧,云玄在洗澡,”寒紫嫣的声音低笑着传来,“很抱歉,刚才为了尽兴,所以把手机给关了。”

寒紫嫣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机走向浴室的门口,手机贴在浴室门上,哗啦啦的水声就通过手机传到了微曦的耳朵里。

“你等下让云玄给我回个电话。”微曦几乎是慌乱的挂断了通话,然后把这个像火一般的手机给扔到一边去了。

泪水一滴一滴的从眼角滚落下来,把米黄色的枕头打湿了一大片,也湿透了她的心。

为什么,要这么的残忍?而且,寒紫嫣甚至知道了她的存在。

想到校庆会上遇到寒紫嫣和易云玄时,寒紫嫣那笑容里含着深意,想必,那个时候,她就在暗地里嘲笑她是个不被易云玄承认的老婆吧?

双手撑着床面想要坐起来,肚子里的孩子却在里面翻了一个滚,她楞了一下,手即刻摸到了那鼓起的一个包上。

是不是,就连孩子都知道了她的委屈,是不是,连孩子都感受到了她的不安?

“宝宝,妈妈会爱你的!”微曦的手一直覆盖在肚子上,“即使没有爸爸,妈妈一样会爱你的。”

想到这里,她快速的下床来,拉开衣柜,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没有任何温暖的家。

原本,在知道丈夫是他的时候,在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时候,她是多么的欣喜,多么的期盼。

曾经多么的渴望,曾经多么的遐想,爱情是娓娓动听凄恻缠绵的经历,历经五年的逆转,他再次回心转意,让她失而复得。

如今才知道,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吸取的不是他阳光般的温暖,而是如同冰天雪地的寒冷。

这如雪山吹过的寒冷冰冷刺骨,渐渐的将寒意从她的四肢渗透到了她的心脏,刺穿了她的灵魂,让她整个人从头到脚彻底的凉,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了一丝热气。

她的东西很简单,几身换洗的衣服,很快就装进了一个简单的行李包里,提上这心里包,她朝卧室的门口走去。

静静的朝楼下走去,一步一个阶梯,没一步,都如同踩在刀尖上,痛得她钻心刺骨而有鲜血淋漓。

用尽最后的力气,终于迈出了水晶宫的第一步,冷微曦无力的瘫软在水晶宫门口的地板上。

“宝宝,”她的双手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此时孩子正不安分的动着,而她的脸色用尽惨白如白纸一般。

……

这边,五星级酒店的套房里。

易云玄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的西装外套已经清洗了,他的脸上带着微微的不快。

“云玄,你现在要回去吗?”寒紫嫣一脸虚弱的坐在沙发里,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疲惫,这是酗酒后的惨状。

“嗯,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易云玄拿起沙发上自己的包,然后看着寒紫嫣。

“紫嫣,以后别再喝酒了,喝酒对身体不好。”虽然对于她今晚酒后的醉态不满,他还是关心的说。

“可是,你不要我了不是吗?”寒紫嫣想到这里眼泪又来了。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和冷微曦已经结婚了,”易云玄眉头皱紧,他一向不喜欢过多的解释。

“可是,你在校庆会上,明明宣布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不是吗?”寒紫嫣紧咬着嘴角,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紫嫣,我们在M国就曾说好的,你回国内来发展,你要绯闻,你要出名,我答应帮你的,我这人说到做到。”易云玄面无表情的说。

“可是,我……”寒紫嫣语塞了。

是的,她和易云玄之间原本是这样说好的,当年易云玄在M国,有一次她帮过他,于是易云玄就曾许诺,如果她回国来,他也会帮她的。

只是,在这场友情的帮助里,是她迷失了心,她不甘于只做他在媒体面前的女朋友,更想做他生活中的女朋友。

一直,她以为易云玄应该还是单身才是的,因为她回国来时知道他有不少的绯闻,而且和那些明星们都有染。

只是,今天晚上,她作为他的女伴去参加慈善晚会时,当他快步的走向叶天辰和冷微曦时,当他的脸色整个的变异时,她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果然,他拉着她离开了慈善晚会,然后来的U吧,在喝酒的过程中,他对她说出了他结婚了,老婆是冷微曦。

冷微曦,那个看似平凡之极的女人,不仅吸引了叶天辰的,居然还嫁给了易云玄,她是不是太小看她了?

