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房间高清在线观看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哼…”杨明不好意思地站在周雪的办公室门口,尴尬的用手哼了一下。

这下周雪才脸红着一把推开了韩沫哲。

“杨助理,什么事儿比我现在的事儿更重要啊”韩沫哲没有平时的面无表情,只是一脸无奈。

“总裁,一会儿您和老爷有个视频会议,迫不得已才要打断你和夫人…”杨明也很尴尬,总裁什么时候吻夫人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间,让我夹在中间为难。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走。”韩沫哲示意杨明在旁等他一会儿,杨明自觉地出来等着韩沫哲。

“以后有事儿一定要先跟我说,你是我得妻子。”韩沫哲态度很严肃。

“嗯嗯,好,你先去忙吧,我对刚才的事儿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太突然了,你们事先都不知道先告诉我一声儿的。”周雪把韩沫哲推了出来,她可不想成为那个红颜祸水,让韩沫哲耽误工作的事情。

韩沫哲看了一眼周雪,也便离开了,反正她和自己已经签了合同,是跑不了的。

“滴”了声儿,周雪的手机响了一声儿。

周雪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电话的信息。

“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周雪刚想着这是谁啊,上来就请我吃饭,还有这么好的好事儿。紧接着就来了第二条信息。

“别误会,我只是想趁机感谢你送我去医院。”

周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天的那位先生啊。转念一想,自己如果不回家吃饭,韩沫哲肯定会生气的。

周雪才不好意思地回复了韩明杰

“不好意思,今天我要加班,就不去了,改天吧。”

看着消息发了出去,周雪关上手机,就去整理自己的工作资料了。

看到周雪这样的回复,韩明杰有一点的失落,可是想想对方因为加班拒绝了自己,那肯定就是还有机会一起吃饭的。

韩明杰脸上挂起了一个笑容,愣愣地看着自己受伤的胳膊。

“看来这次受伤不是一件坏事儿,反倒让自己认识了一位可爱的姑娘。”

韩明杰傻笑了一下。

两个人互相发了好几条信息,因为走得太匆忙,彼此没有留下多余的信息,就这样互相没有身份的聊着天。

周雪只是单纯地认为两个人会因为那天的事情成为好朋友,却不知道这位和自己聊得火热的男子就是韩沫哲口中的同父异母的哥哥韩明杰。韩明杰也不敢想自己会对韩沫哲的未婚妻有好感。

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靠近一张网,互相关联。

韩沫哲的爷爷打过来视频,说着是有重要的事情要给韩沫哲交待,其实就是想要催韩沫哲赶紧结婚。

“爷爷,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情就马上结婚,不过,周雪我是娶定了,你不能从中破坏了。”

“哦,就是菲菲吗?她对我一点都不友好,你还要娶她吗?”韩连杰在外人面前看着冷俊不禁,实则骨头里是一个老小孩。总是想着让他们哄着他。

“爷爷,是您一直在刁难菲菲,她可是很有耐心地在哄你哦。爷爷,你可要听话。”

韩沫哲知道老爷子就是故意这样,但是还是拿他没有办法。

挂了电话之后,韩沫哲让杨明过来。

“我和夫人的婚礼就订在下周,婚礼不能再托了,婚礼过后,某些人就不会再因为总裁夫人的位置而为难夫人了。”

韩沫哲借着这个理由让杨明去安排婚礼的事项,其实跟了韩沫哲这么久,杨明知道,韩沫哲心里也是想着赶紧和周雪举办婚礼,好让自己放心。

“我下去就去安排宾客的事情,婚纱店那边夫人也选好了,布置场地的事情我会挑出几个好的方案,回头您和夫人再作定夺。”

“就这样安排吧,另外婚礼过后,我要休假,和夫人去度蜜月,你事先安排一下最近公司的事宜。”

“好的,总裁。”

杨明走出门没多久。

韩沫哲亲自打电话给婚纱店。

“你好,这里是尽头婚纱店,”电话里传来婚纱店店员甜美的声音。

“我是韩沫哲,定制的婚纱按当时留下的地址送过去。另外你们店所有的化妆师,下周我全部预约了。”

韩沫哲的气场让店员愣了一下,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安排。”

韩沫哲打过电话之后,拿出周雪的资料认真的看着,资料上记录着周雪未来想在教堂举办自己的婚礼。

韩沫哲打电话给杨明。

“婚礼订在教堂,帮我提前联系。”

“好的,总裁。”

杨明一头雾水,

“刚才还交给我去办,这会儿又决定去教堂举办婚礼,听总裁的吧。”