易云玄看了眼寒紫嫣,然后快速的拉开门离去,时间不早了,不知道那叶天辰会对冷微曦说什么呢?

今晚他原本是打算把寒紫嫣带到酒吧给她说清楚就回去接冷微曦的,哪里知道寒紫嫣听说冷微曦是他的老婆后就猛喝酒,喝得一塌糊涂,他根本就走不开。

后来她醉的不行了,他不得不把她带回她的酒店,而醉酒后的寒紫嫣却吐了他一身污物,弄得他整个西服臭死了。

深夜里,冷清的街头,一辆法拉利跑车飞驰着向滨海有名的水云间而去,心里隐隐约约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冷微曦,该不会想着离他而去。

不准,在没有拿到脐带血之前,他绝不会放她离去。

已经是深夜24点了,易云玄的车缓缓的开进水云间的大门,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水晶宫的楼上好像还亮着灯。

她在等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他的心里突然一暖,被人等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一刻让他觉得舒服。

水云间的路灯有些昏暗,冷峻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疲惫,不过,只是一瞬间,那棱角分明的的脸即刻把不该有的疲惫隐藏了起来。

他手里拿着车钥匙,慢慢的朝水晶宫的大门走去,在光影的勾勒下,那一张高傲冷峻的脸带着冷酷和无情的神色。

只是,还没有走到水晶宫门口,远远的看见一个身影蜷缩在门口,旁边还放在一个行李包。

易云玄原本沉稳的脚步立刻慌乱了起来,他几乎是跑步到了水晶宫的门口,大门的灯光将瘫软在地的冷微曦映衬得更加的脆弱和苍白。

她竟然就睡在这里?该死的,她身边这个行李袋是什么意思?她要走了吗?

慌乱的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女人抱起,原本昏迷中的微曦惊醒过来,她缓缓的睁开眼睛,迷蒙里有着疑惑和瞬间涌上来的喜悦:“云玄,是你回来了吗?”

“你不知道自己是孕妇吗?这样深更半夜的,提着包想去哪里?”易云玄脸色黑沉,嗓音冰冷,脸上原本冷酷的线条紧绷着,一张英俊的脸此时是无情的怒容。

原本感觉到温暖的怀抱瞬间变得冰冷,刚刚涌上心头的那一点喜悦如同刚燃起的火苗被冷水扑灭。

他回来看见她晕倒在地上,没有问她怎么会晕倒,没有关心她是不是摔倒了或者躺在这里多久了。

“放我下来吧,我自己会走,没事了。”微曦淡淡的开口,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下来。

易云玄微微一愣,她的语气淡漠而疏离,茫然间,好似又看见了五年前最后一次去见她的情景。

就在易云玄失神的瞬间,微曦已经成功的从他怀里梭了下来,退后一步,这才注意到易云玄胸前那一大片红色的口红印子。

不需要再追问,也不需要再去自己帮他找借口,他带着铁的证据回来,就是要给她最后的一击吗?

嫌平时的打击力度不够大吗?还是嫌她脸皮太厚还赖在这里不走?

几乎不做任何考虑,她直接又朝门外走去,反正她的行李包还在门外,她觉得没有留下去的任何必要了。

“冷微曦!”易云玄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目光注意到胸前的口红印子,他的眉头皱了一下。

“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里?”易云玄强行的把她拉回自己的身边,寒着脸问。

“天大地大,总有容身的地方不是吗?”微曦目光落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没有没有看眼前这个男人。

“上楼!”易云玄脸上非常的不快,拉着她的手直接朝楼上走。

天大地大,容身的地方是有,前提是冷微曦必须把孩子生下来之后,那时,她要去哪里都可以。

微曦没有挣扎,跟着他上了楼,他说对了一句话,现在深更半夜的,她能去哪里?

即使要走,那也是天亮之后吧?

被易云玄拉着走进卧室,看见他衣服上那些红红的唇印在灯光下那么醒目,那么刺眼。

“不是你想的那样。”易云玄艰难的开口,第一次,他觉得有必要向她解释一下。

“那是哪样?”微曦轻轻的开口,她听到自己的心跌落在谷底的声音。

“那是……”易云玄刚开口就觉得不妥,他凭什么给她说清楚情况啊?