婚礼的布置一切都在韩沫哲的计划中进行着,周雪并不怎么知情。

为了给周雪一个完美的婚礼,韩沫哲派人寻访了她的大学同学,从那里得知了周雪很多的喜好。

韩沫哲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可以见得他对周雪的重视程度。

杨明联系好了教堂之后,韩沫哲亲自来到教堂,邀请这里最神圣的牧师来见证他们的婚姻。

为了和教堂的设计交相呼应,韩沫哲来到花店,亲自挑选婚礼现场的花种,最后决定用象征纯洁爱情的白玫瑰来装饰婚礼现场。

“宾客的名单我已经大致看过了,夫人不喜欢让自己的婚礼成为媒体赚取楦头的素材,所以各大媒体就不用邀请了。”

韩沫哲看了一眼杨明手中的邀请函式样,补充道

“没有问题的话,邀请函明天就可以发给各位宾客。”

“好的,那邀请函我们选择哪一家的?”

韩沫哲年纪轻轻,就在业界有了自己的名头,他的婚期将至,所有的婚庆设计公司纷纷献上了自己公司最为新颖的邀请函样式。

“回去问问夫人吧,她喜欢的就好。”

杨明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啦。

韩沫哲每天忙完公司的事情,都要抽空过来看看婚礼现场的布置,以及一些注意事项,他忙得晕头转向,都没有时间去看看周雪。

为了保持婚礼的神秘感,周雪虽然作为婚礼的女主角,但是婚礼上的一些细节都被蒙上了面纱,她只清楚的知道,自己将要嫁给合同上的那个男人。

婚礼如期而至。

周雪在后台的化妆室准备着,所有的化妆师围在周雪旁边,受韩沫哲的嘱托,为她打造最为精致的妆容。

镜子里的周雪面容姣好,皮肤白皙中透着红润,把今天的妆容都衬托的更加自然美丽。

“新娘子,你可真是有福气,听说为了举办这场婚礼,所有的现场布置都是韩总裁亲自安排监督的。”

来送项链的著名造型师见到周雪后不禁感叹道。

周雪惊讶万分,她没有想到韩沫哲这几天忙的很少回家原来是在忙婚礼的事情。

一时间,周雪认为自己嫁给韩沫哲也没有像契约一样冷漠,没有感情。

周雪语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礼貌性的笑着低下了头。

换上婚纱,带上项链之后,周雪美丽得像童话里的公主,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王子。

而此时婚礼现场的宾客也陆陆续续地到场,因为都是商界的大亨,彼此认识,大家之间相互寒暄,脸上挂着一副到位的笑容。

随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在坐的宾客纷纷起立,注视着新娘,周雪像只天鹅一样优雅地走在鲜艳的红地毯上,她修长的胳膊挽着父亲周军缓缓向韩沫哲走过去。

同时,神父宣读着庄严的祷告:”我们今天在此神圣,的圣堂中,在上帝的面前和会众的面前,作为上帝的孩子,你们要遵从圣父的教诲,你们的婚姻会坚如磐石…”

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他们,幸福洋溢在各位宾客的脸上。

周军把女儿周雪的手交到了韩沫哲的手上,意味着把女儿的幸福托付给了韩沫哲。当然周军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他只知道作为韩沫哲的老丈人,可是长足了面子,所以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

韩沫哲深深地注视着周雪,满眼的柔情。

周雪的脸颊旁边散落几缕卷曲的发髻,高贵优雅中又透着几分俏皮,双头肩的婚纱完美地展示着周雪美丽的脖颈,锁骨也完美地撑着闪闪发光的项链。

想到从今之后周雪就成为了自己的妻子,韩沫哲内心激动欣喜。

随着教堂的钟声响起,白鸽飞舞,一缕缕阳光透过玻璃温暖得照耀在新娘的脸上,周雪激动万分,眼睛里噙满感动的泪珠。

在神父庄严的宣读誓言完毕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我愿意。”

神父脸上呈现祝福的笑意,看着一对新人彼此交换戒指,亲吻对方。

“从今以后,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败,我都要支持你,爱护你,与你同甘共苦,携手共建美满家庭,一直到我离世的那一天。”韩沫哲和周雪的誓言在教堂中回荡。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表示着对他们两个人的祝福。

宣誓和祷告完毕之后,两个人在众人的祝福之下,韩沫哲紧紧拉着周雪手缓缓地走出教堂。

周雪没有因为周军他们的到来而阴郁。反而此时她的心里是幸福美好的,神圣庄严的教堂婚礼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今天韩沫哲满足了她的一个心愿。

韩沫哲看到满脸笑容的周雪,内心也是无比满足,毕竟这场婚礼是属于她的。

与这美好的画面相反的是,站在第二排的韩明杰面色凝重,没想到自己心仪之人竞是自己的弟妹,心中难免落寞。来参加婚礼的赵玲脸色也不是很好,原本这一切都属于她,她当然心有不甘。

韩沫哲走出圣堂的瞬间,看见韩明杰盯着自己身边的周雪,愁容满面。

“难不成他们两个认识?”