“时间太晚了,上床去休息吧,我洗澡去了。”易云玄说着转身进了浴室,接着就听见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微曦默默的躺在床上流泪,他不是在酒店洗了澡了吗?为什么现在回来还要洗?

一行清泪流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这个房间洗澡呢?

他难道不知道,这里连他的睡衣都没有?

易云玄洗了澡走出浴室,他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这个房间没有他的衣服,因为他从不在这里睡觉的。

今晚,他却想在这里睡觉了,今晚的女人情绪比较激动,如果他不做点什么,恐怕无法安稳这个女人的心。

轻轻的上床,她的脸朝着窗户背朝着他,枕头明显的有湿润的痕迹,她哭过了?

记忆中,她不是个喜欢哭的女孩子,她坚强而又倔强,大大咧咧不修边幅,却有着最率真的一面。

轻轻的在她身边躺下来,伸出手臂,稍微用力把她的身体扳进怀里,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拿起遥控器关了墙壁上的灯,只留下两盏柔和的橘黄色的灯,整个房间一时间沉浸在朦胧的光线里。

“微曦,”他在她耳边低声的喊着,手,穿进她的睡衣里,把她的睡衣一层一层的卷起。

“不要!”微曦低呼了一声,本能的去阻住他的手,然而却被他无情的拿开。

“为什么不要?”他对她的反抗非常的不满,她是他的老婆不是吗?

微曦的心变得苦涩起来,为什么不要,他刚从别的女人那里回来,刚和别的女人缠绵过,现在来找她,她为什么要?

她和他之间,就只有刚结婚的那个月他摸黑来了四个晚上,后来,他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她了。

肩上传来疼痛痛,微曦的身体本能的颤抖了起来,她快速的用手去控制他的手,“不要,我……”

“不……不要……”微曦脸色潮红,嘴里却不停的喊着心里的话。

不要,她不要,脏,好脏……

“我没有碰过她。”易云玄精明的低声嘀咕了一句。

这一句,与其说是自言自语,不如说是故意说给冷微曦听的,他知道,怀里的女人抵触的情绪从何而来。

原本僵硬的身子瞬间变软,原本抵住的情绪瞬间变好,心底里最柔软的那根玄终是松了下来,没有绷得那么紧了。

易云玄明显的感觉到了怀里女人的变化,他翻身跪在床上。

微曦吓了一大跳,赶紧用手去拉他,准备把他拉下来,“云玄,孩子,肚子里有孩子,”

“我会小心的。”他俯下身子,双手撑着床面上,不让自己的身体压着她的身体。

“可是……可是……”微曦还是有些担心。

“过了三个月就可以过夫妻生活了不是吗?”他的头埋在她侧边的脖颈间,嗅着她的体香。

“说是这么说,可……”可是这是不受人控制的呀,万一呢?

她不敢冒险,真的不敢冒险,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放心,我会估计到宝宝的,我一定温柔,绝对不会伤到宝宝。”易云深低声的许诺,声音都温柔得如拨弄琴弦的手。

他果然温柔至极,怜惜万分,生怕弄痛了她伤到了肚子里的宝宝。

微曦望着身边的男人,他俊美的容颜一丝不苟,此刻即使在欢爱中,他整个人看上去依然俊美如斯。

微曦暗自终于松了口气,于是不再纠结,慢慢的闭上眼睛,倦意袭来,心情放松后很容易就进入了梦想了。

易云玄看着已经睡着了的冷微曦,慢慢的把分身从她身体了退出来,然后轻轻的起身,去浴室冲冷水。

原本只是想到房间里来安慰一下她的,哪知道被她点燃了欲/火,该死的,要不是她现在怀着孩子,他肯定要把她啃得骨头都不剩的了。

终于把身上的欲/火全部浇灭,他围上浴巾来到床边,看着侧身睡着的她,精明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轻轻的翻转过她的身子,用手轻轻的搂着,和她依偎着一起入眠。

不管她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今晚,他都必须在这张床上和她同床共枕,他不能让她再有想要逃走的想法。

为了苗苗的生命,为了她以后能像别的孩子那样健康的成长,他舍,什么都舍。

只要能让冷微曦乖乖的留在易家把孩子生下来,只要能让他安全的拿到脐带血,就是今晚这样的色相,他也舍了。

两个心思各异的人却是一对夫妻,他们第一次这样睡在了一张床上,朦胧的灯光照下来,睡在一起的两个人,却诡异般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