韩沫哲在心里默默地打了一个问号,虽说现在已经成为韩沫哲正大光明的妻子,可是韩沫哲心里一阵酸楚,有点吃醋的意味。

韩沫哲再看看旁边的周雪,美得确实让人看上去觉得秀色可餐,不让人惦记才怪。

礼堂的婚礼过后,韩沫哲带着周雪乘坐着私人飞机,前往马尔代夫阿雅达小岛去度蜜月。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周雪对韩沫哲的安排一无所知,直到上了飞机都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哪里?

“去度蜜月,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只有我们两个,不许想别的事别的人。”

韩沫哲霸道地对一脸幸福感的周雪命令到。

“那我的工作呢?我还没有跟赵总监说。”周雪傻傻地问着韩沫哲。

“我是整个公司的总裁,你觉得我同意了还有谁不同意?”

韩沫哲说着便捏上了周雪白嫩的脸颊。

两个人恩爱的样子,说出去是契约婚姻,还真的没有信。

飞机慢慢地离地面更近了,远远地望着马尔代夫,一座又一座的小岛一串又一串的连在一起,真不愧是上帝洒在太平洋上的珍珠。

下了飞机,韩沫哲带着周雪来到了事先订好的日落海景房。刚进去,周雪就被这海底的美景深深地吸引住了。

周雪贴在玻璃上,望着海里来来往往的鱼儿,海草在海波的摇动下来回飘摇。对海底世界万分好奇,这一次可以饱览海底无限的风光了。

韩沫哲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去。

“看够了没有”

韩沫哲扭过周雪的肩膀,看着周雪的眼睛。

周雪拥入韩沫哲的怀抱。

“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婚礼。谢谢你。”

韩沫哲对周雪突然的拥抱感到惊讶,周雪很少会在韩沫哲面前这样,以前的欢愉也都是韩沫哲强制性的。

韩沫哲抱得更紧了,”你是我的妻子,我当然会努力去给你一个满意的婚礼。”韩沫哲伸手抚摸着周雪乌黑发亮的长发。

周雪踮起脚尖,如蜻蜓点水般吻了韩沫哲的嘴唇。

这个情况下,这不就是玩儿火嘛。

韩沫哲回应以热烈的吻,两个人的舌头互相交融,里面融入了两个人深深的感情。

周雪的双手紧紧环绕在韩沫哲的脖颈,韩沫哲有力的双手在周雪的腰枝上游走。抚摸的周雪一阵燥热,韩沫哲的亲吻已经不满足于周雪的唇瓣,慢慢地移向周雪那性感的锁骨…

两个人深深地交融之后,周雪脸上露出了平时所没有的羞涩,更多的是因为这一次两个人很有感情的在交流吧。

韩沫哲从周雪身上得到满足之后,把周雪拥入自己的胸前,轻轻地拍着周雪,这让周雪感到格外的安心。

傍晚,两个人来到阿雅达小岛的海滩边。

海水清澈湛蓝,旁边的树木郁郁葱葱,沙滩在黄昏夕阳的照耀下越加金光,偶尔来往的人让这里变得热闹起来。

韩沫哲一身休闲海风的打扮,比起平时西装革履的打扮,更加冷峻帅气了。

周雪身着一袭红色的波西米亚风长裙,漏背的款式让周雪更显性感。

“我闻到了海的味道,这样清凉。”

周雪展开双手,拥抱着海风,深深地汲一口气,有海的味道。周雪开心地在沙滩上奔跑跳跃,欢快的像个孩子。

韩沫哲深邃的眼眸停留在周雪的身上,被周雪的单纯美丽所吸引。

沙滩上留下了他们一串又一串的脚印。

在目睹韩沫哲亲自给周雪准备的婚礼之后,赵玲心里倍受打击,喝了几杯酒,便准备回家了。

刚进家门,赵玲正好撞见准备出门的母亲杨红。

“就知道喝酒,连总裁夫人的位置都夺不回来,你有什么本事还,都比不上一个不受人待见的二女儿”。

杨红看见赵玲喝了几杯酒的样子,更是生气,嫁不给韩沫哲,还好意思去参加他的婚礼。

“你别说了,不就是没有圆了你当总裁丈母娘的梦吗?有什么好说的。”

有点醉意的赵玲说出了母亲杨红的心里话。

杨红瞥了赵玲一眼,没有理会就走出了家门,嘴里嘟囔了一句

“真是没有本事。”

本就不悦的赵玲,此时心里更加的受挫,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看不上自己,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公司里待下去。

赵玲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韩沫哲,是你无情在先,别怪我无义。”

赵玲回国之后,很多公司都来找她,想让她加入自己的公司,有一次意外,她偶尔认识到一个四处碰壁的大学毕业生莫子生。因为工作经验不是很足,所以想要在一个公司立足是很难的。

“你好,我是r公司的赵玲,你还记得我吗?”

赵玲强忍着心里的恨意,笑着跟莫子生问候。

“哦,是玲姐你啊,好久不见,你还好吧?”莫子生接到赵玲的电话还是很意外的,但是因为莫子生自己知道r公司的背景和势力,便想着多认识这样的人,对自己是没有坏处的。

“确实是好久不见,不如我们约个时间喝杯咖啡可好,正好最近我工作上有一些事情还要请教你呢。”

“好啊,我随时都有时间。”

莫子生听到赵玲要约见自己,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便赶紧答应了下来。

“时间地点我回头发给你。”

挂了电话的赵玲脸上一副不怀好意的笑。

赵玲坐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手中有很多r公司的一些机密。

从婚礼上回来的赵玲满身酒味儿,因为约了莫子生,赵玲来到浴室,洗了一个澡,让自己也清醒了很多。

对着镜子,赵玲在镜子上写下了”不义”两个字,擦干自己身上的水珠,换上衣服,又一副美丽干练的样子。

莫子生早早的过来等待着赵玲,想借此见面,自己能有一个好的机会进入r公司。

赵玲高傲地走过来,看见莫子生,表现地很是热切。

“我呀,最近工作上很是迷茫,但是又无人能解开我得疑惑,幸好今天能见到你啊。”

“玲姐,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赵玲这样说只是为了能让莫子生能不多怀疑自己给他的一份策划。

“这是我最近在公司的一个策划,奈何没人认可,你看你回去改改,能不能通过你上司的认可。”

“这样啊,那真的是谢谢玲姐了。”莫子生对赵玲的帮助感到万分的感激。

这份策划里涉及了r公司的一个小小的机密,虽说不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破坏力,但是对于正在度蜜月的韩沫哲来说,肯定会有一些影响。

赵玲心思那么阴暗,肯定不会让韩沫哲在外安心度蜜月,而自己承受这些痛苦。

莫子生回到公司之后,仔细地看了看这份策划,觉得这份策划肯定会被上司看上,便稍作整理,给了自己的经理。

事情没有过多久,r市的一些客户就流失了一部门,杨明在公司处理这些事物,事情一发生,杨明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客户无故的就流失,肯定是公司内部的人员出了问题,而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能知道这些机密的人并不会很多,杨明没有多想,便知道这应该是赵总监捣的鬼。

由于这件事儿不算小,况且这件事儿由公司的人所为,杨明便及时告诉了韩沫哲。

这时的韩沫哲正在沙滩的躺椅上躺着享受海风的吹拂,旁边放着红酒,身边又有美人,韩沫哲一脸惬意。

“喂,有什么事儿?”

韩沫哲很是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总裁,公司一些机密被泄露了,我们的一小部门客户开始流失,不过没有那么严重。”

杨明的语气很是焦急。

“是赵玲派人做的吧?”

韩沫哲这么聪明,一下便猜出这事儿乃赵玲所为。

“事情还未查清,不过…”

“不用调查了,等我回去再说,你想办法把损失降低到最小。”

韩沫哲说完便挂了电话。

“我…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杨明万般无奈,可是想着总裁好不容易出去度蜜月,也不容易,便起身去处理公司的事务。

“是公司里有什么事情吗?我们要提前回去吗?”周雪抱着一个巨大的椰果使劲地吸着,正好走了过来。

“没有了,我出来就是要陪你好好玩儿的。”

韩沫哲不想让周雪多想,安慰着周雪。一把拉住周雪,让周雪坐在了他的身上,一脸宠溺地亲了周雪的脸颊一下。

周雪开心地看着韩沫哲,娇羞地问道:”你可不能为了我而耽误了公司的事情,爷爷如果知道了,肯定对我更是不满意了。”

“怎么可能,公司的事情你就放心好了,还有,爷爷没有对你不满意,爷爷就是一个老顽童,喜欢被我们惯着,哄着,别看他平时那么严肃地样子。”

周雪噗嗤笑出了声儿,”跟你真的很像哎。”

“你…”

沙滩上传来周雪铃铛般的笑声儿。